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跟我走.pdf

艾玛,跟我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海报:

编辑推荐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男神变废物!
什么,天下掉男神,10块钱便可换得一个?!
木咻咻表示,真是太……荒唐了!
老板,先给我来一个亿的! 小叔难缠,大神难躲,炮灰也有春天!
舒的夏天无厘头爆笑新作【九色王朝】第三部逆天来袭!


《艾玛,跟我走》是继《有胆乃别跑》《兔妹纸的春天》之后,作者舒的夏天“九色王朝”系列第三部,《艾玛,跟我走》中最受瞩目男主角终于登场,网络原名《干掉爱无能》,众多读者期盼多时,终于即将上市。
《艾玛,跟我走》延续了萌系图书一贯的风格,封面Q版人物逗趣可爱,封面颜色清新粉嫩。
《艾玛,跟我走》语言风趣幽默,独具特色。





名人推荐
一直追舒的夏天的文,她的文不仅语言幽默风趣,非常有特色,属于轻松爆笑类的。一直很喜欢舒大大的九色王朝系列,尤其是男女主角,男的都腹黑俊俏,女的呆萌天真,而且大多数都是灰姑娘跟王子的故事。男主白哉也是这系列书里呼声最高的男主,一直是童子们的最爱,每次看的时候,都恨不得舒大大能一次更完,希望舒大大继续写,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的。

媒体推荐
一直追舒的夏天的文,她的文不仅语言幽默风趣,非常有特色,属于轻松爆笑类的。一直很喜欢舒大大的九色王朝系列,尤其是男女主角,男的都腹黑俊俏,女的呆萌天真,而且大多数都是灰姑娘跟王子的故事。男主白哉也是这系列书里呼声最高的男主,一直是童子们的最爱,每次看的时候,都恨不得舒大大能一次更完,希望舒大大继续写,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的。

作者简介
舒的夏天,本名舒翠翠,80后脑残女子一枚,嗜好码字、画画,迷恋动漫,数十年如一日。
常年被忽悠,简单来说,这丫就是一天然呆。  
最近喜欢写的一句话,生活太苦了,所以需要很多很多的甜食。  
愿我的小说,能成为您钟爱的甜食。  
已出版作品:《有胆乃别跑》《兔妹纸的春天》

目录
第一章 浮云坠落人间
第二章 好吃不过嫂子
第三章 大人,请自重
第四章 你只是木咻咻
第五章 你得冠我的姓
第六章 最霉莫过初见
第七章 你喜欢白哉吗
第八章 往事如烟你妹
第九章 我们来日方长
第十章 我来做你男人
第十一章 犯贱不问来路
第十二章 狭路相逢个毛
第十三章 那个倒霉孩子
第十四章 你将永成祭品
第十五章 姐真心不稀罕
第十六章 不许色诱老纸
第十七章 百闻不如一贱
第十八掌 我拿命跟他拼
第十九章 我们彼此为伴
第二十章 以不变应万变
第二十一章 朽木白哉大人
第二十二章 木咻咻算你狠
第二十三章 傻人会有傻福
第二十四章 我不是玛丽苏
第二十五章 嫁人当嫁白哉

文摘
婚礼恰逢周六,临风市大多数市民都早早地爬起来,赶来围观传说中的本市最大财阀—蚀天财阀总裁大人的世纪婚礼。特别是那些逢周末必赖床的宅女们,这次也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天微亮就聚集在教堂附近,寻好最佳围观地点。
据宅女论坛内的几位版主大人和微博圈里的权威人士透露,白哉总裁的婚礼上,除了人中龙凤的新郎和新娘,还会出现六个美得惨绝人寰的伴郎!那帖子的标题是《满城宅腐皆疯狂》,副标题是矜贵美男的人生初秀,气场强大的绝美盛宴!错过一次,后悔终生!
不管这是哪个花痴精神错乱之后的诳语,为了保证日后不会后悔,她们也得来围观围观。若是伴郎没有帖子上写的那般美,她们定要人肉出发帖的家伙,然后用西红柿砸得她惨绝人寰什么的!
白哉等人的车抵达教堂时,就看到教堂外早已是人山人海,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不等,密密麻麻的全是女人,原本还只是小喧闹的人群在看到他们的车队到来后,霎时间热闹起来,竟给人上万名保镖都有点压不住那浪潮的感觉。
白哉额角滑下黑线,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木咻咻:“这是怎么回事?”
他邀请来观礼的少数亲朋代表,现在应该都已经在教堂里了,他并不想要一个失控的婚礼,可是外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疯狂的女人?
木咻咻缩了缩脑袋,回答得有一点心虚:“你知道,我们都是大公无私的纯洁无垢的……所以有极品美色一定要与姐妹们分享这喜悦……”
“说重点!”看到身后几辆车都毫无动静,白哉就知道他那几个兄弟估计比他更崩溃。
“呃,重点就是,我的合伙人好像伙同北北她们,在论坛和微博圈里都发了帖子,邀请临风市或者相近城市的宅腐们来一饱眼福……”木咻咻微微一顿,看到白哉难得地黑了脸,赶紧又解释道,“我们也没想到竟然会来那么多人……这群女人……太疯狂了……”
“……”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共犯变得越来越多,她们也越来越胆儿肥了,看来,他有必要联合其他几人对她们进行绝地反击了。
白哉揉了揉抽疼的眉心,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下了车,他不理会身边短暂的死寂与紧接着爆发出的几乎震痛耳膜的尖叫声,漠着一张俊脸,淡定地弯身把他的新娘从车里抱了出来。
看到白哉下了车,后面几人纷纷默了。无论心底有多么排斥,面容之外,他们是不会被这小小的阵容击溃的。
“木咻咻,你丫够狠。”蓝影焱暗自嘀咕了一句,扯出惯常的浅淡笑意,下车后去后座请出与他同车的伴娘。
“啊—是海神波塞冬和智慧女神雅典娜!”
“这男人该不会是真的神祇吧?那头蓝色的长发不像是染的啊,举手投足间的高贵与王者气息也像是天生的……”
“你管他那么多!谁去把那女的灭了?我要代替她,我要代替她!”
扮成雅典娜的鹿小白缩了缩脖子,硬生生压下了借机揩油的念头,美色诚可贵,小命价更高啊!
接着,乌胤挽着肖添添一起下了车,虽然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娃,但毕竟还都未婚,这次也浑水摸鱼掺和进来了。
“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和大胸春野樱!哇,华丽丽的师徒恋啊!”
“我就说嘛,小樱最后肯定是被卡卡西攻克的,师徒恋最有爱了!”
“胡说!明明是卡卡西大人被小樱的大胸攻克了!”
“……”
“你们这些家伙,能不强调大胸吗?”肖添添刚暴走了一句,就被乌胤半揽半抱着拖走了。犯众怒这种事,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做得一向很顺手。
直到他们消失在教堂门口,身后还一波又一波地传来叹息声:“活生生的师徒恋啊,卡卡西大人果然是大胸控,好销魂……”
……
第一对下车的白哉和木咻咻虽然让她们惊艳,但片刻的震惊过后,她们还来不及YY,他们就已经走进教堂了,所幸后面的两位美男都如此绝色,让这些宅腐一个个越发亢奋起来,虎视眈眈地瞪向下一辆车。
赤玖头疼地扶额,第N次见识到了这群女人的可怕。看着身边一脸幸灾乐祸的油西西,他浅笑:“你的成果?”
“我们的。”这群女人只对美男有兴趣,所以她很安然很开心,没有什么比能整到他更让她快乐了。
“亲爱的,何必对我如此厚爱?”眯眸看着扮成月野兔公主装扮的油西西,赤玖摘掉假面,丢掉那极了的帽子,用披风遮挡住她过分裸露的双肩,直接抱着油西西下了车。
“性感长腿……”
“劲瘦腰身……”
“宽厚臂膀……”
“英俊面容……”
“栗色短发……”
“妈妈咪呀!是混血版的夜礼服假面大人!”
“他竟然用披风挡住小兔公主裸露的肩膀,好生霸道的爱……”
“我赌他们之间有JQ!”
“我赌他们已经打完全垒了!”
“嘁!我还赌他们未婚生子了呢!”
“……”油西西抽搐着嘴角,无法淡定了,她暴怒地想挣开男人的公主抱,却被男人死死扣在怀里,动弹不得。
这边她正欲发作,赤玖却毫不留情地捂住她的嘴,在她呆愣窒息的片刻,他抬起头,看向刹那间寂静的人群,淡淡扬起的嘴角隐着丝丝缕缕的邪妄:“嘘,我的公主大人害羞了。”
语毕,便抱着人走进了教堂,对身后的尖叫声口哨声鬼哭狼嚎声,他通通抛之身后。今天是白哉和木咻咻大喜的日子,油西西即便是气疯了,也不会暴走的,对怀中的女人,他很放心,极放心。
哼,胜负还未分呢。

第四对伴郎伴娘还未下车,人群已经快亢奋至高潮了。银龙白坐在最后面的一辆车里,越发焦躁不安起来,看这阵势,木咻咻是把他当做压轴戏了。生平第一次被人这般戏弄,他心底的愤怒无以复加—
一只小手轻轻抚上他紧紧握住、青筋突跳的双掌,他抬眸,看向一直安静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子,覆了一层金灿之色的眸子越发深幽起来。与第一次相遇的一身寂静黑衣不同,今日的她,身着深橙与浅橙方格相间的和服,可是,即便是如此欢快的暖色,穿在她身上,却依然给人一种寂静墨色的错觉。
他还记得刚才他携带着满身怒气上车时,她安静地坐在车内一角,对他的到来,似是淡定,更似是无动于衷,他在片刻的惊愕过后,心底的焦躁却越发燎原起来,可无论他怎么询问,她只有一句话:“我是玲。”
木咻咻很好很强大,她果然没有食言,把她送到了他的面前,可是,他依然对她一无所知。玲?当他是白痴吗?那不过是这部该死的动画片中的一个角色名字罢了。
这边银龙白依然挣扎在冰与火的双重桎梏中,另一边厢,青子骞已经携木咻咻的闺密冷暖姬下了车。
“安倍泰明!”
人群躁动无比,保安的人数在持续增加中,却依然有些抵挡不住狂热的人潮。
青子骞修眉微敛,唇畔扬起一抹浅淡的笑意,魅惑而幽凉:“婚礼。”
言下之意,这是婚礼现场,不是追星现场,所以无论如何激动,请保护好这份安然与美好。
虽然青子骞只说了两个字,大家却似乎都读懂了他的深意,人群中的躁动与狂热明显降温不少。
青子骞微微一笑,回身看向冷暖姬:“请吧,神子大人。”
“是……是……泰明大人……”被青子骞的浅淡一笑电得一阵目眩神迷,扮成《遥远时空中》中神子元宫茜的冷暖姬有点语无伦次。呜呜,来之前木咻咻只说给她配了个帅哥伴郎做搭档,却没告诉她竟然是如此的绝色。呜呜,与青大人比起来,她的前男友就是渣中的渣渣。呜呜,见识过此等绝色之后,这要她以后还如何找男朋友?
带着魂不守舍的冷暖姬,青子骞姿态故我地走进教堂。
在教堂内关注着外面状况的木咻咻看了微微蹙眉,青青这妖孽,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拿下他?
若非白哉此前已经要求他们一个一个地下车,性格暴戾的红玺灼早就下车走人了。此刻,眼见着青子骞的身影消失在教堂内,他率性地拎起红果果,长腿一迈便下了车。
死命地抱住刚才背在哥哥身上的大葫芦,被拎着的红果果根本没有余力注意身边的动静:“你慢点,我快抱不住葫芦了。”
红玺灼额上滑下黑线,嫌恶地瞪了眼那该死的葫芦:“你是猪吗?把它丢回车上,谁要你一直抱着这东西了?”
“可这不是哥哥的东西吗?”
“你哪只眼看到我会要这种东西?”索性捏住她的小鼻子,看她还敢不敢与他狡辩。
闻言,红果果像是瞬间被解脱般,直接松手丢掉了葫芦,然后不意外地看到葫芦狠狠地砸在了拎着自己的男人脚上……
红玺灼吃痛地抽搐了一下性感的嘴角,把手中的小人儿拎高,与他对视:“你故意的?”
“是。”
“……”
眼见着红玺灼的面色越发不善,红果果缩了缩肩膀,小小声地说:“你早晨吃掉了我最后一颗苹果……”
“回去后,我给你买一仓库苹果,撑死你个笨蛋!”
“那我能不能住在仓库里?”
“……”
这边的两人还在没完没了,教堂内外的观众都有点抽了—
“竟然是我爱罗和漩涡鸣人,呜呜,多么禁忌的爱恋啊……”
“这个漩涡鸣人好生娇俏,一看就是受。”
“也不一定啊,现在不正流行年下攻和大叔受吗?”
“年下受和大叔攻才有爱!”
“……”
刚被红果果刺激完的红玺灼听到这些东西,彻底暴走了,他一把扯下红果果的忍者护额和黄色假发,露出她娇媚的容颜和一头黑色长发,怒声道:“你们哪只眼睛看到她像男人?”
可惜,人群并不理他的暴怒。
“唉,世态炎凉啊,现在男生女相的人妖越来越多了。”
“刚才那女生喊他哥哥哎,难道是更禁忌的那什么?”
“哇哦,今天真的太多太多爆点了,我觉得我的心脏严重不堪重负。”
“……”
“老子红发红眸非本土,这笨蛋女人黑发墨眸纯土著,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像亲兄妹?”红玺灼对外界的议论倒是不以为意,这话是说给红果果听的,她却只是低下了头颅,一字不言。
见状,红玺灼冷哼一声,拎着她便走进了教堂。身后,徒留一大片一大片的哀叹。这个世界上,找Si的美男还真不少。
看着前面的伴郎伴娘或熟悉或不熟悉,都对彼此之间的关系有所定位,银龙白侧眸,看向那一脸幽静的女子,他与她之间,又该怎么定位呢?
这边他还没纠结完,玲却已经自顾自下了车,银龙白见状,下车拉住她:“我们一起。”
“好的。”女子礼貌地微笑,并没有甩开他的手。
银龙白心下暗喜,好像也不怎么介意别人的围观与议论了。无论怎么定位,至少他们之间不会是男男,更不会是兄妹,所以,多么天造地设。
“竟然是杀生丸大人和玲啊。”
“专业鉴定,除了耳朵好像是用倒模做的,头发和脸蛋儿都是原生态的,太厉害了,他们从哪找来这么一群气场强大的绝色美男?”
“看杀生丸大人一脸冰心初融的样子,该不会是动春心了吧?”
听到这句话,银龙白下意识地看了眼身边的女子,却见她目不斜视地直奔教堂,一脸不谙世情的空白。
他心下一凉,却也明白这里并非交流的好场所,只得默默按下自己心底的冲动,绅士地与她牵手走进去。
“咻咻,你是怎么想的啊?”看着外面的光景,白池氏一会儿激动一会儿冷静。
“什么?”
“别人都怕伴郎伴娘抢了自己的风头,你倒是好,策划了这么一大出戏,把风头全给了别人。”
“无所谓啊,妈妈,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我有白哉大人就足够了。”白池氏不顾规矩,一个劲儿地往她身边蹭,木咻咻也很无奈。
“少来!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怎么能让别人抢了风头?”
“您……什么意思?”白池氏灿烂过了头的笑让木咻咻下意识地感到不妙。
话音未落,教堂外传来了直升机盘旋的声音,木咻咻回眸看向白池氏,无言地询问。
“这么大的喜事,自然要请一些巨星来唱个歌嘛……”
“妈,你先别抽风了,办完仪式后再随便你折腾。”白哉站在神父身前,看到自家老妈一直纠缠在木咻咻身边,就知道她准没好事儿。
“不能看完我的节目再办仪式吗?我怕你们一办完仪式就溜掉。”白池氏弱弱地辩解。
“不能。吉时快到了。”这场被他的家人以所谓的中西合璧搅和得乱七八糟、没一点规章的婚礼,白哉已经微微不耐了,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他把木咻咻娶到手更重要。
木咻咻暗暗松了一口气,接收到白池氏求助的目光,也只能爱莫能助地耸了耸肩。
随着司仪喊吉时已到,神父到位,开始播放进场音乐;新郎、伴郎、伴娘先进入场地,分两边面对宾客站好,戒指童将戒指交给神父。
教堂内的音乐转为《婚礼进行曲》,木咻咻挽着父亲的手臂,一步一步走向白哉。当父亲把她的手交给白哉的那一刻,她手心颤抖,心口泛起阵阵暖潮。
主耶稣说:“上帝所配的人便不可分开。这一生一世的爱情,因为今天而完美。”
她的爱情,也会因为今天而完美。
似乎感受到她的情动,白哉更紧地握住她的手,两人对视一眼,一起站在神父身前听他致词、咏唱、祈祷、献诗,直至神父看着他们问道:“白哉先生,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真心诚意与木咻咻小姐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她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她、帮助她、关怀她、一心爱她,你愿意吗?”
“我愿意。”看着木咻咻,白哉素来冷淡的面容此刻却笑得如花一般绚烂,他终于娶到这个难缠的丫头了。
“木咻咻小姐,我代表教会在至高至圣至爱至洁的上帝面前问你:你愿真心诚意与白哉先生结为夫妇,遵行上帝在《圣经》中的诫命,与他一生一世敬虔度日;无论安乐困苦、富贵贫穷、或顺或逆、或健康或病弱,你都尊重他、帮助他、关怀他、一心爱他,你愿意吗?”
“我愿意。”木咻咻眉眼含笑,幸福中带着一点点嗔,羡煞了身边的一众人等。
“请你们交换戒指。”看到两人深情款款地为对方戴上戒指,神父低声道,“求神赐福,使这戒指成为你们永远誓言的凭据,愿你们从今以后彼此相爱、永不分离、相互约束、永远合一!”
“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教堂外,缤纷的玫瑰花瓣雨四起,唇瓣黏在一起的两人,似乎要宣泄三日未见的相思之情,让观礼的人都纷纷红了脸。
在唱师班的颂歌中,婚礼结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