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主义的弊害.pdf

官僚主义的弊害.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讨论法国由来已久的中央集权制和庞大的官僚行政机构的历史形成原因、思想根源以及改革尝试。全书共分六部分。第一部分 “追踪隐疾”,叙述作者发现“法兰西病”的经过;第二部分论述“法兰西病”形成的历史过程;第三、四部分列举大量事例剖析法国社会种种畸形现象;第五部分分析“法兰西病”的思想根源;第六部分回顾法国三百年来种种改革尝试,分析其失败原因。针对“法兰西病”,作者还提出了可资借鉴的治疗方案。

编辑推荐
法国政治家、学者阿兰•佩雷菲特经典再现,曾是震动法国乃至整个西欧的百万畅销书,被誉为“战后关于法国最重要的一本书”,揭露法国不为人知的“最触目惊心的内幕”。

官僚主义乃人类通病。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和社会有幸能免于官僚主义之害?
又有何公私机构和大小企业不存在或多或少的官僚主义问题?
了解历史的法国,为当代中国寻找有价值的借鉴。

作者简介
阿兰•佩雷菲特(Alain Peyrefitte,1925-1999)
当代法国一位非凡的人物。他曾8次出任政府部长,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部长。他从1969年起先后当选为法国的国民议会议员、参议院议员,是位深得选民信任的政治家。
佩雷菲特不仅是位成功的政治家,更是位成功的学者。他在从政的同时一直在学术上孜孜不倦地耕耘,他一生共写了二十多部著作,其中《官僚主义的弊害》刚一出版就引起轰动,印数高达几百万册。由于他突出的学术贡献,曾先后当选为法兰西文学院院士和道德及政治科学院院士。

目录
序 我们的私生子001
思想习惯的包袱 / 经济和民主的奇怪故障 / 布雷区 / 管窥症 / 不自觉地回到洪水时期 / “我们讲的是过去” / 爵士乐手 / 耳闻目睹 / 探索隐疾的经历 / 事情的经过仿佛是这样 / 思想交锋

第一部 追踪隐疾

第一章 法兰西谜
“法国人靠不住” / “他们有自己的定见” / “拉丁人喜欢理论” / 信用问题 / 原型是成功的,但成批生产呢? / 接受挑战 / “法国人最好” / 奇特的连贯性

第二章 病入膏肓
法国意志消沉 / 分裂的法国 / 法国下跪 / 离奇的败仗 / 非战之罪 / 造反分子和爱国分子 / 打靶游戏 / 辟邪

第三章 寻找病毒
早餐不忘公民道德 / “零钱嘛,等你方便时再说吧” / 一个同病毒一样简单的媒介 / 大师们的画像 / 科学是一所修道院 / 按箭猪方式结成宗族 / 自我殖民化 / 僵化的天主教 / 在寺院里的黑袍教士

第四章 两半球
一个民族,两种社会 / 把不幸当跳板 / 我们争吵的场面 / 铁幕将要颠倒过来 / 计划:是奇迹还是一塌糊涂 / 杰拉尔德•菲利普大吃一惊 / 解冻和再冻 / 全世界的笛卡尔派……

第五章 从头烂起
集体自我解脱 / 逃之夭夭 / 互相抵消 / 欧洲,办不到的药方 / 海外领病了 / 既成事实政策 / 病态外交 / 没有权威,因为没有持续性 / 患厌恶历史病的人民 / “戴高乐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六章 不能全愈的痊愈
5月13日还是6月1日? / “他的寿命不会比其他人长” / 带电的气氛 / 班上的坏学生 / “你说我要决裂了” / 有事实为证,看得见的病已经治好 / “两年!” / 从迷信雅各宾…… / ……到南斯拉夫的诱惑力 / 在德•格拉斯巡洋舰甲板上

第七章 隐患露头
在等候电话小姐的时候 / 隐疾在明疾下面显露出来 / 力量被抵消了的政府 / “太荒唐了” / 民族的基本个性 / 对国家的反作用 / 巨大的真空 / 个人—国家,冤家一对

第八章 “政权,就是无能”
1.官办新闻 / 饭厅里的国家 / 五个月后
2.归国人员,或显影剂
3.“法兰西病”的缩影 / 改革消磨殆尽 / 章程 / 法国之声 / 火星人入侵

第九章 国家大脑
1.官办研究 / 协调协调人 / “到1968年,我要有氢弹” / 隔墙赏花 / 科斯山的牧人
2.治下一千三百万人,“你要在那里待五年” / 教育不过是两个字:多少? / 争取时间做自己的盟友 / 大学在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关头 / 南特尔样板,南特尔坟墓

第十章 误会
封闭的社会 / “虚假的印象” / “他解放了社会” / “只有个人和法国” / “有把国家和民族炸掉的危险” / “人们把盎格鲁-撒克逊社会理想化” / “圣杰曼•德普雷的语言” / “我要稳定局势”

第二部 罗马病

第十一章 “伟大的世纪”——没落前的全盛
路易十四,两只鹌鹑和夏尔•戴高乐 / 林中空地周围的黑暗森林 / 布蒙着眼睛 / 巨大的优势一点一点地失去 / 科尔伯特的典型失败 / 起瘫痪作用的干预 / 不信任的社会 / 怎样衡量衰落 / 从自我陶醉到自虐狂 / 法国并没有真正的起色 / 失而复得的阿尔萨斯的冲击

第十二章 人口江河日下
1.人口衰落,令人吃惊 / 法—英竞赛 / 从队头到队尾
2.解释的尝试 / 新法兰西人丁兴旺 / 人口密度的四十大关 / 旧社会可怕的生物学平衡 / 养不活人的衣食经济 / 僵化的社会 / 灭顶之灾 / 从不自觉的马尔萨斯主义到自觉的马尔萨斯主义 / 人丁兴旺,百业发达
3.令人担心的远景 / 日益萎缩的民族 / 障碍来自精神方面

第十三章 拉丁国家的没落
世界围着纳瓦尼广场转 / 葡萄牙:从过分发达到不发达 / 美国星际航行及空间管理局的方法 / 令人惊奇的西班牙 / “我们所有人都是绅士” / 农业的、等级制度的、古老的拉丁美洲 / 意大利:从充满活力到衰弱 / 艺术——被摘下的花朵 / 奥地利的能动性遭到打击 / 马比书多 / 卷扬梯

第十四章 宗教改革后社会的飞跃
“上帝创造大地,荷兰人创造荷兰” / 小店东的国家 / 瑞士奇迹 / “自己创造的国家” / 斯堪的纳维亚或北极圈下的繁荣 / 文明的完整形象 / 在人类漫长的行列中

第十五章 两种速度
天主教德国和新教德国 / 现代化的爱尔兰和落后的爱尔兰 / 法国,或活跃的少数 / 废除南特上谕在加拿大的余波 / 多数派低人一等

第十六章 例外证实了规律:英国的昏迷
退休的国家 / 降压事故 / 工会权力过度膨胀 / 衰竭还是退隐

第十七章 需要排除的解释
腐朽的住宅 / 宗教因素 / 马克思的错误 / 一个杰出的不知名的人 / 原因不止一个,结果也不止一个 / 经济,绝不仅仅是经济

第十八章 为什么西方分道扬镳
生命力和繁荣 / 文化革命:宗教改革 / 给普罗米修斯平反 / 文化反革命:反改革 / 从哥白尼到伽利略 / 拉丁国家仿效罗马教会 / 英才外流 / 发展的突击队 / 第一个信任社会 / 多中心道路和单一中心道路

第十九章 教会的长女,凯撒的孙女
法国在汇合点上 / 神圣的国王 / 从罗马到巴黎的长征 / 凯撒的孙女 / 行政王朝 / “大臣,就是我” / 三个等级的对位法 / 愈来愈僵化 / 革命的循环 / 拿破仑的铁靴 / 伟大的僵局

第二十章 解释历史的尝试
成功的欲望 / “在你身上有更多的欲望”/ 活跃的少数 / 挑战 / 非物质的第三种因素 / 等级制度带来事务主义 / 钥匙圈或赞美疯癫 / 土豆的不幸 / 条例应全部更换 / 通过负责的自治实行革新 / 诺贝尔指标 / 先锋精神

第二十一章 发展的激素
1.发展的连锁反应 / 托马斯•库克和堂吉诃德 / 金钱—自主的手段 / 投资精神 / 竞争—脆弱的胜利 / 自由的庞大机器 / 日本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挑战
2.经济桎梏 / 资产阶级对经济的背叛 / 反对消费社会 / 官僚经济 / 发动机出故障 / 正当的收益和不正当的收益 / 游泳动作

第二十二章 玛特和玛丽
1.玛丽的优点 / 更活跃的精神生活 / 强大组织的耐力 / 离奇的相互关系
2.玛特的优点 / 革新和贸易的社会 / 民主社会
3.玛丽的萎靡不振 / 教条主义的社会 / 翻版的社会 / 痉挛的社会
4.新情况和后遗症 / 余磁力作用

第三部 没有凯撒的凯撒主义

第二十三章 技术专家越俎代庖
只需让赛纳和马尔尼省投票 / 法国的缩影 / 快速民意测验法 / “彷徨的人” / 不平等成风 / 空空的“大居民区” / “疯人院” / 头顶金矿 / 技术专家贾纳斯的两副脸 / “法国不需要高速公路” / 马奇诺防线 / 自封为王的国家

第二十四章 煤灰子
在矿下 / 恶运当头 / 从面对面到肩并肩 / 没有个人出路 / 保密恶习 / 总理无能为力 / “避免动感情” / 要么全部,要么全不 / “戴高乐什么也办得到” / 只有闹个乱子才行 / 扣留人质 / “我从政治道义上谴责……” / 等级制重新掌握了事态 / 行政等级制也一样 / 矿工最好就此罢休 / 一段悲哀的故事

第二十五章 地下水里起风波
既成事实 / 大封君 / 风波起 / 规避讨论,确是高招 / 无声的苦恼 / 这水或那水,巴黎龙头水 / 净水不净 / 一百升水里掺一升泉水 / 二百五十升用水里饮水才占半升 / 设计事故 / 定案的威信 / 拉维莱德屠宰场 / 贪污的幽灵 / 行政当局寸步不让 / 申诉无路的民主 / 皇帝的本事 / 比鲁士式的胜利

第二十六章 两头厚皮大象
帝国的光荣 / 过犹不及

第四部 社会结构的病症:极端不负责任的社会

第二十七章 不负责任
远距离操纵 / 小头头 / 非人格化的权力 / 猜忌的天下 / 念诵书面发言稿 / “教堂是美术局的” / 隐隐约约的恐怖 / 又是对手,又是同谋

第二十八章 偷梁换柱
他们本该如此 / 只管签字,其余都归我们办 / 领导谁就得追随谁 / 知情人不知情 / 自行车存车规律 / 三个在催眠状态中采取的决定 / (1)原子武器 / (2)皮埃尔拉特和热核计划 / (3)南特尔的场地 / 部长走马灯 / 新的共生体,专家政府 / 明于取舍

第二十九章 泛滥
国家大计变成了国家谬计 / 十公尺 / 瘫痪了的万能 / 滋生繁殖 / 财务机关专政 / 国家成为众矢之的 / 中央政权,唯一的彩头 / 国家发生危机

第三十章 混乱
“哲学家”的错误 / 自取挫折的道路 / 政权延续靠行政 / 以混乱为借口 / 当选人兼职,则权力尽归消蚀 / 分别层次

第三十一章 画地为牢
“他们都是处长” / 部落和山头的万花筒 / 右手不认得左手 / 支离破碎的市政设计 / 国立行政学院,或团结梦 / 香勃努瓦的火车 / 门户之见,壁垒森严 / 僧侣社会 / 分等食堂 / 自我延年 / 新旧“平民肥皂” / 拔尖制 / 勋章事件 / 钻牛角尖 / 二十世纪的贾法吕斯 / 孤岛语言

第三十二章 充血
城市拥挤 / 巴黎主义 / 国家的弱点 / 外省的贫血症 / 巴黎的肚子 / 民族岌岌可危

第三十三章 解体
1.没有对等的力量,只有反权力 / 国家与人民为敌 / 全面反对的权力 / 两个等级既是平行的,又是反向的 / 工会垄断 / 政府当保险丝
2.国家反对国家 / 拒绝握手 / 国家职员造反 / “不负责任的”官吏 / 国家部门的反国家主义 / 脚踏两只船 / 中央集权如江河日下 / 出路在专政呢,还是在自由化?

第三十四章 平衡失调
第六共和国 / 总统制的诱惑力 / 总统的使命是当霞飞 / 从两极化到两个法国 / 保留区 / 不知节力,自贻伊戚 / 积极的裁判员 / 宪法二读 / 配偶问题 / 必要而又难搞的轮换制 / 让议会的职能起作用 / 从基层搞平衡 / 挂在屋顶上的房子

第五部 论精神结构的病症:故步自封的痉挛症

第三十五章 明镜廊
疑忌的遗传线 / 克利特人的新怪论 / 开头是家庭 / 妇女不像男子那么平等 / 教会的耶稣会教士和国家的耶稣会教士 / 神化抽象知识 / 在伊顿中学的运动场上 / 掌管钥匙的人 / 家长式的企业 / “主人翁思想” / 凯撒和乌龟

第三十六章 革新的阻力
1.故步自封 / 过去的压力 / 故步自封的诱惑力
2.抽风 / 动乱的魅力 / 法国人的剽悍劲 / 无益的痉挛
3.不买账的保守派 / 不对劲 / 虚伪的恐新病 / 一盘胶

第三十七章 权力神圣
日常生活里的神道 / 桥师神皇 / 正统观念 / 教会的僧侣和国家的憎侣 / 神圣权力的属性

第三十八章 服从
宣扬服从,笼络人心 / 思想警察 / 锁链瘾 / 受扶养的人民 / 法国人是历史的对象 / 越提防,越难提防

第三十九章 闹独立性
物极必反 / 不听你那一套 / 薄弱环节 / 反对僧侣,崩断链子 / 边缘世界 / 联合反对

第四十章 赖皮叫化
你们知道什么叫作参加吗? / 各人自管自,国家管大家 / 从国家那儿真的再没油水可捞了吗? / 越扶越瘫 / 结社的弱点 / 脆弱的灵魂

第四十一章 废弃不同
齐整划一的威望 / 从迷恋统一到迷恋平等 / 统一主义害统一,平等主义害平等 / 对于不平等的传统看法 / 机会均等 / 绝望的学校

第四十二章 崇尚空谈
成就是次要的 / 不现实的现实效果 / 词句和事物 / 对地理历史的无知 / 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 缺乏持续性 / 心理的传染病

第四十三章 我们的宗教战争
全白全黑 / 好战的人民打内战 / 日常的咄咄逼人 / 以斗争为对话 / 工人隔离区 / 社会吵闹 / 两个法国 / 德法战争 / 牢不可破的二重性,靠不住的第三路线

第六部 挫折的教训

第四十四章 不虞作用
车子打滑,失去控制 / 极少领导人能摆脱不虞作用 / 意外的来客

第四十五章 三百年没有改变的尝试
佛邦适得其反的改革 / 布尔高尼公爵的宾客 / 路易十六和改革的失败 / 长矛尖上的首级 / 拿破仑阴魂不散 / 拿破仑第三发明“分权制” / 流产的委员会

第四十六章 戴高乐惨遭灭顶
动完了手术进行再教育 /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支离破碎的决定

第四十七章 一曲未终
真话听起来好像不真 / 改造法兰西 / 自杀性的公民表决 / 病根 / 拔苗助长 / 最高的遗志

第四十八章 “我的第二个七年任期”
如果法国人要专区…… / 过犹不及 / 反复的可能性 / 地方权力方案 / 省政府 / 公职人员听代议人员支配 / 下一任总统七年任期的建树

结论 治疗药方

第四十九章 论方式
1.认识病源 / 不要梦想
2.新的良机 / 落后的王牌 / 持久的王牌 / 友谊的王牌 / 历史上接踵而来的冲击 / 一致努力的草图
3.阿基米德杠杆 / 必须有一个目标 / 成为楷模 / 使整个民族团结一致 / 全面计划 / 安排好过渡时期 / 蒙提索里的雨伞 / 革新的经验

第五十章 某些线索
1.分担公共责任 / 从权力分工到层次分工 / 维护团结的总统 / 政府职能应限于最主要的任务 / 国民议会应起监督作用 / 我们就是行政管理 / 正确认识现实 / “非官僚化”而不是“非行政管理化” / 应付危机的权力 / “温和的体制”既能放开手脚,又不至于肢解车裂
2.被接受的经济制度 / 共同参加企业管理,使企业变得可以接受 / 保护竞争 / 工业规模要合情理
3.人人负责的社会 / 日常生活的管理权 / 后一代与共同的信心 / 教育切合实际 / “人人负责的计划”
4.心理革命 / 限制工会唱高调,比赛加码 / 社会公正,进步之本 / 结合现实 / 魔笛师

附录
Ⅰ.“繁荣指数”
Ⅱ.诺贝尔奖金指数表
Ⅲ.煤灰子
Ⅳ.地下水
资料和参考注解
书目提要

文摘
没有一个国家肯把自己的祸患当作亲生子女。这就是法国:它在法国儿女的心目中,有时候显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能为世界创造前途;有时候却显得衰老、消沉,往日风流无踪无影,抚今思昔,自暴自弃。如果果真壮志成灰,再无凌云之志,又何必要这样伤感悲切呢?
他们是法国人:据说比任何一国的人民都难以治理。他们是造反的冠军,推翻政权的老手,打内战、制造集体祸患的纪录创造者。人还是这些人,而现在却唯官是从,唯权是爱,尽管政权老让他们失望。他们目无国家,但是没有这样一个百孔千疮的监护人,他们又没法自己活下去。
还是这个法国:在前一个世纪初,还是天下第一强国,今天却远远地落后了。最近虽然有了一些进步,但是要一面实现现代化,一面不至于失掉平衡,要就此赶上比它更富生气的国家,毕竟感到有些吃力。

思想习惯的包袱
经过多少次仔细审察,我们的困难,根子到底在哪儿呢?我自问,难道不在心理和社会学方面吗?换句话说,难道不在思想习惯方面吗?法国人面临的“问题”似乎不是由外界来的,而是法国人本身固有的,周围的现实,只不过反映了这些问题而已。
为什么英国的工业化来得比较早呢?历史和地理教科书里的答案是:“因为英国有煤。”为什么法国远不如人呢?“因为法国的煤矿比较贫乏。”可是,日本的工业化为什么那么快呢?还是那些,或者另外一些史地教科书却倒过来作出解释:日本人因为没有煤,只好输出制成品,用制成品来偿付进口的煤……

经济和民主的奇怪故障
我们今天观察世界,还用的十九世纪的历史唯物论。我们是否心满意足呢?瞧瞧加尔各答和孟买的街道吧。人们在神牛身旁乖乖地饿死,能望印度兴旺起来吗?回教徒斋戒的时候,能讲究生产效率吗?非洲一些领导人心想:当地的工人买到一把伞,一辆自行车,就满足了欲望,马上就不去上工,那么经济怎么能发展呢?在根深蒂固的士族和门阀社会里,西方式的代议民主制,又怎能顺利实行呢?千百年的积习,显然成了沉重的包袱。
但是,为什么单单所谓古老的社会才背有这种包袱呢?一个社会里最虚的东西,如宗教、成见、迷信、禁忌、行为的动机、对于权力的态度、历史的作用、个人和集体的道德、受教育和教人的准则,为什么不影响一国人民的作风,不影响一种文化的发展,不影响到最基本的各个领域,如投资、生产、贸易、经济增长率等方面呢?经济是不是只是一个带根本性的如原料、资本、劳力或生产关系的问题呢?是不是首先要有利于经济的思想习惯呢?民主制度是不是只是一个制度问题?需不需要确实能够使制度起作用的公众的思想呢?在法国,文化因素是不是导致了我们经济的落后,导致了我们社会的困难和我们的政治危机呢?当然,这不过是原因。
因果关系,难解难分。要想找出一根线头就清理出一框线来,那将是徒劳的。历史不是一根线。别想用一个孤立的因素来说明一切。看来有必要在发展过程的多种因素中,强调指出某种因素的重要性,而这种重要性却正是我们那种天真的唯物论者所忽视的。这就是人的思想的重要性。认为归根结蒂还是思想最要紧,能算是错误吗?再者,我们自己最能作主的到底是什么?

管窥症
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有那么一种倾向,把自己当作世界的肚脐眼。但是,这种人类中心论,又有两种相反的形式。
有时候,可惜别人跟自己不一样,并且认为差别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同意并尊重这种差别。就这样,英国人往往悲天悯人地叹息,上帝为什么没有从加莱城开始加恩于人们,生下来便当英国人?这些人各有各的风俗,各有各的癖好,那就让他们去罢。
有时候,人类中心论者,会成为同化论者。比方说,库尔特•恩克尔是一位人类学家。他过一阵子就到巴西印第安人的部落里去住一个时期。每一次久别归来,老哭得热泪滚滚,伤心他别后的痛苦。因为,这个部落是他唯一值得生活的地方。还有那些拉丁国家:别人吗,当然啰,没福气分享我们的文化,但是希望关系不要断绝。只要他们学我们的文化,不也就成了文明人了吗?在拉丁人看起来,别国人民的特征是不足挂齿的,而自己的特征就不用谈了。因为人是万物的主体和度量衡。劳伦斯曾写道:“法国人从这样一种学说出发(这是一种教条,而不是什么固有的本能),即人类中十全十美的只有法国人。他们觉得,外国人当然永远达不到他们的水平,只要能接近一点这个水平,就不错了。”
既然这样,那么法国人怎么能承认自己的错失,即自己失败的原因呢?我们之所以无视我们自己,不认识我们自己,就因为我们不肯正视自己。这种情况,越不自觉,越起作用。有一种眼疾,眼科专家称之谓“管窥症”。病人的视野极小,像从一根管子里看出去。瞧着走路还可以,要大地山河一望尽收可就不行了。弗洛伊德曾经证明,人的思想也会害“管窥症”。人在无意识中拒绝意识那些自己不肯看到的自己身上和自己周围的东西。
没有任何东西比自知之明更加困难。自己觉察不出自己的口音,意识不到自己的口头禅,闻不出自己的气味。因为法国人的弱点深深地存在于法国人的身上,所以自己没法觉察出来。
一个国家的人民,不爱知道那些让自己失面子的真情实况,宁可推说什么浮云遮月呀,事不凑巧呀。但是,偶然久了,就变成规律。一消沉就是三百年,尽管也有几次雷电般的壮举,难道不正是这种壮举意味着衰微没落吗?法国的生命力,在十七世纪的全盛时代便开始衰落下来,而别国却正在觉醒。这样的现象,我们是不肯考虑的。要看出萎靡不振的原因何在,那我们就更加犯“管窥症”了。我们不知道,我们也根本不想知道自由社会的内部机制是怎样运转的。这种自由社会,在跟我们竞争的国家里,早已发扬光大,而我们呢,我们自以为也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甚至还自以为起着带头作用。其实,我们并没有一直真正地在这种社会里生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