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秘密.pdf

每个人都有秘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李响死了,他杀,中毒!
凶手是谁?

哥们儿、前同事、爱人、倾慕者……
你自以为可靠的人,他的真实面目你真的知道吗?

一切看似偶然发生,其实都是必然结果。
很多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处理不善就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这就是蝴蝶效应。

编辑推荐
向东野圭吾致敬!

一本值得你期待的中国推理小说
不到最后一刻,你绝对无法预知真相!

谎言重叠的人生就是如此!
堕落与腐朽,欲望与背叛,写满了最真实的人性。

作者简介
培培
北京大妞儿

目录
第一章   你不认识我
第二章   前任
第三章   偶得
第四章   死党
第五章   各种急
第六章   意外的同伙
第七章   爱我的姑娘
第八章   朋友妻
第九章   警方的调查
第十章    前任的前任
第十一章   对质
第十二章   羁押
第十三章   探视
第十四章   分手指南
第十五章   车祸
第十六章   私家侦探
第十七章   小保姆的自白

文摘
第一章 你不认识我
  
  我叫李响,男,刚满30岁,于2013年2月14日下午5点半被妈妈发现死于自家客厅的地板上。下午刚打完篮球,我只觉口渴得厉害,一进家门就冲进厨房,发现水壶里还有凉白开,抓起来就咕咚咕咚喝了个底儿朝天。过了大概半小时,肚子突然剧烈疼了起来。我心想,你大爷的。
  
  第二章 前任
  
  警察来敲门的时候,艾明还没有起床。她每天设定的闹钟时间是上午8点,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昨晚,她为了追讨上一笔生意的欠款以及如何瓜分的问题又和前夫方程吵了一架,睡着前最后一次看表是凌晨4点半。
  刺耳的门铃像尖刀一样钻进耳朵,艾明的心瞬间抽搐成一团,脑袋里面“嗡”的一声响。努力睁开眼,却发现只能张开一条缝儿。
  该死!眼睛一定又肿得不能见人了。
  无论遇到什么天大的问题,相貌永远是艾明第一在意的事情。别看她今年都已经是奔35岁的人了,按照如今90后的小女生都开始加入男人争夺战的理论标准划分,简直要算史前生物了吧?可艾明现在看起来还跟二十五六岁的姑娘似的,一点儿没有“同龄人”的感觉。这全都仰仗她天生的娃娃脸和几年如一日的辛勤保养。要不怎么能顶着“第一美女作家”的桂冠两年而没被人抢走呢?
  “谁啊?来了来了!”
  艾明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慌乱中抓起睡袍一披一裹,踉跄着跑向门口。这种“分家不分生意”的日子真是不能再过了,艾明心想。
  门打开,一男一女两个穿制服的人站在门口。艾明愣住了,她那还未完全清醒的大脑居然没有立刻认出那是两个警察。
  “艾明,是吗?我们是朝阳区呼家楼派出所的。”二人同时亮出证件,“可以进去说话吗?”
  “出了什么事吗?”
  艾明不停地揉着眼睛。
  “李响你认识吧?他昨晚死了。”女警察的声音像是从天外飞来,仿佛隔着一层纱,听不真切。潜意识里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无关,艾明并未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我们可以进去说话吗?”女警察问。
  艾明迅速挪了挪身体,让出门口,眼珠完全不转,直勾勾地盯着警察走进自己家的客厅。
  冷静!她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坐吧!”艾明指着雪白的沙发。
  “呵,真干净!都怕给你弄脏了。很贵吧?”女警察四处打量,“你家挺漂亮的啊!名人的家就是不一样。”
  女人永远都是八卦的,无论何时何地何种职业。
  “没事,随便坐。”艾明很快注意到自己的模样简直是耻辱,“我去换下衣服。刚起床,不好意思。”
  再次出现在两位警察面前时,艾明已换上了简洁的白T恤和灰色休闲长裤,头发也简单地梳理过。来不及洗脸化妆,她就在眼睛下面淡淡涂了些遮瑕膏来遮住黑眼圈,可惜肿眼泡儿是没救了,所以戴上了一副黑框平光镜,可以有效转移视线。这种救急用的眼镜她备了好几副,各种颜色款式俱全。她相信无论处于何种境况,得体的装扮永远可以使自己充满信心,更有助于化解危机,尤其是像今天这种危机。
  艾明和警察呈直角在沙发上坐下。女警察先开口:“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小红,是咱们这一片儿的警员。”她指指身边年纪稍长的男警察,“这位是陈复良陈队长。”男警察朝艾明点点头。
  艾明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犯罪现场调查》里的各种开头,同样是一男一女,可惜眼前这俩警察很是平易近人,没有那种能镇住全场的架势。所以,现实总是那么不给力。
  王小红不知艾明有点儿走神,继续说:“艾明小姐,我们知道您和死者交往过一段时间——”
  “等等!”艾明礼貌地打断了她。此时艾明早已恢复了理智,她从面部表情到说话声音均已切换到冷静模式,“我想先确认一下,您说的这个死者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死者”二字这时候听起来真是格外刺耳。
  “谨慎点儿也好。”男警察认同地点点头。
  王小红掏出一张照片递过来,是一张生活合影,艾明和李响的合影。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拍的,拍摄者不详。照片中的李响笑得很腼腆,肢体语言是想亲近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那种不知所措。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李响一直把这张照片放在床头,即使和艾明分手之后也没有换过。警察一定是在勘查现场的时候拿到这张照片的。
  这一定触动了隐藏在艾明心底的某些情绪。她看着照片中的人,忽然觉得大脑微鸣,眼眶酸胀,喉咙稍显干涩。这下由不得她否认了。她把照片递还给王警官,轻轻点了点头。
  “您和李响交往了多长时间?”王警官继续发问。
  “差不多一年吧。”
  “您最后一次见到李响是什么时候?”
  “我们分手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分手后就没再见过。”
  “为什么分手呢?”
  “这个也有关系吗?”
  “我们在调查命案,一切线索都有关系。”
  “这么说,你们现在是在怀疑我喽?”艾明在镜片后扬起了眉毛,但语气依然平静。
  王小红有点儿被艾明的气场吓到了似的,也可能是因为临场应对经验不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儿,愣在当场。
  “艾明小姐,我们的工作也有例行程序,目前是在收集线索阶段,谈不上怀疑谁。”陈队长看了一眼王小红,终于开口了,“您曾和死者关系亲密,再加上昨晚他手机最后拨出的电话号码是您的……”说到这儿,陈队长故意顿了顿,观察艾明的反应。
  艾明的眉头拧到了一起,心开始怦怦跳了起来。
  “您说什么?”
  “李响昨天给您打过电话,您不知道吗?”陈队长问。
  艾明飞快地摇头:“不可能。”
  “我们方便看一下您的手机吗?”
  我的手机,手机在哪儿呢?艾明条件反射般从沙发上弹起来四下寻找。
  手机放在餐桌上,还连着充电器。她似乎是刚发现手机的存在,走过去拔掉充电器,把手机递到陈队长面前。
  查就查,谁怕谁啊?
  陈队长调出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确实未发现李响的来电,也没发现艾明打给李响的记录。他皱起了眉头。
  跟你说了没有的!艾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
  陈队长盯着手机主屏幕,忽然发现有个360的拦截软件,轻轻点了几下,长长的一串拦截记录出现在眼前。
  “哟!黑名单够长的呀!”王小红兴奋地凑了上来,“看,在这儿呢!”
  果然,在被拦截的通话记录中显示李响曾给艾明打过3个电话,都是在下午5点左右。再看被拦截的短信记录,李响发来的一条短信赫然在列:“Last chance,you?”
  艾明几欲跌倒。
  他又要耍什么花样?!Last chance?这算是和她复合的最后通牒吗?他还想用那件事继续威胁我?总不会是要约我吃情人节晚餐吧?两个星期前他还在微博上骂我蛇蝎心肠呢!这人简直是人格分裂!
  “看来没见面并不代表没联络啊……”陈队长若有所思地将目光从手机移向艾明。王小红也得意地抬头看她,好像在说:看你这回怎么解释!
  “我们分手后我就把他的电话屏蔽了,时间太久了,刚才没想起来。”艾明竭力稳住自己。这个时候若乱了阵脚,麻烦可就大了。
  “干吗非要屏蔽他呢?你们的分手很不愉快吗?”
  绕来绕去又回到了老问题上,这回只能乖乖回答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艾明暗暗平复自己的情绪,“主要是我们性格不合,总吵架。我觉得他太不成熟了,毕竟小我5岁,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就分了。他不甘心,找过我好几次想复合,最后还差点儿冲到我家来堵我,但都被我拒绝了。再后来渐渐也就不怎么联系了。我想他应该找到新的女朋友了吧?他那样儿的是闲不住的。”
  “他那样儿的?”陈队长问,“您的意思是,李响身边女人很多?他有什么前女友之类的纠缠过他吗?”
  “哦,这个啊,我知道得不是特别清楚。他也不会没事儿老跟我说这些啊。就是我的一个感觉吧。”
  哎哟喂!这陈队长真够幽默的。听了陈队长这话,艾明心想:李响他敢跟我说这些吗?借他俩胆儿!记得有一回唱卡拉OK,他不小心说漏嘴,说他曾经跟在座的一个女孩儿睡过,我就一星期没接他电话,最后他差点儿给我跪下——可是这种事在警察面前绝对不能说,否则会让人以为我是因妒生恨,发现男朋友劈腿才……嫌不嫌疑的先搁一边儿,这个脸我可丢不起!
  “您拒绝跟李响复合,是不是跟您前夫也有点儿关系?”王警官低头摆弄着艾明的手机,忽然插进一句。
  “您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艾明有些厌恶地皱了下眉,她忽然感觉这件事有点儿要失控了。
  “我们来之前也是稍微做了些功课的。”王小红有些兴奋起来,“您以作家的身份,对外宣传都说是单身,而实际上您是离过婚的,没错吧?”
  “这个只是公关策略。怎么,隐瞒离婚犯法吗?”艾明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
  “哦,那倒没有。这要是犯法那娱乐圈里的明星估计80%都要进监狱了。只是对于已经离婚一年多的人来说,您和您前夫的联络,似乎有点儿过于密切了吧?”王小红说着将手机举起来,屏幕冲着艾明伸到她面前。
  通讯记录显示的最近几十条记录里,几乎一半都是艾明的前夫——方程的名字。
  艾明脸色由青转绿,眼睛盯着手机,一言不发。
  王小红趁势追击:“这些通话记录大部分都是昨天的,昨天可是情人节啊,你们这是要……”
  陈队长顺势连环发问:“艾明小姐,您是和前夫旧情未了,打算复婚吗?这件事李响知不知道?您说和李响分手后他还来骚扰过您,这些情况您前夫又是否清楚?”
  似乎越来越扯不清了。艾明只觉得心一直在往下沉,一瞬间各种人和事纠缠在了一起,变成浓重的乌云,充斥了她的脑海。原本她还想辩解几句,转念又觉得那样也许只会越描越黑。眼前这两个警察明摆就是预设立场怀疑她,这种时刻只有以退为进,少说少错,反正他们还没有证据。
  艾明极力保持着基本的仪态,压抑住心中的厌恶,简短地回应道:“您二位这样审问,是已经把我当成嫌犯了吗?”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既然没有,那么我的私生活应该还不需要向二位交代吧?如果您真有确凿的证据显示李响的死与我有关,那么我一定配合调查,知无不言。现在能先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吗?”
  艾明的手已经伸到了王小红面前。
  王警官看了一眼陈队长,片刻迟疑之后不情不愿地把手机搁到了艾明的掌心里。
  “不知道二位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艾明似有逐客之意。
  “昨天下午到晚上您在哪里?大概是下午5点到晚上8点这段时间。”陈队长并没有对艾明的敌意直接做出反应,只是继续发问。
  “昨天我一直在家写稿子,出版社最近催得紧,所以一天都没出门。”
  “可昨天是情人节,您居然没有约会?李响或您前夫都没有约您吃饭吗?”王警官似乎还是对情人节的话题比较敏感。
  “听起来昨晚一定有人约王警官吃情人节大餐啰?”艾明扬起眉毛反问道。
  “我?没有啊!”王警官脱口而出。
  “那为什么我没有约会您就非要这么小题大做呢?”艾明嘴角泛出一抹不屑的浅笑。
  “那……那是……”王警官毫无防备,被艾明打了个措手不及,脸憋得通红。
  陈队长看到手下的狼狈相,面子上也有点儿挂不住。他清清嗓子,换了话题:“艾明小姐,您不好奇李响是怎么死的吗?”
  “好奇啊,只是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呢,您二位就连珠炮似的审我,我哪来得及问啊。”
  “他是中毒身亡的。他喝了掺有毒鼠强的水。”
  “毒鼠强?”
  各种20世纪80年代农村题材电视剧的桥段立刻在艾明眼前浮现:一个身穿红棉袄体态妖媚的女子,鬼鬼祟祟地溜进堆着稻草和柴火的厨房,眼见四下无人,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包,把里面的白面儿一股脑儿倒进了稀饭里搅和匀,头上还插个簪子,吊着的玻璃珠子之类的扑棱棱地直晃……
  “对,毒鼠强,是在他家水壶的残留液体中检测出来的。”陈队长说,“他妈妈都哭晕过去了。”
  靠,都多长时间了,他妈还没去加拿大找他爸啊!估计是舍不得儿子。这么下去儿子的命案保不齐要把老子的贪污案也一块儿牵出来了。不过我还是不要多嘴了,万一再被扣上个知情不报的罪名,不是引火烧身吗?还嫌目前的状况不够乱是怎么的?艾明想着。
  
  李响的家人都住在上海。爸爸在某税务局当处长,论级别绝对不是什么大官儿。可县官不如现管,这年头儿手握实权、能办实事儿最要紧。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家里的积累颇为可观。据李响后来估计,少说也有几千万。李响的妈妈在一家国企的工会任个闲职,基本就是一个家庭主妇。
  李响高中毕业就来北京上大学了,毕业后在一个大型外企找到了个销售的工作,于是就在北京留了下来。他现在住的高档公寓就是那会儿他爸为庆祝儿子找到好工作给买的。只可惜他爸还不知道,这份工作他的好儿子还没做满两年就被迫辞职了。
  辞职的原因说起来也真是倒霉摧的——
  李响虽相貌普通,但身材高大,尽管有点儿发胖,但胜在会捯饬,做销售的人本来就能说会道,加上他爸后来又送他一辆宝马X5,所以,在这个虚荣的时代,追李响的姑娘一直前仆后继。
  李响刚进公司没多久就和老板的秘书搞得相当暧昧。有一次下班后趁公司没什么人,这俩人在会议室的桌子上亲热——图的就是个心跳刺激。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暗中把全过程录了下来,隔天就E-mail给了李响的老板。
  其实这种事在这个早已没有了底线的年代真的是可大可小的,关键看老板如何把握。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又都是年轻人,荷尔蒙分泌旺盛,只是时间地点不合适。本来完全可以以教育警告为主,偏偏那时李响才知道,这小秘书居然真是老板的小蜜!那就只能赖自个儿人品差了。
  他本来还没完全死心,想托关系看能不能调到公司的其他部门。谁知没过两天这段视频居然被一个神秘的账号发给了几乎全公司的人!李响也算是“一夜成名”了,连地库门口负责发卡的小姑娘都记住他了,一见到他就捂嘴偷笑,窃窃私语。这下想捂也捂不住了,那就干脆痛快点儿,辞职另觅出路吧。
  可李响这前老板报复心太重,先后给几大同行企业发了警告信,把这么点儿事搞得外企圈子里尽人皆知,害得李响彻底断了继续混外企的念想。
  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好在家不用他养,家人又都在外地,所以李响没有什么压力。东方不亮西方亮,除了发誓若有一天逮住了那个害自己的小子绝不手软之外,他倒并不悲观。只是这些绝对不能让家里人知道,后来他随便编了个诸如工作不开心啊之类的理由就混过去了,遇到艾明后他也没有向她提起过这段历史。
  有点儿扯远了啊,再说回李响他爸。后来他爸和他的上级领导不知因为什么事情翻了脸,估计也是分赃不均之类的,他的事情就被抖了出来。他爸还算机敏,刚嗅到苗头不对,就把大部分家产分批转移到了加拿大。等举报他贪污的匿名信递到上级主管机关的时候,他人已经坐上了飞往温哥华的航班。
  因为家里还有不少后续的事情需要处理,又为了避风头,他爸就安排老婆先到北京和儿子住一段时间。本来是打算今年过完春节他妈就飞去温哥华和他爸会合的,没想到还没到正月十五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李响自己开了家饭馆是吗?”陈队长的问题似乎还有不少。
  “嗯,是跟人合开的,叫‘然也’。”艾明回答。
  “名儿还挺怪。开多久了?生意怎么样?”
  “好像两年多了,具体时间我不大清楚,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在做这个,生意很不错,晚饭时间经常要排队等位。”
  “和什么人合开的?”
  “刘天一,应该算是他……最好的朋友了吧。”
  陈队长听出了艾明的犹豫:“他们的关系怎么样?有没有闹过什么矛盾?”
  矛盾?关于我的那件事吗?艾明皱起眉头,心中在斗争要不要把那件事告诉警察:两个好朋友曾经为了我争风吃醋,差点儿闹掰了。这种剧情会不会太狗血?对了,他和刘天一后来到底是怎么和好的,李响居然从来没跟我提过!
  艾明摇了摇头说:“平时吵吵闹闹的,倒也没什么特别大的矛盾。”
  二位警官向艾明要来了刘天一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准备起身告辞。走到门口,陈队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问艾明:“他还有什么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吗?除了刘天一。”
  “他还有个好朋友,叫陈然,是他以前在外企工作时候的同事,现在应该还在那家外企上班。”
  “谢谢您的配合。这是我们的电话,如果您又想起什么,请直接给我们打电话。”陈队长递给艾明一张名片,迈步朝门外走。
  “请稍等!艾明小姐,您能不能帮我签个名?就在这儿。”王小红掏出一个笔记本,一脸期待地望着艾明。
  “当然没问题。”艾明立马在脸上堆出笑容,伸手接过来,唰唰两笔签好。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善待粉丝。幸好她没要求合影,不然今天这扮相就把“美女作家”的名号给彻底毁了。艾明心想。
  
  终于把警察送走了。艾明关上门,却没有松口气的感觉。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沙发旁边拿起手机,刚想拨号,犹豫了一下又放下,转身走进书房拿起座机,飞快地按下了一串号码。
  “喂?”一个低沉的男声在电话另一端响起。
  “从现在开始不要用手机跟我联络,有事打座机,具体事情当面聊,不要在电话里说。”
  “你是说我们的手机被……监听了?”
  “即使现在没有也快了。我暂时不方便解释,你记住就行。”
  “我还以为昨晚那笔钱的事情你终于想通了呢。”
  “你是不是除了钱就没有关心的事了?现在出大麻烦了!”
  “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
  “我干什么了?你给我把话讲清楚!”
  “哼!你最好什么都没干,你要是敢把我拖下水,我是决不会放过你的!”
  艾明狠狠地摔了电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