大国推手:向管仲学顶层设计.pdf

大国推手:向管仲学顶层设计.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他是春秋名相,霸国名臣,一生倍受倚重,荣极人臣之最!
他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后美名远播,光耀春秋史册!
论能力,无人能出其右;论才华,少有人与之比肩;论做人,敌人都敬他三分。他几乎就是完美的化身!
他是一个顶层设计师,更是一个锐意进取的改革家!他拯救国难于夺位纷争之中,扶持国君开辟霸国伟业。凭借一双有力的双手,他将一个随时会走向危险边缘的国家推上发展正轨,将一个胸无大志的国君推向春秋首霸的位置,他改写和创造了一个国家的历史!
《大国推手:向管仲学顶层设计》,看管仲如何在2000年前带领齐国摸着石头过河!看管仲如何打造他的改革传奇!

作者简介
潘焱
七五年生。幼好文史,曾学美术,后转财经;及长为生计,托身职业经理人,计五载;后创办世纪锦囊广告公司,十年后厌于忙忙碌碌,市隐于佛山,每日以笔耕为乐;捻须獭祭,遂有《大国推手:向管仲学顶层设计》,供知我者消遣。

目录
主要人物表
楔子
卷一 初九:潜龙勿用
黍离
非纠即白
鲁桓公之死
乱象
王子城父
公子出奔
惊变

卷二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公孙受戮
兄弟争立
乾时伏击
生臣死臣
庙堂问霸
庭燎取士
长勺之战

卷三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千里之行
舍得
初霸
反复
再造文姜

卷四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杜鼠
越世谶言
开方入齐

卷五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北逐山戎
鲁难
狄货邢卫
西攘诸狄
於菟传奇
漏师多鱼
召陵之盟

卷六 上九:亢龙有悔
暗涌
离间
储位疑云
匡霸
极乐葵丘
星陨
腐尸

后记

文摘
最近,临淄
(齐国都城,今属山东淄博)城中国人热议的话题当属召忽荣拜少傅之职。少傅是国君之子的老师,虽目下不能直接掌管政事,但地位清贵,一旦转务政事,至少是司马、行人之类,能独掌一隅。这一年是齐僖公二十八年,即公元前703年,召忽刚到而立之年就被授予此职,确实是个异数。但即使平日里评议人物颇为刻薄侮慢的“国士”,也认为国君所托得人。召忽不仅出身齐国世家,承袭元士之爵,为人刚勇,而且饱学经书,诗礼风流不在话下。可以说他几乎集中了当时贵族君子的所有先天和后天的禀赋,早被国人誉为明日千里驹。诏令一下,自然门庭若市,连日的酒食宴请,使厌于应酬的召忽倍感心力交瘁。但有一个人,却是要尽早一会的。于是召忽提前推却所有应酬,今朝一醒,红日满窗,便驱车径直去往鲍叔牙的府第。他与鲍叔牙相约在城郊的庄园见面。一路欣赏山环水绕、农夫自在耕作的景致,不知不觉就到了一道笮桥前,对岸古木新篁翳蔽之处便是鲍府。召忽纵身从车上跃下,掸整一下衣襟,缓步穿过笮桥,来到宅子前,抬手推开虚掩的柴扉。洒扫的童仆马上迎上前笑着见礼,将召忽引入宅内。“贤弟,恭喜大用。”鲍叔牙在堂前相迎。 “鲍兄,请万勿见笑,我只觉担子沉重。”“我二人相知多年,自听到你荣任少傅的消息后,为兄很替你高兴。以你的贤德,定会为齐国培养出一名有为公子,此社稷之福也!”两人一边说一边穿过回廊,来到一处临水的台榭,水塘中莲叶田田,敞轩里已布好干净的细篾席。两人甫一入席坐定,一位青衣侍女便碎步上前,将早置在食案上的漆绘食盒逐一打开,里面正是助酒消夏的清爽脯饵。鲍叔牙先举起爵,为召忽祝酒道:“贤弟,如今你移人庙堂,谨祝前途无量。”“鲍兄,”召忽将酒浆饮尽后说,“你知道的,个人利益于我而言,并不重要。此次蒙主公不弃,忝列少傅,我只愿将平生所学移教公子,为齐国大治,尽己之力。”召忽将侍女刚注满的酒爵欣然举起,回敬鲍叔牙。鲍家自酿的酒浆自是可口,但这几天应酬不断,此刻能逃开喧哗世务,与好友轻松地谈一谈自己的抱负,这种快意却比任何琼浆都更甘饴。“贤弟见过公子纠了吗?”“诏令下来的次日,就蒙公子辱节来访。公子执礼甚恭,是位谦谦君子。得贤德公子而辅之,人生之愿足矣。此次特借鲍兄这片清静之处,讨教一二,好确定以后行事的宗旨。”听到召忽说公子纠谦礼有加,鲍叔牙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自命有识人之长,在他眼中,齐侯的长子诸儿刚愎荒淫,最小的儿子小白又纨绔顽劣,只有公子纠贤德温厚。只可惜公子纠不是嫡子,所以不是储君的第一人选,但政局原是多变的,再加上公子纠之母是鲁侯之女。齐、鲁以泰山为界,是相邻的两个强国。鲍叔牙认为,公子纠凭其贤德之名和母国的力量,他日为君,并非说梦。到那时,召忽便可大用。此时面对好友的信任,唯有报之以倾心筹划。他沉吟片刻后说:“不敢言教,贤弟是有千里抱负之人,岂甘作钟鸣鼎食之家的陪臣?我倒想听一下你下一步的计划。”自从知道自己成为公子纠的少傅后,召忽便感觉到自己的理想将和这个年轻人结合在一起。他何尝不时刻构思着如何辅助这位少主,但千头万绪,从何言起?召忽想了想说:“定于下月十五正式授课,我这段时间主要整理一下圣王之学,兼治射御之术,但这些能不能致用,关键还是……”召忽迟疑了一下,鲍叔牙知道下面内容关系重大,便挥袖示意。待青衣侍女悄然退下,召忽用压低的声音,却字字清楚地说道:“现在主公还没有册立太子,公子纠还有望更进一阶。我要倾尽心血,把公子培育成一代明君,万一上天不眷顾,我亦能退而求其次。”“如何退而求其次?” “公子之属,身隶玉籍,职任亲贵,人则参机密,出则总师旅,未尝不能执一国之权柄。”春秋初年,多有公子辅政之事,所以召忽“非君即辅”的打算,不算虚设。但鲍叔牙却不以为然:“只可惜纠不是嫡子,若诸儿继位,以他的性情和心胸,他会用纠治国吗?依我看绝不会,如是,你只能乾坤一掷。”鲍叔牙俯近上半身,握紧拳头,“贤弟,想要有所成就,你就要争,否则待大位一定,还有你们师徒立足之地吗?”“鲍兄说的是,两位公子年纪相仿,他们不争,朝堂上的卿大夫也自然心各有属,派阀丘壑,明争暗斗,只是像薄冰下的暗涌。万一诸儿接位,势必排除异己,看来我指望他日不为君亦可为辅,只是一厢情愿了。”召忽有点气馁地说。鲍叔牙连连摇头道:“鹿死谁手,尚未鼎定呢!贤弟在公子身边,应处处留意,必要时要为公子谋定大计呀。比如为公子纠联络奥援、树立名望。大江不择细流,谋大事不拘小节,非常之时,若要成事,总还离不开阴阳两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