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遇见.pdf

下一秒,遇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都市情感类小说,真实讲述了一段令人着迷且心动的情感故事。每个人在感情的时间,总会有那么一秒钟,遇见一个心动的人,不管是否能走到最后。身处上海的蔡锋在一次偶然的北京之行中,遇到了他心仪的小画家,却忽略了一直深爱他的花花。当花花最终决定嫁给他的好友之后,当初的那些遇见,到底会有怎样的结局?下一秒,他们都会遇见怎样的人?

编辑推荐
根据新锐导演蔡小岑亲身经历改编创作,可读性强。华娱卫视副台长徐哲、歌手范世琪、人气新秀祁汉、当红歌手叮当联袂推荐,具有明星效应。时下青春读物种类繁多、不免会让读者眼花缭乱,无从选择。本书作者是时下网络红人、新锐导演蔡小岑根据自己亲身经历所创作的读物,不仅具有一定的人气基础,而且故事本身也特别吸引人。

名人推荐
机息心清,月到风来。生命本是一场奇妙的旅行,遇见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所以应该珍惜旅途中每一个与我们同行的有缘人,因为,那也许就是可以让漂泊的心驻足的地方。午后,清茶,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秒,遇见》。
— 华娱卫视副台长,徐 哲

谁都不知道 下一秒我们会遇到什么,或者是幸福或者是不幸。但是小岑用最天才的笔触让我感受到了他最幸福的此刻。说不定你跟我一样,从字里行间里,会寻找到另一种文字外的温暖。
— 边澄澄

如果有一本书,可以让你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驻足,可以让你在寂寞的黑夜微笑,可以让你在大雨过后的彩虹下张开手臂迎接明天,你会怎么样?读一下《下一秒,遇见》吧!
— 林易南

作者简介
蔡小岑,新浪微博人气名人,自由撰稿人。新锐导演编剧,作品有《梦想咖啡馆》《幸福ING》《爱情在说谎》等。

目录
第一章:救命 3
第二章:高铁 4
第三章:假装暧昧 6
第四章:谈判 7
第五章:回通州 8
第六章:一被子的朋友 10
第七章:音乐学院 11
第八章:貌美如花 12
第九章:说你爱我 14
第十章:再见北京 15
第十一章:小画家 17
第十二章:周庄 19
第十三章:离去 21
第十四章:好友佳乐 22
第十五章:佳乐的新工作 24
第十六章:一条彩信 25
第十七章:擦肩而过 27
第十八章:踏实的佳乐 29
第十九章:不可触摸的近 30
第二十章:重生 32
第二十一章:无法原谅 33
第二十二章:两个男人 35
第二十三章:相信下一秒 36
第二十四章:幸福很简单 38
第二十五章:原谅 39
第二十六章:恐惧 41
第二十七章:斩念 42
第二十八章:北京(一) 44
第二十九章:北京(二) 46
第三十章:北京(三) 47
第三十一章:回家 49
第三十二章:美好(一) 50
第三十三章:美好(二) 52
第三十四章:美好(三) 53
第三十五章:国庆(一) 55
第三十六章:国庆(二) 57
第三十七章:一笑倾城 58
第三十八章:皱眉 60
第三十九章:结婚 62
第四十章:或许圆满 64
第一章:初见 66
第二章:猫性女子 67
第三章:若只如初见 69
第四章:最好不相见 70
第五章:我也想你了 72
第六章:放下 74
第七章:他竟然来了 76
第八章:又见面了 78
第九章:友谊地久天长 80
第十章:决定 82
第十一章:噩耗 84
第十二章:我叫佳乐 86
第十三章:念诗的男人(一) 88
第十四章:念诗的男人(二) 90
第十五章:念诗的男人(三) 91
第十六章:纠结 93
第十七章:我来见你 95
第十八章:我是爱你的 97
第十九章:别回头 99
第二十章:白衬衫 101
第二十一章:喜欢便好 103
第二十二章:同居(一) 105
第二十三章:同居(二) 107
第二十四章:同居(三) 109
第二十五章:背影 111

文摘
第一卷 小画家和小怪兽
我一直以为,感情这种东西,大多数是悲观的,凄凉的,让人变得下贱的。然而正是这种下贱,让你不得不真实的感觉得到,你的存在。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那些曾经让我们心疼不已的片段,正如某个顽疾一般,说不定就在什么时候,跳进你的记忆,让你再疼一下。可是我们,无法不去怀念那些片段。
第一章:救命
   我一直以为,感情这种东西,大多数是悲观的,凄凉的,让人变得下贱的。然而正是这种下贱,让你不得不真实的感觉得到,你的存在。 我们不可否认的是,那些曾经让我们心疼不已的片段,正如某个顽疾一般,说不定就在什么时候,跳进你的记忆,让你再疼一下。可是我们,无法不去怀念那些片段。
   于是,一个不经意之间,四四再次出现在了我面前。这种疼痛,在我已经麻木的时候,再次发作。
   接到四四的电话,是下午5点,我疑惑的看着显示的号码。已经很久未见了。
   “他又打我,”四四在电话里梗咽:“他把我锁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我沉默了很久。这种沉默,充斥着愤怒和无奈。
   “等他回来,好好聊聊,我电话开着,有事告诉我。”我尽力平复着自己的语调。
   掐掉未抽完的烟,我陷进了一片安静。
   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不够果断的男人,哪怕对于前女友,也有着说不清的责任感。
   正是这种责任感,让我一直活的不够洒脱。
   凌晨4点,我收到了四四的短信:“救命,联系朵朵,她带你来,消息勿回。”
   我不再平静。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我知道她在哪。我带你去,你什么时候到?”朵朵在电话那头简短的告诉我。
   “我还在上海,尽快到北京,等我。”
   上午匆忙整理好公司的工作,订了下午4点的机票。到机场后,发现飞机会延误很久,于是又匆忙的改定5点的高铁。
   这是我和四四在分手一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从未想过,爱一个人,能爱多久。但是我知道,爱过之后,我总是会念念不忘当初的诺言和责任。
   上车之前,我给潇潇打了个电话,尽可能用简单的叙述,告诉她我此行的缘由。
   “你终究还是放不开,”她冷静的告诉我:“你想过你的身份么,会很尴尬,感情这种东西,真的会让你变得下贱。”
   “是责任。”我强调。
   “是下贱。”她说。
   “可是我愿意。”我不再争论。
   于是在各种匆忙间,北京,我来了。
第二章:高铁
   这是我第一次坐京沪高铁。
   车厢里很干净,很空旷。不久前的温州动车事故后,人们似乎多了些莫名的恐惧。于是我安逸的半躺着,开始用这安静的五个多小时,思考着。
   潇潇说得对,我的身份很尴尬。前男友,还是朋友?
   我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或许,我还爱着她?
   高铁上没有花瓣,所以我拆了一盒饼干,边吃边念叨。 我还爱她,我不爱她,我还爱她,我不爱她,我还爱她,我不爱她。 我忘了整盒饼干都是双数的,所以无论怎么数,都是我早已经不爱她。 我开始期待有天会有那么一盒饼干,多了一片,或是少了一片。
   我记得我们当初如何开始,却忘了当初如何结束。或许,是我刻意的忘记了。
   我看着窗外飞快倒走的景色,放空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车已过南京,我挺直了酥麻的身子,看着面前忽然多出来的乘务员。
   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捧着一本书,认真的读着。落日的余晖从窗外照在她的侧脸,让我忽然有些恍惚。
   我忽然想起了当初我离开,带着从未有的落寞,和四四最后一次坐在台阶上看落日。
   “你很喜欢看落日,很美吗?”四四曾经问我。
   “是的,很美。” 可是没人知道我为什么喜欢。
   小王子知道。
   小王子说过:“你知道,当你悲伤的时候,就会喜欢看落日了。”
   找出手机,给花花发了一条信息,“你在哪?”
   “刚回北京。”很快收到了回复。
   “我快到北京了,办些事。”我快速的按着手机。
   “见一面吧,这么巧:)。”
   “好。”
   我开始找到这枯燥的旅程中唯一可以做的事。
   车在中途忽然停了下来,车厢的灯一下子全灭了。我有些惊慌。
   不是担心死亡,是想起似乎还有很多事还没有做。
   我发了条消息,一条给花花,一条给四四,“车好像停电了。”
   四四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没事吧?”她有些焦急。
   “没事,只是怕在见你的路中死去,那才悲催。”我笑着对着话筒说。
   “我已经搬出来了。”她的语气有些落寞:“我在车站出口等你。”
   “嗯,好。”
   “他说他也会来。”
   “嗯,好。”
   “还有,我在慌乱无助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我还爱你。”
   “嗯,好。”我挂了电话。
   感情总是那么的不凑巧。 正如我爱她的时候,她不爱我。她爱我的时候,我却早已走远。 既然那么的不凑巧,偏偏总是有此交集。
   挠了挠头,发觉我没有想象的那般激动。
   我说过的,我只是放不开责任。
   花花的电话在很久后才打了过来。
   “没事吧?”她问我。
   “没事。”
   “那就好,那我就不慌了。”她在电话的那头忽然笑了。
   我并没有看见她笑,可是我感觉的到,真的。
   车就这么慢慢的驶进了北京南站的站台。
第三章:假装暧昧
   我想说的是,关于花花,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如果非要加上一个形容我们关系的词,我想说,假装暧昧。
   暧昧是种微妙的关系。 你有没有为她买过早饭,你有没有和她一起走过下班的路。 你在她的门前走过,是否因为没有巧遇而失落不已。 你在临睡前的时候,是否因为她的一句有点想你了而嘴角上扬。 然而你们比起恋人,却少掉了告白。这个缺少的告白,让你们乐在其中。
   然而我和花花,不是暧昧。
   我们只是假装。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在一个朋友的聚会认识。
   她说要表演魔术。
   大家默默的看她表演魔术。
   她说:“来,我给大家变朵花,大家跟我一起数,1,2,3!”
   她双手撑住脸庞,微笑。
   大家都笑了。
   不得不说的是,她表演的很成功,至少,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花。
   从此我们成了好友,无话不说的朋友,我开始叫她花花,因为那个魔术。
   我们假装暧昧,在微博互相转发着暧昧的话,只为空虚的生活中逗着大家的八卦心。
   可是有些人,注定了是知己。
   我们就是如此的知己。说着我们自己才懂的寂寞的话,聊着我们自己才懂的无奈悲伤。
   我从未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而且,还是当我去北京处理一段狗血剧情的时候。
   进站的时候,我先拨了花花的电话。
   “我到了。”然后花了三分钟,告诉了她我来的原因。
   “你不该来,”她告诉我。
   “我知道你也想骂我,你觉得,她让我来,我便来了,是不是很下贱?”我笑着问她。
   “不,我知道你有别人无法理解的责任感,该死的责任感。”她认真的告诉我:“只是,你来了,你们就纠缠不清了。”
   “谢谢你。”我也认真的说。
   我挂了电话,因为看见了出口处的四四。
   四四的身边站着朵朵,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忽然咽了咽口水,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看着他们。
   我的情绪里,有种说不出的紧张。还有,危险。
   就如朋友所说,有时候我很像只野兽。当我意识到敌意和危险的时候,我会很不自觉的眯起眼睛。那是我的本能。
   我意识到那个男人对我充满着敌意。
   我知道,他们都在看着我。
   于是我迎着他们,坚定的走了过去。
第四章:谈判
   四四迎面扑来,和我做了一个久违的拥抱。
   “还好么?”我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
   “不好。”她往后退了一步,站直了身子。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看那个陌生的男人。
   “你好,我是kimi。”他和我握手:“她一直和我提到你。”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他。显然这是个执着的男人,因为他同样毫不畏惧的看着我,只是,他的笑容越来越尴尬。
   “找个地方坐着聊吧。”娇娇忽然开口,化解尴尬。
   “我是包子,四四的前任男友。”我松开了一直握着的手。
   于是这个深夜,我们在南站的大厅里四处晃悠了半天,寻找可以坐下的咖啡厅或是麦当劳。
   四四忽然停下了脚步,开了个不痛不痒的玩笑:“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前任男友,我的现在男友,都在一起了,这真是个无比和谐的场面。”
   只有我莫名其妙的笑了。
   她的笑话只有我能懂,那种让自己不再紧张的笑话。确实有些冷幽默,不过没关系,她负责冷,我负责幽默。
   我们终究是没找到可以安静聊天的地方,所以在我到底北京的一个小时后,我们坐在北京南站的室外台阶上,抽着烟,聊着天。
   kimi絮絮叨叨的一直重复着他的无奈,然后给我看各种被四四抓伤的伤口。
   “可是你也动手了。”我掐了烟头,看着他:“你忘了你是个男人!”
   于是他转身不再和我说话,对着朵朵继续絮絮叨叨。我看见朵朵投过来无奈的眼神。
   “你当初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我问四四:“我记得,你很讨厌这样的男人。”
   “因为寂寞。”四四拿过我手上的烟盒,抽出一根,安静的点燃:“寂寞和爱情,永远是不停纠结着。 你或许因为因为寂寞而会错爱上一个人,那并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因为错爱上一个人而寂寞一生。”
   “所以爱情到临之前,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寂寞之后,学会慎重选择爱情。”我告诉她。
   我一直觉得四四是个和我极度类似的女子,一个比烟花还寂寞的女子。虽然,看起来绚烂无比。
   “我其实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貌似什么作用也没有。”我无奈的挠挠头。
   “你来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四四不好意思的说。
   “那就足够了。”我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kimi走到我们身边,想知道我们在聊什么。
   “你滚吧。”四四有些不耐烦这个絮絮叨叨的男人。见他依然不肯罢休,四四拿起手机拨110。
   110没有来,因为kimi转身走了。
   我来了,没有想象中的谈判,因为四四说,她什么都不怕了。
第五章:回通州
   我们决定找辆车回通州。
   于是我问四四要了北京的叫车电话。
   “您好,这里是北京银建出租车,请问您要叫车吗?”我愣了一下,这公司的名字让我有些想笑的冲动。
   “我想叫辆车,我在北京南站。”我捂着即将要笑的肚子说。
   “南站哪里?您可以去南站的候车处等车,抱歉,我们的车无法直接驶入。”
   我耸耸肩,无奈的挂了电话。
   “叫辆黑车吧。”朵朵显的很有经验。
   kimi忽然从不远处又奔了过来:“还是我送你们吧,这么晚了,没车了。”
   我不置可否的看着四四。
   “你滚吧!”四四对着kimi骂道。
   “好好说话。”我有些不耐烦,虽然我也不喜这样的男人。
   “我也回通州。那让我和你们一起搭个车,行么?”kimi似乎像个委屈的孩子。他确实是个孩子,一个固执到无法让人理解的孩子。
   “走吧。”四四无奈的点点头。
   我们四个安静的一直沿着北京南站外的大路步行。
   “有车了。”四四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拦车。
   凌晨两点多,我们在从北京南站开往通州的出租车,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我试图咧嘴笑一下,才发现笑不出来。这一天内发生的一切,连我自己都不能理解。
   四四依然在后座和kimi低声的激烈争论着什么。
   朵朵睡得很香。我想,这车内,除了安静开车的司机,只有她是最置身事外的人。
   我开始怀念上海,怀念那张让我安心的大床。
   到达四四为我定的酒店时,已是半夜三点多了。
   我饿了。
   那种饥饿,在整整一天未进食的半夜,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一起吃点东西?”kimi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嗯!”我盯着四四的眼睛回答他。
   我们在酒店门口的烧烤摊点了很多的东西。
   “学校已经关门了,跟我回去吧。”kimi抓着四四的手腕。
   “松开。”四四叱责。
   “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kimi坚持。
   四四开始愈发的大声:“你在得寸进尺。”
   “我这是爱你,我不要你懂,你听我的就好。”kimi更加用力的握着四四的手腕。
   “松开。”我皱了皱眉头。掰开了他们倔强的手。
   “只要你跟我回去,明天起,你可以选择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kimi松开手,依然牢牢盯着四四的眼睛。“而且,今天我不会跟你发生什么。我只为憋不过的这口气。”
   “好!我跟你走,但请你记住你刚才的话,明天起,我们不再有任何的关系。”
   四四的声音冷漠的让我心寒。
   我拿了四四家门的钥匙和地址,告诉kimi:“明早八点半,四四不能出现在学校,我报警!记住,你是个男人。”
   在我只顾着心寒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和朵朵,怎么过这一夜。
第六章:一被子的朋友
   朵朵默默的跟着我进了酒店。
   不可否认,她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足够让所有男人心动的美女。
   可是我依然在想着这一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我有些烦躁。
   “怎么睡?”朵朵眨着眼问我。
   “躺着睡。”我开了一个自以为很幽默的玩笑。
   “我相信你,就像四四相信你那样。”朵朵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始整理酒店的床。
   我们脱掉外套,就这么躺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似乎谁先开口,就会破坏这份宁静一样。
   “盖好被子,会着凉。”朵朵拉过她盖在身上的被子,搭在我的身上:“你看,我们是一被子的朋友。”
   我依然没有说话,很久的沉默。
   起身关掉房间的灯。转身钻进被子。
   “你说,这些日子,四四离开后,我一直在等什么。”我幽幽的叹口气,对着天花板说话。
   “你还在念念不舍的等她。明知道她再也不会回头。这些,你全都知道。”朵朵转过脸,看着黑暗中并不清晰的我说:“或许,你等四四,不是为了她能回头,只是找个借口,不离开。 ”
   “可我发现,我其实早就不爱了。”我也转过脸,看着她。忽然发现,满脸倦意的她,似乎,从见面到现在都保持着恬静。
   或许是难得的安静,让她有些倦了,她用手轻轻拍拍枕头,慵懒的说:“睡吧,很晚了。”
   “嗯。”我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
   北京的这个深夜,我发现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原本以为坚持的那些,忽然烟消云散了。我心里一直还爱着的,原来只是当时的自己罢了。只是那种未完成的责任,让我一直坚持着什么。
   “别再心烦了,不爱,就放手吧。”朵朵忽然又睁开眼,对我说。
   各自沉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酒店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朵朵恬静的脸庞离我很近,我忽然笑了,就像刚升起的朝阳一般,灿烂。
   冲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朵朵已经醒了,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朝阳发呆。
   我擦着湿漉的头发,看着她的背影,咧嘴傻笑。我不明白自己在笑什么,或许是因为此时美好的画面,或许是因为庆幸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着那么多的信任。
   “早上好,一被子的朋友。”她听见我的脚步,转头对着我调皮的笑了。
   “早上好,一被子的朋友。这个世界,挺美好。”我依然在傻乎乎的笑。
第七章:音乐学院
   我们到达她们就读的音乐学院时,已快到上课时间。
   朵朵匆匆的冲进教室,我在门外看见四四早就坐在教室里,安心的走到大厅的休息区,窝在沙发的角落,打开笔记本,开始写那本还未完成的小说。
   好友经常说,其实你是个挺闷的人,远不如你的文字绚烂。我笑著解释,越习惯沉默的人,文字总是越骚动。狂热工作,懒散写字,孤单远行,努力恋爱。很简单的我。
   不断的有学生路过我的面前。不做任何停留。我偶尔抬头看看他们。他们的身上散发出一种让我变得年轻的活力,那种活力,让我想起我的大学生活。想起那些如今已为人父的兄弟们。曾经,我们也这般大笑着在校园里如风般走过。
   我合上电脑,打量着这个学院,这个四四一直生活学习着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我,特别想努力记住这一切。是因为以后不想见了么?我苦笑着摇头。
   四四下课的时候,看见休息区的我,快步走了过来。
   “昨晚没事吧?”我问道。
   “又打起来了。”她撅着嘴,撸起袖子给我看她手臂上的伤痕。
   “畜生。”我低声骂了一声。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轻轻拉下四四撸起来的袖子。
   “不过挺好,以后,和他再也没什么关系了。”四四愉快的笑:“这点伤,比起逃离那个地狱,值得。”
   “以后照顾好自己,别再这样了。”我看着四四,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要替我来照顾么?”她仰头就这么看着我。
   空气忽然停顿了一下,我以为世界窒息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说话,电话响了起来。花花的电话。
   “我先接电话。”我耸耸肩。走到安静的角落,接了电话。
   “在哪?忙完了出来见一面,一块儿吃个饭?”花花在电话那头问说。
   我看了眼不远处的四四,顿了顿:“嗯,忙完了,我在通州,音乐学院。”
   “二十分钟学校门口见,我开车来接你。”电话那头听见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
   “好,待会见。”
   四四就那么站在那,我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
   “对不起......”
   “想什么呢,我开个玩笑。”她挤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
   我的心,忽然就那么疼了一下。
   “我走了,朋友来接我。”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如果还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我是说如果。”
   “嗯,我知道。再见。”四四的声音有些低。
   送到校门口,四四就那么站在那,什么也没说。我挥了挥手:“回去吧,朋友的车马上到。你回教室吧。”
   她还是就那么站在那,什么也没说。
   我耸耸肩,转身离开。
   我明白,有些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北京的这个上午,天空变得灰蒙蒙的,我抬头眯眼看着太阳,发现这惨烈的阳光,让我有种解脱后的心酸。
第八章:貌美如花
   花花的车停在学院门口的时候,我靠着学校门外的围墙上抽烟。
   “掐了你那该死的烟头,上车!”摇下车窗的花花对着我大喊。我笑了起来,把背包扔在后座。
   我没有再回头往渐渐远去的学院看一眼,因为这个离别,似乎有些仓促。
   花花戴着一个俏皮的棒球帽,一副大大的墨镜罩在小巧的脸上,就这么笑着看着我坐在了她的副驾驶座上。
   “直勾勾的看着我干吗?”花花露出整齐的牙齿,做出凶狠状:“说,流氓,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一个美女想干嘛?”
   “我得看看我获得新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长什么样儿。”我随意的玩弄着烟盒。我从未觉得在她的身边会尴尬,虽然只见过她一面。
   “给!”她递给我一块巧克力,顺手拿走了我玩弄着的烟盒。
   “啊?”我疑惑的接过来,有些茫然。
   “给你的。我的车上不许抽烟,为了考虑到你的坏心情,拿巧克力塞住你的嘴。”花花说道。
   甜腻的巧克力口感很好,彻底让我有些冰冷苦涩的嘴里多了些甜蜜。
   我是个嗜甜的人,吃巧克力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嚼碎,从不知道节制。 因为想要尽快享受它最甜的部分。 对爱也一样,不知道自己是在捍卫还是摧毁。
   “中午想吃什么?”花花看着前面的路问我。
   我认真的想了想:“麦当劳?”
   “去你的,有点出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么?除了肉还是肉的家伙。”
   “那就跟着你走吧,反正你得考虑一个失恋一年多老男人的心情。”我耸耸肩,继续咬着手中的巧克力。
   “事情办完了?”花花忽然转头问我。
   “挺顺利。”我看着花花的脸,发现她戴的耳环很可爱,和她那开朗的性格挺搭:“所以,你是要清我吃顿大餐来庆祝么?”
   “没问题,走起!”花花猛踩一脚油门,我赶忙系好安全带。
   快到国贸桥的时候,我们等了一个无比漫长的红灯。我看着花花从身边拿起一块小镜子,认真的照着自己的脸,不停的用小指擦动着脸。显然这动作她熟练无比,我兴趣盎然的看着她做着这一切,“臭美的家伙。”我轻笑着骂她。
   “女人貌美如花不了几年,我得时刻注意着。”她合上小镜子,看着前面的红灯说。
   “没关系,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我哈哈大笑。
   “这话你是不是对你前女友经常说?你这家伙,刚离开一个纯良少女,又开始勾引我了。见异思迁,见异思迁啊。”花花装作深沉的声音总结:“所以说,男人的甜言蜜语是最不可信的。”
   “咦?这么快就被你发现我的本来面目了?”我鼓掌。
   “那当然,我可是智慧和美貌并存的化身。”花花骄傲的甩了甩刘海。
   “是是是,你是貌美如花。如花,咱们什么时候到,我饿了。”我嘴里含着巧克力,嘟哝着问她。
   “急什么,到了。”花花缓缓开进了停车场。
第九章:说你爱我
   双井的铁板烧确实不错。
   花花和我坐在那安静的看着厨师给我们烤肉。
   “你说你是不是个傻瓜?”花花扭头问我。
   “什么?”我有些不懂她的意思。
   “你若不是个傻瓜,这些日子,你到底在干吗呢?”她似乎并不想听我回答什么,继续幽幽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甚至解释不清什么是爱,于是只会不停的付出。 当你把他看做只是个傻瓜,百般利用他为你做的一切,他也觉得理所当然。 然而终于有一天,你爱上别人的时候。 你才发现,那个傻瓜,他才是最懂的爱。 你说,你是不是这种傻瓜?”她看着我。
   “她只是个孩子,算了,不提这个过去的事了,来,干杯!”我拿起手中的可乐。
   花花笑着看着我,没有拿起杯子。
   我挠了挠头。傻笑了起来。
   “笑的真假!干杯!”花花大笑起来。
   “其实感情这种事,挺烦人的,不过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个真正懂你的人。”她看着我说。
   “反正不是你。”我嘴里塞满了肉,嘟哝不清的回答。
   “不,应该说,可惜不是我。”她得意的夹起我盘子里的肉。
   “下午什么安排?”我问花花。
   “走路逛街去。”花花毫不犹豫。
   两个人继续争夺着面前的肉。
   北京的夏末依然很热,我们戴着类似的帽子,背着类似的双肩包,在国贸附近的大街小巷游荡着。我们走在花花说的一个又一个她喜欢的路上。
   夕阳西下。
   “我们去天阶吧。那里晚上很美。”花花揪着我的背包微喘气:“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逛街你都不怕累。”
   到天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你这个路痴,我们走太多冤枉路了!”我弯着腰捶着酸痛的膝盖。
   “无所谓了。”花花抬头仰望着头顶的大屏幕说。
   我顺着她的方向抬头看去。
   “是啊,无所谓了。”我喃喃的说。
   头顶的大屏幕上无比绚烂,我惊叹着看着各种各样的图像刺激着我的眼球。
   “土包子!”花花笑了,拉着我坐在一个台阶上,我们就这么互相背靠着背,仰着头。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他是那么的懂我,你知道么。”花花说:“甚至只要我一个眼神,我一个动作,他总是明白。”花花说话的时候并不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彩色的回忆。
   “后来呢?”我挪了挪背后的包,让她靠得舒服点。
   “后来?没有后来,我再三隐晦的暗示。 拐弯抹角,含沙射影,旁敲侧击。 他却像个傻瓜,怎么说都不明白。”她叹了口气:“是的,他就是个傻瓜。”
   “或许,他其实早明白了。”我说道:“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傻瓜。何况是感情。”
   “说你爱我。”花花突然和我说。
   我愣了一下,不知如何作答。
   她又笑了起来:“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
   “他从未说过爱我。”她忽然又落寞的接着说。
   “我爱你。”我笑着拍拍她的肩。
第十章:再见北京
   “可惜,你还不是他。”花花拍拍我的脸。
   “这样你会开心点。”我傻笑。
   “友谊地久天长!”花花忽然高声大喊了一句,附近的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我慌忙捂住她的嘴:“你疯了?”
   她掰开我的手,狂笑不止。一直笑到眼泪止不住。
   “有那么好笑么?”我纳闷说道。
   她忽然停下笑,无比认真的说:“有!”继续没心没肺的大笑。
   “快看!”她忽然拉着我,指着头顶的大屏幕。
   天阶的大屏幕开始滚动着祝福。
   我拿出手机开始发送祝福短信。
   “包子和花花在天阶,友谊地久天长。”花花看着我打完字,迫不及待的催促我按发送。
   “挺有意义的。”花花抬着头等这屏幕上的字。
   “怎么还没显示出来。”我有些等不及。
   我们一直没有开口,一直等到结束。
   什么也没出现。
   就这么坐在台阶上,背靠着背,像两个傻瓜。
   “嗨,哥们,你们刚才发的短信上去了没?”一个陌生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
   “没有。”我失望的摇了摇头。
   “骗人的。”陌生人同样失望的摇摇头走开了。
   “去他大爷的。”我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将沉默着的花花拉了起来。
   “我明早的航班走。”我说。
   “好,唱歌去,通宵的唱歌去,喝酒去,通宵的喝酒去。”花花又开始恢复了笑容。
   我们在包厢里看着满满一桌的酒,花花有些无奈:“我们解决不掉这些。”
   很快花花叫来了两个朋友,一对看起来恩爱无比的朋友。
   大声的嘶吼着五月天的歌,用力的摇着骰子,拼命的喝着酒。
   “我说,你们俩挺般配的。”她的朋友冲着我们喊。
   我们一起笑了笑。
   “跟我们学,来,亲一个,敢不敢!”她朋友在女友的嘴上吧唧亲了一口。
   我皱着眉头,看着花花:“他们喝多了。”
   “我知道。”花花说。
   “敢不敢!”她的朋友依然在大叫。
   花花忽然站起来,趴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友谊地久天长。”她低声说,吐气如兰。
   “友谊地久天长。”我满嘴的酒气,微笑。
   去洗手间冲了把脸,给潇潇打了个电话:“在喝酒,来么?”
   “不来了,我们明天要早起。”潇潇在电话里说,小哲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嬉闹。
   “你们不要晒幸福,这是不道德的。老子不开心。”酒多的我听不清自己的声音,大声的吼着。
   “你就继续羡慕嫉妒恨吧,哈哈。”潇潇说。
   “我明天早上就走了。”我靠着墙,尽量维持着身体的平衡。
   “事情解决了?”她问。
   “嗯,都解决了。下次有时间见面,当面和你们聊吧,很累了,晚安。”我挂了电话。
   忽然大脑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洗手间空无一人,我忽然狂吐不止,一直吐,连带着所有的不开心。
   回包厢的时候已经酒醒。花花的朋友已经回去了,整个包厢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我趴在沙发上,半睡半醒间,天就亮了。
   去机场,出租车上,我们都没有说话。空气安静。
   “我走了。”我在机场对着花花说:“再见!”
   “友谊地久天长。”花花头也没回的转身走了。
   坐在飞机上,我认真的拿出一张纸条,认真的写下:2011年8月31日,清晨,北京,回上海,心情平静。
   把它小心翼翼的放进背包的口袋里。
   如果每一次恋爱也会在心底放进一张纸条,我的心,还会完好如初么?
   再见,北京!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