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膛史.pdf

开膛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开膛史》是一部关于外科的趣味科普小历史。求医问药是自古以来人人不可回避的话题,但是我们仍然对医疗中的一些流程抱有强烈的神秘感和好奇心,特别是外科医生的工作:
外科医生的祖师爷竟是理发师? 解剖学之父又是谁?是谁首先在手术中使用麻醉药品?
又是谁制定了手术前消毒与清洁的程序?从前人们手术输的是羊血? 达芬奇和外科手术有什么渊源? 手术缝合线是荤的还是素的? 这些关于外科手术的种种史料,苏上豪医生通过轻松的故事,将外科医学的始末娓娓道来,让读者重回医学启蒙的年代。

编辑推荐
《开膛史》是一部关于外科的趣味科普小历史。《开膛史》是台湾科普新秀作家、《亚洲周刊》十大华文小说得主苏上豪最新作品。
《开膛史》由科学松鼠会成员、《心外传奇》作者李清晨作序,马偕医护管理专科学校校长陈汉湘、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翁佳音推荐!

作者简介
苏上豪,台湾高雄人。1985年进入“国防医学院”医学系就读,在繁忙的课业之余从事文艺创作,曾连续获得“源远文学奖”1988年、1989年小说奖第一名。2010年起,受邀于网络“散文专栏作家交流平台”,通过简短的故事,发表有关医学的科普散文迄今。现为台北市博仁综合医院心脏血管外科主任。

目录
繁体版序 一手执刀,一手执笔
简体版序 你们造吗,外科滴历史素酱紫的
自序 我也忍不住笑了
Part 1 故事
外科医生的祖师爷
人体的构造
上古开颅术
华佗之外的中医外科
谁是麻醉第一人
人道的外科治疗
整形外科之父
第一堂解剖课
不输血的心脏手术
记得先洗手
Part 2 发现
青霉素的励志故事
香豆素逸事
生发水与伟哥
误打误撞铁氟龙
刹车线与下肢静脉曲张
达•芬奇的机器人
女明星与消毒
乱枪打树
缝线是荤的还是素的
Part 3 心跳
换心的旅程
德国的麻烦
靠运气的主动脉内球囊反搏
过气的医龙
最新疗法其实不新
Part 4 众生
初体验
故事的真相
高医生的椅子
监护室的鬼话连篇
广告效应
带有歧视的病名
舍与得
外科医生的反省
手术同意书
最后一里路
论医保
医生的预言

后序 外科医生讲自己行业的故事

序言
你们造吗,外科滴历史素酱紫的
为大陆读者所熟知的台湾作家不少,但身为医生的台湾作家苏上豪大家一定还很陌生,倘若我不是因为对医学人文方面格外关注,也不会在茫茫文海之中偶然发现《开膛史》这本有趣的书。当《心外传奇》获得了国内科学传播圈内较高的评价之后,我有些膨胀了,想挑战一个在很多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心外传奇》写前传,即写一本有关外科的历史,那么中文世界里所有涉及这方面的东西我自然不会放过,既然海峡对岸有人写了《开膛史》这样一本书,我自然要想办法将其收入囊中。
原本是要托在台湾进行短期学习的好友于莺老师带回来,没承想中信出版社的编辑慷慨地赠我一本。我虽欣喜于得来全不费工夫,却也深知拿人家手短的古训,该来的一定会来,在《开膛史》简体版付梓之际,编辑老师邀我为新书作序,我自然是欣然领命,焉有不从之理。该社曾成功引进普利策文学奖作品《众病之王:癌症传》,在大陆的科普读者中一度引起阅读热潮,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怀疑他们的眼光呢?选中我,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有眼光的出版社也一定是有情怀的,反之亦然。
《开膛史》,顾名思义,应该是一部有关开膛破肚的历史,我认为这大概是一本跟《心外传奇》类似的学科史,但通读完这本书之后,发现这本书的内容跟我原本的猜测有很大出入,这本书只能说是跟外科的发展史有些关系,很难归类为传统意义上的医学史科普作品。全书并未用时间轴线来贯穿,每一篇文章均可独立成章,写法上也是侃侃而谈的轻松架势,全没有医史作者的严肃,所以与其说这是一本外科史,倒不如说这是一本由外科医生写成的随笔集。由于该书的写作风格与我或其他大陆科普作家的风格明显不同,我在阅读的过程中,脑海里总是浮现这样一副画面——个儒雅敦厚的台湾大叔用绵软的台湾腔向众人娓娓道来:“你们造吗,外科滴历史素酱紫的……”
读这样的作品,宛如品一款淡雅的茶,在悠长的回味里神游八方。事关外科学重大技术革命的几个主要事件,该书均有涉及,每一个小故事都不长,我相信作者通过精心取舍,有意以这种蜻蜓点水似的描摹,让读者在短时间内迅速获知一个事件的主要历史脉络,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尽可能地将信息压缩,在一本小书的有限空间里呈现更广袤的医学图景,作者成功地做到了将诸多历史事件与个人的感悟糅为一体,浑然天成。但这种夹叙夹议的写作形式使得有些内容处理得稍显单薄,对有些历史人物的评价未免过于偏颇。比如在《换心的旅程》中作者认为首先完成人体心脏移植的南非巴纳德医生剽窃了美国湘威医生的创意,属于投机行为。这未免大大低估了巴纳德作为先行者的价值,即使在当时的美国,也还是有不少同行盛赞巴纳德的壮举,历史也并没有因此就忽略湘威医生在心脏移植方面所做的更为重要和踏实的基础工作,巴纳德为了那次成功的手术所经历的曲折和付出的代价也非常人所能想象,简单地称其剽窃或者投机,有点儿太刻薄了吧。作者在《初体验》一章中,对吉本医生的点评我也难以认可:作为一名对医学史有较多涉猎的心脏外科医生,作者不可能不知道吉本为了发明心肺机用了近二十年的光阴,经历了无数的失败、误解与嘲讽,最终成就了一番开拓性的伟业之后,才离开了心脏外科方面的研究,如果因吉本只做了几个心脏手术就“打退堂鼓”而称其是禁不起压力的反面典型,那么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外科医生是符合作者标准的了。
但话虽如此说,《开膛史》仍不失为一本能让人有所收获的书,和书中大量的精彩之处相比,我指出的这些许不足也算瑕不掩瑜,我也相信国内能够购买这类作品的读者会有相当高的科学素养与甄别能力。我一向认为,学未必致用,就像我虽是为了搜集资料才找到这本书,同时也更看重自己的阅读体验。这是一本能够给诸位带来阅读快感的书,但读者诸君倘在满足了阅读快感之余,尚能在阅读这个文集的过程中有其他斩获,甚至于精神世界亦能因此受到一次洗礼得到一次升华,这也是所有爱书之人都希望得到的结果吧。
毕竟医学进步的历程是如此之曲折,医生成长的过程是如此之艰难,当下医患关系的对立是如此之尖锐(两岸莫不如此,只有程度之别),区区一本《开膛史》自然担不起扭转乾坤的重任,但对于一个对医学充满好奇心打算借此一窥医学奥秘的读者来说,这本书至少能帮你为医学的世界打开一条狭窄的缝隙,透过这个缝隙,你可以大致领略一下医学世界的无限风光在险峰。

李清晨
2014年2月25日

后记
外科医生讲自己行业的故事
苏医生这一本有关医学历史散论的新书要出版,嘱我说几句话。我非常乐意,啊,应该说其实内心有些痒痒的,想借用他的场子互为呼应。为什么呢?我是看他上一本小说《国姓爷的宝藏》后,讶异操刀的冷峻外科医生居然可以热情动笔讲故事。我认识的医生朋友写通识文章者,以精神科或内科居多。当听到苏医生说正在写相关外科医学历史时,我竟班门弄斧回话说我也正在讲外科医生的趣味故事,还开玩笑说:我老是觉得内科医生才是正统医生(physician, medicus),外科医生(surgeon, chirurgus)与药师(pharmacist, apothecarius),都得听命内科医生的诊断开处方后才实施手术或调剂药物。苏医生不以为忤,邀我讲一些看法,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赘言几句,聊作附骥尾之用。
医学或医疗史,是“历史”的重要部分;细菌、战争,以及传染病、公共卫生,早已是历史研究者想处理的热门项目之一。我并非专攻这方面,却敢举手发言,不是无缘无故。人生经历上,这十几年来,去医院的机会数不胜数,不得不开始注意大型医院已深刻改变我们社会生活方式的事实。另一方面,当然与我研究有关。以前看《巴达维亚城日志》的日语译文时,看过经费支出表中,居然有理发师申请绷带共付多少钱之语;接着又看到文献说17世纪时,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台南与基隆建有“医院”,配有外科医生或理发师看诊,以及流行歌《安平追想曲》中的那位无情荷兰船医等等。我马上想问:17世纪的荷兰外科医学,算不算是现代台湾西医历史的一部分?我问过西医的医生,答案通常是他们的医学院教育体系,不太注重医学与社会历史这一块。我只好自己花时间去研读相关文献,从中获得不少过往有趣的医疗逸事,而且发觉目前台湾医学史论述仍有美中不足。可惜,我没能力系统性写这方面。
不过,帮苏医生这本新作敲边鼓、补充几句,应不会见笑大方的。书中一开头便从外科医生与理发师讲起,还提到外科医生的祖师爷是理发师之流,而早期的外科医生几乎都不是正统医学院毕业。我要补上几则有趣的逸事。当时名震一时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派到亚洲来的外科医生,素质也不是那么好。有研究者指出,公司人员在亚洲死亡率高,其中一因,是来自外科医生的失败医疗!而且,荷兰人在台湾建立的“医院”,不能用现在的医院观念去想象,前者比较像收容鳏寡孤独废疾者的“疗养院”之类。但当时的外科医生也并非全然不可取。至少,在日本,后来发展成兰方医系统,外科治疗能力常优于汉医,早有定论。在台湾与祖国大陆,外科医生还是有正面的评价。例如1683年清朝收复台湾,清军先遣部队将领蓝理攻打澎湖时,肚破拖肠血战,文献传说他幸亏得到“荷医”的治疗而存活。郑成功家族及其将领,也三番两次拜托荷兰外科医生治疗手足之病,甚至文献说郑成功妈妈因被清兵奸淫,“自缢死。成功大恨,用彝法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殓”。“用彝法”,就是郑成功用荷兰(红毛夷)外科医生开刀法,对他母亲的遗体开膛破肚,洗清奸污,然后隆重安葬。
话说回来,当时的外科医生,就西方医学史的角度来看,是大航海时代随船的医生,与随军队出征、防御驻扎的军医一样,正统医学院出身的医生(Medicin Doctor)通常不会去担任这种职务。有一点讽刺的是,西方世界以外的现代医学,当然包括台湾,是以军医出身而发展成所谓的殖民地热带医学,进而有今天非西方世界的医学规模。
英雄不怕出身低,就像苏医生在本书中所讲的故事,外科医生后来本身理论与技术的日愈精进,加上麻醉剂等医药、手术工具之“意外”发明等等,地位似乎有凌驾内科医生的趋势(见《舍与得》一文),有一段时间是医学系学生热门选择的科别。然而,万物流转,十年河东又河西,外科医生这十几年来频频遇上医疗纠纷,以及医保给付的不公平问题,似乎故事还没完,宛如人生的连续剧,结局还待下回合分晓。
写到这里,我想,苏医生这本外科医学史论,应该不是只写给一般人看,因为内容包括他的医学训练、临床经验谈,对象应包括他的同业——有志走外科的后来者参考。我因此乐得向两方面的读者推介,同时也期待苏医生仁心济世之余,陆续再有这方面故事出版。毕竟,我们的生老病死苦,不少得从医生这边得到施疗与慰藉,场所不一定在冰冷、求诊者杂沓的大型医院或手术台上。

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翁佳音

文摘
外科医生的祖师爷
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木匠拜的祖师爷是鲁班,老师拜的祖师爷是至圣先师孔子,那么外科医生拜的祖师爷应该是谁呢?”

读了新泽西医学院(University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 of New Jersey)鲁寇(Ira M. Rutkow)医生所著的《外科图解历史》(Surgery:An Illustrated History)之后,我觉得如果只是选择某一位特定人物,可能会落入以偏概全的陷阱。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倒喜欢选出“理发师”作为我们外科医生用以祭拜的祖师爷图腾,底下的三张中世纪油画,似乎多少能够解释我的狂想。

在中世纪的欧洲(大约是11到13世纪左右),当时的手术有很多是由理发师完成的。所以,你能看到第一张图中的理发师右手拿着剪刀,代表平常帮人们修剪头发,而左手拿着的刀子可不只是替人刮胡子的剃刀,而是帮顾客割除身上的痔、皮肤肿瘤……等等赘生物的手术刀。

这听起来或许很可笑,甚至是很可怕,但是在那个时代,医生间有个普遍的想法,就是手上沾染到鲜血有损自己的尊严,加上当时的国家制度都是宗教凌驾政治之上,教会并不认为外科学是门重要的医学,只把它当作是一种附属的医疗行为,或是不到最后关头不得不使用的手段,如此的氛围就让一些江湖术士得以乘隙而入,手术质量自然良莠不齐,历史书里有时用“巡游的庸医”(wandering charlatans)来称呼这一群人。比起来若遇到有经验的理发师还算是好的。

第二张油画是尼德兰画家博斯(Hieronymus Bosch)描述某些荒唐的医疗行为,画作名称是“愚笨的治疗”(The Cure of Folly),也可以叫作“取出疯狂之石”(Extraction of the Stone of Madness)。为何会有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中世纪的时候,病理生理学薄弱得可怜,当时的人不仅认为祈祷可以治病,甚至认为智商低的人是因为脑里有石子造成的,所以教士和江湖郎中有时会合演一出闹剧,由头上戴着一顶所谓“智慧的漏斗”(funnel of wisdom)的理发师,切开病人的头皮,然后以预藏的石子欺骗病人,告诉病人已取出愚笨之石,然后将石子丢入河流中,就算完成了此次治疗行为。

博斯的画作向来使用大量象征与符号,以艰涩难懂闻名,被认为是20世纪“超现实主义”的启发者之一。但上述的作品却是简单而直接,以近乎戏谑的手法,嘲讽那个时代可说是“骗术”的外科治疗。或许,从事此手术的“理发师兼外科医生”(barber-surgeon)才需要取出脑中的“愚笨之石”吧!

另外一个让正统医生不愿从事外科治疗的原因更容易理解,因为不好的治疗结果会让医生人身安全受到危害。

在中世纪之前,统治过意大利的东哥特王国(The Ostrogothic Kingdom)有条严苛的法律,依据国王的规定,医生从事外科矫治的行为要百分之百成功,如果医生手术失败,甚至造成患者死亡的话,那医生就必须交由患者的亲戚朋友处置。

这样的法律规定造成正统医生不愿轻易替病人动外科手术,即使不得不选择开刀治疗时,医生在手术前也要和病人及其家属订立契约,言明医生在手术失败后不会因其结果受到人身迫害。这应该是当代手术同意书的滥觞,只是在当时这是医生的保命符,而现行的手术同意书并无此功能,最多只是一份有法律效力的治疗前告知文书而已。

所以,就中世纪的状况,当然会逼得医生宁愿从事非侵入性的治疗,大多从事内科或药理学的研究而已,这么一来,外科的发展停滞不前也就可以理解了。因此,外科医生的功能被理发师取代,地位自然不高,在当时的很多油画中,描绘出理发师从事的是放血、割割小疣,或者是取出愚笨之石的工作,让人看起来心里真不是滋味。

第三张油画比较惊悚,这张15世纪的画作描绘的是一名贪官接受活生生剥皮的刑罚,这种刑罚虽不像中国古代的“磔刑”——千刀万剐,但受刑的人也是一样遭到“凌迟”而死。

画中手脚利落的行刑人不是刽子手,而是经验丰富的“理发师兼外科医生”!

身为当今的外科医生,读完了这些历史,觉得有不幸,也有其幸运。

不幸的是,民智已开,任何医疗的手术不管难易度如何,都被寄予厚望,只要有所闪失,甚至造成病人死亡,医生虽不至于像东哥特王国的医生一样被交予病人家属发落,但面对家属排山倒海而来的压力,诉诸媒体,对簿公堂,甚至活生生在大众面前被说长道短,即使一生救人无数,只要一次失手,便会被打入没有“医德”的阿鼻地狱。

但幸运的是,医疗与科学的发展,让现在的手术能在更安全的环境下施行,不仅医生能利用减小侵入性的方法获得更好的结果,病人的恢复也能更快,不需要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来接受治疗,医生与病人都能互蒙其利。

不过我觉得最幸运的是外科医生没有被理发师取代,不然如果开刀技术不好,可能只会被分派去理头发,或是当刽子手做“人皮灯笼”。

读历史可以知兴替,像我这样引经据典、随笔漫谈,不需负什么法律责任,又可以自娱娱人,岂不乐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