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文库·怪屋.pdf

午夜文库·怪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怪屋——青年外交官查尔斯与美丽的索菲娅相爱,两人约定在二战结束后成婚。
战后,查尔斯回到英国,听到的第一个消息便是索菲娅的爷爷--富商利奥尼迪斯在家中被人毒杀。查尔斯试图从住在这幢怪屋里的十一个人中找出凶手,未婚妻却对他说:"我们是一个怪异的大家庭,所有人都冷酷无情--但这种冷酷是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这就是麻烦所在,让人看不清真相……"

编辑推荐
我有理由相信,这是我写得最好的一本书。 ——阿加莎•阿里斯蒂
“被害者大多是凶手所爱的人,而非他们仇恨的人。
这也许是因为,深爱的人更能让你觉得生命难以承受。”

作者简介
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正式出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 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一九七六年一月十二日,阿加莎•克里斯蒂逝世于英国牛津郡沃灵福德家中,被安葬于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享年八十五岁。

序言
致中国读者
  (午夜文库版阿加莎o克里斯蒂作品集序)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筹备两个非常重要的关于阿加莎o克里斯蒂的纪念日。二○一五年是她的一百二十五岁生日--她于一八九○年出生于英国的托基市;二○二○年则是她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问世一百周年的日子,她笔下最著名的侦探赫尔克里o波洛就是在这本书中首次登场。因此新星出版社为中国读者们推出全新版本的克里斯蒂作品正是恰逢其时,而且我很高兴哈珀柯林斯选择了新星来出版这一全新版本。新星出版社是中国最好的侦探小说出版机构,拥有强大而且专业的编辑团队,并且对阿加莎o克里斯蒂的作品极有热情,这使得他们成为我们最理想的合作伙伴。如今正是一个良机,可以将这些经典作品重新翻译为更现代、更权威的版本,带给她的中国书迷,让大家有理由重温这些备受喜爱的故事,同时也可以将它们介绍给新的读者。如果阿加莎o克里斯蒂知道她的小故事们(她这样称呼自己的这些作品)仍然能给世界上这么多人带来如此巨大的阅读享受,该有多么高兴啊!
  我认为阿加莎o克里斯蒂的作品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征。首先它们是非常易于理解的。无论以哪种语言呈现,故事和情节都同样惊险刺激,呈现给读者的谜团都同样精彩,而书中人物的魅力也丝毫不受影响。我完全可以肯定,中国的读者能够像我们英国人一样充分享受赫尔克里o波洛和马普尔小姐带来的乐趣;中国读者也会和我们一样,读到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侦探经典作品--比如《无人生还》--的时候,被震惊和恐惧牢牢钉在原地。
  第二个特征是这些故事给我们展开了一幅英格兰的精彩画卷,特别是阿加莎o克里斯蒂那个年代的英国乡村。她的作品写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间,不过有时候很难说清楚每一本书是在她人生中的哪一段日子里写下的。她笔下的人物,以及他们的生活,多多少少都有些相似。如今,我们的生活瞬息万变,但"阿加莎o克里斯蒂的世界"依旧永恒。也许马普尔小姐的故事提供了最好的范例:《藏书室女尸之谜》与《复仇女神》看起来颇为相似,但实际上它们的创作年代竟然相差了三十年。
  最后,我想提三本书,在我心目中(除了上面提过的几本之外)这几本最能说明克里斯蒂为什么能够一直受到大家的喜爱。首先是《东方快车谋杀案》,最著名,也是最机智巧妙、最有人性的一本。当你在中国乘火车长途旅行时,不妨拿出来读读吧!第二本是《谋杀启事》,一个马普尔小姐系列的故事,也是克里斯蒂的第五十本著作。这本书里的诡计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最后是《长夜》,一个关于邪恶如何影响三个年轻人生活的故事。这本书的写作时间正是我最了解她的时候。我能体会到她对年轻人以及他们生活的世界关心至深。
  现在新星出版社重新将这些故事奉献给了读者。无论你最爱的是哪一本,我都希望你能感受到这份快乐。我相信这是出版界的一件盛事。
  阿加莎o克里斯蒂外孙
  阿加莎o克里斯蒂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马修o普理查德
  二○一三年二月二十日

文摘
第一章
  战争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在埃及结识了索菲娅·利奥尼迪斯。她在外交部驻埃及的派出机构担任相当高的管理职位。我和她是在公务场合相识的。尽管当时索菲娅还非常年轻--时年二十二岁--但我马上便对她青云直上所凭借的超高效率佩服得五体投地。
  除了顺眼的长相以外,她还具有敏锐的思考力和令人轻松愉悦的幽默感。我们很快便成了朋友。她是个很容易打交道的人。我们经常一起吃饭,有时还会出去跳跳舞。
  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在欧战临近结束、被征调到东方战场时才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意愿:我爱着索菲娅,我想娶她为妻。
  感知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正在牧羊人餐厅吃饭。对我来说这不过是确认了一个长久以来已经知道的事实而已,所以一点儿都没觉得吃惊。我用一种全新的目光看待她--不过看到的还是长久以来已经熟稔的那个她。我喜欢自己所面对的一切:我喜欢她前额上调皮地摆动的黑发,喜欢她生动的蓝眼睛,喜欢她不屈不挠的扁平下巴,也喜欢她那直钩钩的鼻子。
  同时我也非常欣赏她身上裁剪得体的淡灰色套装和笔挺的白衬衫。对三年没看到故土的我来说,索菲娅散发出一种强烈的英伦气质。我觉得没人比她更英国化了--这么想的时候,我突然疑窦顿生:索菲娅真的像外表显露的那样英国化吗?她的内在是否和外表一样完美无缺呢?
  当我们交谈或者讨论诸如好恶、将来以及朋友同事之类的问题时,我经常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索菲娅从没在我面前提过她的故乡和家庭背景。
  她知道我的一切--如同刚刚指出的那样,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倾听者--我对她却一无所知。她的过去应该不会与常人有太大的区别,但她从来没提过这一点,直到现在我还对她的家世毫不了解。
  索菲娅问我在想什么。
  我老实告诉她:"我在琢磨你。"
  "我明白。"她说话的语气好像真明白我在想什么似的。
  "我们也许要分开几年,"我说,"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返回英国。但只要回到英国,我便会马上来见你,请求你嫁给我。"
  她压根儿没表现出惊讶,只是避开我的视线,坐在那儿一个劲儿抽烟。一时间我担心她没理解我的话。
  "有件事我绝不会做,"我告诉她,"我不会现在向你求婚。这是行不通的。首先你也许会拒绝我。这样的话我会黯然离去,也许会为了维护虚荣的自尊心而和某个不堪的妇人鬼混在一起。即便你没拒绝我,我们又能怎样呢?结了婚马上离别吗?订婚以后两地相守吗?我不忍心让你这么做。在此期间,你也许会遇上其他人,又因为要'忠诚于我'感到有所束缚。我们生活在一个风云变幻的诡异时代,聚散离合天天在我们周围发生。我希望你自由独立地回到国内,揣摩好战后的形势再决定未来该怎样做。索菲娅,如果能和你结婚的话,我们必须长相厮守,任何其他的婚姻形式都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也一样。"索菲娅说。
  "另外,"我说,"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不带过分的抒情色彩吗?"索菲娅轻声问。
  "亲爱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克制着自己不说爱你--"
  她打断了我的话。
  "查尔斯,我明白。我喜欢你处理事情的有趣方法。如果到时候你依然爱着我的话,那你就来--"
  这次轮到我打断她的话了。
  "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查尔斯,任何事都会有疑问的。美梦总是会被不可估测的因素打破。别的不说,其实你根本不了解我,难道不是吗?"
  "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英国的住址。"
  "我住在斯温利。"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那处位于伦敦远郊,拥有三家为城里金融家服务的顶级高尔夫球场的地方。
  她用恍惚的声音轻声补充道:"在一处奇形怪状的小屋??"
  我看上去一定有几分讶异,因为她似乎被逗乐了,向我强调:"他们都住在一幢狭小的畸形屋里,我所说的'他们'其实指的是'我们',地方也没那么小。不过奇形怪状倒是真的--木头骨架露在山墙外面,外观歪歪扭扭的。"
  "你们是个大家庭吗?有很多兄弟姐妹吗?"
  "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还有爸爸,妈妈,叔叔,婶婶,爷爷,叔祖母和继祖母。"
  "老天哪!"我禁不住惊呼道。
  她被我逗乐了。
  "其实我们以前并不住在一起。这种状况是战争和空袭造成的--只是我不知道--"沉思的时候她不禁皱起了眉头,"也许从精神上来说我们一直都住在一起吧--在爷爷的监督和保护下住在一起。我爷爷相当了不起。他今年八十多岁,身高不到一米五,但任何人和他站在一起都会相形失色。"
  "听起来很有趣。"我说。
  "他的确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他叫阿里斯蒂德·利奥尼迪斯,是个来自斯麦纳的希腊人。"说到这儿时她的眼睛闪闪发亮,"我爷爷相当有钱。"
  "战争结束后还有什么人会有钱呢?"
  "我爷爷会的,"索菲娅满怀着信心说,"吸干富人的策略奈何不了他,他反倒会从那些压榨富人者身上捞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上他。"
  "你喜欢他吗?"我问。
  "胜过世界上所有人。"她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