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在人间:赫本传奇.pdf

天使在人间:赫本传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天使在人间:赫本传奇》上帝亲吻她的脸,赋予了她美丽与善良。她的优雅与端庄通过银幕,落入世人的眼,融化人们的心。她是奥黛丽·赫本。她用一生优雅的传奇,告诉世人,天使曾来过人间。她高贵典雅,清新脱俗,是淑女的典范。她以一部《罗马假日》将天使的魅力尽展。纵然生活、事业、爱情、亲情、友情里交织着诸多的幸运与苦难,她总是静默地咀嚼辛酸,珍惜幸福、绽放优雅。她总是带着亲切友善的语言,带着善于探寻别人优点的眼睛,带着一颗善良之心通往人们灵魂的窗口,播撒爱的甘泉。多年以后,天使终于回到了上帝身边。而银幕封印了她璀璨的年华,铸就了永不褪色的经典。

编辑推荐
上帝亲吻她的脸,赋予了她美丽与善良。她的优雅与端庄通过银幕,落入世人的眼,融化人们的心。她是奥黛丽•赫本。她用一生优雅的传奇,告诉世人,天使曾来过人间。她高贵典雅,清新脱俗,是淑女的典范。她以一部《罗马假日》将天使的魅力尽展。纵然生活、事业、爱情、亲情、友情里交织着诸多的幸运与苦难,她总是静默地咀嚼辛酸,珍惜幸福、绽放优雅。她总是带着亲切友善的语言,带着善于探寻别人优点的眼睛,带着一颗善良之心通往人们灵魂的窗口,播撒爱的甘泉。多年以后,天使终于回到了上帝身边。而银幕封印了她璀璨的年华,铸就了永不褪色的经典。
赫本是美国杂志《传记》组织2500多名读者投票评选的“史上最受欢迎女演员”第1名
赫本也是时尚杂志《Elle》评选的“世界最美丽女人”第1名
听闻她死讯之时,伊丽莎白·泰勒伤感地说,天使回到了天国。由是,她被誉为“天使在人间”

作者简介
白皙卉 有着天生浪漫的古典情怀,多年来游走大洋彼岸,翻阅各类文献典籍,只为拨开历史迷雾,追寻经典痕迹。并坚持以浪漫之笔,虔诚之心,记录那些优雅美丽的光阴故事。

目录
第一章
被上帝亲吻过的精灵
◇涅槃的小凤凰 / 003
◇深爱爸爸,他却从生活中消失 / 010
◇月光下翩跹的梦 / 017
第二章
梦想如烛火般明灭
◇饥饿的梦魇 / 031
◇超负荷的半工半读 / 040
◇芭蕾梦碎 / 048
第三章
好莱坞的新公主
◇一个会走路的梦 / 059
◇我终于找到我的公主了 / 073
◇从公主到影后 / 082

第四章
爱情与事业的双丰收
◇初恋如三月花开 / 093
◇爱在戏里戏外弥漫 / 098
◇仿佛有蝴蝶在身体里飞舞 / 111
第五章
心有千千结
◇银幕前的行走 / 119
◇幸福竟如流星飒沓 / 127
◇最后的知己 / 136
第六章
成为时尚宠儿
◇赫本风的风靡 / 149
◇游走的灵魂 / 158
◇她在他的生命中意味着全部 / 169
第七章
天使的翅膀
◇还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 / 179
◇最美的罗马主妇 / 189
◇索马里的眼泪 / 198
第八章
音容宛在,花落成殇
◇惊人的噩梦 / 209
◇孤独在最后的泪珠中绽放 / 219
◇天使回到了天国 / 227
后 记 / 236

序言

前 言

她的笑容仿若一朵莲花的盛放,又如一只蝴蝶的起舞翩跹。漫长的岁月中,那笑容定格成永恒,在滚滚红尘中昭示着她独一无二的美。
这份美是永恒的。任凭尘寰里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那笑容始终冰清玉洁,一尘不染。
她是被上帝吻过的精灵,是误落人间的天使,所以才会拥有那样绝美的容颜。
岁月的长河涓涓流淌,她在战火烽烟中渐渐长大。饥饿与炮火,险些夺去她美丽的生命。那些布满恐惧的日子,是她终生难忘的阴影。
芭蕾舞是她曾经最执着的梦想,就算战火纷飞,她也不曾放弃对梦想的追求。
那双木制的舞鞋,旋转着一个少女最迷人的舞姿,美与痛一起在阳光里飞扬。然而最终,芭蕾梦还是像一个美丽的七彩气泡破灭了。不过,这也许是命定的安排,等待她的是崭新的舞台。
银幕上,她绝美的容颜打动了每一位观众。《罗马假日》的上映,让奥黛丽•赫本这个名字走进了千家万户。她是永远的安妮公主,千千万万的观众对她迷恋不已。
然而,这样美到极致的女子,爱情路上却几度坎坷。她曾经想过与梅尔•费勒厮守终生、白头偕老,然而终生的许诺只持续了13个春秋的轮回。
那份无法挽回的爱,如同一把匕首在她的心上割裂了一处深深的伤口,也在她的人生中留下一道隐隐作痛的伤疤。
后来,她邂逅了著名心理学家安德烈•多蒂医生,一个比她小9岁的意大利人。四目交错的瞬间,爱情的火花悄然绽放。他们结婚了,然而这次的婚姻依然以失败告终。
直到1980年的冬天,奥黛丽•赫本才终于遇见了她的灵魂伴侣——罗伯特•沃德斯。他们可谓是举案齐眉,谈笑间自有一番默契。这份迟来的爱,总算抚慰了奥黛丽心中的创痛。
她是善良的天使,对孩子有着别样的喜爱之情。然而她却几度被命运愚弄,流产的阴影让她痛苦不已。所幸,上帝赐予了她两个可爱的儿子,或许是对这个美丽天使的眷顾。
她爱的不仅是自己的孩子,更爱着世界上每一个孩子。非洲那些流离失所的儿童,是她永远的牵挂。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她的儿子肖恩问她有没有什么遗憾,她说:“没有,我没有遗憾……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儿童在经受痛苦。”
直到芳魂陨落,她的心中都惦念着那些可怜的孩子。
她是一代巨星,更是一位母亲。平凡中写就伟大,让爱的火焰生生不息。
任凭岁月变迁,她的容颜在尘世间永不凋零。不仅仅是因为美丽,更是因为美丽背后的善良。
赫本已经逝去,她是那个回到上帝身边的天使。属于奥黛丽•赫本的优雅美丽,就算时光再流过一百年,也无人能够超越。

文摘
◇涅槃的小凤凰
阳光下有细小的尘埃,在历史的罅隙中起舞飞扬。回溯多年前的画面,旧时光被回忆打翻,扑落满地陈旧的光阴。
泛黄的黑白老照片,记录着那天冗长的日升日落。其实,想要度量一个女人究竟有多美好,就去她的葬礼上看看。
1993年1月24日,奥黛丽•赫本的葬礼。她的男友罗伯特及儿子们将她的棺木抬向离家不远的小教堂。派克当然也在场,但未在后来留影中露面。据悉,他老泪纵横,轻吻了她的棺木,并说:“你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
在赫本的葬礼上,为她抬灵柩的是她的两个前夫、晚年的同居男友和一辈子的蓝颜知己纪梵希。赫本的葬礼气氛温暖安静,因为她的美好,而被所有曾经爱过她的男人们簇拥着,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和欣慰?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居然能让这些新欢旧爱们不计前嫌地聚集在一起,送别这个他们挚爱的女人。
她曾行走在阡陌红尘里,如一缕清风,留下阵阵余香,是这世界上动人的一笔。
这世上又有谁会不爱她?从此,上帝有了最美的天使,而天堂里,每天都是“罗马假日”。

1929年的5月4日,原本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却因为奥黛丽•赫本的降生而渲染上了非凡的色彩。
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宣告着一个美丽天使的降临。一段传奇,也在这里渐渐拉开了唯美的序幕。
天使降临人间,来到了位于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一座充满风情的美丽城市。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很多城市都沉浸在一片纸醉金迷的喧嚣中,但唯独布鲁塞尔如同一个温婉的少女一般,那样的安静内敛、与世无争。它富有魅力,又充满活力。城市里的人们讲究礼仪,注重仪表。日复一日地过着优雅从容的生活。
在这个城市里,每一年都要举行艺术演出:或是国际音乐节,或是假面舞会,或是高雅庄重的音乐戏剧表演……欢乐的人群,热闹的场面,隆重的表演……每一次仿佛都是在度过狂欢节一般的喜庆欢愉。
很难想象,在二十年代,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竟然还会是惬意舒适的极乐世界。时代背景的色调之幽暗、气氛之庄重与这些狂欢活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城市,就是这里的一切,赋予了布鲁塞尔人稳健持重、不动声色的性格,也让他们有着一颗纯净的心去欣赏艺术,享受艺术的美。
这里舒适而优雅,人们彬彬有礼,而这些美好的特质也在奥黛丽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或许是出生的那一刻,这一生的传奇便已经写好了剧本。

在奥黛丽出生的时候,名字是“奥黛丽•凯瑟琳•鲁斯顿”,后来她的父亲约瑟夫•维克多•安东尼•鲁斯顿在一些家族资料中发现祖先的姓氏中含有“赫本”,便将“赫本”加入到自己的姓氏里,所以奥黛丽的名字中也出现了“赫本”。
时光的灰烬,散落于红尘,弥漫于心间,映衬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关于奥黛丽•赫本的传奇从此拉开了序幕。

奥黛丽的父亲约瑟夫•维克多•安东尼•鲁斯顿是英国人,任职英格兰银行布鲁塞尔分行的总经理,是个做事严谨、性格沉稳的人。奥黛丽的母亲艾拉•凡•赫姆斯特拉拥有着荷兰王室直系贵族的血统,因为贵族的身份,她的名字后面要加上男爵夫人的称号。在她的身上,有着高贵而典雅的气息,这样的特点在奥黛丽身上也非常明显。
艾拉是一个具有艺术气质的人,曾经梦想着成为一名女演员和歌剧演员,她向往那银幕和舞台,她渴望体验有着传奇色彩的人生。可是身为荷兰驻圭亚那总督的女儿,身上流着的是荷兰王室直系贵族的血脉,高贵的王族是不允许他们的后裔成为演员的。因此艾拉只能把理想扼杀在摇篮里。
而女儿不光遗传了母亲的血脉,也遗传了母亲的梦想。或许当时的艾拉也没有想到,那个搁浅在岁月中的梦竟在女儿身上实现了。她虽然没有能成为银幕上的女星,却成为女星的母亲。也该算得上是命运给予她最好的补偿。
从奥黛丽•赫本一出生,似乎就充满了传奇色彩。她有王室后裔的母亲,有相貌英俊、穿着考究的在银行任职总经理的父亲。拥有如此的家世,让人们在艳羡之余,也不得不感叹,奥黛丽真是上天的宠儿。然而,在生命的开端,命运却给了这个宠儿一个惊魂的考验。

这个刚刚降临凡尘的小天使在出生六周的时候就患上了严重的疾病——百日咳。
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欧洲,医疗技术水平虽然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并不先进。百日咳在小婴儿身上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疾病,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还会引发许多并发症,如肺炎、肺气肿等,严重的则会导致死亡。每年死于百日咳的婴儿不在少数,那些可怜的小生命,在疾病面前显得那么脆弱,几乎不堪一击。而当时的奥黛丽也面临着生命危险。
奥黛丽的母亲艾拉•凡•赫姆斯特拉是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虽然看到女儿非常痛苦,她仍然笃信精神治疗会让小奥黛丽康复。她总是虔诚地向上帝祷告着,在她眼中,上帝要比医生更加仁慈,更加万能。母亲善良的愚昧,让奥黛丽的状况变得更糟。
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奥黛丽病情越来越严重,剧烈的咳喘让她娇小的身体孱弱不堪。她像寒风中的嫩叶,在痛苦的折磨中瑟缩。
而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这个初临尘世的小天使,竟然没有了呼吸!一个美丽的小天使,在生命的枝头几欲坠落。
奥黛丽娇小的身体开始发紫,当时的场景让大人们惊慌失措。他们难以接受奥黛丽就这样离去的事实。
此时初为人母的艾拉非常着急,一面在心中向上帝祈祷着,一面拼命地拍打奥黛丽的屁股。也许是因为上帝听见了艾拉虔诚的祈祷,也许是因为这个美丽天使在人间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奥黛丽奇迹般地苏醒过来,没过多久,呼吸也顺畅了。

在这段小插曲后,这个可怜的美丽天使,终于在烟火人间活下来。就像涅槃的小凤凰,浴火是生命的重生。奥黛丽的身体一天天康复起来。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没有任何药物的治疗,也没有任何医生的救治,百日咳的阴影竟然从她身体里一点点消失,最后奥黛丽完全康复了。
一个出生仅仅六周的婴孩,就要与死神做一场殊死较量,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幼年的一场沉痛经历,已经在冥冥之中预示着奥黛丽日后非凡的传奇人生。
多年后,回忆起这一段可怕的经历,奥黛丽曾对儿子肖恩这样说道:“如果将来我要写自传,开头会是这样:1929年5月4日,我出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六周后,我告别人世。”

人生总是无常,再明媚的春天,偶尔也会有云翳遮住阳光,再平静的湖面,不时也会有点点涟漪,学会接受百味生活,经历酸甜苦辣,回味起来才会更韵味悠长。
度过了百日咳的劫难,奥黛丽就像纯洁的花朵,在灿烂阳光中袅袅娜娜地成长起来。
在奥黛丽成名后,总有人劝她写自传,她却觉得自己的生活过于平淡,除了幼年的这一场经历外没有什么值得写的。
舞台上闪耀的灯光,鲜花与掌声,对于奥黛丽来说都没有这一场离奇的经历铭心刻骨。当然,一个出生六周的婴孩是不会记得那些事情的,奥黛丽也是听母亲说的。在艾拉心中,女儿的康复更是奇迹,所以她经常不厌其烦地提起来。
奥黛丽是美丽而坚强的。无论是面对烽烟战火,还是面对感情危机,或者面对工作压力,她都展现出优雅的姿态。这也许和她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经历过这种磨难,还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呢?
如风的往事在历史的银幕上呼啸而过,甜美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阡陌红尘里,奥黛丽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然而就是她演绎的这一份真实的平凡,让无数人陶醉不已。

◇深爱爸爸,他却从生活中消失
时光越老,人心越淡。
奥黛丽•赫本,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她像所有哭泣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婴儿一样以号啕大哭为开始,也像所有人一样以悄然闭上双眼为生命的落幕。可是,她又是独特的,并不像大部分人默默无闻地度过一生。
今时今刻,这个美丽的女子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二十年了。二十年后的今天,依旧有许许多多的人为她痴迷,为她留恋,为她慨叹。
痴迷她的美丽,留恋她的足迹,慨叹她的传奇。

也许,在奥黛丽•赫本出生的时候,人们还不知道,这个女婴会给这个世界的大银幕带来如此难忘美好的一面。没有人知道她诞生的那一天究竟是怎样的,或许是乌云满天,或许是细雨绵绵。但我们都希望,那是晴好明亮的一天,太阳在清晨时分就露出了颜容。一切都应该是明媚的,预示着这个孩子的未来与众不同。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父亲和母亲对于奥黛丽•赫本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社会与家庭的良好环境让她从小就拥有着非凡的气质,做事情总是严肃而认真。要知道一个人的美丽,并不仅仅来自容颜,也来自所有经历过的往事。
父亲就像是广阔的天,给予了奥黛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父亲博大的父爱、雄厚的财力、安稳的事业,使得奥黛丽可以过上平稳的贵族生活,让她不必为了吃饱穿暖而绞尽脑汁、愁容不展。而母亲骨子里潜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就像是清澈的甘泉,点点滴滴都浸润到了奥黛丽的生活中,氤氲着她的童年时光。出身贵族的母亲按照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培养着女儿,仪表形态,面面俱到。
正是在这种家庭和社会环境中,奥黛丽•赫本自幼养成了认真严肃、坚韧执着的性格,同时展现出了高雅的气质。

她的谈笑风生,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她的激情,总是让人惊讶诧异。纯洁无瑕、朴实无华的奥黛丽•赫本,就宛如布鲁塞尔这个城市一样,充满古老久远的神秘感,也具备超越时代的品位和卓异的现代思想。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之间,总是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如果要用文字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奥黛丽,那么一个字便足矣,这个字就是——宠。上天宠爱她,让她出生于王室贵族之家,并毫不吝啬地赐予她如花美貌;命运宠爱她,让她在经历了疾病之后,依旧如此得阳光灿烂,美好如初;家人宠爱她,对从小体弱多病的她,更加多了一份对她的怜爱。所有的宠爱集于一身,让此时的奥黛丽•赫本的生活似在蜜罐里一样甜。
小时候的奥黛丽,有着家人的宠爱,她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肆意挥洒。一切似乎都是那样自然,仿佛生活本就应该如此,没有什么值得犹豫与疑惑的,更没有什么好纠结的。那颗同外表一样美丽的心时时刻刻地在寻找一些内心向往的东西,随着她的心性,带着她的情怀,自在地过想要的生活。

细碎的阳光,铺满了她的美丽童年。父母的宠溺,让她的笑容无比纯真。那是最美好的时光,没有烦恼,没有恐惧,一望无际的阳光映出一片金色的向日葵花海,在她的记忆里婆娑起舞。
而属于奥黛丽•赫本的这一段美好时光,即将消失,成为生命当中再也回不去的永恒记忆。
她的父母感情并不好。祥和宁静的日子里,已经有一条感情的裂痕在一点点地延伸。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公主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她终生的难过与遗憾。
看似幸福家庭,实则却是金玉其外的婚姻、败絮其中的爱情。奥黛丽•赫本父母亲的婚姻关系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好。而导致双方感情不合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奥黛丽的父亲约瑟•安东尼•赫本•拉斯东倾向于纳粹,爱好杯中物,常常沉醉在酒醉后的迷幻世界里,过起了自以为是的生活。他甚至还会将连襟的钱拿去资助法西斯运动,伤透了奥黛丽的母亲艾拉的心。
或许他们不是不爱,而是不应该出生于这个动乱的时代!深陷时代的巨大旋涡,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婚姻,只能显得那样的卑微,那样的渺小。
婚姻濒临危险边缘的艾拉依旧貌美如花,家族依旧是皇室贵族,有着尊贵的男爵称号,可是内心的荒凉和无奈却只有自己才明白。
面对丈夫对婚姻的亵渎,对爱情的变心,她大可以毅然离去,再觅姻缘,本不必让违背的誓言蹉跎了自己的青春。可是她没有,对于这样的爱情,这样的婚姻,艾拉终是不能忘怀,依旧是存有一份痴念。她静静地面对着情变,任由命运来安排。她期待一切会回到从前,她渴望家庭依旧温暖,然而,丈夫所作的决定却让她彻彻底底地失望了。

年幼的奥黛丽不善言辞,文静内敛,对音乐情有独钟。奥黛丽会经常和母亲去海牙康赛特盖博管弦乐队的音乐会,他们的音乐会在阿姆斯特丹和布鲁塞尔都会举办。
她喜欢音乐,喜欢那一个个蝌蚪似的小音符组成的五线谱诉说的美妙感觉,它能够带给来欢悦,带来哀伤,人生的喜怒哀乐全都可以通过音乐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在没有音乐会的时候,奥黛丽还会跟随母亲一同听唱片。每当听到留声机里发出悠扬的乐曲时,奥黛丽的脸上就会洋溢着如痴如醉的神情。老旧的唱片在留声机里咿咿呀呀地发着声响,似在娓娓诉说那些早已被深藏在心底的往事。在宁静的午后,在日落的黄昏,在幽静的深夜……涤荡奥黛丽的心。
奥黛丽用自己细腻的情感,伴随着自己的心独自行走在世间。她想要用音乐来歌唱那些至真至纯的情感,她想用舞蹈来重现岁月抹去的痕迹,让它们去倾诉生命中的悲怜与哀伤。
有一次,奥黛丽听着优美的音乐,满脸天真地问母亲,“音乐有什么用?”艾拉随意说道,“为了跳舞呀!”
母亲那句随意的回答,深深地植根在奥黛丽的脑海里。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小奥黛丽就已经开始了对舞蹈的迷恋。

和那些年龄相仿的豆蔻少女一样,奥黛丽•赫本将观看芭蕾舞剧当作是美好的享受,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也将自己的理想定位为成为芭蕾舞蹈家,她梦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成为安娜•帕夫洛娃那样的优秀的舞蹈家。尽管年少的奥黛丽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理想会不会实现,但怀着这样的梦想让她充满了幸福感。
因为有了希望和未来,奥黛丽的眼中更是多了一份面对生活的坚定。她甚至开始畅想今后的日子,自己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场景。在今后的生命里,她可以不用再与母亲过着清苦的日子。她的人生,因为有了梦想而有了崭新的希望,更迸发出起了激情。
时光荏苒,奥黛丽的童年也在一次次的日夜交替、星辰变换间慢慢流逝,她出落成了一个如花的少女,她开始期待用自己的双脚在人生的舞台上迈出优雅的舞步。然而,这时候奥黛丽开始注意到了自己的外貌,忽然间失去了原本的兴奋与激情。
想要成为表演者的奥黛丽对自己的外表极其不满意。这样的感觉让她烦躁而沮丧。她总是觉得自己的眼睛太大了,自己的牙齿也不是很整齐,她不喜欢自己的这张脸,所以害怕照镜子。母亲艾拉没有极力设法去矫正奥黛丽的牙齿,所以这口并不整齐的牙齿使奥黛丽苦恼了半生的时间。
对于自己的身材,奥黛丽也是苦恼的。这个时候的她没有舞蹈家应该有的修长挺拔的身姿,她长得又矮又胖,哪怕只是多吃一小口的蛋糕也会使她有身材走样的风险。
所以,为了舞蹈家的这个梦想,奥黛丽开始做大量的运动,一有机会就练习跳舞,她渴望将自己多余的脂肪蒸发成汗水。有时候她还会和哥哥们爬树,或者是在广阔的田野里比赛赛跑。然而这些剧烈的运动都没能让奥黛丽变得窈窕。

奥黛丽越来越沮丧、失落,她讨厌自己的容貌,讨厌自己圆滚滚的身材。她开始变得郁郁寡欢,变得拘谨,变得孤僻,甚至就连老师们也对她失去了信心。
当时的奥黛丽还不知道,命运并未将所有美好都一股脑注入她的生命,而是在她后来的生命中徐徐展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