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捕.pdf

绝密追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关于特工的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1938年军统特工俞三与国民党投降派特工马明、日本间谍胡朝中围绕一份机密文件斗智斗勇的传奇故事。书中故事情节曲折,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逼真,语言自然流畅。

编辑推荐
1938年,惊天的秘密,险恶的官场,灯红酒绿的夜总会,貌美如花的女特工,谍海顶级高手的巅峰对决,离奇而跌宕起伏的情节······生动再现了蒋、汪、日三大势力特工殊死较量的精彩场景。

作者简介
谭本龙,土家族。1976年从部队转业到《布谷鸟》杂志任小说组组长。1986年到《中国故事》杂志社,曾任副社长、执行社长、总编。现任新闻选刊下半月刊主编。著有传记文学《黄兴》、《马占山》;长篇小说《绝密指令》、《神龙帮主》、《军中之狐——胡琏》等。

目录
目录摘要
“把柄”的妙用
灭迹
“猛虎”出山
东湖脱险
改道除凶
决斗“金牌杀手”
魔窟中的“白莲”
冒名顶替
事情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对手的弱点
明月不再来
这里金钱万能
马明上“凤”楼
血的“代价”
马明,你逃不了
地下室斗智
沙滩上的枪声
令人意外的归途
古楼激战
江南工程探秘
千里送“风流”
道士数语惊将军
意外的“车祸”
惊恐的一夜
杨秘书长劝“架”
夜猫子“失手”认叔叔
俞三巧戏警察

文摘
“把柄”的妙用
   “枪虽然是一种机械,但亦是一种艺术品。”那个三十岁上下蓄小八字胡的男子继续说:“世界上没有一把枪是绝对准确的,即使是制造得最精密的名枪也不是绝对准确,所以需要一位艺术家,一个用枪的专家才能令每一枪都准确,每一颗子弹都打在他要打的地方。这个用枪人必须有爱心——对枪有爱心!”他把手中拿着的手枪往上举高一点,用另一只手指着枪管,“这是一把普通的手枪,但又是一把我最爱用的手枪,我是用它来打猎的,威力很强,射程差不多可以媲美汉阳造。但这也是一把失准的枪,假如用枪管的准星瞄准目标,是打不中目标的。不过,这个缺点对我来说是一个优点,我明白它的失准程度,懂得怎样去迁就,顺着它,反而百发百中了!”他爱怜地抚了一下那把枪,从口袋抽出一支外国香烟点燃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个烟圈,烟圈慢慢扩大,在风中变幻,也仿佛一件艺术品。
   “马明先生,”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说:“可以让我碰碰这把枪吗?”
   拿着枪的马明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很动人的女郎,迷你裙下露出非常优美的玉腿,紧身的毛线衣下面,年轻饱满的乳房高高地挺耸着,马明自己已是接近中年的过来人,但他还是色眯眯地欣赏着少女。
   “别动,安!”女孩子的男朋友连忙制止。
   “没有关系,枪里没有子弹的。”马明接着说,“我不会在人多的地方拿着一把装了子弹的手枪的!”
   那名女子把枪接过后,好奇地把玩着,其他一些少男少女围着她,都希望碰碰这把枪。枪是一种很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对它恐惧,但是又很希望能够有机会碰碰,把玩一下。
   马明吃吃地笑着:“小心,别把它拆掉呀!”
   这是一九三八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的第二年。
   这里聚会的大都是东三省及华北逃往西南的男女学生。在这群人中,马明是一个受注意的人物。有人说他是一个大侦探,也有人说他是军界情报人员,但当时只是传闻,无法证实,不过有人见过他举枪击落空中飞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神枪手;不论什么枪,有无准星他都能校成神兵利器,是一个少有的枪械专家。刚才他就是应众人要求而演讲他在用枪方面的心得。
   几个对枪兴趣大的男青年围着马明,向马明提出各种问题。
   这时,那个迷你裙女子已经满足了她对枪的好奇心了,便把手枪塞回马明手中,“谢谢你,马先生!”她接着说,“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马明微笑着,“这么漂亮的小姐提问题,我当然是非回答不可的!”
   “马先生,”少女天真地问,“你用枪杀过多少人?”
   马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回答:“在打仗的时候,双方你死我活,我杀过很多人,也不知有多少,我没有去数。”
   “那么不是打仗的时候呢?”那女子紧逼着问。
   “算了吧,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问题吧!”马明说着,仿佛屁股上着了火,忽然站起来,便向门口走去。
   大家都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我究竟说错了什么?”那迷你裙女子问。
   “我早叫你不要多事!”她的男朋友埋怨:“来吧,我们去跳舞。”
   那女子被他拉到了舞池中,大家又去寻找其他话题。
   马明则向花园走去。他沿着花径走到花园的边缘,望着下面蓝色的湖面。这是一座建筑在山顶的富豪住宅,山下就是我国著名的兰湾湖,湖面宽阔,湖水呈蓝色。夜间望下去,湖面上停泊着的船只的点点灯光,就像黑色缎子上的一颗一颗红宝石。马明迎着湖面涌起的风吸着香烟,眺望着远方。
   背后忽然传来细碎的声音,是高跟鞋底踩着水泥地上的细沙粒发出来的,马明立刻转过身来,不禁深深吸了口冷气。
   来人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年龄应该有二十八九,头发梳成一只皇冠状,身上穿一件深灰色闪光的晚礼服。她虽然穿着一件把身体遮盖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衣服,还是可以看得出,她有着一副极好的身材。使马明深吸一口冷气的倒不是她的美丽,而是他的身份。
   “你!”马明低声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认识你的,”那女人说,“请忘记我们以前是认识的好吗?马明,就当我们是在这里认识的好了,我花了很大的努力才弄到了一张这里的请柬。”
   “很有趣,”马明冷冷地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有名的神枪手、枪械专家、侦缉处长。”那女人吃吃笑着,“我是慕名而来‘结识’你的,就这么简单。”不等马明再说话,她走上前来,挽住他的臂膀:“怎么,马大处长,不请我跳一支舞吗?”她也不管马明同意不同意,便拉着他向屋子那边走去。
   “但——但我不会跳新潮舞的。”马明拒绝道。
   “我们不一定要跳新潮舞的,”那女人说,“可以跳旧式的舞步。”
   “我根本就不会跳舞。”马明还是拒绝。
   “那就跳新潮舞好了,”那女人说,“这种新潮舞,根本就没有所谓会不会,乱走一通就行了。”
   马明只好跟这女人去跳新潮舞,而那新潮舞的音乐震耳得很,两个人的身子又不能默契地贴近,使他们没有说话的机会,马明心里很着急,舞姿不自然。过了好一会儿,音乐声完了,那女人还拉着马明的手。“你究竟想干什么?”马明焦急地问。
   “你不能对我没有称呼的,马先生,”女人柔媚地微笑着,“我的名字叫明明,或者称呼我朱太太吧。”
   “朱太太?”马明瞠目地看着她,“你结婚了?”
   “工作需要,名义上的,”明明说,“朱先生就在那边。”她伸手一指。
   马明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他,我的天!”
   明明所指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穿一身名牌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态度从容,看得出是一个孔武有力而又十分机警的人,面目英俊,但英俊中带着邪气。看来是那种只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那个男子正和几个女宾谈笑着,与马明的目光接触时,便举举杯子致意。
   马明不想理睬他,再转过来对着明明:“你想要我的命吗?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明明伸手替马明整理好领花,微笑着说:“为什么你害怕成这个样子,神枪手,大处长?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别卖关子了!”马明低声喝道:“你们要钱的话,就开个价钱好了!”
   “马先生,”明明从容不迫,“说话时带点笑容,不然人们就会起疑心了。”
   马明只好露出笑容,而那是很难看的笑容,咬牙切齿地说:“你究竟要多少?”
   “我不是要钱,马先生,”明明慢条斯理地说,“不然你就很吃亏了。你应当说:假如你是要钱,那么对不起了,因为我现在经济状况不大好。这样我就不会漫天要价。”
   马明又深吸了一口气,忍耐地说:“明明,请你别胡闹好不好?”
   “好吧!”明明的脸色严肃起来,“我们不是要钱,马明,我们只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谈。”
“重要的事情?”马明问,“什么重要事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