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里的星星1.pdf

深海里的星星1.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女孩程落薰与周慕晨相恋,第一次勇敢的爱上一个人,也第一次遭遇了人生的背叛。
周暮晨因为别的女孩放弃了她,而学校彻查的“粉笔灰”事件,让程落薰在失恋的同时遭受了双重打击。但好在伤筋痛骨的17岁,还有麻辣好友康婕为伴。
她们就像倔强的野草,在这座城市迎风生长,遇到了欢笑,也遇到了眼泪;遇到了生死不离的挚友,也遇到了分崩离析的背叛;遇到了刻骨铭心的爱情,也遇到了锥心裂肺的离别……

曾经的誓言与陪伴,后来一一消散在风里。
曾经满载美好的城,后来只剩下谁的孑然一身。
有一年,我在这座城市里同时失去了你与自己,从此人生只剩下夜晚,没有一颗星。
时光如数剥落,我在末路孤独仰望,你却在来路不慎迷失……

编辑推荐
2014年全新珍藏本 中国大陆唯一授权

所有女孩的年华墓志铭—— 一座城一场青春一生心疼
近年来青春文坛最当仁不让的巅峰催泪大作
上市五年持续热卖 /三十余次反复加印/ 多次被作为话题研究
独木舟最辉煌的超级经典&成名作 5年来首次再版

总有一座城,见证了我们的青春却埋葬了我们的爱情
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底,却走散在生活里。

史上最全典藏:
番外收录+全新实景插图+写给许至君+独木舟手写明信片三张

作者简介
独木舟,青年作家,数百篇短篇小说作者,以及百万销量长篇创作者。她的文字以细腻苍凉,直指人心著称,是近年涌现的最有才华的青年作者之一。目前已出版多本畅销小说,现为国内一线畅销作者。

出版作品:
《深海里的星星》《深海里的星星II》《你是我的独家记忆》《月亮说它忘记了》《我亦飘零久》

即将上市:
《深海里的星星II》新版 《荆棘王冠·致无尽的岁月》

目录
目录

序言:所以她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深海里的星星1
番外:你是一抹少年蓝
后记:残酷世界里有场美梦
附录:愿你的世界有新的执迷不悔——写给许至君

序言
所以她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文/烟罗(知名青春读物策划人,作家)























五年后,再读《深海里的星星》,读到含泪。

其实当它还是一部青涩的书稿,还不像现在为千万人所知晓所喜爱,被奉为独木舟最经典的成名作品时,我曾读它感觉心痛,但不曾落泪。
但是五年以后,程落薰依然年轻着灿烂着,浑身是伤却闪闪发光,这一次读,却有了一种更加惊心的力量。
这就是文字成为故事的魅力,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去读同一个故事,你感受到的东西,竟可以不一样。

五年,听起来并不长。
五年以前,舟舟是眼睛干净看得见不安但坚持理想令人心疼的初写长篇的姑娘,创作《深海里的星星》,屡受挫折,但不肯认输。
五年以后,她更加成熟美丽学会隐忍沉默,成为有了千万热情粉丝有了数部畅销作品有了更多热闹的朋友但依然偶尔会在深夜孤独落泪的名作家。
程落薰和林逸舟们还活在故事里永垂不朽。
而独木舟活在红尘中渐渐长大。
故事终有终结,而人生还如此漫长,所以她们还是年轻的模样,我们读着故事落着泪,是心态已渐渐苍桑。

五年以后,我也重新走回写作者的道路。
因此而懂得写作者多多少少会在自己故事的某些瞬间,加入自己人生的某些感悟,就像一个安静的雕塑者,在每一件用心过的作品里,都藏了自己小小的秘密。
我们都是凡人,无法停止跟从岁月向前奔跑。那些美好过的、闪亮过的、青涩过的、坚持过的、放弃过的瞬间,可以以这样一种形式亲手留下某些痕迹,其实已经是一种幸运。
所以,能一直写下去,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深海里的星星》也许不是舟舟最巅峰的作品,因为作为一个极有才华的年轻作者,她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但无论如何,这一定是她的写作生涯里,最特别的那一部。
最接近她专属的舟式青春与张扬美好的一部。
无论后来做得再多完美,人们一定会最珍爱那个曾经狼狈但无比倔强的自己,它的尖锐与真实,每重读一次,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刺到你心伤。

很幸运再版这部书时,我仍然是出版方的负责人。
像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圆,作者还是那个作者,故事还是那个故事,我仍然为她写序,仿佛阳光也与昨天一样。
那么,就让看过这个故事的你,和我一样,重新读一次,看看收获有什么不一样。
也让没有看过这个故事的你,来不及参与那些最初的青春与青涩的你,加入到这场绝不会让你后悔的文字魔法里。

再见,程落薰;加油,独木舟。

文摘
我醒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遭的环境,就被许至君重重的一个耳光扇得眼冒金星,我脱口而出就是一句:“我操,你疯了啊!”
他站立在窗边,背对着窗户,逆光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颤抖,是那种震怒之下的颤抖,他的语气是罕见的残酷和冰冷:“那么想死,却没死成,是不是很遗憾?不过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尸体捞起来送到你妈妈面前去,然后告诉她,你女儿殉情身亡了。”
当我听见“殉情”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消失殆尽了,连反驳他的力气都没有,我死死地揪住床单,企图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
没有用,眼泪根本不能抑制。
谁说人最悲伤的时候没有眼泪,我只觉得全身的水分都会从泪腺分泌出来。
安静的房间里除了我们彼此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我静静地流泪,此刻心中已经没有了爱,也没有了恨,只剩下一摊灰烬。

漫长的沉默之后,许至君靠近我,捋顺我纠结的长发,语气稍微温和了一点,问我:“你这个样子,怎么去参加葬礼?”
我听见一声尖叫,很快,我发现那声尖叫原来是来自我的喉咙,我仇恨地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刺激我?!”
他一动不动:“刺激你?死都不怕,你还怕刺激?”
说完之后他起身离开房间,关门之前,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葬礼是后天,如果你还想去送他一程,这两天你最好还是吃点东西。”
说完,白色的房门咔嚓一声关紧。
我用包着厚厚的纱布的手狠狠地擦干脸上的眼泪,我要吃东西,这样才有力气去,参加,葬礼。
林逸舟的,葬礼。
想到这六个字,眼泪又汹涌而出。

两天后,坐在许至君车里的我僵硬得像一具尸体,他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观察我,我面无表情地说:“有什么好看的?”
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对我不友善的态度表示不屑。
我不知道举行葬礼的具体位置,也没有心思去寻根究底。许至君是君子,他既然让我去送林逸舟最后一程,就一定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所以当他提着一套黑色的小西装扔在我面前叫我换上时,我一点也没有觉得意外。
他从来是个这么稳妥的人,除了,打我那一耳光。
想到那重重的一耳光,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这个动作也落入他的眼里,他又哼笑了一声,洞悉了我的想法:“你是不是想打回来?”
我依然是一副活死人的语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叹了口气:“程落薰,我知道你心里很悲痛,但是事已至此……你要节哀……”
说到这里,他很识趣地闭嘴了。
芙蓉路上永远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各路公车司机在这条宽敞平坦的马路上把巨大的公车开得像坦克,拥挤的公车里每个人都有一张被生活磨砺得麻木的面孔。
不时从公车旁边飞驰而过的名牌汽车里除了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中年男子之外,也会有鼻梁上架着各色墨镜、妆容精致的年轻女性,在等红灯的空当,点一支女士烟,像模像样地抽两口。
她们的年纪和座驾,总让人浮想联翩。

我从包里摸出一支烟,刚要点火,许至君就对我吼:“不要在我的车里抽烟!”
我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他从后视镜里瞪了我一眼:“程落薰,你能不能不要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我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他:“文盲!你没有知识就多看看电视!如丧考妣是说死了爸妈,你才如丧考妣,你全家都如丧考妣!”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脸色阴沉的他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到了葬礼举办地的门口,我这些天来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跟力气都完全丧失了。
我紧紧地抓住许至君的手,他显然很大度地放下了我们之前的小恩怨,又恢复成往日沉稳的他,用眼神告诉我:没关系,有我在。
林逸舟的遗照挂在大厅的中央,我一看到那张脸就崩溃了,前尘往事像飞快倒带的电影在我的脑海里回放,我膝盖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许至君稳稳地托住了我,然后他搀扶着我把我带到林逸舟的亲戚面前,鞠躬。

我没有见过林逸舟的父母,无论是在从前我们纠缠不清的时候,还是今时今日来送他最后一程,我都无缘与他们相见。
也许某一天,在大街上,在商场里,与我擦肩而过的一对中年夫妻就是他的父母,可是他们都不会知道,这个女孩子,与他们的儿子,有过怎样的过去。
许至君扶着我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坐下,我在伤心之余看到了许多跟我一样伤心的女孩子,她们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是坚持下半身只穿一条黑色的丝袜,抗寒能力实在叫我甘拜下风。
一想起曾经那些流连于林逸舟身边的莺莺燕燕,我的眼泪更是喷薄而出。
就在我泪眼朦胧的时候,一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同时还让我无比恶心的声音落入了我的耳中,我抬起头来循声望去,果然,这个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的声音只可能属于她——封妙琴。
像是感应一般,泪流满面的她也看到了我和许至君。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跟我说话,片刻之后,她转身走了。
许至君轻声地问:“那件事就是她做的?”
我用力地咬紧嘴唇,点了点头。

从葬礼回来之后,我瘫软在床上,像一株脱水的蔬菜。
许至君立在窗前,背影无限落寞。
不顾我的强烈反对,他大力拉开窗帘,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户照进房间,光线里细小的灰尘在飞舞,从二十一层楼往下看过去,可以看到辽阔浩瀚的湘江。
各种船只在江面上行驶而过,它们都有自己的方向和轨迹。
我走过去,站在他旁边,轻声说:“那天……我真的是万念俱灰……觉得生无可恋。”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揽住我的肩膀,他的下巴磕在我的头上,轻轻的鼻息扑在我的耳边。
我闻到他身上那种熟悉的、淡淡的香味。

他跟林逸舟都是挑剔的人,在对香水的选择上却是难得的一致,大概因为这个牌子原本是做烟草起家,而烟草又蕴含了男性的刚烈的缘故。
不同的是,林逸舟用的是“冷水”,而许至君用的是“回声”。
回声,许至君,我曾认为,他是我这浅短生命中所有美好事物综合而成的、经久不息的,回声。
我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许至君,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跟你以往认识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我不是那种健康的、明亮的女孩子,不是在那种富足的、温暖的环境中长大,我不像她们,有很多很多亲人、很多很多朋友,我只有一份爱,要么不付出,要付出,就是全部。”
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也许你根本就背负不起。

他沉默着,没有回应。
然后,他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使我努力抑制了很久的眼泪,轰然砸下。
他说:“那天我把你从冰冷的江水里抱回来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带你回来,让你快乐,给你幸福,虽然,我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

窗外是亘古不变的苍茫夜色,灯火明亮的大桥上有川流不息的车辆,这座城市看上去永远没有悲伤。
我好像看见林逸舟坐在我面前,眼神里充满怨怼。
我伸出手去想要摸一下他的脸,那张我深爱的、轮廓嶙峋的面孔。
我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话:“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不肯跟我好好一起,如果不是你那么任性,我们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也许比现在快乐得多……”
他一直看着我,在我的手快要触摸到他的脸的时候,他的样子渐渐变了,渐渐地,变幻成周暮晨的脸。
记忆里的周暮晨,眼神是这么淡漠残酷,他冷冷地看着我,一语不发。
我静静地承接着他的端详。
周暮晨,你仔细地看看我,都是你令我对爱如此畏惧,如此厌倦。
在尚不懂得爱是何物的年纪,因为错误地遇见了你,几乎摧毁了我这一生对爱的向往。
夜风吹起窗帘,我在漆黑的房间里与自己的臆想对峙,时光轰然倒退,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眼神清亮,神情倔强的女孩子是谁?
她的皮肤还没有被泪水洗礼过,她的手指还没有被烟草熏染过。
一切伤害还没有登台。
那是四年前的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