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战争·对决鼠疫 天花 黄热病.pdf

微战争·对决鼠疫 天花 黄热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鼠疫、天花、黄热病是人类历史上致死率最高的烈性传染病,它们消灭了数以亿计的人口,令整个人类世界闻之色变。面对大瘟疫,医生们能做的,一度只能和巫师一样。经过一代代人类精英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找到了对抗这些烈性转染病的方法。鼠疫、天花、黄热病似乎已经远离人类世界、烟消云散,但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隐形杀手会不会又卷土重来?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以前所未有的视角讲述细菌、病毒与人类世界之间关系的震撼之作。在细菌、病毒等微生物和人类共存的漫长历史中,人类与他们亦敌亦友,或和谐相处,或相互对抗。而另一方面,站在更为高远的视角上来看,整个地球也是一个有生命的整体。人类之于地球又如同病毒之于人类,一次次将人类世界置于危险之地的大瘟疫,又何尝不是地球的免疫系统在发挥作用,以抵抗人类世界快速发展、人口急速膨胀对地球带来的危害?

作者简介
王哲,笔名京虎子。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和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毕业后从事艾滋病基础和流行病学研究,后赴美继续从事艾滋病研究,现从事IT业,业余时间进行写作,曾获得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

目录
细菌

1.突破了一个局限2

2.寄生的本质4

3.地球的调控手段6

4.下巴有几块骨头?9

5.用一套血管连起来12

6.等待了二百年15

7.法国有个人17

8.为了其他人的女儿21

9.科学奇才24

10.一时瑜亮28

11.愿望是良好的32

12.绅士的手是干净的37

13.消毒40

14.欲善其事,先利其器43

15.一种细菌=一种疾病46

16.各擅其长49

17.魔球的梦想52

18.魔球还是魔弹?55

19.前方叫急58

20.消毒行不通61

21.被战争改变了的人们64

22.去做细菌培养师68

23.待不住的象牙塔71

24.死而复生74

25.埃尔利希的后人77

26.链球菌的噩梦80

27.十年之计81

28.曙光84

29.梦想成真87

30.还有巴斯德人90

31.埃尔利希摔下来93

32.百浪多息97

33.磺胺100

34.出事了103

35.药不能自己想吃就吃107

36.奥秘110

37.“兔子”113

38.青霉素117

39.抗生素122

40.卷土重来125


病毒

1.迫在眉睫的威胁130

2.进化的伙伴133

3.存活的可能绝无仅有136

4.成功139

5.两位英雄142

6.小儿麻痹145

7.最佳武器148

8.儿童的贡献151

9.麻疹154

10.不能冒的风险158

11.走麦城161

12.低头164

13.摆脱阴影168

14.猴子带来的病毒171

15.非洲的传闻174

16.始作俑者的结局177

17.八仙过海180

18.小心为上策183

19.乙肝疫苗186

20.反应停188

21.肺炎疫苗191

22.疫苗的未来194

23.矛头所指197

24.真相200

25.另外一个突破点203

26.艰难207

27.未来不可预测210

文摘
地球也会得传染病


马可·波罗并不是1273年离开家乡的唯一一个威尼斯人,就在他前往中国的同时,还有其他威尼斯人也背井离乡,同样由西往东而来,经地中海一直航行到了克里米亚半岛。只不过他们没有像马可·波罗那样继续东进,而是逆亚速海而上,在岛尽端的塔那上岸,建立了一个殖民地。与此同时,威尼斯的邻居、哥伦布的乡亲热那亚人也来到克里米亚半岛,在卡法建立殖民地。意大利两个城邦在克里米亚半岛相继建成,遥相呼应。
威尼斯和热那亚这两个意大利半岛北部城邦为了争取地中海的贸易权成了宿敌,经常兵戎相见,马可波罗就因为参加威尼斯和热那亚之间的战争而成了战俘,被关进热那亚城的监狱,在牢房里百无聊赖才半真半假地写出在东方的经历,也就是那本著名的游记。
威尼斯人去了克里米亚半岛,热那亚人当然不甘落后,双方脚跟刚站稳就兵戎相见,最终热那亚人赶跑了威尼斯人,占据了整个地区。可克里米亚半岛不像北美大陆那样只游荡着印第安人,卡法原是一座希腊古城,后毁于匈奴人之手,在热那亚人到来之前的八九百年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但这片土地是有主的,而且它的主人不是一般的土王,而是鼎鼎大名的金帐汗。
金帐汗国的开国君主是成吉思汗的长孙拔都,蒙古帝国的官三代,按照蒙古习俗,家业不是传嫡传长,而是留给幼子,因此长门的拔都到俄罗斯打天下,幼系的忽必烈守着东方的家业。
正应了那句“富不过三代”的话,蒙古帝国扩张到第三代就到顶峰了。蒙古帝国是人类历史的一个怪胎,它的出现仿佛就是为了破坏现有的一切,在破坏完毕后,就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如果从环球视野、从万物相互联系的角度来看,蒙古帝国的出现并不偶然,在它的背后有一种无形的推动力量。
1200年,蒙古各部落不再向金朝进贡,经过几年血腥的争夺,1206年,铁木真统一蒙古,在斡难河继蒙古大汉之位,号“成吉思汗”。 13年后,蒙古西征。蒙古草原上这股骤然爆发出来的能量和民族大迁移一样,颠覆了整个世界,无论是中国、伊斯兰世界还是基督教世界,统统在这股蒙古狂飙下彻底地改变了。
因为蒙古,世界历史在公元1200年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在科学上有一个大生命的概念,就是把地球和其他星球也看成生命,因为地球也有诞生,也会老去,也会毁灭,只不过这个生命的周期要用亿年来计算。既然是生命,就会生病。在黑死病暴发之前,地球就处于生病的状态,它的病是由于人口增长导致的环境破坏。
让我们把地球拟人化一下。人会生病,尤其是被细菌感染后,局部会出现病灶,那里的有害细菌大量繁殖了,如果不及时治疗,细菌就会进入身体,跑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引起多部位或者全身性的感染。所以一旦出现细菌感染,就必须在感染严重到威胁生命之前,采取各种手段把病灶消除,同时进行整体性的抗菌治疗。
1200年的地球就相当于一个被细菌感染的人,感染的病灶有两个,其一是欧洲。约公元750年到800年开始,欧洲进入一个相对温暖的时期。温暖的气候使得欧洲的田地变成良田,到了11和12世纪,欧洲的粮食产量大幅度上升,产量比罗马帝国末期增加了一倍。农业技术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欧洲人的生活水平获得很大的改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婴儿潮。从1000到1250年,欧洲各国人口普遍增加了一到三倍。公元700年时,欧洲只有2500万人口,到1300年就达到7500万到1亿之间。其中法国人口从500万增长到1600万到2400万之间,英国人口从150万增长到500到700万,德国人口从300万增长到1200万,意大利人口从500万增长到1000万。1300年的欧洲各国,人口增长到前所未有的数量。人口的增长导致大城市的出现,公元800年时欧洲没有人口超过2万的城市,而到1300年仅巴黎就有21万人,拥有超过10万人口的城市还有米兰、伦敦、佛罗伦萨等。农村的人口也快速膨胀着,结果森林面积开始急速下降,欧洲的生态环境迅速恶化。
另外一个病灶在中国。中国这块土地,在没有美洲那些高产作物传入之前,对人口的承受能力是极其有限的,一旦超过某个极限,就会出现瘟疫或者战乱,导致人口大幅度下降,周而复始。
中国人口增长始于战国时期,由于农业水平的提高,各诸侯国的总人口超过了2000万。秦灭六国导致人口下降,秦统一六国之后,全国人口又超过2000万。秦末的战争导致人口严重下降,西汉初期全国人口在1500万左右。到了西汉末年,全国人口将近6000万,超过了土地承受的极限。又一场战乱之后,东汉初,全国人口为2800万,不到原来的一半。到东汉末,全国人口达5800万,又一次到了上限。三国归晋,全国人口只剩下1600万,不到原来的1/3。其后到隋朝,人口达到4600万,经过战乱和瘟疫后,到唐太宗时人口为1200万,勉强超过原来的1/4。盛唐时全国人口5200万,又一次达到上限,经过安史之乱等,唐末人口只剩2000万,这个数字一直维持到了宋初。
从北宋开始,和欧洲的情况一样,中国的人口开始快速增长,到北宋末年超过1亿,经过一场战乱,人口总数短暂下降,南宋后又恢复到上亿水平。到1200年,中国这块土地上的总人口达到123亿,比之前历史最高水平高出一倍。虽然疆域扩大了,土地开垦得多了,但这些都不足以长期养活多了一倍的人口。和欧洲一样,中国的生态环境也在迅速恶化。
两个病灶的感染严重成这样,地球会怎么办?
办法有两种,一是开刀,把感染部位切开,把腐烂的组织切除,脓水清理干净,让空气杀死造成坏疽的细菌,进行局部消毒等;二是用药,服用药物来杀死细菌。
地球先采取开刀的办法,这把刀就是蒙古弯刀。
在中国人口达到历史顶峰的时候,蒙古吞金灭宋,到1290年,中国的人口约为7500万人,比全盛时减少了5000万人,大大缓解了生态环境的压力,但还是超过了土地承受的上限。
从全球范围来看,1236年,以拔都为统帅,蒙古诸王率15万大军再次西征,一路横扫,直到匈牙利。这次西征奠定了金帐汗国的基业。蒙古军队素来肆意杀戮,所过之处,几乎成了无人区。在征服俄罗斯后,大破波兰及日耳曼联军于利格尼兹。1241年4月9日,蒙古大军再破欧洲联军并擒杀统帅亨利二世,兵临维也纳城下。整个西欧已经无力抵抗蒙古雄师。就在这时,大汗窝阔台的死讯传来,拔都回军,西欧才免去了被征服的厄运。
窝阔台死后,蒙古人很快再度出征,1259年伊斯兰世界的中心巴格达被蒙古人攻陷,这场浩劫大幅度减少了中东地区的人口。
蒙古西征,中亚地区几乎成了无人区,用这种残暴的手段解决了中亚和中东的人口压力,但是对于欧洲尤其是西欧的人口数量并没有任何影响,这样一来,这把手术刀就没有完成它的任务。地球全身的感染只是得到了抑制和缓解,局部感染病灶并没有完全消除,病情还是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地球只好采取另外一招,也是最后的办法:用药。
这剂药就是黑死病。


4
~
再小的事也可能改变历史


一度,欧洲的人口繁荣造成贸易的繁荣,特别是地中海的商业活动非常活跃,意大利人扮演着欧洲商人的角色。但是由于东西商路被穆斯林控制着,欧洲人从阿拉伯中间人那里买东方货物要多付300%,这样一来,欧洲的财富持续不断地流入伊斯兰世界,让基督徒们对穆斯林恨之入骨。蒙古西征,使东西贸易之路上的穆斯林大大减少,从而降低了欧亚之间的贸易成本。加上蒙古人鼓励贸易,所以意大利人得以途经里海,到达地中海。
经地中海航行到了克里米亚半岛的热那亚人打跑了威尼斯人后,恭恭敬敬地从大汗那里要来卡法这块土地,建立贸易殖民地,垄断了黑海贸易。不仅贩卖丝绸皮毛等货物,还贩卖奴隶,因为大骨架的乌克兰奴隶在欧洲和中东非常受欢迎。没想到却因此触怒了脱脱汗,人都被当奴隶卖了,汗国军队的质量快速下降,脱脱一怒之下于1307年兵临卡法,次年热那亚人守不住了,焚烧城市后逃回意大利,直到1312年脱脱死去后,热那亚人才重回克里米亚,再次建起了卡法城。
又过了几十年,卡法成为中世纪发展最快的城市,七八万操着不同语言的人挤在狭窄的道路上,整个城市如同一个大集市,港口停泊的船只通常达200多艘。从卡法进亚述海,来到塔那,然后走陆路,可以直通北京,这条路就是蒙古西征而新开拓的北商路。
卡法和塔那虽然是基督徒的地盘,但宗教信仰归宗教信仰,生意归生意,很多穆斯林商人也住在这里,时间长了难免会发生冲突。1343年在塔那,意大利商人和穆斯林商人之间因为很小的事发生口角,从相互推搡到饱予老拳,进而演化成一场大规模的打斗,突然刀光一闪,一位穆斯林倒地身亡。
殖民地当局当然偏袒自己人,穆斯林也只好忍气吞声。就在热那亚人以为这次冲突又能大事化小的时候,一支蒙古大军兵临塔那,自称是穆斯林保护人的大汗札尼别要求惩办凶手,被殖民地拒绝后挥军进入塔那,以寡敌众的意大利人并没有溃逃,而是且战且退地进入卡法,倚仗坚固的城墙和蒙古人死战。
蒙古人用武力征服了世界,却被各种宗教征服了心灵。蒙古人在宗教信仰上采取拿来主义,无论是佛教、天主教还是伊斯兰教,统统都相信。即便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可汗在位,对基督教也很宽容。但是一股狂热的伊斯兰化浪潮正在兴起,金帐汗国也不例外。塔那的冲突给了信仰伊斯兰教的札尼别汗一个很好的借口,不仅企图将基督教势力彻底赶出克里米亚,甚至想要进军西欧。在他眼中,以金帐汗国之实力,踏平一个小小的热那亚殖民点应该和几十年前一样容易。
身着黑色战袍的蒙古军队从四面八方如黑云一样涌向卡法,将城墙围得水泄不通。热那亚人除了坚固的城墙外,还有靠海的便利,而且此时的蒙古大军已经不是西征时那无坚不摧的钢刀了。西征时那些攻坚技术已经不复存在。欧洲人也不像西征路上那些伊斯兰国家,长期以来他们的战争模式就是围城和守城,根本不习惯野战。40年前的教训让热那亚人把卡法城墙修得异常坚固,而且背靠海湾,不会出现食物供应不足的情况,这一次他们不再轻易放弃。
卡法城如同一颗坚硬的石头,札尼别的大军在城外屯兵四年之久,就是无法攻进城去,只好于1347年撤兵而去。
就在同一年的10月初,一艘卡法的商船来到意大利西西里的墨西拿。
当时在古罗马的土地上,还没有统一的意大利,只有一个一个的城邦小国。松散的政治统治和处于贸易要道的优势,使意大利享受着繁华,文艺复兴的苗头开始出现,尽管只是表现在工匠或者艺术家们从古人遗留下来的艺术品中吸取灵感,用于教堂装饰上。
教会和过去几百年一样,严格地控制着人们的生老病死。从教堂里传出的主的意志就是社会生活的守则。虽然奥斯曼人已经将东罗马帝国赶出小亚细亚,但意大利人对此并不担心,因为全能的上帝是无所不在的,他们相信被异教徒围困了四年之久的卡法之所以转危为安,就是因为热那亚人按时上教堂祈祷,按时捐献,结果受到了上帝的保佑。
和过去几百年一样,人们在上帝的影子下按部就班地生活,没有太多的欲望和追求,在祥和的秋天傍晚忙碌的西西里人也是如此。地中海秋天的风是那么的凉爽宜人,港口船来船往,人们并没有注意这艘热那亚商船上下来的萎靡不振的水手和商人,以及几只黑色的小东西。
几乎在热那亚人下船的同时,瘟疫便在墨西拿流行起来,人们身上出现肿块,咯血、呕吐,三天后死亡,不仅和他们谈过话的人会跟着死亡,连接触他们的人,甚至触摸他们衣物的人都会死亡。
这样一来,罪魁祸首很容易确定,那艘热那亚船被驱逐出境,但整个城市已经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病人在痛苦地挣扎,没有患病的人丢下患病的亲人,火速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城市,逃难的墨西拿人把瘟疫带到整个西西里,很短时间内,起码三分之一西西里人失去了性命。
那艘船离开西西里后于10月底抵达家乡热那亚,热那亚已经得知西西里流行瘟疫的消息,当局没有允许船靠岸。那艘船只好前往法国马赛,把瘟疫带到对此一无所知的港口。很快马赛开始流行瘟疫,马赛当局也驱逐了这艘瘟疫之船。人们最后一次看到它时,它沿着西班牙海岸驶向大西洋,永远地消失在历史之中。
一剂猛药已服下,等待看它的效果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