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课"系列套装:顶级间谍的六堂课.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间谍课”系列套装》包括——《间谍课:豺狼的日子》:出版42年来,一直被当作各国情报机构和恐怖组织的行动蓝本和培训教材。《间谍课:复仇者》:福赛斯“9•11”后轰动全球的新作。《间谍课:上帝的拳头》:现代高科技战争启示录。《间谍课:阿富汗人》:亲历世界上最极端恐怖分子的一次偷天换日之旅。《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福赛斯经典悬念故事集,不可错过的口碑之作。《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畅销全球十多年的杰作短篇集。

海报:

编辑推荐
《“间谍课”系列套装》编辑推荐:最受情报界推崇的间谍小说作家弗•福赛斯畅销全球十多年的经典作品大集结!2012年,英国“犯罪小说作家协会”(CWA)授予福赛斯终身成就奖——“钻石匕首奖”。身为国际政治惊悚小说大师,以及最受情报界推崇的间谍小说作家,福赛斯的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经典,叹为观止!。

媒体推荐
关于勇敢、狂热、极狡猾的间谍战与极高端的恐怖行动的非凡故事。
——《每日镜报》

福赛斯的想象力与天赋毫无减损的迹象。
——《每日快报》

全世界最优秀的惊悚小说家之一。
——《华尔街日报》

作者简介
弗•福赛斯(Frederick Forsyth, 1938~ )

国际政治惊悚小说大师,最受情报界推崇的间谍小说作家。他的小说用新闻写作的手法,以翔实的事实调查作为基础,充满了精确的技术细节。他笔下的人物具有高智商的逻辑思维、训练有素的专业性、坚决彻底的执行力、快速的危机处理和应变能力,堪称项目策划实施的至高典范。
福赛斯本人的经历很传奇:6岁就曾试图搭载美军坦克去诺曼底参战,16岁偷偷单独驾驶双翼飞机翱翔蓝天,19岁成为英国皇家空军史上最年轻的战斗机飞行员。他能讲英、法、德、俄、西班牙等多国语言,曾任英国路透社、BBC记者,深入局势动荡地区采访时,还曾与雇佣兵、职业刺客、军火贩子等打过交道,甚至多次在流弹中死里逃生。
福赛斯对世界各国的政治主张、历史恩怨、宗教矛盾、民俗风情、特种部队、间谍手法、武器装备等了如指掌,他的小说素有“杀手指南”“间谍培训手册”之称。他对国际阴谋和情报的敏感与前瞻性,让美国中情局、英国密情局、以色列摩萨德等情报机构不得不时时关注着他。
2012年2月16日,英国“犯罪小说作家协会”(CWA)授予福赛斯终身成就奖——“钻石匕首奖”(Cartier Diamond Dagger)。

文摘
巴黎,一九六三年三月十一日,早上六点四十分。天很冷,特别是当一个人即将被行刑队枪决之时,更显得寒气逼人。
在福尔•迪夫里堡的庭院中,一根行刑柱插在冰冷的砾石地里。法国空军中校让-马里耶•巴斯蒂安-蒂里站在柱子前,双手被绑在柱子后面。
黑布蒙上了他的眼睛,截断了这最后时刻的阳光。他用一只脚蹭了蹭脚下的砾石,略微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士兵们将子弹推入枪膛,拉上枪栓。在二十支来复枪拉开枪栓的咔哒声中,牧师的祷文显得十分虚弱无力。
枪声响起,这座正在苏醒的城市却连一点涟漪都没被激起,甚至还不如空中鸽子拍翅膀的声音维持得长久。喇叭声慢慢消散了,那致命一枪的声音也渐渐消弭在院墙外逐渐喧腾的交通噪音里。
这个军官是“秘密军组织”杀手组的负责人,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刺杀法国总统。
第二天早上八点,法国第一欧洲广播电台播报了枪决的消息。在西欧大部分的地方,只要愿意收听的人都能听到这条消息。在奥地利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这则消息触发了一系列计划和行动,使戴高乐将军比他毕生事业中的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死亡。住在这间房间里的人就是马克•罗丹中校,“秘密军组织”的新行动首脑。
马克•罗丹关掉他的半导体收音机,从桌边站起来,他凝视着窗外,又点了一支烟。
“混蛋。”他轻轻地嘟囔着这个词,充满了怨恨,然后又低声骂了一串来表达他对法国总统,他的政府以及行动分局的憎恶。
一九五八年六月,戴高乐重新执政,出任法国总理。他干脆利落地推翻了摇摇欲坠的腐败的第四共和国,建立了第五共和国。他使用了“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一词,与将军们的口径一致。戴高乐访问阿尔及利亚时,对罗丹来说,他就像从奥林匹斯山下来的宙斯一样。他确信新政就要开始:共产党人将被赶出他们的办公室,让-保罗•萨特肯定会以叛国罪被枪决,工会组织俯首帖耳,法国最终将全力支援她在阿尔及利亚的亲人,支援保卫法国,在前线战斗的军队。
罗丹对这一切非常肯定,就像他相信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当戴高乐以他自己的方式开始重建法国的时候,罗丹想着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得给这个老头儿一点儿时间,没有彻底铲除当地农民武装一定是戴高乐的权宜之计。他觉得老头儿肯定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不是说过那崇高的字眼——“法国的阿尔及利亚”吗?
最后,当毫无疑问证明夏尔•戴高乐复兴法国的概念里不包括“法国的阿尔及利亚”时,罗丹的世界就像被火车撞上的瓷瓶一样粉碎了。忠诚、希望、信仰、自信,什么都没有了,留下来的只有恨。他恨这个制度,恨那些政客,恨知识分子,恨阿尔及利亚人、工会、记者、外国人;但他最恨的就是那个人——戴高乐。一九六一年四月,除了一些乳臭未干的笨蛋拒绝参加外,罗丹率领全营参与了军事政变。
政变失败了。戴高乐略施小计就把政变扼杀在萌芽状态。
一九六一年冬天,罗丹成为阿尔古的副手,是流亡海外的“秘密军组织”的行动负责人。
在对法国的理解和军队的荣誉问题上,罗丹和其他人一样固执;但是在具体问题上,他则是实用性和逻辑性的统一。因此他比世界上所有鲁莽的狂热分子和不顾死活的亡命之徒都更加高明。
关于刺杀戴高乐行动,他没有傻到认为这件事很容易;恰恰相反,他认为由于有了之前刺杀企图的失败,事情变得更困难了。找杀手并不难;问题是要找一个人,或者是制订一个计划,这个人或者这个计划要有能力以非同寻常的方式,穿越现在围绕总统本人建立起来的这堵安全防护“墙”。
就在这天下午,他收拾好行李,付清账单,离开那里独自去执行一项任务——去找一个人,或者更准确点,找某一类人,一类他都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