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物之阵:20位文化人物访谈.pdf

无物之阵:20位文化人物访谈.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本当代中国文化生态的纪实访谈。两岸三地的文人墨客们,一来到香港这个自由之岛,就忍不住诉说着心中的欢喜与哀愁。
对家国命运的担忧,对庸众的质疑,对法治的呼唤,对自由的渴望,对压迫的不满,对愚昧的伤感,反复出现在阎连科、王安忆、毕飞宇、许知远、陆川、冯唐的叹息与抱怨里。他们不只是文人,也是整个社会的一分子。
或许这些声音并不能改变什么,无物当道年代,总得有人说出对现实的不满和对未来的希冀。
《无物之阵》(毛尖、毕飞宇作序推荐!20位当代巅峰文化人物的访谈!一幅当下中国文化的生态地图!从来没有完美的年代,每一代人都有需要与之对抗的现世种种!)

编辑推荐
1.毛尖、毕飞宇亲自作序推荐
2.20位文化名人的珍藏照片
3.探讨心灵与真实的创作之路,观察中国的命运与走向
4.文字优美、语言犀利,思想深刻,考验人性和人心

作者简介
茱茱:

女,原名倪婧,媒体人,生于内地,现居香港,永远乐得做个异乡人。天地不仁、谋生不易,作为记者的她,总能遇到来来往往的两岸三地的文人墨客。聊自由,聊理想,聊对背后这片土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遗憾。她用细腻的文字,绘出了一一幅当下中国文化的生态地图。在无物当道的年代,留下一份记录与坚持。

目录
推荐序一 毕飞宇
推荐序二 毛尖
自序
壹 说故事的人
不洁的上帝─毕飞宇
当神实照进现实─阎连科
万里无寸草─施叔青
流浪的岛屿─苏伟贞
作为宿命的写作─王安忆
成为张曼娟
贰 不如临渊羡鱼
小是小宝的小,宝是宝爷的宝
岁月单薄须尽欢—访毛尖
冯唐的葫芦
群山之上,大地深处—盖瑞·施耐德
君子以向晦入宴息—沈鉴治
玫瑰色的你─张悬
一个导演的突围─陆川
中站,香港─钟玲
野生巴奈
叁 无物之阵
单向街上的旅人─许知远
对话韩寒
启蒙与传统的回归─资中筠
没有英雄的年代─张铁志
吐露港的夜与雾─周保松

序言
毛尖
前年,到城市大学参加文学节,欢迎晚宴上,马家辉风姿绰约地过来说,“明天下午活动结束后,安排了一个美女采访你。
这样就遇到了茱茱。”
她不像记者,因为很沉静,也没有咄咄逼人的问题,但看得出,她有备而来,从我的第一本书,到我现在交往的朋友,她都能比我更快地说出名字,这让我收拾身心,用武侠小说的话说,知道自己遇到练家子了。
后来才知道,她在《明报》写人物专访,其实也就两三年时间。因为不是她的本职,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反而更尽心。比如采访王安忆、毕飞宇这样的作家,她会把他们的小说都拿来看一遍。快餐小时代,还有多少记者愿意做这样长篇累牍的功课?你看她写的毕飞宇,半是传记半是论文,既轮廓了毕飞宇,也梳理了毕飞宇的小说,这样结实的采访,让我简直有点替她抱不平:姑娘,你有这功夫可以写本《毕飞宇论》啊!
也是因为她全心全意吧,施叔青也好,沈鉴治也好,都没敷衍她的问题,而她,则慧眼慧根,能够从这些文化前辈的一句感叹或者一声大笑中,提炼出他们的红尘智慧舍利子。她没有记者习气,因而采访对象普遍对她不设防,她采访苏伟贞,三言两语直接把作家从大客厅带入小书房,说吧回忆说吧。她第一次访谈对象是小宝,看了她的采访,我暗暗惊讶,只见过小宝一面的茱茱能写出这么内面的小宝。我跟小宝相识多年,却似乎还没有茱茱看得透。
因为茱茱是美女吧,我想,所以宝爷对她掏心掏肺。可是,不是传说冯唐免疫于美女吗,怎么一被茱茱访谈,也剖膛开肚好诚恳?
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茱茱,她笑笑说,没有的事。她安静美好地坐在我对面,身上有一种特别朴素的东西打动我,让我想起自己的文艺青年时代,想起自己还有力气做梦的时代。花花绿绿的香港,人人来不及膨胀的年代,要守住自己的青春期已经很艰难,但她声色里不动,守着自己的少年梦。
也是差不多茱茱现在的年纪吧,我来到香港读书,一句广东话听不懂,半个月下来,才学会说“科技大学”,因为坐巴士得自己跟司机报站,否则开过站概不负责。抖抖索索第一次跟司机用广东话预报“科技大学”,老头看看我,说内地来的吧。当时的沮丧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后来也没坚持学粤语,怕被人笑。三年博士读完,马不停蹄便回了上海。
茱茱不怕别人笑,她学会了粤语,而且在香港生活了下来,这个美丽的姑娘身上有柔韧的质地,就像她留在香港不是因它繁华,而是这个岛屿让她自觉能厕身一个忽暗忽明但始终柔韧的文学传统,其中包括钱穆、萧红,还有她采访过的香港客和香港过客。也是这个原因吧,她的采访常常像一种致敬。也许不够麻辣,但是对于年轻的记者,从尊敬开始的写作,或许可以走得更远。
读过茱茱的20篇访谈,我知道这姑娘前面的路长了去,她秉有的品质,用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马耳他之鹰》中鲍嘉的台词,就是:The stuff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谨此,为她的第一本书写个开场。

文摘
版权页:



问:我刚读完《炸裂志》,用的是地方志的结构,其实故事本身自有其逻辑,为什么想到用地方志来做依附的框架?
答:讲故事有很多方法,很多故事找不到合适的讲法,其实经常在相互寻找。很早的时候看到家乡的县志你会觉得,这是讲故事很好的一个方法,但你一直没有合适的故事。去年在这边写到这个故事,就是一个村庄一瞬间发展成一个超级大都市,一下子就想到地方志。就在浸会,找了一大堆地方志来看,看他们讲述的方法,去芜存菁拿过来。
这个故事也是十几年前,想写一个小说叫《姐姐妹妹》,早期内地都有这种传说,某某村庄的小姑娘们都出去打工,回来后各家都过得很好,每个人都知道她们在外面干什么,但仍然心照不宣,仍然结婚、生孩子,你会觉得特别凄凉,当然你会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小说,但是很单薄,是一个不错的中篇。到有一天。这个村庄变成了县,变成了镇,变成了市,变成了直辖市的时候,我觉得故事就成熟了,那个讲故事的方法自然就到来了。
问:你一向很注重文体,没有文体就没有故事,《四书》、《风雅颂》到《炸裂志》都有点向传统回归的意味,这是你文体探索的一个阶段吗?
答:倒没有什么明确的阶段,但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就是,无论你一生要讲十个故事还是一百个故事,这一百个故事一定有一百种方法而不是一种方法,每个故事都有它最好的讲述方式。《受活》也好,《风雅颂》也好,到后来《四书》、《炸裂志》,无所谓回归也无所谓现代,只是寻找相互讲故事的方法操控的点,可能地方志、四书更中国化一点,你毕竟对中国文化更熟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