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尽头相遇.pdf

在世界尽头相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世界尽头相遇》记录了路佳瑄经过多哈、布宜诺斯艾利斯、乌斯怀亚,登上“奥斯卓”号游轮直抵南极的旅程。同时,她还在世界尽头收获了一份珍贵的爱情。
她,爬行在南极大陆上,用企鹅的视角看待这世界。
她说:“要做自然里的人。在走了那么久那么远之后,是南极给了我一个机会,回回头。”
每一个生命都当有裂缝,如此才会有光射出来。在南极,你就是光。
掉落在地球底部,放下目的,学会感受,是她的修习历程。唯有如此才能以自由、平等的姿态描绘出灵动的南极:冰川呼吸的声音、企鹅的生死瞬间,以及当巡游艇被三头座头鲸包围,命悬一线之时,她对动物、自然以及生命的领悟。
旅途中,路佳瑄跟随美国《国家地理》首席摄影大师弗兰斯•兰廷学习拍摄技巧。她爬行在南极大陆上,以企鹅的视角观察世界,带给我们几百张专业级的摄影大片。
《在世界尽头相遇》还超值赠送《南极旅行手册》,将签证办理流程、登陆点介绍、旅行注意事项和近50种动植物知识大放送。

编辑推荐
《在世界尽头相遇》用诗一样的文字描绘不一样的南极,在地球的底部不仅与企鹅、海豹、冰川相遇,还包括爱情: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酒吧偶遇
★世界尽头的灯塔之旅
★巡游艇被三头座头鲸围困,遭遇惊魂瞬间
★企鹅的生死瞬间,触碰生命的脆弱
★跟随美国《国家地理》首席摄影大师弗兰斯•兰廷拍摄南极
★分享独家拍摄技巧与200多张珍贵照片

美国《国家地理》首席摄影大师弗兰斯•兰廷作序推荐!
预售期间购买即可获得南极精美明信片一套!

随书附赠《南极旅行手册》,精彩看点:
◎签证办理所需材料
◎装备建议
◎前往南极主要路线
◎南极探访须知
◎登陆注意事项
◎登陆点、巡游点概况
◎南极重要数据与历史故事
◎50种南极生物辨识图片

名人推荐
佳瑄行至地球上最遥远的南极洲,记录下了她在这“发现之旅”中走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包括企鹅。她智慧感性的描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真诚地希望,这本书能够帮助所有人更好地了解南极。
——美国《国家地理》首席摄影大师 弗兰斯•兰廷

我一直认为,更多的男人会选择乘坐核动力破冰船去北极点,因为那象征着征服;而更多的女性会选择乘坐游轮去南极半岛,因为那里象征着浪漫和梦想。果然,佳瑄一路与我们同行,收获的可不仅仅是南极风光,更多的是浪漫、梦想,还有爱情。你看,一个用心去体验生活的作家,总会比我们收获更多。
请不要把这本书当做南极游记来看!那未免抓错了重点。重点是要看一个好看的女子,是如何在南极海誓山盟的,那可是一个永不会海枯石烂的地方。
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书中的爱情主角也叫向东,但却似乎不是我。
——极地旅行专家、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 曲向东

作者简介
路佳瑄:写作者,钢琴老师,现居北京。代表作长篇小说《空事》《世界很好,我们很糟》《坛城》《留味行》、随笔集《左眼微笑右眼泪》《素日 女子 初花》、短篇小说集《暖生》。以一年一本书的速度,记录过往与生命。做一个好看的女子,并且相信海誓山盟。

目录

[自序] 放下目的,学会感受——我爬行在世界尽头的南极大陆上
     
壹 四个国家,三个五日,两个朋友
布宜诺斯艾利斯,有诗一样的名字,有读起来和谐悦耳的节奏,有闭起眼就能闻到的绵长婉转的气息,有优雅高贵又热情奔放的文化。是人类共同的渴望塑造了这座令人惊叹的城市。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美更能撼动人心的呢?
      
贰 乌斯怀亚,是天涯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曲调,需要最复杂的练习。旅人叩过每个陌生人的门,才找到自己的家。人只有四处漂泊,才能到达心灵深处的殿堂。
      
叁 摇啊摇,摇到南极洲
当你把这个星球上该去的地放都去了,却仍旧没有找到你想要的梦想家园,那就掉到地球的底部去吧。只有不受约束的人,才会掉到地球的底部来。
 
肆 直到再没有南方
静谧的小岛荡漾在海中,被氤氲的雾气和汹涌的海水守护着,企鹅、海豹、飞鸟纵横其间,它们与天呼应、与地为伍、与海相伴,与自由交欢,与死亡比肩。

伍 浮冰之下,宛若天光   
当我看到金字塔形冰山时,我便知道,若要在心里画一个符号,那一定是三角形的,它看似简单,却稳固至极,有着不显山露水但能秒杀一切不安稳因素的沉着与厚实。
      
陆 在世界尽头相遇
向东伸出一只手,我牢牢地抓住,被他轻轻一拽,便紧挨着他坐在了有些潮湿的海滩上。在自然巨大的空灵与美丽面前,语言不是沟通的主体,心才是。
      
柒 座头鲸,我的野生动物朋友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次瑰丽壮观、无以伦比的冒险之旅。一艘艇、一座海、三头鲸、一个世界,这是属于我的、最特别的冒险。

捌 当它们忘记了你的存在,你就能看到它们的世界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不断学习了解外面的世界,培养对其他生命的爱、同情和理解,学习耐心地实践幸福的感悟,在泥土中看到黄金,在草丛中看到宝石。
      
玖 雪地里的朝圣者
所谓梦旅人,只不过是一个好听的名词。事实上,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他们的真正想法。坚持下来的人,最坚强,也最孤独。

[后记] 南极是一个答案,去过才知道  

序言
自 序
放下目的,学会感受——我爬行在世界尽头的南极大陆上
“你为什么想去南极?”伟韬问我。“因为没去过。”我说。“有人说,南极是世界的尽头,是地球的最后一片净土,是自己一生的梦……
你呢?你为什么想去南极?”他又问了一遍,好似引导。“因为没去过。”我重复。“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还有什么比没去过、所以想去看看更简单实际的理由吗?即使这一次的目的地是南极。很多人喜欢将美好寄托在未知中,但旅行,真的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顶多是在一段时间内转移一下人的注意力。假如我们失业、失恋、失忆了,就算走到月球上,失去的东西该找不回来还是找不回来。由生存和生活带来的问题,就应该回归其中去解决,而不是把全部希望和幻想都寄托在旅行当中。另外,旅行也不是写了书、出了名、寻到了艳遇或嫁给了老外。当然,这些可以做,但不要只是下春药给读者看,而更应该把旅行中的那些不容易、不美好,原原本本地展示出来。旅行,往往是对浪漫想象最不遗余力的颠覆。真实的旅行是辛苦、肮脏、狼狈的,是全身酸痛、不解风情、恨不能立刻把自己丢进睡眠、无暇花前月下的,是一张“漂泊”的床意味着巨大的疲惫、常常挑战忍耐的最大极限的。当不断有人问起,我这些年来的旅行是否为了出走、寻找、沉淀、净化或为创作积累素材时,我的回答都是——因为没去过。
我说的是真的。或许对于大多数渴望自由的人来说,他们想要的更多。但在我看来,对于饥饿,最棒的描述是形容一片面包;对于自由,最好的表达是出去走走。没有任何期许和幻想的旅行,可以说走就走、想停便停,可以随着心情留下或离开。不需要为原本就疲惫的身心加码,放下目的、回到初心、学会感受,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当我在一定程度上选择了放弃自己时,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于是理解了什么叫自然而然。我想要的人生际遇,可以让我的思维和心智始终保持敏锐,同时又能够坦然地与我欣赏的人交会。我只想要很小一块地方,可以不起眼,但必须阳光明媚。我不求名牌珠宝,但定要多多施与。再不然就游走四方、观察人生,并记录下它的意义。那个有名的童话故事《小王子》里讲:如果不去遍历世界,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是我们精神和情感的寄托。但我们遍历了世界后,却发现我们再也无法回到那美好的地方去了。当我们开始寻求时,我们就已经失去。而如果我们不开始寻求,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自己身边的一切是如此可贵。
可惜的是,有这样想法的旅行者非常少。大多数人都在忙乱和恐惧中,执着于自己的期望。原本,每个人都是空心的,在被外物所带来的欲望和他人的生命体验唤醒了方向之后,渐渐浸染上了情感的力量,而后深入肌理。于是,很多人变得热衷于为自己的决定和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好借口——看似繁华美好,实则杂念丛生。他们用笨拙的想象力把自己弄脏,并且不知所以然地认为,这就是成熟。人之所以常常走入迷途,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无知,而是因为自以为知。我不认为人真正意义上的成熟可以用“宽容”二字来涵盖。恰恰相反,我觉得成熟像摄影,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成熟就是知道在自己的生活中,重要的、不重要的分别是什么。进而,做一个简单的人。
或许我们应该拿出生命中的一段时间,去找寻一个完全无人识得、无人在乎、无人需要自己的地方,并在那里停留一些时日,将身体和思维放空。无人识得,就有时间自己识得自己。无人在乎,就能学着自己照顾自己。无人需要,就会舍得重塑自己。与其在别人目光下过日子,不如以真面目示人,以骨触碰,疼了就走。最终能留下的,才值得倾尽所有,坦诚相待。不忧,不惧,不揣摩,不执念,不聒噪。相信时间,相信它最终为你所留下来的那部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是懂得欣赏造物美妙的唯一被造物,好像会思想的芦苇,脆弱而有尊严。过去,虽然经常接到约稿,但我从不愿意为任何出版机构和个人写旅行笔记或路书,因为写不好。在走了那么多路之后,我终于明白,人,行得越久、越远,就越能感到自己的无知。我从不认为我所走过的路,我蜻蜓点水般的见识、经验和情感能够支撑一本书的内容,还让它堂而皇之地走进许多陌生人的阅读世界里。我更希望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从容待之——看花、看树、看山、看水、看人情,并不时拂拭心上的尘土。于是,我成了一个不张扬的旅人,独自完成大部分旅行。所以即便是南极,在我最初的印象里,也只不过是一次旅行,而非创作。
独自旅行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自由而随性。坏处是,人会变得太固执、太孤僻。而我就是这样的人,因为不够融合、不爱热闹,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冷漠、不讨喜。孤僻的性格加之不太好的记性,致使那些历经过的光阴与旧事,像若有若无的标记,最终风干成了琐碎清简的纹理与碎片。可有一点我不会忘记,那便是在旅行中识得的那些人。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或浓烈或平淡或真诚或温暖地活着,构成了他们的人生。
那天,在得知有一个机会可以去南极后,我果断取消了已经定好的坦桑尼亚行程,办理了去往阿根廷的签证,之后便一路向南、向南,直到再没有南方,直到世界尽头。一切都没有期待,但充满未知。过去几年,我一直过着孑然一身的日子,始终以为,如果不能找到步伐一致的人,那就一个人主宰自己的旅行,也不算太坏的事。毕竟命运太蹊跷,若能刚好遇到不急不徐、不迟不早的情感,是要花掉很多运气的。因此,在拎着沉重的行李踏出家门之时,我所能预见的只是即将来临的天地之大美,却未曾想过能遇见一个牵着我的手一起徜徉人间仙境的人。可那个人偏偏就来了,来到南极大陆与我相识。他叫向东,年长我一些,为人低调,人缘又好的人。与他交往,如同品茶,水是沸的,心是静的。一茶几、一只壶、两个人,浅酌慢品,听内心平静,或者绚烂。他的出现让我相信,人定会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丽的风景。
爱情是需要想象力的。有时候,爱情所带来的动人想象,比爱情本身更有意思。原本我并未想过写一本与南极有关的书,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一场旅行。可谁知,越往南,越难忘。我在世界尽头看到了最美的风景、最可爱的动物和追逐梦想的人。我还在世界尽头遇到了向东。而后来的日子里我才知道,这相遇给了我一段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寻的完美爱情。我们没有轰轰烈烈,也不曾万劫不复。时常牵手旅行,很少浪漫告白。我习惯沉默,但每个吻都深情用心。他温和风趣,但会为我扫清一切障碍。
爱情有很多种。有些爱情,活在回忆里。有些爱情,活在痛苦中。最完美的爱情,是你爱的那个人,活在你身边。这,便是南极这块神奇的大陆赐给我们的最昂贵的礼物。于是,我将这样一本书,送给与我在世界尽头相遇的他。我想为他记录下我们在南极发生的故事,我们看见的生物、冰山和所有的微笑与奇迹,为他留下最完美、妥帖的爱情,留成永恒。
此外,我还在这次旅行中遇到了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摄影师”、美国《国家地理》的王牌摄影师弗兰斯•兰廷。我一路跟随着兰廷先生学习摄影,展开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摄影之旅。我所搭乘的“奥斯卓”号法国游轮和游轮上的专业探险队,为兰廷先生和我们这些学员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支持——总是允许我们最早登陆或巡游,最晚归队。于是,每次登陆我们都比其他旅者多出三倍甚至更长时间,用来接触南极大陆。这听上去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虽然事实要比这糟糕得多。
由于每天户外摄影时间过长,强紫外线和劲风让我疼痛难忍、宛若刀割,几近毁容。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我用兰廷先生传授的方式投入到南极大陆的怀抱中,我看到了巨大纯美的角落就那样静静地绽放着。冰川上海豹的声音意外地迷幻到宇宙,像平克•弗洛伊德的歌声。当三头巨大的、如同怪物一样的座头鲸环绕在我们小得可怜的冲锋艇周围嬉戏时,我望着触手可及的地球上最大的生物,竟然坚定地认为,它们一定不会攻击我们的冲锋艇,更不会伤害我们。而企鹅的生与死,更让我觉得,生命,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拍企鹅的时候,最好选择蹲下或趴在地上,把自己变得越小越好。当它们忘记了你的存在时,你就能看见它们的世界。”兰廷这样告诉我。因此,我决定把这位伟大的摄影师告诉我的事,连同这些天我始终趴在满是泥汤和企鹅粪便的南极大陆上所看到的一切,通通告诉你们。在这本书里,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南极。因为,我的整个南极旅程,几乎都是趴在地上完成的。我爬行在被称为世界尽头的南极大陆上,用企鹅的视线与那里的一切相遇。当我们在世界的尽头相遇时,世界的尽头又在哪里呢?慢慢地,我了解了一些什么。南极,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世界尽头,更是人类自我认知的尽头。在我们走了那么久、那么远之后,是南极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回回头。
南极,没有哲学,也没有艺术,这巨大而永恒的存在就是哲学和艺术的舞者。于是,来到这里的哲学家、语言学家都只能做学生,而那些愚弄过死亡、逃离了黑暗的所谓真正的旅者,也不过是明星。在这里,人类只能像很多年前从非洲走出来的原住民那样,给好奇装上脚,凭着眼睛和勇气与自然对话。真正的哲学家是数也数不尽的企鹅,真正的音乐家是游弋于冰下和海底、吟唱着类似电子音乐的座头鲸和海豹,真正的语言学家是无言地述说着地球之炽热的火山口。盛气凌人是这片大陆不屑一顾的,只有卑微的好奇与融合的体验可以被微笑着接纳。
我喜欢南极冰山上的巨大裂痕,透过裂痕,深浅不同的蓝光向外溢出,那光让一座座千年冰山充满神秘感与生命力。由是可知,每一个生命都当有裂缝,如此才会有光射出来。
                        

后记
南极是一个答案,去过才知道
1
人这辈子会死两次,一次是身体结束工作,一次是被人们遗忘。
外面海浪翻滚,屋里的东西乒乒乓乓地往地上掉。我捡了几次之后,索性把所有东西都放在地上,省得它们总掉个没完。我躺在床上休息,身体随着船的摆动有节奏地摇晃着,心情越来越阴郁,不仅是因为累了,还因为日子过得太快了。我从未在一段旅行接近尾声的时候觉得沮丧,大部分时间,我都会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饱满的精神,踏上回家的路。而这一次,我沦陷了。
在南极,没有手机、互联网和任何通信设备,你找不到别人,别人也找不到你,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跟动物们做游戏就跟动物们做游戏。只要死心塌地把生命的全部交付给自然,便能看到那隐秘在冰雪中的巨大安静的纯美。过去,无论我怎样努力走到自然里去,都免不了要接打电话、发微信微博、聊QQ、谈工作,跟“社会”这个词多多少少保持着扯不清的关系,让人不得安生。在心里,我想无牵无挂地走很远,比方去北国之北、到南国之南。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拿出生命中的一段时间,去找寻一个完全无人识得、无人在乎、无人需要自己的地方,并在那里停留一些时日,来一次漫无目的的游荡,将身体和思维放空。
无人识得,就有时间自己识得自己;无人在乎,就能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无人需要,就能舍得自己重塑自己。所能做的、所拥有的,不过是以坦白来见证生活。是那样坦白,没有假设,没有防备,真实而又直截了当地面对自己,放灵魂自由。也唯有灵魂自由了,才能摆脱这凡俗的肉身。生命总该有一些时间是用来缅怀的,我渴望找到一个可以让人忘了身份和意义的地方,磅礴地对待山川河谷,以身体的位移来解放心胸的自由。在南极,我终于完成了夙愿,完完整整、服服帖帖地成了自然里的人,怎么还舍得离开?!但我知道,一切都会来,一切也都会走。我努力穿越光明和黑暗,是为了珍重当下。唯有如此,时间、世间才不那么可怕,才能让我的心灵趋向明亮。
离开乔治王岛航行到半夜,“奥斯卓”号再次闯进了德雷克海峡。因为风浪太大又下着雨,这一天对绝大多数晕船的队友来说,比来时那天更难熬。我和向东在船舱里溜达,到处都空荡荡的,饭点儿到了餐厅却没什么人。那个在长城站学会的、形容“杀人西风带”的顺口溜到这里便派上了用场,他们这样说:“一言不发,二目无神,三餐不吃,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九)卧不起,十分难受。”听起来真贴切。后来有队友说,往返穿越德雷克海峡的这两天,她几乎动不了,因为身体找不到平衡点,就连站立都很困难,所以只能躺在床上熬着。她甚至不敢迈出房间半步,担心难受得太厉害会忍不住随时随地呕吐。可躺在床上的感觉也并不那么舒服,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跟床合二为一了,好像回到了摇篮里,晃着晃着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睡了大半天,精神间或好一些,便勉强挣扎着爬起来去甲板上透气。结果,刚站上甲板,立马就又被晃晕了。于是,只好重新倒在床上,继续睡。闭上眼就梦得滂沱,睁开眼就晕得混沌,这可如何是好。
当我们沉睡,身体是灵魂抛在生命海底的锚,心是身体放逐在天际飘浮的星,呼吸则是轮回对死亡的叹息。不如醒来。
事实上,想要在大风浪里不晕船,还是有技巧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调整呼吸、保持空气流通、提前吃晕船药等,就能适应船体的摆动,避免晕船。可我觉得,最好的方式是摆脱身体和思维的惯性,随船而动。无须刻意寻找某种平衡,船摆动时所保持的平衡,才是最稳定的平衡。因此,只需要让身体找到一个节奏—船律动的节奏,并跟随这个节奏动起来,顺势而为,就可以在大浪滔天的环境中游刃有余。接纳,而非对抗;适应,而非逃避。
这让我再次想起了印度。接纳,而非对抗;适应,而非逃避。说起来,这也是我喜欢印度的原因。那是一个超出我想象和理念的国家,那里打破了我对于洁净的全部理解。它似乎可以承载和容纳所有肮脏、困苦、不洁的东西,没有事先植入的、用于钝化极度快乐和痛苦的麻醉剂,无比混乱又无比真实。它包容、开放,有坚实的温暖。满大街都尘土飞扬的。僧人、乞丐、小贩、顽童自在地在街头溜达,苍蝇在焚尸场上畅快地吸食尸体。天空布满乌鸦、飞鸟,牛马猪羊狗猴挡在路上。孩子、妇女、男人、老者都脱去衣物,慢慢地走进混浊的池塘里浸浴。他们知道,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接纳、生长、面对、前行。要经历时间,不被巨大的绚烂吞噬,不逃避。要等待,不存幻想地等待。要顺势而为,自然而然。
要做自然里的人。
2
我太累了,你哪能懂。比美更美的,是美的停止。因为停止,所以无限。难舍,往往是已经准备舍去;怀念,大多是已经准备离别。聚散多了,离合也就成了寻常事。人生匆匆,有谁不是远行客,三两盏烈酒堪比落花,只当多一个再见。
离别的日子,是没了雨的艳阳天。有些微亮色,但气质却是寂静祥和的。只属于自己,无须取悦任何事物的气性,真是美好。不断有队友站在停靠于乌斯怀亚港口的“奥斯卓”号前合影留念,不断有人拥抱船上的法国队员们,不断有人说再见,不断有人回头望。310 站在一边,微笑着望着我们这些将要离去的人。我把行李装上车,和向东一起站在车前看离别。
“去,过去,我帮你跟他拍张照。”向东说。
“谁?”
“你的310。”
“我不。”
“去吧,没事儿。”
“我不。走便走了,拍什么照,我既不‘到此一游’,也不需要留下念想!”我倔强地上了车,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那是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位置,无人打扰,清清静静的。其实,我是想与310 合张影的,只是我不敢走到他身边。在这个渺小的世界里,有人总在沉睡,醒着的人用敏感的心看到了所有关于微妙、美好和永不停止的变幻人生。停歇,感受。你我之间,始终如故。自由,不在黑暗里,不在蒙昧中。在那些坚定不移的信仰里,怒放着自由的花朵。
我望向窗外的乌斯怀亚港口,一群贼鸥扑着翅膀飞起来……
3
缘分,是个连绵词。
30 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北京。没出正月十五,还在过年。倒春寒。天冷,呵气成雾,像一团谎言,很快便散了。下午,微风轻起,清凛的暗香撩起了我的衣襟。时间过得太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又跌回到了北半球。由于节日的关系,往日空旷的公园沸沸扬扬的,《最炫民族风》卷着此起彼伏的声浪冲淡了凉意。向东带着我吃完一顿火锅,又开车把我送到家门口,算是对这次穿越地心的旅行做了个结。真的散场了,有些不舍。临别之前,他在我凝望他嘴唇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缠绵的吻。
“在家里好好休息几天,然后我去找你。”他说。
“喂,船长,再见。”我说。
冰箱坏了,看来要找师傅来修了,还要把过去储存的食物拼命吃掉一些,再扔掉一些。吃下去的食物热热地在胃里。天越来越阴沉,暮色降临,酝酿很久的雨始终没有落下来。空气中湿漉漉的香气更重了,裹着凉意缓缓沁过来。我躺在床上,很累,很空,很充盈。想说些什么?我不知道。这一切都发生得太梦幻,不像经历。我在。想我是如何到了南极,在世界尽头遇到了一个人,并与他朝夕相伴踏上这世间最美的秘境的。除了连绵的缘分,我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有时候,最俗气的,就是最真实的。后来我想,写本书吧,毕竟这样的缘分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侥幸遇到了,恐怕这一生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于是,我把心神从遥远的回忆里聚拢起来,开始写字。
向东说,他不喜欢我把他写进书里面。因此,在我书写的时候,很小心地把他当成了一个配角。可我又不能不提及他。若没有他,对我来说,南极,就只是南极了。正因为他的出现,南极才成了神奇的姻缘之境。在这次旅行里,发生在我们之间的趣事太多太多,以至于到现在我们回忆起来,都会忍不住笑出声。那是只属于我与他的最珍贵而秘密的回忆。不告诉你们。
事实上,在一个人类科技覆盖不到的原始区域里生活,就像回到了古代,人可以变得极简单而充盈。每日每夜,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牵着手彼此相伴,从容地度过。从容,是我们缺失已久的东西。捉襟见肘的日子让人变得脆弱、经不起打击,又对批评充满敌意。再加上长期浸泡在孤独中,被殚精竭虑处心积虑冲刷,人的心就像被绑在了云霄飞车上,忽高忽低,情绪化得厉害。在这个压抑的世界里,想要不违心地活着实在太难了。从一粒种子长成一棵大树,须得靠寸土必争。永远没有足够的自由,为此才得拼命争取。于是我想起了古代。时间被拖得很慢。健步如飞也无法日行千里,快马加鞭一辈子也只能往来几封信。抵达过两三个城市,爱上了一个人,世事因为太漫长而变得用心专注。四季缓缓地过渡,阴晴圆缺皆可促膝长谈。这多好。恰好,南极把人送回了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想不简单都不行。我不在乎生命的长度,但一定要把握住生命的宽度。我和向东,就像一对野孩子,那么自由、无拘无束,那么轻盈。轻盈,是因为习惯了重量。在我的眼里,他就是美,我能在每一条道路上感觉到他。这让我坚信,或许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们会在哪里,但我们一定会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本书,囊括了太多内容,时间也拖得太久,以至于我写完结尾之后已经不记得前面都写了些什么了。写作8 年以来,南极是我所遇到的最难写的素材。一个原因是,这里是一片完全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地方,在它面前,一切形容词都显得无力,就连眼睛,有时候都会被欺骗。另外,由于地处世界尽头,到过南极的人非常少,因此我几乎查找不到相关资料,只能凭借短短数日里从法国探险队员那儿听来的为数不多的信息,进行整理和书写。这简直是对我的记忆力和我所掌握的有关南极知识的极大考验。所以,说实话,这次书写,让我痛苦万分。
可我又是愉快的。因为南极有着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关于过去、关于未来、关于传说、关于活着。写完它,像一场又一场生命的亲历。若不走近,便永远不会知晓。比如你不知道那绝无仅有的旷美秘境,看似静谧平稳,实则杀机重重;比如你不知道快要被人残杀殆尽的鲸类,竟可以那般温柔待人;比如你不知道冰层之下,除了天光还有窟窿,掉下去将永远葬身海底;比如你不知道一个新的世界,静静地睁开了眼;比如你不知道,这世上,绝对没有世外桃源,能抵御风浪的,是我们的内心。
这,便是南极给我的答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