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空军单兵装备.pdf

二战德国空军单兵装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二战德国空军单兵装备》作为“二战单兵装备”系列的第四册,延续前三册的风格,通过对组织与指挥体系、各类空军制服、空军人员的个人飞行作战装备等的详尽介绍,为读者呈现二战期间德国空军单兵装备的分类识别、发展沿革和作战用途等。全书通过500多张实物图片和历史照片(绝大多数为彩色)、精炼专业的文字介绍和图表分析,从不一样的视角诠释人与战争,为广大空战史研究者、军事收藏爱好者、模型爱好者以及军事发烧友提供一份极富价值的研究、解读二战的参考资料。

海报:

编辑推荐
解密二战期间世界最先进、最精锐的空军单兵装备。
上千幅精美图片,全彩亚光铜版印刷;资料丰富,内容翔实,装备军迷的收藏佳作!
官方实物照片清晰还原二战单兵装备的真实面貌,骨灰级二战装备控的必备指南!

赠送《坦克世界》战争传奇图书礼包卡(有效期至:2014年9月30日):S系3级限量坦克LTP(含车位)×1、VIP×3天、银币×10万、小修理箱×10、手动灭火器×10、小急救包×10

“二战单兵装备”系列丛书重点关注二战各国军人身上那多彩的戎装、闪亮的勋章、复杂的武器、各式各样的装备、战斗与生活的方方面面。此套丛书从单兵装备的细节入手,加深读者对二战的认识与理解。
指文图书悉心为您呈现不一样的二战装备视觉盛宴!

媒体推荐
“在战斗机的质量方面,双方不相上下。德国战斗机的速度较快,上升度较高……他们的空军部署在分布极广的许多基地,可以从那些基地集中强大的力量,利用佯攻,声东击西,攻击我们...”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作者简介
刘杨
从事军事装备和世界军事与防务动向题材研究与写作十余年,曾任电视嘉宾和特约军事评论员,是国内知名的军事历史与国际防务评论人士,在国内知名军事期刊上发表、出版近两百万字的文章及军事题材图书(含译著),代表作有《潜艇100年》、《苏俄潜艇史话》、《简氏舰艇鉴赏指南》等。

唐思(Reichsrommel)
资深制服徽章文化研究者,《号角》创始人及主编,曾主编《深度战争》,主要作品《德国空军制服徽章鉴赏》、《德国陆军制服徽章鉴赏》、《SS制服徽章鉴赏》、《二战苏德军服图说》及多篇有关世界勋赏文化的文章。

目录
第一章 绪论

第二章 制服

第三章 飞行服与装备

第四章 领章、肩章与勋奖章

第五章 作战任务与个人飞行装备

后记

参考书目

序言
无论是作为历史影像资料还是实物收藏,二战时期的德军武器和个人装备都深深地吸引着广大军事爱好者和收藏发烧友的眼球。当然,这种吸引与政治和意识形态无关,更与纳粹德国这个二战历史中的侵略者无关,其纯粹反映的是人们对二战德军制服、个人用品等单兵装备展现出来的精美设计和精湛工艺的钟爱。作为“二战单兵装备”系列的第四册,本书将以彩色和黑白实物图片及历史照片为主,图文并茂地为读者呈现曾经搏击长空的二战德国空军作战与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战后签署的《凡尔赛和约》对德国当时的军事力量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条约甚至严格限制德国不得拥有作战飞机。然而正是以魏玛时期的国防军为基础,德国人迈出了航空工业振兴的脚步。从这一点来看,德国人的计划是既具野心又脚踏实地的——通过民用航空的发展,航空工业体系和技术得到了复兴,这正是后来发展军事航空工业的基础;以民间俱乐部的方式训练飞行人才也为未来的大战储备了作战力量;与苏联等国展开航空装备与人员方面的合作更促进了德国空中军备的重整。上述所有因素都保证了二战爆发时参战的德国空军无论是从人员素质还是装备水平都不落后于他的欧洲对手。甚至在许多军事航空装备和技术水平方面,大战中的德国空军都要远远领先于盟军。即便到了大战末期,德国空军一大批令人咋舌的先进装备仍然层出不穷。虽然这些高技术的空军装备无法扭转纳粹德国最终失败的战局,但对后世航空技术的发展还是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本书涵盖的内容包括德国空军的各类制服、勋饰、帽盔、飞行仪表器具、装具、自卫武器等,在很多单兵装备的设计、制造和使用方面都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大到框架体系,小到细枝末节,这些武器与装备都能给予我们关于大战期间的德国军工实力和思想理念方面的启发。值得注意的是:本书中出现的纳粹标志、物品等仅为学术、技术研究和史料、实物展示用,不代表任何政治倾向和意识形态。我们要客观地从历史、具体、全面的观点对二战史进行解译,反对一切形式的法西斯主义。希望广大读者通过本书能引发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积极思考。

后记
后记

对于二战期间德国空军的作战情况,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总监阿道夫•伽兰德也许最有发言权这些飞行员们面对残酷的战局仍能日复一日的升空战斗,而他们大胆而精湛的飞行作战技巧不仅名噪一时,至今还为各国空军所称道。
今天的战斗机飞行员们驾驶的是精密而复杂的现代作战飞机,过去那种凭借高超的飞行驾驶技巧和精妙的战术的空战模式已经逐步转变为运用现代航空电子系统远距离捕捉目标并实施攻击的新模式。计算机自动控制系统的重要性更是逐步超越了手动操作。在双方不必目视接触的情况下,飞行员们完全可以通过座舱内的多功能显示器完成搜索和攻击。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无人机技术的兴起更是令空军作战人员完全可以不必亲自涉足战场,在千里之外的远程无人机上在别国上空就可以完成巡逻、侦查和攻击等任务。过去的飞行员们驾机鏖战的精彩画面和在空战中由血与火凝结而成的空中英豪的情谊往后恐怕只能从军事史书中去体会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飞行员们被迫在拥挤的驾驶舱内飞行,发动机的噪音不绝于耳,为了在安全驾驶飞机的同时完成作战任务,对飞行员的注意力、判断力和飞行技巧要求甚高。往往一天在完成筋疲力尽的空中格斗之后,拂晓时分飞行员们还得再次出击。这种情况在伽兰德、哈特曼和鲁德尔等这些德国空军王牌飞行员身上屡见不鲜。也许只有从对飞行发自内心的热爱才能诠释这种空战的意志和决心,即便是失败和挫折也改变不了这些飞行员们对飞行的信念。伽兰德在早年的训练飞行中多次遭遇坠机,在1935年的一次事故中甚至身受重伤;鲁德尔在航校训练期间的成绩一塌糊涂,一度被认为根本不适合当飞行员,然而这些境遇都没能阻碍他们后来成为王牌飞行员的历程。
自新组建的德国空军成立以来,其最初的基础和实力都不如陆军和海军。而正是依靠一战期间成名的一批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和战前着力培养的作战人员,德国空军在大战爆发后取得了惊人的成功。纳粹德国的宣传机器从空军作战的成功中获益,同时也对一大批空中战斗中取得傲人战绩的王牌飞行员大加褒奖和宣传。在戈林和戈培尔的鼓动下,德国空军的飞行员们疯狂追逐着个人空战的胜利和战绩记录,关于个人作战经历报道的文章在当时的德国军方和民间的报刊上屡见不鲜。而对德国空军而言,这一军事组织有时更像是一个空中猎杀俱乐部。像莫尔德斯和伽兰德这样的空战王牌就时常单独驾机升空执行空中巡逻和猎杀目标的任务。除此之外,德国空军飞行员们的“骑士”精神也值得一提。在1941年加莱海峡上空的一次战斗中,英国皇家空军著名的独腿王牌道格拉斯•巴德尔(个人战绩22架)不幸被击落后落入德军手中,而且身上的假腿也在跳伞过程中损坏。而伽兰德正是在那次空战中宣称取得击落记录的德军飞行员之一。不过由于战况激烈,并不能确定是不是伽兰德击落了巴德尔。巴德尔被俘后,受到了伽兰德等人的热情款待,而且受邀参观其所在的JG26战斗航空联队。伽兰德得知巴德尔的假腿损坏后,特意批准了巴德尔从英国本土邮购替换零件的请求,而且特意安排为英国飞机开辟安全通道以便假腿零件安全送达巴德尔手中。遗憾的是,自不列颠空战以来,本土遭受德军轰炸的英国人骑士精神已大为缩水,尽管英军飞机为巴德尔运来了假腿零件,但尾随而来的英军飞机还是借机轰炸了JG26联队所在的机场。
总的来说,二战期间德国空军的空战战绩是惊人的。更重要的是,这些战绩的界定规则远比其它国家空军要严格。一般来说,其他国家的飞行员只要在战斗结束后的报告中申明自己的战果就行,但在德国空军中这还不够,还必须要得到至少一位战友的确认方才算数。德国空军有一条名言就是“飞行到死”。德军飞行员沉重的战斗飞行任务虽然令他们鲜有时间休息,同时也丧失了大量向新手传授战斗经验的机会,但另一方面也造就了大量的个人战绩。尤其是在距离驻地机场很近的东线前线,这种战绩就更容易获得。也正是以东线战场为转折,进而随着战争的不断推进,德国空军的力量持续被削弱,盟军的空军力量又不断在增强,德国空军逐步开始肩负对抗英国皇家空军和美国陆军航空军这些强敌的艰难任务。德国本土防御作战更是严重削弱了德国空军的力量。尽管德国在大战末期逐渐开发并生产了许多先进的喷气式与火箭式作战飞机,但仍无法对抗占压倒性优势的盟军,大战末期严重缺乏熟练飞行员和燃料的问题更是困扰着拼死抵抗的德国空军。
那么,拥有出类拔萃的作战素质和意志坚定的战斗精神的德国空军为何最后仍归于失败呢?原因显然是多方面的:首先,德国空军在德国还未完全做好战斗准备时就投入到了战争中去,此时、空军的防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只能说是一支临时性的防御力量。地面防空部队和战斗飞行部队之间缺乏协同作战能力,使得德国空军在大战中一直备受烦扰。此外,对于下属的诸多作战单位,德国空军最高司令部缺乏妥善的战略指导,指挥风格也略显保守。再者,德国空军也一直没有发展远程战斗机和战略轰炸机,使其无法进行有意义的战略轰炸行动。当然,这也和德国的经济状况与物资极为有限的的状况有关。德国空军同时还认为选择战术中程/短程的俯冲轰炸机最为理想,因此轰炸机联队根本无力攻击重要的战略目标,长距离护航的战斗机也严重缺乏,这也可以解释在不列颠空战中德军失败的原因。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德国空军从作战飞机产量上的失败几乎从大战的最初阶段就已经显露端倪,可以说德国空军高层一直未能解决飞机生产量低而损失不断上升的问题。这一点在不列颠之战和东线空战中体现得的尤为突出。尽管施佩尔狠抓军工生产后,德国空军的战机产量一度有所上升,但随着盟军逐渐增强对德国工业的轰炸,造成不得不分散生产以降低损失,因此丧失了效率高的集中生产的机会。这就注定了德国空军在取得战术性的胜利的同时,在战略上却不断失败。最后一点不得不提到的是,德国空军在筛选新飞行员时,通常是以轰炸机飞行员为标准,导致大战后期缺乏优良的战斗机飞行员。从其本质而言,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一直认为空军是一支“攻击性”的武装力量,并着重于培养轰炸机飞行员,这使得后来德国在战争中后期的帝国保卫战中失去了许多战斗机飞行员而未能及时补足损失。而为了补足空军人员的耗损,训练品质又快速恶化,质量日渐下降,同时又因为燃料的匮乏使训练变得更为仓促。直到1943年德国空军开始陷入被动时,一线部队依旧缺乏大量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和飞行员。
从1939年9月至1945年3月,德国空军部队死亡总人数为51余万人(包括飞行机组、地勤人员、地面防空部队和伞兵人员),11.3万架飞机被击毁和缴获。德国空军在战争后期还开发并装备了大量概念先进的武器,这些简短的武器尽管无法影响战争进程,却对战后各国空中武器的研制开发起到了重要的启发作用,而这些积极的意义无疑值得历史去铭记。

文摘
插图:











以下文字节选自”第五章 作战任务与个人飞行装备”


二战期间的德国空军配备了一系列门类齐全的机载机械设备、无线电导航装备、简易雷达、精确目标探测装置以及个人飞行装备等。为此,德国空军的飞行人员还接受了大量的关于导航操作、读图等必要的训练。在轰炸机或运输机上担任导航员和观测手的飞行人员还必须接受夜间飞行和导航操作的进一步训练。
除了飞机上的机械和电子、无线电导航设备外,德国空军还装备了两个型号的手动操作飞行导航计算器,这种被德国空军飞行员称为“Knemeyers”的计算器采用简单物理原理的盘式计算器就可以进行基本的导航测算。设计上既简单又精良,采用了金属结构和5个塑料材质的原盘构成,由两套指针进行指示。事实证明这种飞行导航计算器在极为恶劣的飞行条件下也能可靠的工作。配备给导航员和观测手的飞行导航计算器还附有特殊设计的金属箱,必要时可以在飞机座舱内作为垫在膝上的小桌配合计算器操作使用。
大多数德国空军飞行员和导航员都随身佩戴了腕式计时装备,这些飞行腕表配备有宽大的表带,完全可以直接戴在飞行手套和飞行服外面。大战期间德国国内有多家制表厂商参与了德国空军腕式飞行表的生产。
当然,德国空军的飞行人员也免不了遭遇被击落后求生的险境。一旦从被击中的机舱内跳伞落地或是在一次迫降中幸存,那么随身携带的数量有限的个人逃生装备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受飞机上空间和重量的限制,这些个人装备极为精简,但有助于坠机后的飞行人员克服身边不利的地理环境和天气状况,并及时找到食物、可饮用的水以及掩护场所。有时飞行员跳伞后会身处敌占区,那么尽快逃离并赶到友方区域或基地就成了当务之急。为此,德国空军也为飞行人员配备了一系列个人装备来应对上述情况。除了为飞行人员配备信号枪外,德国空军还编制了一套信号识别体系用于发送信息。信号枪本身直接别在宽大的飞行裤兜里就可以随身携带,信号弹则专门设计有弹袋固定在腿上。此外,德国空军还装备有随身罗盘和通用刀具,这些装备既可以用于飞行人员落地后的简单定向,也能帮助他们进行一些简单的操作。作为随身的防御性武器,飞行人员往往还随身配备一把手枪,在受伤时还可以利用身上的简易医疗物品采取自救。
这些装备虽然看起来小巧而不起眼,但对于德国空军飞行员和机组而言,在某些关键场合以上装备将会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飞行腕表

帝玛•格拉苏蒂(Tutima Glashütte)飞行腕表
在1935年前的德国兵工企业扩建项目中,航空计时器生产企业被德国政府列为原料资源优先供应的项目。其代表性产品飞行腕表无论是对于战斗机飞行员还是轰炸机飞行员和导航员而言,都是必不可少的个人飞行装备之一。显然,德国空军的飞行人员需要一块计时准确、可靠耐用的腕表来确定方位和确认飞行时间。为了在飞行人员的手腕、飞行手套或飞行服外面直接佩戴,德国空军的飞行腕表通常设计有宽大的表带,而德国空军飞行腕表的生产厂商也十分繁多,其中帝玛•格拉苏蒂(Tutima Uhrenfabrik AG Glashütte)公司的飞行腕表产品最具代表性。该公司是德国萨克森州格拉苏蒂镇的表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联合组成的,具有超过150年的历史,二战爆发后转而为生产德国空军专用的飞行腕表。其表盘为黑色,盘面共设计有左右两个小表盘,左边的小表盘代表60秒常规读秒,右侧小表盘为30分钟间隔计时。表盘外侧刻有五分之一秒读数的刻度。
B-Uhr天文导航腕表
B-Uhr(Beobachtungsuhr)观测表的主要功能是帮助长距离飞行中的德国空军飞行员计算飞行时间,并提供其他精确的导航数据。B-Uhr包含了飞行员手腕上佩戴的B-Uhr、飞机仪表板上特别装备的B-Uhr、航空指挥所内带有水平稳定装置的B-Uhr等,每一枚B-Uhr表都于出厂前在厂家或军方的严格调制下达到了天文台级别。德国航空部也为B-Uhr颁布了航空部精密计时器服役编号:FL.23883,其中开头的FL.23为精确导航仪表类服役编号。该表采用55毫米直径表盘和超大表冠,合金表壳,压盖式表壳后背,同时采用改进间接秒轮和停秒装置,计时规格有24小时制表盘和12小时制表盘两种规格。表盘统一采用标准的12小时制机芯,内环角度标识改为1至12的阿拉伯数字标识。
根据德国空军军方的要求,达到B-Uhr观测表标准的飞行腕表必须有在任何状况下都容易分辨识别的表盘与表针,尽可能省略妨碍操作与观测的各种修饰与附件,表体在各种飞行情形的加速度变化条件下能够快速地恢复正常运转状态。此外还要便于飞行人员的操作与维护,特别是在零下20度的条件下仍能可靠地工作。B-Uhr表在列装德国空军期间,每月都要被精心调校一次,所有的表都必须达到不小于天文级别的航海观测表的级别。随着大战战事的不断推进,德国空军的损失开始扩大。格拉苏蒂等公司无法在短时间内提供出足够多的B-Uhr飞行腕表来满足军方的需求。不过,德国也开始同时制定扩大B-Uhr表的生产计划。自1940年起各类B-Uhr的生产厂商数量被扩大到超过20家,除帝玛•格拉苏蒂外,还包括朗格(Laco)、斯托娃(Stowa)和瑞士万国(IWC)等名表钟表企业。扩大了的生产计划充分地吸取了此前朗格B-Uhr的列装经验,为方便生产和维护,所有列装部队的B-Uhr采用统一外观规格。德国空军B-Uhr飞行腕表的总产量超过两万只,德国空军B-Uhr观测表的标准后来也被引进到英国皇家空军中,大战期间和战后美苏都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并制定了自己的军用飞行表标准。
腕式罗盘

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
飞行员腕式罗盘对于那些被击落后身处险境的德国飞行员来说,很可能是一种事关生死的必备飞行装备。它可以帮助飞行员正确辨别方位以及时逃离敌战区并返回距离自己最近的己方基地或安全地带。其型号AK39中的“AK”即代表Armband-Kompass(即腕式罗盘)之意,“39”即为正式配发部队的年份1939年。德国空军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直径达61毫米,厚20毫米,重80克,采用了黑色树脂材料表壳和环形锻件背板。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分为正反两面,盘面上的数字刻度带有夜间发光标识,方位指针为黑色塑料材料制成,整个表壳内部填充酒精,盘面本身在其中浮动。为了方便佩戴,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还配有黑色皮革腕带。
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改进款)
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还有一种改进款。与基础款一型相比,主要区别在于前者采用了半透明的盘面盖圈,而基础款则为黑色盘面盖圈。AK39型腕式罗盘(一型改进款)的表壳由树脂材料制成,表盘为黑色盘面,正反两面都印有相关数据和刻度。通过皮制腕带,飞行员可以方便地将其佩戴在飞行手套或飞行服上。
AK39型腕式罗盘(二型)
AK39型腕式罗盘(二型)同样是德国空军人员随身罗盘的主要型号,此外还包括一种下文将介绍的改进款。飞行人员可以通过两个位于罗盘背面的可旋转白色半圆形盘面来设定飞机的航向。AK39型腕式罗盘(二型)还设计有可伸缩的腕带,飞行员可直接将其佩戴在飞行手套或飞行服外面,但佩戴在飞行员救生衣或飞行设备上的情况则较为少见。
AK39型腕式罗盘(二型改进款)
该型腕式罗盘并非正式发布的型号,但主要设计特征与AK39型腕式罗盘(二型)并无二致。塑料材质的倾角凸起为半透明式,目测辅助线为黑色而非较为常见的红色。其内部刻度盘也采用了半透明设计,方向刻度特意采用了发光材料标示。腕带材质为黑色皮革有单独的腕带扣。
飞行导航计算器

DR2型飞行导航计算器
德国空军装备的DR2型飞行导航计算器是根据航位推测法原理设计的一种飞行设备,德国空军称其为“KnemeyerIn”,这种三角计算器主要用于导航测算。DR2飞行导航计算器主要由位于汉堡的普拉斯公司(C•Plath)制造,其直径为15公分,计算器盘面采用金属外壳并由螺钉固定连接,其正反两面分别是罗盘面和测算面。罗盘面设计有两个指针,其中带有飞机轮廓的指针主要用于指示当前飞机的航向,外圈指针主要用于操作指导。大战后期生产的DR2型飞行导航计算器上则逐步取消了外环指针的设计,因此更为简化。测算面则标有1到90度再到179度的对数刻度,中圈刻有对数速度表,内圈则刻有时间表。
DR3型飞行导航计算器
DR3型飞行导航计算器是DR2型的改进型,二者基本结构相似,但指针设计略有不同。DR3型飞行导航计算器设计了更为粗大醒目的绕轴旋转指针,盘面固定螺钉也由铆钉取代。DR3型飞行导航计算器直径同样为15公分,采用双面多层结构,机身采用黑白两色树胶灌注而成,铆钉为铝制。DR3的罗盘面外圈为黑色,中圈为白色的360度数字罗盘刻度,盘面中间同样绘有飞机轮廓和指针指示飞行当前的航向。计算器的测算面设计有3道可转动的内外圈,分别标注有黑色、红色和白色的数字刻度以及温度和飞行里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