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收集者.pdf

痛苦收集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初三女生田田的课桌里,出现了一枚断掉的手掌,原本宁静的早读课乱成一团。可惊悚还在继续,和田田同在校田径队的队友,相继被绑架去参加一个关于“选择”的恐怖游戏。
  失忆少年月川一直在寻找13岁前失落的童年,同是田径队的他,发现每个受害者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且每一次有人失踪,自己的记忆就会隐隐浮现。
  这些记忆竟成了破案的关键。
  是巧合,还是凶手不怀好意的设计?
  身陷泥沼的月川能否找回深埋在潜意识里的过去?

编辑推荐
国内最残酷而感动的推理小说!
为什么课桌里放进一个狗尸体,拿出来却是一个断掉的手掌?
兄弟之间的恐怖游戏!
继《受害者》之后再次引领残酷绝望风潮!

作者简介
张未,知名推理小说作家。79年出生,现居上海的沉默男,喜欢一切与悬疑有关的东西,包括书和电影,已出版《给未来杀手的信》《犯罪画像师》《受害者》等书。风格偏向日式。

目录
001 引 子
004 第一章  小污渍
021 第二章  最骇人的魔术
039 第三章  偷窥者
046 第四章  生命是蓝色的
054 第五章  铁棺
070 第六章  棉纺厂
077 第七章  痛苦收集者
085 第八章  下棋的老头
093 第九章  衣领
098 第十章  十三岁
106 第十一章 收集盐
116 第十二章 临时工
130 第十三章 402信箱
141 第十四章 暗恋对象
155 第十五章 杀人机器
165 第十六章  偏执狂
172 第十七章  诱饵
180 第十八章  旁观者
188 第十九章  失踪
195 第二十章  潜意识
203 第二十一章 8024厂保卫科
213 第二十二章 阿四
221 第二十三章 恐怖屋
231 第二十四章 月川的记忆
246 第二十五章 养父
254 第二十六章 崩塌的世界
263 第二十七章 月川的选择

文摘
吃过晚饭,他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然后来到附近的田埂里。这个季节,南方种植的水稻快要成熟了。一整片黄灿灿的稻穗,在傍晚的夕阳中像四平八稳的海面,静谧而又从容地等待着天黑。远处有个手拿锄头的农民,戴着草帽正在自家的田里干活。他望眼过去,侧身改变了路线。
  排水渠是从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引过来的,沿着沟渠前进了几十米,他又蹲下身子钻进了山丘下一个隐蔽的洞里。进洞前,他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东西还在,是个黑色的小箱子,上一次,他用附近捡来的杂草掩盖在上面。他把那些草扒拉干净,然后打开了箱子。箱子里毫无分类放着很多小物件,榔头、凿子,一个捡来的军帽、望远镜、半瓶白酒等之类。他把这些东西拨到一边,从箱底的角落里取出一根长半米、直径5厘米的黑色管子。
  其实这是一根折射镜,端部有枚可调整角度的镜子,根据需要能有左右近180度范围的视野。这才是他的宝贝。他擦了擦管壁,重新把它放回了箱底,角落里还有一把自制的弹弓。弹弓的旁边还有数十颗用牛皮纸包起来的鹅卵石。这些指甲盖大小的石头都是他在小溪里精心挑选出来的。用弹弓发射“子弹”,50米之内他还是很有把握命中目标的。
  天渐渐暗了,但他还是认为为时过早。他从箱子里取出榔头、凿子,系在自己的皮带里,又把弹弓装进了口袋。
  半小时后,这栋楼二楼的过道里,出现了一个黑影。
  “灯果然还没修好。”他隐蔽在黑暗中,心里想着。
  过道上的窗户,正对着一条小路,吃饱了饭的居民,手里扇着蒲扇,三三两两地从这里去广场散步纳凉,他从中搜寻着今天的猎物。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内。他调整了姿势,把胳臂架在窗台上,闭上一只眼,瞄准发射。嗖的一声,小石子飞了出去。女孩突然抽筋似的跳了起来,嘴里发出尖叫,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屁股,看见她狼狈不堪失态的样子,他的心里有种扭曲的满足感。
  他埋头乐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离开。
  现在,他改变了位置,已经潜伏在了距离刚刚那栋楼差不多几百米远的绿化带中。从这个角度望过去,田田脸朝着窗户正坐在写字台前。
  每天晚上9点的样子,田田都会在这个位置写作业,而且肯定是刚刚洗完澡,换上了那条无袖的碎花睡衣。望远镜里的田田很清晰,她一站起来,少女初绽的身材便一览无余。其实他对田田的身材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田田身上的伤痕。
  “痛苦收集者”,这是他给自己起的外号。看到别人受苦,他会感到异常兴奋,而这种刺激田田经常会给他。
  田田身上的伤痕几乎是日新月异的,有时候是块状的,有时候是细条纹的,带着皮带印或者笤帚柄的模样,给人以充分的想象。这些伤痕是拧、是掐、是用器物殴打的,仿佛有人总是推陈出新地在田田的身上做试验。
  伤痕很隐蔽,总是在被衣服挡住的地方,有时候偏离到了小臂之类的地方,似乎也有解决的办法,这就是为什么再热的天,田田也会穿着长袖来上学的原因。
  田田有点神秘,她和人之间的距离引发诸多猜想,但是估计没有几个人会知道田田在家遭受虐待的真相。
  每次看到田田挨打后,一个人坐在写字台前独自哭泣,自己抚摸伤口的时候,他不是同情,而是有种难以言表的快感。
  “好想看到她的全身哦,一定是紫一块青一块的。”他总是这样想着,只有天知道,这真的和“性”没什么关系。
  路过的人不多,而且最近的路灯也在20米之外,借着草丛的掩护,几乎不用担心被人发现。这简直就是最佳的偷窥场地。
  他左右看了看,没有人,然后站起身来从绿化带跃了出来,快步穿过小路之后,绕到单元楼的后面。那是一块空地,两棵树像站岗似的,又把他安全地保护在黑暗中。
  借着微弱的光,他在墙角下垫起了一个大石块,随即站上去,在墙上摸索着。从一楼到五楼都是磨砂玻璃的窗户,现在都关着,不用担心被发现。倒是三楼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不一会儿传来了哗哗的洗澡水声。
  “愚公移山”大概说的就是现在的情形吧,一把榔头、一把凿子,在田田家的浴室外墙凿一个洞,然后再利用那根折射镜子,这就是他偷窥的计划。今天已经是第39天了,快要成功了。
  摸到上次打好的那个孔洞,他用小树枝把洞口的泥土拨干净,为了防止露馅,每次“完工”后,他都要用湿泥来掩盖痕迹。
  “怎么缺了一块?”他皱皱眉头,“也许是太阳晒干后掉落的。”他想。
  每次来可以“工作”的时间很短,只有两分多钟。他安静地等着,五分钟后,一辆环卫所的粪车开了过来,不远处有个公共厕所,每天晚上9点到9点15分之间,他们必定会来。
  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环卫工人下了车,把粗粗的黑管塞进了化粪池。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足以掩盖他的动静。
  他加快了速度,白色的石灰粉末不停地从里面掉出来,今天的任务完成后,他觉得最多两次就能凿通了,运气好的话,也许一次就够了。
  20分钟后,他站在小卖部的门口喝着汽水。一个熟悉的男人的身影突然闪到了面前,让他措手不及。
  “徐教练。”他脸上堆起了笑。
  “刁磊?那么晚还在外面瞎混!”
  “没有没有,出来买本本子。”他挠挠头,“喝完汽水就走。”
  “快点回家!”
  “嗯!”他迅速地吮完瓶子里的橘子汁,然后就出了小卖部。
  “刁磊!”徐教练在身后又把他叫住了,“明天早点到学校训练,别忘了!”
  “哦,我知道了。”他点头答应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