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pdf

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笔者偃月公子认为,宋诗的确光芒四射,绚丽多彩,只是长久以来,由于唐诗的光芒太过耀眼,宋词的光辉太过灿烂,从某种程度上遮掩了或是隐没了宋诗的风采。笔者研阅宋诗,好比上山寻宝,目的在于努力发现宋诗这颗难为人知的珍宝,努力发掘宋诗久被淹没的璀璨光芒。宋诗是一位隐居山中的姑娘,不施粉黛,不描眼眉,衣装朴素,举止天然,一旦面世,见天见日,必定熠熠生辉,光彩照人。他想还原宋诗的场景画面,他想重温宋诗的感情气流,他想点醒宋诗的生命启示,他想与爱诗的朋友,以《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分享宋诗带给我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编辑推荐
《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讲述了“唐诗宋词元曲”的说法似乎根植在人们脑子里由来已久。唐诗的光芒太过耀眼,宋词的光辉太过灿烂,从某种程度上遮掩了宋诗的风采。唐诗虽然以神韵意趣取胜,以形象丰满见长,但是宋诗则多有学问知识,多有议论说理,情韵悠长。《不是不念 只是不见》以此为出发点,领悟品读宋诗,写下自己对宋诗的体会和感受言理,启迪读者品诗不是刻意探寻事理,而是赏玩诗歌,感触万象。

作者简介
偃月公子,原名徐昌才,祖籍夜郎古国,栖居最城长沙。一生爱好徜徉山水,纵情诗文,挥洒性灵。现为中国作冢协会会员、中国侗族文学学会常务理事、香港《文汇报》专栏作家。著有《恋上大唐诗生活》、《宋朝那些诗生活》《梦回唐诗千百度》《唐诗不妨这样读》等。

目录
作者序
第一辑 一生一代一双人
白鸥飞处带诗来
君山如黛亦如云
晚风寒林动灵鸦
满川风雨看潮生
烟雨江南水量图
西子湖赏西子美
雨后池塘静悄悄
山外青山云外云
惜别潺潺一夜声
我见青山多妩媚
月光如水水如天
唯有青青草色齐
淡妆浓抹总相宜
千年瀑布流不尽
湖光山色明月天
泉水叮咚有诗意
西山云雨点作秋
一场风雨一场晴
看天看云看风雨
第二辑 深情浓韵惹红尘
爱闲能有几人来
长风万里送轻舟
车盖亭上好悠闲
月照清波好风光
诗中有我最风光
幽它一默又何妨
蓬莱不遇扫浮云
东坡雨润东坡月
空山明月照诗心
何妨吟啸且徐行
人心不老春不老
阳光灿烂送别情
落日丹枫相映红
湖西湖东一样春
竹摇清影罩幽窗
第三辑 海棠不惜胭脂色
思悟多在水云间
伤心莫上汉东楼
一江誊怒向东流
人歌人哭水声申
一声新雁叫乡愁
落日孤城望故乡
天上人间皆相思
春风今夜泊江南
一船明月过桥西
落日苍苍望故乡
千里江南千里愁
满目秋色寄故乡
日落秋江照归人
青山之外见故乡
日暮乡关归何处
梦在他乡是异客
满山风雨落桐花
满川风月替人愁
秋风一扫愁无期
春天不管闺帏事
秋风斜日鲈鱼乡
唐宋诗咏两重天
桃花飞尽野梅酸
酒醒忆君断肠时
第四辑 一往情深深几许
望云楼上望云飞
曼妙春光何处寻
孤吟斜阳过吴江
半溪清影漾疏梅
落花流水自由去
野色冥冥入画来
快哉亭上写快哉
沧浪亭抒沧浪情
寒山青处点乱鸦
望湖楼上望湖光
白云之外有人家
春风一路过安仁
卧看千山急雨来
寂寞沙头一簇船
第五辑 相思相望不相亲
柳瘦梅穷花不语
海棠不惜胭脂色
风吹花落柳绵绵
杏花漫开人不寻
艳艳牵心几十秋
池塘春草坐听蛙
荒村野雨胜牡丹
黄叶落尽见青山
一花一叶关人生
春江水暖谁先知
万株杨柳属流莺
菊傍重阳未肯开
午睡悠悠清梦长
蔷薇花开别样红
小园春光何处寻
源头活水润胸怀
秋风黄叶满目空
溪声不改旧时音
先向水边看白云

序言
在宋诗里许下一场相逢
记不清楚这是第几个夏天了,按照以往的惯例,炎炎夏日,漫漫长假,我总是关门闭户,用心读书,读时政文史,读家国天下,读湖光山色,读诗词歌赋,让阅读充实生活,让阅读滋养生命。阅读之余,不停思考,勤奋笔耕,一行行文字,一页页稿纸,记录下了我对社会与自然的思考,对诗词与歌赋的感触。最近三五年,每一个暑假都会有一本书稿诞生,今年也不例外,这本书是笔者辛苦一夏的结果。不敢说水平多么高超,体会多么精深,也不敢说品读多么敏锐,视野多么宽阔,但是,诚如一位母亲最了解自己生下的孩子一样,笔者沉湎宋诗,吟咏玩味,还是有些体悟和感受的。
最要谈到的是宋诗的情韵意趣。我不赞同学术界对于宋诗的成见或是偏见。一般认为,唐诗以神韵意趣取胜,以形象丰满见长,宋诗则多有学问知识,多有议论说理,形象有些干瘪枯燥,情韵比较淡泊。其实,诗歌是情感和想象的结晶,诗歌也是生活和生命的感悟,不管是唐诗还是宋诗,都在情感意蕴、形象精神上各见特色,各见优长。宋诗则反映宋朝风貌,披露文人士子的心声,抒写大众的百样情怀。它可以引领我们走进一个个生机灿然、情意浓郁的世界;它可以感动你我枯淡沉寂、平庸肤浅的心灵;它可以陶冶读者平和静穆、不甘沉沦的情操……只要你乐意,只要你平静,你就可以通过阅读和沉思,联想和品味,感受到生活的缤纷诗意和世间的万千风云。
跟随杨万里,落日黄昏的时候,观察乌鸦归巢,“已是霜林叶烂红,哪禁动地晚来风。寒鸦可是矜渠黠?踏折枯梢不堕空”。摘下有色眼镜,投送好奇目光,你会看到乌鸦不惧寒秋,无畏风霜,迎难而上,展翅高飞,精神抖擞,精悍顽强,活脱脱一个骁勇斗士的形象。正如刘禹锡笔下的白鹤,“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你哪里还会嫌弃乌鸦?哪里还会憎恶乌鸦?哪里还会避之唯恐不及,咒之唯恐不死呢?这个时候,乌鸦活在我们心中,轻盈灵巧,勇敢机智。 跟随苏轼,欣赏西湖美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的晴景、雨景都很美,美到什么程度呢?诗人的感受又是如何?苏轼开了个玩笑,就好比西子姑娘,不管淡妆浓妆,总是那么适宜。淡妆美,浓妆美,不化妆亦美,因为西子本来就是天资玉质,卓尔不凡。西湖也一样啊,晴天美,雨天美,不晴不雨也美,任何时候的西湖风景都是优美如画,引人入胜。苏轼搬出历史上的大美女,搬出自己心目中的大美女,比喻西湖迷人风采。读者读到这样的诗句不被感染,不被打动,很难!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西子,爱西湖,还真说不清我们隐秘、激动的心思呢。
跟随苏舜钦,唱和朋友诗文,品读《和<淮上遇便风>》:“浩荡清淮天共流,长风万里送归舟。应愁晚泊喧卑地,吹入沧溟始自由。”·风景是心灵的写照,诗歌是感情的结晶。读苏诗人笔下的朗朗清风,浩浩长天;读苏诗人笔下的粼粼清波,隐隐青山;读苏诗人笔下的顺水轻舟,顺风衣舞;读苏诗人笔下的喧卑之地,苍茫大海……你会受到灵魂的洗礼,精神的滋养;你会得到自由的真谛,人生的真义。
跟随文同,欣赏山中明月,“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寺。徘徊爱其下,夜久不能寐。怯风池荷卷,病雨山果坠。谁伴予苦吟?满林啼络纬”。一场秋雨洗礼山林,一轮明月灿烂山林,一池清风吹醒山林,一树野果惊动山林,一片虫鸣热闹山林,一位诗人行吟山林……一切在诗人心中都是美的,一切在诗歌里都是静的。虫鸣果坠是诗声,风吹荷卷是诗态,月照松风是诗心。
每一首诗都在言情,每一个句子都溢满情趣,每一个文字都是一幅画,宋诗情韵悠长,气韵沉厚,很是值得品味咂摸。即便是那些议论说理成分浓郁的诗歌,也大多情理兼备,诗画相融。且看陈与义的《春寒》:“二月巴陵日日风,春寒未了怯园公。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胭脂色”,分明让人感觉到海棠花开得艳丽生辉,婀娜动人。想想看,春寒料峭之中,看到一枝海棠独放,娇红欲滴,生机勃勃,诗人该是多么激动,多么兴奋!由此,不难窥知诗人战胜困难、战胜风雨的勇气。“胭脂色”还容易使人联想到一个涂脂抹粉,娇艳迷人的女子,风吹面庞,雨湿胭脂,也许让她“泪”流满面,一派狼藉。但是,她不惊不惧,不愁不悲,仍是独立风雨之中,一脸坚强,多有风致,多有精神!这何尝不是一个风骨铮铮的女子呢?不同于风雨摧残,花容失色的哀愁凄惨,也不同于弱不禁风,临寒伤悼的凄楚可怜,她可是容颜可变而风骨不改啊!
再看汪若楫的《绝句》:“万木惊秋各自残,蛰声扶砌诉新寒。西风不是吹黄落,要放青山与客看。”猎猎西风,既有摧折万木。冷彻昆虫的冷酷无情,也有吹去黄叶,放出青山的快意人心,如何看待,如何取舍,的确因人而异,见仁见智。诗人用自己的体会含蓄地启迪人们,不要一味地伤悲惆怅,怨天怨地,不要固执地望秋堕泪,临风伤心,要转换思维,改变眼光,要开阔心胸,积极乐观。深秋也有座座青山,人生处处常存希望。尤其是,当你陷入困境,沉沦不振的时候,更要放开眼光,端正心态,努力去捕捉,去发现挫折后面的希望。
宋诗言理,融汇情意,出之形象,羚羊挂角,妙无痕迹。读者品味,不是刻意探寻事理,不是为了明辨是非,而是赏玩诗歌,感触万象,激荡情思,复活生命。为情所感,为意所迷,为诗所动,不知不觉之中,猛然顿悟人生哲理。这是意外的收获,也是情思激荡的结果。笔者深感,品味宋诗,绝对不要受清规戒律的拘束,更不要被这样那样的见识干扰。读者的任务是寻找快乐,体验情意,激动心灵,复现场景。至于感悟文理,探究世相,倒在其次。
品读宋诗,我认为和谈恋爱一样,不可貌相,不可浅泛,要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要沉潜玩味,吟咏咀嚼,久而久之,建立情感,彼此默契,更容易走进古老的诗魂。读到一定的时日,读到一定的程度,你会觉得彼此相融,如胶似漆,不可分离,哪怕须臾。也只有在这个时刻,才能充分感受到读诗的快乐和幸福。
笔者喜欢对读唐宋诗歌,尤其是从意蕴情感、气韵精神方面去比较辨析,发现唐宋诗歌在很大程度上一脉相承,一气灌注,的确难以硬性区分,比较高下。笔者也喜欢对接生活,融进自我。如此品味宋诗,更容易发现其中的生活情趣和生命情怀。笔者有一个观点,宋诗穿越古今,穿透生命,经历岁月,饱含风霜,它们身上应该挟带一些人类永恒的东西,比如人性的善良和美好,生命的丰盈和意趣,感情的丰厚和敏感,等等。我们读宋诗,无异于与古代诗人交流情感思想,无异于在浩如烟海的诗行中寻找心灵的知音。这个时候,生活和生命,自我和诗人,始终是最重要的支撑。写诗强调“诗中有我最风光”,品诗同样强调‘‘读中有我最精彩”。诗人之我与读者之我交融共鸣,这才是读诗的最高境界。
笔者认为,宋诗的确光芒四射,绚丽多彩,只是长久以来,由于唐诗的光芒太过耀眼,宋词的光辉太过灿烂,从某种程度上遮掩了或是隐没了宋诗的风采。笔者研阅宋诗,好比上山寻宝,目的在于努力发现宋诗这颗难为人知的珍宝,努力发掘宋诗久被淹没的璀璨光芒。宋诗是一位隐居山中的姑娘,不施粉黛,不描眼眉,衣装朴素,举止天然,一旦面世,见天见日,必定熠熠生辉,光彩照人。我想还原宋诗的场景画面,我想重温宋诗的感情气流,我想点醒宋诗的生命启示,我想与爱诗的朋友,分享宋诗带给我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我想约定平凡的你我,爱诗的你我,心怀宋诗,一往深情,一起穿越沙漠,一起远涉江河,一起奔走塞外,一起邀游山林,一起仰观风云,一起心游万仞,相信大千世界有多么广阔,宋诗之旅就有多么精彩。
偃月公子2014年2月书于长沙雅礼

文摘
版权页:



唐代诗人刘禹锡亦有类似构思,诗写岳阳君山:“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望洞庭》)诗人夜望洞庭汪洋浩荡,上有皓月银辉,下有波光粼粼,浩渺洞庭宛如白白亮亮的银盘盏,青翠君山则如盘中一颗小巧玲珑的青螺。化大为小,举重如轻,赏玩品味之心有余,爱恋动心之意不足。君山是一枚青螺,小巧别致,可供把玩品鉴,不可赠予他人。可是在宋代诗人陈造笔下,远山如髻,秀美俊逸,丰采诱人,令人心动,令人不舍,可远观却不可亵玩啊!
因为诗人对居所远山心向神往,因为诗人对烟鬟云髻一见钟情,所以一连几天,策马上山,追寻云边美景。其实,诗人乘兴而去,满心扑空。他不知道,远观则有,近寻则无,距离产生美感,神秘全在虚无,诗人天天所寻原来都是亭中所见的隐隐山峦。诗人虽然没有近距离领略云遮雾绕的风采,但是那份远眺之美,朦胧之景却永驻心间,那份追寻之心,爱恋之意丝毫不减。日日凭栏是为了一睹芳容,连朝策马是为了追寻芳踪,连续扑空倒也无怨无悔,只是因为山如貌美,只是因为貌美如山。欣赏山容云态,欣赏烟鬟云髻,欣赏自然奇幻,以爱恋之心视之,以钟情之意寻之,足见诗人爱山,迷山,情深意重,无以复加。
与陈造同时代的宋代另一位词人辛弃疾,歌咏福建武夷山玉女峰:“玉女峰前一棹歌,烟鬟雾髻动清波。游人去后枫林夜,月满空山可奈何。”(《武夷玉女峰》)诗人把玉女峰想象成一位美丽的少女,以恋人相爱的心情描写游人对山川的倾慕,显得别有韵味。白天,烟雾缭绕的玉女峰陶醉在清亮的船歌之中,陶醉在清明的溪流之中。夜晚,游人走后,枫林瑟瑟,明月皎皎,玉女峰孤寂落寞,无可奈何。以人喻山,山美人美,有情有韵,有喜有悲,揪人心怀,令人动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