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面前谁怕谁.pdf

爱情面前谁怕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爱情面前谁怕谁》由任泉工作室、上海剧帝影视传媒联合出品,卢伦常执导,上海剧帝影视传媒联合出品,刘学武担任制片人,卢伦常执导,霍思燕、张晓龙、陈紫函、潘虹等人主演。同名小说延续了电视剧毒蛇、搞笑的言语风格,生动地描写了身边大龄叛逆的痞子毒舌男、糗态百出的螃蟹女、冷艳腹黑的北漂女、多情纠结的钻石男、知书达理的豪门少妇、软弱胆小的富二代……各种碰撞中揭示了女人在现实和理想当中妥协或是不妥协地向前走,终于把自己修炼成了一个存善良、存温暖、存勇敢的强大而独立的女人。

编辑推荐
电视剧《爱情面前谁怕谁》的原著小说。京城才女编剧李晖正版独家授权作品,首次执笔,十年奋斗,霸气外漏,完美融合情斗、浪漫、现实等元素,被誉为颠覆性的女权情感励志新作。续写5万字新鲜内容+唯美私藏海报,更多猛料和惊喜,回馈粉丝的翘首以盼。小说内容与剧情合而不同,收录了李晖为小说版独家续写的五万字全新番外。不是单一的情感类的书,而是写为爱出发的女性的生存状态。本书的内容涉及职场、生活、爱情、婚姻等,也深入讨论当下大家关注的:大龄剩女、北漂、闪婚裸婚。霍思燕、张晓龙、任泉、陈紫函、习雪等鼓掌推荐!写给那些倔强的都市女人和她们的爱情。愿曾经爱、正在爱、等待爱的她们能找到梦寐以求的怀抱;如果没有,愿她们先给自己一个坚强的拥抱,一份无畏而温暖的力量。

媒体推荐
编剧李晖的妙语是我在拍戏现场疲劳时最管用的兴奋剂、强心针!这本书不仅是心灵鸡汤,更是一碗热腾腾的心灵麻辣烫,带给80后女生一拍桌子含着眼泪继续奔跑的力量。
——霍思燕
晖姐的这本《爱情面前谁怕谁》让我尝试和突破了不同的角色,严格来说,我非常喜欢《爱情》里面的郑天乐,我称他“整天乐”。通知小伙伴们一声,从今以后我改名了哈,大家以后就叫我“整天乐”吧。“
——张晓龙
《爱情面前谁怕谁》这本书让我抖了一个激灵,只晓得大编剧看家的是剧本,没想到最拿手的私房菜藏得这么深。
—— 陈紫函
全世界都知道剧本重要,但是真正优秀的剧本有几个?你又能碰上几个?《爱情面前谁怕谁》是一个很棒的剧本,写的很用心,很接地气,我很喜欢。
——卢伦常
李晖的剧本很打动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复杂,信息量这么大的剧本。由于播出过程中受到各种影响剪掉了一些戏,我和大家都有些许遗憾,不过,更多精彩的故事都在这将要出版的小说里,喜欢的小伙伴们一起追书吧!
——任泉

作者简介
李晖,中国国家话剧导演、编剧,十七岁考入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并在舞台上战斗了八个年头,先后参演十多部话剧,之后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系,毕业后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成为一名专业编剧和导演。代表作品:《就像美丽蝴蝶飞》《欢乐树》《三十不惑》《禁区》《郎心如铁》《爱情面前谁怕谁》等十多部影视作品。

文摘
余小渔没想到黎海波会约她,她根本搞不懂黎海波要干些什么。来到酒吧的时候,黎海波早已经等着了。
两人坐下,余小渔试探性地问:“你……真的和她好了?”
黎海波喝了一口酒:“对不起小渔,我必须承认,那天晚上我的确不能自拔地爱上她。”
余小渔有些受伤:“就一个晚上?”
“感情被激发是瞬间的事。”黎海波无奈地笑着。
正说着,罗美琪到了,余小渔有些诧异,这是她没想到的情节:“你……罗美琪?”
“不用奇怪,是我让海波约你的。”罗美琪笑着坐下。
黎海波愣了愣,立刻又点了点头。
余小渔狠狠地瞪了黎海波一眼,转过头对罗美琪说:“其实我和黎海波从头到尾就是哥们关系。谈婚论嫁的男性朋友我有,是家境相貌工作都不错的三好青年,不过不想这么早把自己给泼出去,我的青春还没浪费够呢。”
罗美琪笑了笑,有些怪异:“那就叫他一起来聚聚,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余小渔有些慌乱,明显底气不足:“我的生活干吗要和你们搅在一起?”
罗美琪还是怪笑地看着她,黎海波更是缺德,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余小渔的手机,塞到她手里:“打吧,让他过来玩玩。”
余小渔接过电话,有点发蒙,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她差点把电话扔了,赶紧接起:“喂。”
电话里传来了郑天乐的声音:“神经病,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余小渔先是一愣,但瞬间灿烂如花地笑着:“你在哪里啊?什么……听不见……喂……等等,我到安静的地方去……”边说边向酒吧外走去。
一出酒吧,余小渔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冲着电话大叫:“你个二氧化碳,找抽啊,现在才给我打电话了,什么时候还钱?”
“还你个头,你再不把身份证给我,我就报警了。”郑天乐也在电话里大叫着。
“我靠,这年头骗子都这么底气十足,好啊,我现在在MEETING酒吧,给你十五分钟,我等你带警察抓我,你要敢晚来一分钟,我打爆你的头。”说完,狠狠地挂上电话。
没一会,郑天乐风风火火地到了,还是骑着他那辆摩托车,一下车就冲着余小渔喊:“拿来,身份证。”
余小渔左右看了看:“警察呢?”
“哥们没空跟你臭贫,赶紧的。”郑天乐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余小渔靠近郑天乐,小声说:“做个交易,怎么样?”
郑天乐吓了一大跳,赶紧退开一步:“离我远点,没这爱好。”
“滚,你也配。”余小渔怒了:“直说了吧,你们骗了我两万块钱,只要你帮我救个场,进去冒充一下我男朋友,还一万八就行。”
郑天乐歪着头看着余小渔:“你有精神病史吧?”
余小渔咬了咬牙:“好,我再让三千,别得寸进尺啊。”
郑天乐有些哭笑不得:“听着,第一,哥们根本不认识你,更没有骗钱一说。第二,哥们没有义务当你的男朋友,要找男人马路上多的是。第三,立刻马上把身份证还给我,不然别怪我欺负女人。”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东西,”余小渔撸着袖子走过去:“怎么着,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
郑天乐有些恐慌,又退了几步:“我从不打女人,我要……报警。”
“好啊,报呀,骗子还有理了。”余小渔拿出电话,拨出了110。
“哎呀?好你个女疯子。”郑天乐也不甘示弱地按下了110。

派出所里今儿个注定热闹,余小渔和郑天乐一个指责对方骗了她两万块钱,另一个说对方是女疯子,抢了他的身份证,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一时间,派出所里全是他俩的声音。
但民警叔叔是公正的,人家查了查档案,证明郑天乐是未婚状态,而且也不是什么富二代,更不是家族继承人。反倒是余小渔强行私扣他人身份证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郑天乐这个乐呀,还非要起诉余小渔,还是民警叔叔出面,才算是平息了这次风波。
小渔气呼呼地冲出派出所,郑天乐后面追了出来。
“离我远点,人渣。”余小渔大喊。
郑天乐举着一部电话:“谁的电话?不要我扔了。”
余小渔一把夺过,转身就走。
“哎,哎?”郑天乐后面大叫着:“刚才电话一直响,我接了,是一个女人,”郑天乐捏着嗓子学女人:“余小渔,你和男朋友私奔了?接人接了一小时,做事能靠点谱吗?”
余小渔转过头紧张地看着他:“你……你怎么说的?”
“我直接挂了。这么紧张?情敌啊?”郑天乐纳闷地问。
余小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但马上又改了口:“才不是……”
“女人只有一种敌人,”郑天乐一副哲人的口吻:“就是情敌。如果你肯求我,也许我会考虑一下扮演你男朋友,出场费一小时一千,友情价。”
说完,拉着余小渔就走,小渔大叫着甩开他:“滚,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
郑天乐也不甘示弱:“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民事附带刑事告死你。”
余小渔愤怒地看着郑天乐,忽然感到自己有说不出的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就下来了。
郑天乐有些慌张,连忙凑过来:“哎,你怎么了?”
余小渔抹了一下眼泪,转头就跑。郑天乐彻底被搞蒙了,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个女孩的背影。
余小渔和郑天乐坐在河边。郑天乐用矿泉水给她洗了下伤口,又从包里拿出一些纱布,简单地处理一下。
“你喜欢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郑天乐一边包扎一边问。
“才不呢。”余小渔有些赌气地说。
“别挺着了,”郑天乐看着她:“我一打眼就看出所以然来了,你喜欢他,他喜欢那个女的,而那个女的并不在乎那个男的,只是和你有仇,才拉上那个男的向你示威……”
余小渔看了看天空:“蹩脚的编剧。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是骗我钱的人?”
“又来了,烦不烦?”郑天乐拍了拍胸脯:“如果我是就把头给你。好了,包好了,一周之内不要碰水,洗澡用塑料袋套上。”

月亮高悬,两个醉鬼身边已是一堆酒瓶。
余小渔喝得舌头有些大:“你还没告诉我,你干吗跟着我?”
郑天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女人四处求人冒充她男朋友,一定有说不出口的苦衷,我就跟着,想看看笑话。”
余小渔突然哭起来,这几天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其实……我真的很难过,混了三十年一事无成,工作一塌糊涂,感情上像个白痴,好不容易下决心好好恋爱一场,还被戏弄……”
郑天乐喝了一口酒:“你不是能骂能打,挺像黑社会的吗?”
余小渔叹了口气:“我妈说我就是只螃蟹,看着厉害,一钓就上钩,丢锅里就熟了,上了桌就被大卸八块。”
“哈哈,你妈太有才了。”然后拿起垫在屁股下的报纸:“这上面说,当你打不过想跑时,就对自己说NO,NO,NO。每天对着镜子高喊,我是最棒的,我是最美的、我是独一无二的。”
余小渔抹了抹眼泪,终于笑了:“你当我是芙蓉姐姐啊,搞得跟传销似的。”
“这是一个捡回自信心的机会,”郑天乐说,“可以帮你把那男的抢回来。”
余小渔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斗不过美琪的。再说,我现在已经不太喜欢他了。”
“喜欢不喜欢不重要,”郑天乐眨了眨眼:“抢过来再像他甩掉你一样狠狠甩掉他,这样你的自信心就会彻底找回来了。”
说完,一把拉起有些惊讶的余小渔:“来,跟我大声说,我是最棒的。”
余小渔看着来来回回的人,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人呢,不好吧?”
郑天乐不管那些,冲着天大声喊道:“我是最棒的,我是最帅的,我是独一无二的……”
一个啤酒瓶飞过来在他身边爆开,一个男声传来:“哥们儿,有病得治!”

余小渔醉得一塌糊涂,郑天乐只好背着她走。但即使这样两人还是没忘记斗嘴。
郑天乐:“喂,看着挺瘦,要啥没啥,还死沉死沉的。”
“我……我有功夫……”余小渔含糊着。
“哟,都这样了还跟着吹呢?那拜托你使点轻功行吗?”
“没问题,”余小渔好像立刻有了几分精神,挥着手念道:“清气下沉,浊气上升,清气下沉,浊气上升……呕……呕……”
乱七八糟的口诀还没念完呢,就把自己给念吐了,郑天乐赶紧把她放下,拍着她的后背:“我就觉得哪点不对,喂,口诀念反啦。”
余小渔吐得昏天黑地的:“哥们,你说得对,呕……我要穿上盔甲拿着长矛去战斗,呕……”
她使劲吐了几口,抬起头看着郑天乐:“他黎海波凭什么那么轻视我,连‘分手’两个字都没跟我说过,一个星期不给我电话就等于告诉我分手了?”
接过郑天乐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继续气愤地大叫:“他凭什么不把我当回事?我很好欺负吗?你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资格制订游戏规则?你等着,我要叫你尝尝苦头,让你死得很难看……”
余小渔说着,变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郑天乐看着她:“喂,你这副样子很像潘多拉盒子里放出的怪兽。”
余小渔苦闷地说:“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没钱没感情都无所谓,但是如果连最后一点自尊心都丧失了就彻底完蛋了。”说着一把拽过天乐:“哥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你祖先是犹太人吧?”
“做我三个月男朋友。”
“付款吗?”
“一个月五千。”
“这么点儿?不过……和醉鬼讨价还价好像有点乘人之危,行,不过说好,陪吃陪喝,不陪睡。”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