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麦田:塞林格传.pdf

守望麦田:塞林格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守望麦田:塞林格传》由斯拉文斯基著;史国强译。《守望麦田:塞林格传》作为一种文学精品的模式,这种模式有悖于学院式的模式类型,它直接渗入我的心灵和精神,而不是被经典所熏陶。直到现在我还无法完全摆脱塞林格的阴影。

编辑推荐
《守望麦田:塞林格传》由现代出版社出版。

名人推荐
大学时代,塞林格是我最痴迷的作家。我把能觅到的他的所有作品都读了。我无法解释我对他的这一份钟爱,也许是那种青春启迪和自由舒畅的语感深深地感染了我。我因此把《麦田里的守望者》作为一种文学精品的模式,这种模式有悖于学院式的模式类型,它直接渗入我的心灵和精神,而不是被经典所熏陶。直到现在我还无法完全摆脱塞林格的阴影。
——苏童
我在出版社做文学编辑时,天天和各类作家打交道,作家们都是极具个性的人,对世态对人生以至对其他作家常常都是七个不平八个不忿,说起话来谁也不服,但有一个作家例外,凡一提及大名或作品马上换一副崇拜的样子,这个人就是美国当代作家J·D·塞林格,其作品是声名远播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马未都
塞林格的寿命不止91岁,只要《麦田里的守望者》还有读者看,塞林格就一直活着。 没授予塞林格诺贝尔文学奖,笔者认为不是塞林格的遗憾,而是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遗憾。
——郑渊洁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塞林格,就没有王朔,也没有王小波,正是因为有《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引人中国,才有这两个人的出现。
——止庵
塞林格告诉我,小说可以这样写,像我写日记一样的写,我又听到了天外之音:你应该写小说。神奇之旅开始了,这对我是一条不归路,陪伴我启程的是一本书,一个作家,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就是塞林格。在我心里,最温柔的部分永远属于塞林格,我愿意读他的每一个字,我愿意原谅他所有问题,我欣赏他所有怪癖,我期待他锁在铁箱子里的每一个字。我足可宣称,即使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我依然在他身边。
——麦家

媒体推荐
大学时代,塞林格是我最痴迷的作家。我把能觅到的他的所有作品都读了。我无法解释我对他的这一份钟爱,也许是那种青春启迪和自由舒畅的语感深深地感染了我。我因此把《麦田里的守望者》作为一种文学精品的模式,这种模式有悖于学院式的模式类型,它直接渗入我的心灵和精神,而不是被经典所熏陶。直到现在我还无法完全摆脱塞林格的阴影。
——苏童
我在出版社做文学编辑时,天天和各类作家打交道,作家们都是极具个性的人,对世态对人生以至对其他作家常常都是七个不平八个不忿,说起话来谁也不服,但有一个作家例外,凡一提及大名或作品马上换一副崇拜的样子,这个人就是美国当代作家J·D·塞林格,其作品是声名远播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马未都
塞林格的寿命不止91岁,只要《麦田里的守望者》还有读者看,塞林格就一直活着。没授予塞林格诺贝尔文学奖,笔者认为不是塞林格的遗憾,而是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遗憾。
——郑渊洁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塞林格,就没有王朔,也没有王小波,正是因为有《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引入中国,才有这两个人的出现。
——止庵
塞林格告诉我,小说可以这样写,像我写日记一样的写,我又听到了天外之音:你应该写小说。神奇之旅开始了,这对我是一条不归路,陪伴我启程的是一本书,一个作家,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就是塞林格。在我心里,最温柔的部分永远属于塞林格,我愿意读他的每一个字,我愿意原谅他所有问题,我欣赏他所有怪癖,我期待他锁在铁箱子的每一个字。我足可宣称,即使所有人都离他而去,我依然在他身边。
——麦家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坎尼斯·斯拉文斯基(J.D.Salinger) 译者:史国强

目录
序言
1.桑尼
2.志向
3.徘徊
4.换位
5.地狱
6.炼狱
7.成名
8.再度证明
9.霍尔顿
10.十字路口
11.安顿
12.弗兰尼
13.两个家庭
14.卓埃
15.西摩
16.暗峰
17.分离
18.告别
19.沉默的诗
20.走出麦田

序言
7年来,我一直从事着Dead Caumelds网站的维护工作。这家网站(如我在描述中所说的)是我为“J.D.塞林格的一生和写作”开办的。网站渐渐形成规模,访问的人也不少,但每天很少收到超过四五封的邮件。2010年1月28日,星期四,我打开邮箱,发现等着我点开的邮件不是三四封,而是57封,所以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惊讶。我没能马上打开这些邮件,等了几个小时之后,我才有足够的勇气面对57封来信。我打开最上面的一封,扫了一眼,马上明白了这么多来信的原因,以及如何铭记这一天。邮箱标题栏上的消息幽幽地望着我。上面写道:J.D.塞林格安息。这句话要改成“流沙”才好。
这里最好先解释几句。从开办塞林格网站以来,我就着手撰写他的传记,我想最终写成一部真实、公正而不带主观色彩的塞林格传,用公正的文字描述他的写作成就。七年之后,我终于完成了这项任务。其实,仅仅在一周之前我才发出最后一章的草稿。七年来,我徜徉在塞林格的生活里不能自拔,他的写作、他的哲学以及生活中微不足道的细节,无不是我研究的对象。塞林格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伙伴。而今,他一个人走了。
我可以把电子邮件先放一放,但我放不下网站。最后一帖已经过了三周,上面写的是祝贺塞林格迎来91岁生日,结尾是真诚希望他长命百岁。但是此刻。这句话一下子变得不太庄重。对于塞林格的逝世,我总得说几句话。我请求大脑允许我找出一些合适的话语,写出来一篇悼文。我知道这是我迟早要写的文字,却总不希望真有这个必要。我徒劳地搜索一种与这个人相称的情感,而不是悼文。我还记得霍尔顿·考尔菲尔德对那些在阿利墓上撒花的人很不以为然,说他们这是矫揉造作;后来天下起了雨,他们就马上转身走开了。塞林格自己不相信死亡,这点我是知道的。我要做的是向他表达谢意,希望大家感谢他,却不必为他的死悲伤。塞林格有资格得到大家的推崇,在此我请求大家与我一道向他致敬。
我生怕悼文写得不好。在无数文采卓然的悼文里,我的短章显得苍白无力。但毕竟这是真诚的、发自肺腑的文字。这不是为了悼念死者,这是为了邀请众人向他致敬。这不是为了怀念J.D.塞林格,而是为了纪念J.D.塞林格的成就。我在这里再次将我的短文送与所有此刻或未来的任何时刻希望铭记塞林格的人:
敬请阅读、研究他的小说,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十次阅读《麦田里的守望者》。读他的《九故事》、《弗兰尼与卓埃》、《抬高屋梁》与《西摩》。再次体验塞林格的小说,以此向作者表达敬意,因为他已经深深地渗透在这些故事里。塞林格本人可能走了——因此这个世界变得空虚——但他必将永远活在印着他的文字的书页上。通过他的艺术作品,他在今天和明天仍将拥有鲜活的生命,一如他走在纽约的大道上,徜徉在新罕布什尔的林子里。

文摘
版权页:



桑尼在麦克伯尼演了两出学校组织的话剧,他对戏剧的兴趣未减反增。他还是学校击剑队的队长,他后来承认,他们把击剑用的家伙都丢在了地铁上。桑尼这是也没有忘记写作,开始为《麦克伯尼人》撰稿。至于功课,他倒不大伤心。那些课程让他觉得无聊,只好一连几天眺望窗外的中央公园,或在附近的自然史博物馆里流连忘返,结果他的分数勉强及格,排在班级倒数几名里。我们看看他在1932—1933学年的成绩:代数66分,生物77分,英语80分,拉丁语66。1933~1934学年他在继续倒退:英语72分,几何68分,德语70分,拉丁语71分。④若是在公立学校,桑尼凭这个分数还能勉强读下去。但在私立学校,他的表现校方就无法接受,因为学校的平均成绩直接决定着能不能得到资助。为了提高平均分数,塞林格在那年夏天进了曼赫塞特中学,但麦克伯尼校方仍然通知他1934年不必入学了,其实这就是劝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