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微尘里.pdf

世界微尘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人气作家木浮生睽违三年温情巨献。
★《良言写意》后再创经典。
★随书附赠精美卡片。
★世界上最令人心动的事情是,你原本以为没有机会靠近的人,竟然爱上了你……
★内容简介:
倾注了青春期所有憧憬写下的那封告白信,却阴差阳错地被另外一个人收到了。
那一晚,一个越洋长途让曾鲤深深记住了这个人——艾景初。

自卑如尘埃的曾鲤,曾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提起勇气去爱一个人。
所以面对两个人之间的暗流,她无视,逃避,退让。
直到他逼迫她给他一个答案:“曾鲤,你的心还在吗?”
“如果还在,我要拿走它。”

他爱她,怜她,惜她,懂她,包容她。
世上只有一个艾景初,幸运的是,世界这么大,她还是遇到了他。

编辑推荐
★人气作家木浮生睽违三年温情巨献。
★《良言写意》后再创经典。
★随书附赠精美卡片。
★世界上最令人心动的事情是,你原本以为没有机会靠近的人,竟然爱上了你……

《世界微尘里》经典段落:
☆那是曾鲤第一次知道艾景初。他的声音沉稳而润泽,有种独特的质感,又夹杂着清淡和疏离,却让她的世界突然被染上了色彩。宛若天籁,终生难忘。

☆一个正常人除了那四颗偶尔出来恶作剧的智齿以外,会有二十八颗恒牙。
中国古代人认为天上有二十八星宿。
四个星期也恰恰等于二十八天。
女性的生理周期和新陈代谢周期平均是二十八天。
有时候电视广告上的护肤品宣传语经常会说“二十八天带来彻底改变”之类的话。
以前有部美国的文艺片,名字就是《28天》,女主角接受了一个时长二十八天的心理治疗。更奇怪的是还有一部丧尸电影叫《惊变28天》,男主角车祸昏迷二十八天醒来后,发现这个世界改变了。
可是,二十八天,也是曾鲤与艾景初见面的一个循环。

☆如果我说我爱你又会怎样?
就像在明亮的房间里点燃了烛光。
☆爱情,可以多么喜悦,也可以多么不堪一击。
幸而,曾鲤最后遇见了艾景初。
你遇见了另一个人。

名人推荐
★2014年最爱的言情小说,木浮生的《世界微尘里》,情节细腻,温暖人心,喜欢那种字里行间都是美好的感觉。

★我喜欢《世界微尘里》那种日久生情的感情,最是温暖而动人。不过像艾景初这样的人,想必也只有日子久了才能让他生情吧……

★艾景初这个人,初看时,会觉得他除了帅以外,性格其实是有点乏味的。慢慢看下来,会发现,他的性格其实很像《来自星星的你》里面的都敏俊。两个人都是教授,都医术强大,都闷骚,都傲娇,却又都对自己爱的人温柔得要死。初见是冰山,接触过才发现是暖男,这样的男人,大概也只有在韩剧和言情小说里才能发现了。

作者简介
木浮生
80后畅销都市言情小说家,被业界誉为最具潜力的天后生力军。
生于蜀地,自小喜欢看书,只爱书中那些有关儿女情长的桥段。一直记得亦舒的那句话——做人凡事要静:静静地来,静静地去;静静努力,静静收获,切忌喧哗。所以,惟愿自己拥有一颗安静的心。
代表作《良言写意》是读者公选出的必读十大言情之一,并已输出影视版权。

已出版作品:《独家记忆》等
敬请期待:《良言写意》(珍藏纪念版)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命运的齿轮
第二章 美人的范本
第三章 雪夜偶遇
第四章 锁不住的过往
第五章 那一盏茶的清香
第六章 少女的初恋
第七章 开满桃花的春天
第八章 明亮房间里的烛火
第九章 他想吻她
第十章 可不可以一生只爱一个人
第十一章 我要你的心
第十二章 比心脏高的位置
第十三章 谁更重要
第十四章 我只是害怕
第十五章 以心换心
第十六章 你是我的宇宙
番外 吾宁爱与憎
后记

后记
第一次出现写这个故事的念头是在《良言写意》之后,《独家记忆》之前,那时写了大概不到五千字。
本来这是一本关于童年和青春记忆的小说,儿时深藏于心的灰色回忆,优秀的邻家哥哥,以及那些无疾而终的初恋,等等。我最初打算从曾鲤十五岁这个时间点开始写,然后描述她的整个成长过程,可惜写了一些并不满意,于是我选择了她的二十四岁作为新起点,只将之前一些片段当作回忆穿插在文中。
接下来要说说书的名字,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诗—“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所以我把上半句做了书名,下半句做了人名,写了这个关于“伍”、“宁”、“艾”、“于”和“曾”的故事。本来初衷里伍颖和宁峰的戏份要多得多,但是后来因为篇幅关系删了许多细节。
以前的曾鲤和于易是令人叹息的,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爱一个人,却不知道,其实我们爱的也许不是那个人,而是那种爱情的感觉。
曾鲤回忆初恋的情节时,曾经出现过两次电影《云上的日子》的对话:
“如果我说我爱你又会怎样?”
“就像在明亮的房间里点燃了烛光。”
曾鲤前两次误会了这句对白,最后她才明白,那份爱,不过是明亮房间里一点点微弱的烛光,并不重要。
文中,曾鲤在某页杂志上读过的那篇和电影有关的文章,是我在十九岁的时候也读过的,原文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如果我说我爱你又会怎样?
——就像在明亮的房间里点燃了烛光。
导演这句台词的安东尼奥尼,终其一生,都在演绎着人们之间的疏离与不可理喻。
爱情,可以多么喜悦,也可以多么不堪一击。

幸而,曾鲤最后遇见了艾景初。
你遇见了另一个人。

文摘
《世界微尘里》节选

小时候,曾鲤夜里回家,有一截必经的黑路,路上没有灯也没有人家,伸手不见五指,大人们都只能用手电。哪怕是一大群人一起走,曾鲤都必须要走在大家的中间。她胆子小,异常怕黑,每逢这种时候就幻想有什么东西会从后面悄无声息地把自己抓走,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不得不惊恐地跑到队伍前面去。可是前面也害怕呀,因为说不定会从黑暗中迎面来个怪物,要是大家转身一起都往回跑,那她又从第一个变成最后一个了……
后来伍颖吓唬她:“其实中间那个人最惨。要是来了个会吃人的东西,前面的走太快了,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后面的又没跟上来,而中间的人比较密集一扑一个准,一扑一个准。”
可是如今,只有她和艾景初两个人,她还是宁愿选前面,将后背的安全交给他。
走的是大道,虽然有积雪,但是还不算太难走。她在前,他打着手电走在后头。那手电的光亮正好照在曾鲤的身后,在前行的雪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这是极静的雪夜。
好像除了他和她的呼吸,以及踩在雪上的嘎吱嘎吱声,就只剩下雪落的声音。
忽然,曾鲤的耳朵捕捉到了树林里一点异样,恐惧让她僵住不动了。
她说:“你听。”有什么声音,听起来呜呜的,好像有人在哭,一想到这个比喻,曾鲤的心里就开始犯怵。
艾景初也停下来。
“什么声音?”
艾景初分辨了下,“应该是猫头鹰。”
曾鲤将信将疑地继续往前走,可是又觉得那声音似乎就在前头,走了几步实在没忍住,改走艾景初旁边。
以前她觉得害怕的时候,就小声小声地唱歌。但是介于艾景初在一旁,不能不注意下形象。
曾鲤的手机嘀地响了一声,她从兜里摸出来,一看,是马依依发的短信:我突然领悟了,你刚才肯定是旁边有人。
接着又来了一条,还是马依依发的:明天我要来,但是赶不上去山顶看日出了。允许你先去看看,后天陪我再去看一次。
曾鲤一边看手机一边瞄艾景初,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艾景初就把她甩后头去了。
“明天看不看得到日出?”她问。
“能天晴就行。”
曾鲤抬眼望了下四周,觉得要等天晴,希望真不大。这时,前方有一棵树的枝丫断在路中间,他们不得不绕过去。
枝丫上积了厚厚的雪,曾鲤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捏在手里。她随着艾景初走了一大截,因为上坡的关系现在身上还有些出汗,此刻抓着雪不感到冻手,反倒觉得有意思。
艾景初侧目看到了她手中的小动作。
她将那把雪在手里捏来捏去,最后成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冰雪球。
曾鲤拿到鼻前嗅了嗅,随之张嘴咬了一口。
那个东西将牙齿着实冰了一下,触到舌尖就化开,冰凉冰凉的,没有任何味道。
艾景初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你……”
她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
他观察了她两三秒,然后转头继续朝前走。
曾鲤扔掉雪球之前,埋下头,又偷偷地尝了一口。迈了两步,她突然听到一丝很细微很细微的嘣的一声。
她有点奇怪,因为这声音好像是从她脑子里传出来的,不是思绪,而是真的脑子里。她停住,仔细回忆了下。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是一根弦断了,或者,是一颗螺丝掉了。
螺丝?
她有点紧张地想起了嘴里的牙套,用舌头检查了一遍。还好。可是又不放心地再检查了一次,这才发现门牙的那个金属钉松了。
她的停滞不前,让艾景初疑惑着回首寻她。然后,他看到站在原地,用手摸着门牙的矫治器,一副大事不好的表情的曾鲤。
他走了回去。
“艾老师。”她一脸大难临头的样子望着他。
“哪一颗?”他刚才就想提醒她了,忽冷忽热会让钢丝崩断,果不其然。
“门牙。”
她穿的是平底的靴子,没踩高跟,这么站着一张嘴,艾景初还需要埋下头来调整高度差。
他将手电的光圈调了调,照着曾鲤的嘴,然后发现原本应该和牙齿黏在一起的左上1的矫治器托槽松了,和它相连的细铁丝也崩断了。
“其他还有吗?”他问。
“不知道。”
他没法洗手消毒,也没有一次性橡胶手套,所以不敢贸然碰她的嘴检查口腔内的情况,只能借着手电的光线看看。他和她的高度不太合适,视线的角度和光线都有些偏差,他就是再移动手电也于事无补,又怕强光射着她的眼睛让她不舒服。于是,他只好抬手用食指轻轻托起她的下巴,然后朝右上边扶了一下,这才稍微好了一点。
他的手指很烫,这是曾鲤除了觉得仰着脖子张着嘴难受以外,唯一的感觉。
皮肤挨着皮肤,不是那种温暖的触觉,也不是爬山出汗的湿热,而是体温真的很烫,以至于曾鲤这才开始怀疑,莫非他在发高烧?
“应该只掉了一颗。”他说。
“怎么办?”
“下次重新粘。”艾景初收回手,放开她。
“你在发烧。”曾鲤迟疑着说。
“嗯。”艾景初淡淡应了一声,又将手电的光圈调散,照着前路,若无其事地继续走。
“要不要紧?”曾鲤跟上去问。
“没事。”他答。
她每次感冒都是咳嗽流鼻涕,偶尔那么一两次很严重的时候才会发烧。一旦烧起来,头晕脑涨,手脚酸痛,走路都像要随时倒下去,那个感觉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她有点担心艾景初。但是碍于男女之别,他们又不熟,对于曾鲤的性格来说,要她问一句“要不要紧”,都已经是极限了。于是,她默不作声起来,也没有再拉着他说话,白白消耗他的精力。
她放慢了步子,他也随之配合地缓下来。
所幸,转了一个弯,曾鲤看到了前面酒店久违的灯光。
“到了!”她的心情喜悦了起来。
艾景初闻言,抬眸看了看那个有光亮的地方。
两个人走到大门口,那个值班的保安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俩。
东山酒店四个四合院,分东南西北,北楼是主楼。中间是个中庭花园和娱乐区,南楼后面是温泉,再后面是独栋别墅,别墅里也有温泉引进去。
曾鲤问:“我们单位都住西楼,你住哪边?”
艾景初说:“去西楼吧。”
他跟着她走到西楼的楼下门厅外面,一楼是酒吧娱乐室,里面似乎还有不少人。正有一个三四十岁的矮胖男人到室外来,出门下楼梯时看到曾鲤,打招呼说:“小曾啊,刚才正聊到你呢,躲哪儿去了?”
“李主任。”曾鲤笑了笑。
“你赶紧啊,大家都在里面打牌。”说完,男人朝另一边去了。
“那边都是同事?”艾景初看着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影问。
“是啊。”曾鲤着朝前走,走了几步,发现艾景初没有跟过来。
“你到了,那我就回去了。”艾景初站在几步之遥对她说。
“谢谢你。”
他点点头,又原路返回。曾鲤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走的方向越来越不对,完全是朝酒店外面去的。
“艾老师,你住哪儿呢?”曾鲤狐疑地追过去问。
“东坪寺。”他说。
这一刻,曾鲤错愕了。
她一直没问过他开车上山要去哪儿,他住哪儿。因为那位大爷说他要回山上,整座东山景区走那条路的酒店,能够供人住宿的,除了东山酒店,找不出第二家,所以他没有提,她也没有问,而且也不曾怀疑。
何曾想过,他竟然不和她到同一个地方。
东坪寺。
曾鲤知道这个地方,就算以前只记得大概,经过刚才的那截路也能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因为她在车上数到第一块海拔标注牌,写着一千八百米的那个岔路口,往右是东山酒店,往左不到五百米就是东坪寺。
艾景初在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到了。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开车继续送她上山,直到车都进不来了,他发着高烧陪着她冒着雪一直走到目的地,直到带她找到她的同事。
一时间,曾鲤百感交集又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是好,送他回去,留他不走,似乎他都不会同意。
最后曾鲤说:“你等我,我去给你拿伞。”
语罢,她快速地跑进西楼,按了电梯按钮,电梯一直停在四楼没有下来。她一急,自己先跑楼梯了。西楼一共六层,她住在五楼。她一口气爬了上去,摸出房卡,打开梳妆台上的行李袋,翻出自己预备的雨伞,然后顾不得关门,又从楼梯跑下来。
待她回到艾景初刚才站的地方,已不见他的身影。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