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pdf

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每天在这条街上遇到无数个人,只有你一个人用这样的方式和我打招呼:“人要往前走,不可以经常回头看。”可是我不回头就看不到你,回头,就会摔跟头。你不知道,我甚至想要离你远一些。你不知道,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
本书收录了作者在人人网上拥有极高点击率和广泛好评的随笔日志,以青春励志、男女情感、异国生活,成长经历为主要内容。既接地气,又有人文情怀。以其犀利幽默,诙谐风趣、时而冷静、时而温暖、时而治愈的笔锋去描写作者身边朋友,以及作者自己的故事,以轻松幽默的笔调慢慢的讲诉给读者。

编辑推荐
仇小丫的随笔集以励志,成长,经历挫折痛苦,乐观,积极,睿智,风趣,希望,真诚敢言的风格,五味杂陈。
9000000人次浏览,200000人次分享,164232个粉丝。
书中的幽默和犀利,让你找到最坚强的力量。


媒体推荐
“你没有身份,甚至没有性别,你只是行走在天地自然之间的一尊生命。
如此,你便学会了用山的眼睛去看山,用云的眼睛去看云。
如此,无论你身在何处,你都会用真善美的眼睛去发现和解读这个世界。
如此,你便不仅是一位行者,你已经成了一道风景。”

——《人民日报》刊载对作者仇小丫的评语。

作者简介
仇小丫,90年人,英德翻译,自由撰稿人,游学欧洲近三年,独自背包行走二十几个国家。喜做有趣之事,交天下有趣之人。在红尘里打滚,掉进水里,便爱上水;翻进土里,便爱上土。寄生于红尘里,依靠红尘来过活。梦想是有一天能做一个不需要名片不需要写简历的人。

目录
自 序

P A R T Ⅰ
用你的伤疤照亮远方

用你的伤疤照亮远方

P A R T Ⅱ
HELLO,STRANGER/你好,陌生人
你好,陌生人

午夜巴塞罗那
我和你们的瑞士
里斯本的流浪歌手
有幸遇见你,在短暂的有生之年
索非亚的独居老人
P A R T Ⅲ

我终于失去你在拥挤的人群中
一个好男人带给我的
每次醒来,你都不在
即使孤独也无所谓
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
像你这样笨拙地去爱人
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P A R T Ⅳ
又有谁的青春是安逸的

摸爬滚打着,在这水深火热的世界
又有谁的青春是安逸的
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成功和快乐,你只能选择一样
敢放弃,或许也是一种智慧
绝不讨好
男孩的爱
于是,早已学乖

P A R T Ⅴ
他待你很好,有时只是不想让自己觉得太浑蛋

女人该有自己的格局
最怕你既不够爱他,又不够爱自己
百步之内,必有芳草
爱你的男人,他其实什么都清楚

197 P A R T Ⅵ
谢谢你,先爱我再离开我

谢谢你,先爱我再离开我

后记
命运通过失败来给你指

序言
有时我会想,一个人活在世上,没权没势没钱,譬如我,往人堆里一扎,往人海里一撒,那是否还能被人看见?我问自己。
在我人生的第8421天的这个晚上,在我心急火燎犹豫不决左右拿不定主意的时刻,窗外的月亮依旧很圆。
摆明了它在告诉我,这个世界少了我不会有那么一丁点变化。
这让我沮丧,也让我轻松。
我意识到我只是我自己之后,好像突然置于一个无物无人的空间里,我就那么静静地坐在人生的某个点上,趾高气扬坐看云起似的回了回头,看过往人生,看通篇书稿。
我居然是个写书的人了。
我的对手,我的朋友,我的敌人,和我自己,都没想到。
自签了书约到最终的定稿,我像一直憋着口气跑了个百米赛跑。
我的人生里突然来了一大批人,我愣头愣脑地走进了一个一度向往而又完全陌生的世界。缓不过来。
闭上眼,一切似在昨日。“您好,我是xxXX公司的图书编辑。”
在这一刻来临之前,在人生的许多个日子里,我一直只在梦里听它。
过去这8421天里,我必须承认没做过一天好学生,没当过一天乖小孩,我上大学学德语,退学,考出国,再退学,打工赚钱,一路漂泊,恋爱,被甩,在巴塞罗那跳弗拉门戈,在里斯本跟人卖唱,睡过阿姆斯特丹的马路,开过西西里的客船,一路踏着风尘,被浪催着走了几十个国家,遇见了大半个世界里形形色色的人,满腹心事,如白汤一样平淡归来,坐于北国中秋的明月之下,想,我是谁,有什么资格写一本书,还有脸让人看。
我拍照片不上相,段子不会编,写文不会取那些一打眼就让人想入非非的名字。
但是我爱写。
舒坦,顺畅,满足。写好写赖,与世无关,别人对我什么期望跟看法,我亦不曾管。它只跟吃饭大便一样,是人的本能。
许多人来找我,把他们的痛苦告诉我。
有一天我抓住几个问,你为什么来找我说这些啊。
答案是出乎意料的一致,他们说,因为你懂,你懂那些痛苦。
原来如此。
我受过伤,摔过跤,自山谷底爬起,立于小丘之上哗啦啦摇旗呐喊,被人看到,他们就纷纷过来了。
果然理解,才是最好的安慰。
我不会讲这世界是万古人间四月天,不会讲每一条路上都铺满了金光闪闪的真善美,没有诗歌,没有远方,没有跌宕起伏的离奇情节和引人入胜的高潮故事。
它只是一个跳跃在社会各层,寄生在滚滚红尘的女孩子,走过的风雨以及窥过的世界。
她用笔撩拨生活一层外衣,得罪了它,再用文字与其和平共处。不乏主观和稚嫩,偏颇或浅薄,唯言辞恳切,态度真诚,及无法抑制的表达欲望,乃敢以己身为食材,以不愧对内心为底气,辅以毕生所知,所不知,所感,所惑,所爱,所恨,所得,所失,所惧为调料,配以三分情爱,四两眼泪,五处漂泊,撒一把戏虐、讥笑、嘲讽,以冰刃割裂肌肤,灌汤料入心肝脾肺,望其成一碟特色小菜,可下酒,亦可暖胃。
它只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讲话,只是在一个庞大并波涛汹涌的世界里,我陪你一起坐下来,把繁华关在门外,品一剪素白时光。
只是我端着杯子朝你走过来,把我自己,连同人生那点难得的糊涂和醉意,一并坦白给给你。
或许有那么一刻,我醉得口齿不清、逻辑不顺了,你才发现,这个女人,她只是以设宴为由,来灌醉自己。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你与我一同坐在这儿,一同说话,一同倾听,一同抱头痛哭或仰天大笑,一同今朝有酒今朝醉。那一肚子话,或者忘记了,或者真的说不下去。
我想你会懂,情至深处人孤独。
没讲完的故事那就算了吧,我们,来日方长。

文摘
插图:







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
我后来经常想你,在洗澡睡觉大便,在实验室或研讨会,在书店或者电影院,在吃到好吃的,在网上看到美丽的旅行照片,在我坐着地铁穿越城市,在我走进人群,在我从夜晚的车窗向外望去,在梦里,在晨勃时,在跟朋友打游戏,在看着每一个女孩子……在我有意识地活着的每一分秒里。
这是一种报应吗?
后来我时常想,人为什么非得要可恶的自尊呢?
和自尊相比,我更想要你。
十几岁的我曾给二十几岁的我写信,惦记着二十几岁的我在干吗呢。
如果现在我告诉十几岁的那个小男孩:,“二十几岁的你每天花很长时间想一个没边儿的姑娘,连摸都摸不着,可你居然忘不了她。”,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会不会自卑到直接割腕自杀?
可是命运却让我撞见你,我以为,什么狗屁邂逅无非是大家在人生路上打个照面,有的长点儿有的就短,就好像窗外飘过去的无数个让人短暂眩晕之后便了无印象的长腿大妞。
可你不同,你让我陷进去。
我变得前所未有的卑微,并且我居然享受这种卑微。
我从没想过会喜欢你,或说爱上吧,当我发现这一点后,我竟不敢联系你,我很紧张。
我为此产生进行了严重的自我怀疑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怀疑,思考了许多关于宇宙生命天地人和等东西方的哲学问题,五花八门天南海北,每次,所有疑问都殊途同归,如同河流终究要汇入大海——为什么你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以及怎样才能和你滚床单,等等。
如果换成电影,那就是一个人在脑子里迅速的计算和整合,密密麻麻的公式布满整个宇宙,然后“砰”的一声,爆炸了,所有密密麻麻的公式全部不见了,宇宙成了空白,从上面打下一道光,你出现了。
我很想矫情地大喊一声,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上帝说要有你,于是有了你。
我的世界颠倒了,我开始怀疑一切。
可就是没法怀疑你。
我一瞬间觉得自己不要研究什么科学、哲学、公式、佛法这些东西,遇见你,它们都是狗屁。
你存在着,就是宇宙里一样最美好的东西,是正确,是佛法,是天理,是毋庸置疑不容置疑。
我应该去读你,研究你,学习你,遵守你。
如果你说1+1=0。
你是对的,跟你不一样,是这个世界的错。
遇到你之后,我变得很矛盾,很文艺,很无耻,很勇敢,很懦弱,很不要脸,我甚至还滥生了些许悲观主义,觉得上天没太眷顾我,比如我会想一些诸如你怎么没和我一起经历青涩年华,我又怎么没运气和你一起在青春里放浪形骸之类的事儿。
我瞒着你做了许多事。
我给你设了特别的来电铃声,上线提醒,隐身可见,即使,这些功能从没有发挥过作用。
我每次在手机上打字,都自动蹦出你的名字,而你不知道,我会把它们打出来,盯着看一会儿,然后再删掉,有时会重复好几次。
我下载了你一些照片,存在手机里,白天看,晚上也会看,睡觉前还会看。这样你就会出现在我梦里。
我以为在梦里我会有支配我们两人命运的权利,会发生一些我想发生的事情。
有次我的身体因为梦见你而发生了一些比较剧烈的生理反应,半夜醒了,我很痛恨自己,因为我发现即使在梦里我也控制不了,如果能,我宁愿不要醒啊。
你不知道,遇见你以后,我觉得这个有你的世界,特别美丽生动,我做了一些诸如热心主动地帮别人带路,对遇见的人微笑,碰到乞丐就开心地给他点儿钱这样的事。
你不知道,你喜欢着一些我不喜欢的人,但后来我居然开始喜欢他们。
你不知道,我看过你所有所有的字,分享的东西,听你喜欢的音乐,看你喜欢的书和电影,我以为只要是不是这样我就能离你更近一些,直到我发现,你太狡猾了。
你不知道,我问我自己,如果她是一个自私,冷漠,势力,放荡,卑鄙的人,像我曾经看不起的那些女人一样,如果她是一个妓女,我会不会厌恶她。
在这个自我追问的过程中,我居然发现人性本恶,还总结出诸如在一个特殊的没有节制和惩罚的空间里,人类的恶是没有极限的这样的结论。由此,我竟更加爱你,并理所当然地觉得其他人很虚伪。
我发现爱是好吃的毒药,中了毒,人就得了眼盲症,增加了对伊人自动磨皮美化处理等特异功能。
我发现当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时,他就不自觉地会找一千一万种喜欢她的理由,他就只去相信那些他愿意相信的因果。
其实都是狗屁,我不是一定要喜欢什么什么样的姑娘,我就是喜欢你。
我发现如果人能意识到真正的爱会让人脱胎换骨,就会正视它,敬畏它。
你问我,某某韩寒为什么成不了大家。
我说深刻的东西没有市场。
你说有没有市场,重点不在深刻不深刻,而是在于是否能打动人心。
你说,因为太骄傲,太聪明,没有经历过大号的爱情,没有在爱情面前将自己赤诚交付出去的态度,必然体会不到人在真爱里那种至高无上的欢愉,忘我投入的快乐,彻夜难眠的煎熬,辗转反侧的迟疑,面临选择时的胆怯,没走过风雨雷电,没在烈火中熊熊燃烧,没有哭得大雨滂沱,没有卑微到迷失自我。
你说,真爱是用人间的七情六欲来历经历炼自己的过程,将自己脱胎换骨,又在烈火中涅槃重生,打通全身经脉,生出一双火眼金睛。
你说,人若经历过这样的感情,被如此历练,便会有让文字在云里翻飞,在风里跳舞的本事。灵感顺手拈来,像天赐的礼物,三言两语,就可戳到人的皮肉里去。低,可低进泥土,高,可直抵云霄。
你说这是境界。
你说趟过女人的河,却没经过爱的历练历炼,真是可惜。
你说没有大情大爱,大痛大痒,大痴迷和大顿悟,所以成不了大家,但也是种幸运,因为会活得轻松一些。
你问我,如此说来,爱,是不是一种天赋?
爱是生命之光,欲望之火,灵感之源,有人以爱之名清高,有人以爱之名苟且——我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
你不知道,那时我很想说,天不天的我不管,我的爱,就是你赋予的。
离上次给你打电话,有半年了,你不知道,我还记得你每一个字的声调,还想着你说每一句话时的表情。
你不知道,所有可能联系上你的东西,都会让你的模样出现在我面前。
你不知道,我每天都想有趣的话题,怎样开始和你对话,不被厌烦。
你不知道,我看你的每一篇文字,就能知道你那天的身体状况。
你不知道,我甚至想要离你远一些。
你不知道,你了解全世界,却不了解我。
(此文是根据阿K的短信以及只字片语撰写的了一篇情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