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退舍得:有一种境界叫苏东坡2.pdf

进退舍得:有一种境界叫苏东坡2.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讲述了中年时期的苏东坡在政治、文学上的成就及其情感生活。在政治层面,苏东坡仕途坎坷,多次被贬,甚至卷入“乌台诗案”的困局,但他不改一心为民的政治理想,体恤百姓,刚直不阿。在文学层面,他是中国古代不可多得的文化巨人,继欧阳修成为第二个“文坛宗主”,写了很多流传至今的诗词,堪称空前绝后的一代奇才。在情感层面,该书主要讲到苏东坡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她质朴贤淑,在苏东坡遭受排挤时,默默地照顾他,直至离开人世。

编辑推荐
他的人生五味俱全,好不热闹。他活得肆意,在荣辱之间有舍有得,在顺境与逆境之中进退自如;他风华绝代,在宦海沉浮中,诗意人生,高唱大江东去,像清风一样过一生。他是一位和皇帝唱反调的思想家,他是一个处实不惊的多面手。他看穿人生起落,他释放人性光芒,他打造了一种圆融的境界、全新的境界——苏东坡。

作者简介
冷成金,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学者,苏轼研究专家,电视剧《苏东坡》编剧。有专著、教材、畅销读物十数种,在学术界和读者中有广泛影响。作为著名作家,其《智典》、《读史有智慧》等系列作品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引发了“韩国的中国流”。曾被搜狐教育评为全国中文专业最受欢迎的十大教授之一。

目录

文摘
杭州三美

夏日,三面临水的西湖小孤山,平湖如烟。望湖楼建于孤山之上,在丛林中显得玲珑挺拔,超然脱俗,犹似琼楼玉宇,蓬岛仙境。苏轼与沈太守正在这望湖楼中临景对酌。

沈立见苏轼兴致不高,知道他是为王安石《三经新义》的事,又想他不吐不快,便故意引起话头。苏轼听他提起,果然愤怒地说:“朝廷来了诏书,自今年起秀才乡试和进士科举,全部以王安石编注的《三经新义》为准。一家之言,注也就注了,错对可由世人评说,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它颁于学官,使其成为科举考试的唯一标准。这……不是太学重演,断我大宋文脉吗?”沈立也无奈地叹口气。苏轼接着说:“今日各县学政都来了,要我讲《三经新义》,还讲什么,都写在书里了。我每人发了一本,让他们回家自己看去。算了,算
了,不提它了,免坏了我二人的雅兴。”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立摇头感叹“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想及自己明日就要离杭赴京,离开这杭州美景和卓然苏子,深道不舍,与苏轼共同举杯。苏轼微笑着说:“杭州少了一个父母官,审官西院多了一个有德的大员。人生本
就是离多聚少。”转头看着楼外美景,低声说:“奈何沈公一走,下官也就只有与这山林湖海为伴了。”

沈立呵呵一笑:“山林湖海为伴,那不正合你意了。接我任者是陈襄陈述古,你的老朋友。这个陈述古,知谏院的椅子还没有坐热乎,就被王介甫贬下来了。”

苏轼喝尽杯中酒,说:“不贬不足以说明介甫是拗相公嘛。咳,现在朝廷中已无人对变法说三道四了,那王珪当了参知政事,我朝又多了个三旨宰相。”见沈立不明所以,苏轼接着说:“王珪此人,你不了解。我与他交手数次,老奸巨猾,十足小人。他在圣上面前只会说三句话:‘臣领旨’‘臣遵旨’‘臣已得旨’。圣上到哪里去找这等宝贝顺臣?沈公,你到朝廷后,别的什么也别说,只学会说这三句话就行,准能平步青云,位及宰辅。”

沈立哈哈大笑,说:“你无须用激将法,与这等人同流合污,我是终身学不会的。”

这时,悠扬的琴声传来,使人犹似置身于虚幻般的仙境之中……

苏轼听琴声高妙,不禁问是何人所奏。沈立凝神细听,已猜到奏琴者正是杭州三美之一——琴操姑娘,笑着告诉苏轼:“琴操几次都想见你这当世第一才子,却都被你以公务缠身为由拒之门外,故而人家满腔愁绪,在此抚琴消愁呢!”

苏轼惋惜地说:“哦,苏某糊涂,竟拒绝了如此明耳仙乐。”说着站起身来,循声而往,听着优美的琴声,苏轼缓缓吟出一首诗来:“暗香浮动醉平湖,苏子探梅入有无。借问琴声谁拨出,道人有道山不孤。”沈立大赞好诗。

少顷,两人看见绿树环绕的小木屋中,一个绝代佳人临窗而坐,着一袭白纱丝衣,正抚琴拨弦。沈立称赞说:“琴操,听君一曲,难忘终生。老夫就要卸任,以后再也听不到这般美妙的琴声了,可惜,可惜呀。”

琴操嫣然一笑,说:“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天下善抚琴者众矣,而知音者少。太守不必伤怀,该伤怀的是小女子。”声音似珠玉落盘。

沈立为二人引见,琴操道个万福:“见过苏大人,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苏轼作揖还礼说:“听这清雅琴声便知其人,果然是国色天香,杭州三美,人如其名。”

琴操谦虚地说:“大人谬奖了,小女子不幸坠入红尘,何敢言清,又何来谈雅呀?”语毕,忙向苏轼、沈立让座。仆人毕恭毕敬地送上茶来。苏轼微笑着说:“琴操姑娘,听你的琴声,我有些担心。”琴操笑问苏轼担心什么,苏轼接着说:“林和靖乃得道的世外高人,就埋于此。你琴声如此曼妙,如果把他唤醒了,从坟里走出来如何是好?”

沈立和琴操放声而笑,琴操低声嘤嘤地说:“即使如此,恐也非小女子所为,是他太渴盼见到苏大才子了。”

苏轼开怀大笑,说:“尽管我等仰慕前贤,但若真是白日见鬼,岂不惧哉?”

沈立笑问苏轼:“不虚此行吧?几次要给你接风洗尘,让琴操作陪,你总是拖延,这可有怠慢美人之罪啊!”苏轼忙起身请琴操姑娘原谅,琴操说:“苏大人不赴小女子之约,却把那一万多个受苦受难的百姓救出牢狱,小女子才是真正怠慢了大人呀!”

苏轼点头微笑,望向西湖,只见烟波浩渺。琴声中,苏轼兴致大发,脱掉官衣、纱帽,颇感自由自在。沈立也说自己真想挂冠隐居这孤山一角,梅妻鹤子,步林和靖之后尘。

琴操并不赞成沈立的想法。她边弹边说:“难道太守不知,多一个清官则天下众生多一份福气;而孤山多隐居一个清官,则天下多一份不幸啊!”一个风尘女子能心系苍生,有这等见识,实是难能可贵。苏轼回头看了一眼琴操,眼神中充满欣赏。

琴操对苏轼微微一笑,说:“小女子方才忽然想到,苏大人可与一人相比。”苏轼问是谁,琴操接着说出王羲之。苏轼忙说:“琴操姑娘好风雅,苏某怎敢与王羲之相比!”不想,琴操却道,以她之见,王羲之倒还比不上苏轼。沈立听得有趣,笑问何以见得。琴操接着说:“王羲之被称为书圣,通判大人的书法即使比不上王羲之,也已天下驰名。况且,书法并非大道,比与不比,无甚要紧!”

苏轼心想琴操必有高见,便问:“那……以姑娘说,什么才是要紧?”琴操回答说:“道德、文章而已。通判大人不仅文章冠天下,且忠君爱民,故而这道德二字也冠天下。”沈立点点头,深以为然。苏轼忙说愧杀。琴操却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大人倒是有一样比不了那王羲之。”

苏轼不禁一愣,问是哪一样。琴操笑着说:“就是那‘风流’二字!那魏晋风流,独有千古。风流未必真才子,可真才子必有大风流。不过……大人却是……”见琴操有些迟疑,苏轼请她照直说来,琴操含笑说:“大人却是……却是……真才子而不风流!”

苏轼恍然大悟,说:“天下才子皆风流,不缺苏某一个!”琴操请苏轼恕失言之罪,苏轼摆手,称赞琴操见识惊人。

这时,沈立突然想起明日同僚们要设宴为他饯行,便邀请苏轼同往。苏轼发现竟忘了给沈立送行的日子,忙向沈立抱歉,并说一定前去。沈立接着说:“同僚们打算以官伎助兴。不过他们说,若要齐聚杭州三美,连本官在内恐怕都没有这个面子,只有子瞻能尔。不知子瞻可否帮忙?哈哈!”

苏轼微微一怔,笑着说:“这就不必了吧。”沈立佯装不满,说:“看看,你这犟脾气。这是本朝通例,也是官场的风气。再说我何曾求过你,如今要走了,好不容易求你一桩事,你却来扫我的兴。你就不能为我破个例吗?”听沈立这样说,苏轼无奈摇头苦笑,点头答应。沈立大笑,琴操微笑不语。

在挚友、奇女子的笑声中,苏轼望着葱茏的绿树、微波荡漾的湖水,神出物外……

苏轼与沈立辞别琴操,来到太守府上。苏轼写完邀请杭州三美的请帖后,便告辞回家。

杭州三美都是风尘女子。西湖翠芳楼香软锦翠的闺房中,三美之一的周韶白天受了委屈,正暗自垂泪,叹息声声,自怜身世。听到有人敲门,周韶猜到是自己的侍女,她并不开门,说:“你去告诉妈妈,就说从今日起我不再见人,妈妈要么让我回家,要么我就坐在这屋里永不迈出大门。”那侍女说:“周姑娘,不是妈妈找你,是一位苏轼大人给你发来了帖子。”周韶略微沉吟,犹豫了一下,起身开门,接过帖子。周韶展开请帖,在屋中来回踱着云步,喃喃念出:“天上有宴,暂且中断;人间杭州,主别通判。操琴当歌,问尔愿不愿?”周韶暗自沉思……

第二天傍晚,苏轼在书房读书,王闰之端来一盘清蒸草鱼,小莲端上莼菜汤。苏轼脸露歉意,说:“夫人亲自下厨了,可惜为夫没有口福。今夜我为沈太守设了送别宴会,还破例给杭州三美下了请帖呢!”王闰之一听这话,脸一沉,就要将草鱼端走。苏轼连忙拦住,接过蒸鱼闻了闻,说:“啊,这草鱼虽出自西湖,也从来没见人做出过这般香味!”王闰之沉着脸说:“先生言过其实了。”苏轼认真地说:“肺腑之言!”

王闰之说:“我看真正香的是那杭州三美吧。”苏轼笑着问此话怎讲,王闰之接着说:“先生,近日杭州人已经送给你一个‘风流通判’的雅号了。”

苏轼笑道:“多谢杭州人所赐美誉。不过若要为夫担下这沽名钓誉的骂名,我尚需努力。”王闰之低头喃喃地说:“先生还要怎么努力呀,如今已经不愿回家了。”

苏轼突然问王闰之手中蒸鱼的名字,王闰之怪他明知故问。苏轼接着说:“叫西湖醋鱼!”王闰之不禁一怔,说:“这分明是西湖草鱼啊!”

小莲“扑哧”一笑,王闰之恍然大悟,娇嗔着说:“好啊!你……不给你吃了。”说着要端起蒸鱼拿走,被苏轼拦住。苏轼拿起筷子,笑着品尝起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