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pdf

透明.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蒋一谈最新的短篇小说集《透明》共收录了《发生》、《跑步》、《故乡》、《透明》、《地道战》、《二泉不映月》、《在酒楼上》、《夜空为什么那么黑》等八篇最新的短篇小说作品,《岸边随想》是本书的独家后记。
蒋一谈的短篇小说,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声音。
他的故事构想和叙事方式,在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间微妙的平衡感,以及明澈、朴素的语言呈现,创造了二十一世纪中国短篇小说写作的新篇章。
蒋一谈在这本小说集里充分展现了说故事的功力,同时以他慢镜头般真实细微的观察和提取,诉说了人物的困惑、孤独、疏离、承受和理解。
从《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栖》到现在出版的《透明》,蒋一谈在短篇小说写作之路上一步一步前行,是一位值得你严肃对待的作家。这位专注于短篇小说写作的作家,凭借超凡的故事构想和明澈朴素的叙事方式,创造了21世纪中国文坛独一无二的文学声音。他的故事和人物,能带给你阅读后的深沉思索和内心宁静。
请静下心来,慢慢阅读他的作品吧。

编辑推荐
★中信出版集团正式进军纯文学领域,首次签约中国严肃文学作家——蒋一谈,2014年春天,郑重推出最新短篇小说集《透明》。
★“21世纪中国短篇小说鬼才”已经充分呈现出一代短篇小说大师的万千气象。
★凭借超凡的故事构想和明澈朴素的叙事方式,蒋一谈创造了21世纪中国文坛独一无二的文学声音。他的故事和人物,能带给你阅读后的深沉思索和内心宁静。
★最新作品集《透明》集合了蒋一谈8篇最新的短篇小说,带你窥探城市的肉身与命运,映照我们每一个人的面孔和内心。
★蒋一谈与王蒙、毕飞宇一起斩获《小说选刊》2013年度短篇小说奖,引起读者和批评家的广泛关注。


短篇小说《透明》,首发于《人民文学》2013年第四期。《小说选刊》2013年第五期转载。《小说月报》2013年第六期转载。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13年度中国短篇小说排行榜。《小说选刊》2013年度中国短篇小说排行榜。《北京文学》2013年度中国短篇小说排行榜。入选多种短篇小说2013年度读本。获得《小说选刊》2013年度短篇小说奖。

媒体推荐
在这个世界上,失败者注定会被遗忘。 但是,在蒋一谈那里,失败者依然有故事可讲——悲伤、恐惧、奇迹、虚妄和希望,这些人从他们的失败中领会生之意义。 或许所有的人都是失败者,但并非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并非所有人都知道,在失败者的寂静和荒废中,世界变得层层叠叠,气象万千。
——李敬泽(批评家)
蒋一谈笔下的故事真挚、简净而充满温情,我们从中可以清晰地洞悉他的忧乐和绮思,以及他对中国社会、文化和道德的朴素见解。
——格非(小说家)
在当下这个叙事泛滥的时代,忽然欣赏到这种自我约束的文字,不仅给人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而且,简直就是奢侈的享受。
——解玺璋(批评家)
蒋一谈果敢地投入了一项艰难事业:用天真纯净穿越沉重现实,以普通人的哀愁和喜乐,映现时代忧伤的真实面容。他的短篇小说叙事从容隽永。无疑,这是一种温暖的良心写作。
——北村(小说家)
我兴奋地看见,蒋一谈正用他这把“胡子”冒犯那所谓需求的荒诞乃至于那所谓体系的荒唐,并将蓄谋已久的“文学野心”落实为一次次紧贴地面的飞翔。
——黄集伟(批评家)
当人们执著地,甚至过于执著地从事长篇小说创作的时候,蒋一谈却俯首甘写短篇小说;但他的短篇小说,就生活容量和艺术难度而言,却堪比长篇小说。在他的小说故事中,单纯共复杂一色,成功与失败齐飞;悲剧在喜庆的锣鼓中上演,喜剧在悲观的迷雾中退场。凡此种种,都奇妙地与这个不可理喻的时代构成了对应关系,并提醒着我们,蒋一谈的短篇小说值得我们一谈再谈。
——李洱(小说家)
蒋一谈的短篇小说风格独到,他以简约洁;争的叙事完成其独到的故事创想,描绘了中国人现实生活中的内心困境、挣扎和希望,创造了当代中国短篇小说故事创意和写作技法的新形态。
——邱华栋(小说家)

作者简介
蒋一谈(1969 — )小说家、诗人、出版人。祖籍浙江嘉兴,生于河南商丘。199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图时代公司创始人。
已出版短篇小说集《伊斯特伍德的雕像》、《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栖》、《中国故事》等。《透明》是他最新的短篇小说集。
获得首届林斤澜•优秀短篇小说家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小说选刊短篇小说奖、上海文学短篇小说奖、南方阅读盛典最受读者关注作家奖。

目录
发生
故乡
二泉不映月
跑步
地道战
在酒楼上
夜空为什么那么黑
透明
岸边随想(后记)

文摘
这个男孩叫我爸爸,我不是他的亲爸爸。他这样叫我,希望我能像对待亲生儿子那样对待他,可是我现在做不到,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做到。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她今年五岁,和我前妻生活在一起。
男孩比我女儿大两个月,帮我点过烟、倒过茶,还帮我系过鞋带。我心里挺高兴,对他却亲近不起来。我对他说谢谢,他会摆摆手,说不客气。我在想,他以前也是这样对待爸爸的吗?我最终没有问他,还是找机会问问他的妈妈吧。
他的妈妈,也就是我现在的情人杜若,三年前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西式茶餐厅。我们在一次朋友聚会上相识,后来开始交往,彼此之间也有了好感。一段时间之后,她主动向我表白,希望能生活在一起。可是我对婚姻生活有了恐惧。我的前妻曾这样评价我:“你不适合结婚,应该一个人生活,你还没有成熟。”
我知道女人需要什么样的成熟男人。我承认,我对现实生活有种恐惧和虚弱感,害怕去社会上闯荡,不愿意去竞争。每周总有那么一两天,我拿着公文包上班,走进地铁站,被潮水般的人流拥挤,恐惧和虚弱感会增强很多。
我每天按时上下班,在家里负责做饭、洗碗、打扫卫生。我喜欢待在家里上网、看书、看电视,不喜欢和朋友同事交往。我还是一名文学爱好者,喜欢写小说,写给自己,从不投稿。每到周末,我会带着女儿去公园或者图书馆。我喜欢这样的家庭生活,平平淡淡的居家日子才能让我有踏实感和安全感。
有一点真实却又奇怪,我爱女儿,可是在女儿四岁大的时候,我才有做父亲的微弱感受。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我的亲生女儿,她是真实的,可靠的,千真万确的,没有一丁点水分,可是对我而言,“父亲”这个身份,或者说这个词汇轻飘飘的,我伸手能抓住,又能看见它从我的指缝间飘出去。或许我还没有成熟吧。我希望自己成熟起来,坚强起来,但是这一天还没到,我第一次的婚姻生活就结束了。


我不怨恨前妻,一点都不。我知道问题所在,没有资格去抱怨她。我希望她离开我之后,不再怨恨我,忘了我。在她眼里,我在家里扮演一位丈夫和父亲的角色——我没有家庭的长远规划,没有自己的事业规划,没有女儿未来的成长规划。我承认这是事实。当她说我是一个胆怯的男人,没有生活的勇气时,我反驳过她。后来关于勇气的话题,我们之间又争吵过两次。每个人对勇气的理解不一样。我认为,这些年我在做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为了薪水工作,看上司的眼色工作,为了家庭生活工作,这本身就是我的勇气。或许她理解的男人勇气,就是能追着梦想去生活,即使头破血流也是好样的。我没有她需要的那种勇气和梦想,我梦想待在家里,可我没有经济能力去选择。
我对杜若的好感也源自这里。她理解并接受我平平淡淡的生活理念,对我的事业没有苛求,最重要的一点,她从未把话题转向婚姻层面,也没有探寻我的第一次婚史。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对她充满好感。她看过我的写作笔记,说我有写作天赋,应该试着去投稿。有一天,她对我说:“我爱我的儿子,希望你也能对他好。我们在一起生活,可以不结婚,你也可以不用上班,就在家里看看书,写写东西,照顾我们,我能养活你。你认可这个孩子,认可他叫你爸爸就可以了。”我点点头。杜若也没有给我多讲过去的生活经历,只说叮当的爸爸是他过去的情人,叮当从没见过他的爸爸。杜若对我很好,我能实实在在感知到。我知道,她希望我能把她对我的好,通过我的身体再传递给她的儿子。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好。
离婚后我把房产留给了前妻,自己租了一套家具电器齐备的一居室。我接受了杜若的建议,提前解除了租房合约,然后辞职待在杜若的家里。每天早晨,我拿着菜篮子去早市买新鲜蔬菜、鸡鸭鱼肉,和卖菜的砍价,回家的路上和大爷大妈聊天,顺便帮他们抬抬重物。我翻看从书店买来的菜谱书籍,学会了二十几道新菜肴的做法,看着杜若和叮当有滋有味地吃饭,我很有成就感。我每天擦洗马桶两次,马桶和洗面盆一样洁净。杜若和叮当的衣服每天换一次,我洗好后熨好、叠好。我还买了最新型的樟脑丸,放在衣橱里。我发觉自己比以前更会学习了,站在镜子面前,我好像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价值。我在想,如果前妻能够这样理解我,对待我,我不会主动提出离婚,而且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试图改变自己的性情和对待生活的心态,可是她没有体察到。我们两个人只是被生活拖疲了,在现实面前妥协了。我很清楚,前妻对生活的忍耐力超过我,是我首先选择了逃避,在离婚的问题上她没有太多的责任。
和杜若生活了几个月之后,我对自己还是不太满意。叮当叫我爸爸,我脸上挂着笑,心里还是对他亲近不起来,不过他提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可能满足,比如他把我当马骑,在屋里爬来爬去;他还喜欢把脚丫子放在我脸上蹭来蹭去,那个时候,我会想到女儿的小脚丫。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淋浴间,叮当推门进来,非要和我一起洗澡,我想拒绝,却没有说出口。我背对叮当,叮当嘻嘻笑着,小手在我身上抓挠,我非常紧张,全身起了满满的鸡皮疙瘩。躺在床上的时候,杜若搂着我,说我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她很知足,我也第一次说出了心里话,我说:“我不是什么居家好男人,只是不想和社会多接触,我喜欢待在家里,待在一个感觉安全的空间里面。”杜若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我。杜若对我身体的需求大于我对她身体的渴望,但我总是竭尽全力满足她。
杜若心思细密,体察到了我在家里的微妙尴尬。有一次,我听见她在客厅和儿子说话:“叮当,叔叔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他就是你的爸爸。妈妈说过,见到爸爸你要叫他,多叫他,你做得很好。今天,妈妈想对你说,以后不要叫得太勤,一天叫几声就可以了。”
“为什么?”
“爸爸有点害羞。”
“哈哈!哈哈!哈哈!”叮当大声笑起来。
“小点声,爸爸在睡午觉。”
“爸爸会害羞。”
“你喜欢他吗?”
“喜欢。”
“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和我一起搭积木……喜欢他在地上爬让我骑……喜欢他……对了妈妈,他还说要带我去海洋馆呢!”
杜若没有继续说话。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她轻轻推开门,走到床边,为我掖了掖毛巾被。我假寐。她在床边坐下,坐了很长时间,等她出去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我在问自己:“你爱杜若吗?你真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吗?”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但我还没有真正爱上杜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