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艺术网络.pdf

媒体艺术网络.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技术革新的时代中,我们沉浸于丰盈的物质生活,又面临前所未有的困惑。媒体艺术由此诞生:这门跨界的艺术,借助多种媒介对现实进行观察和思考,在与科技紧密结合的同时强调观众的参与和互动,体现出“科技与人文”的艺术理念。
  本书由媒体艺术领域的十篇权威论文组成,以新颖前卫的编排方式将文本内容与网站www.mediaartnet.org提供的多媒体资料相结合,呈现出20世纪媒体艺术发展的脉络与全景。国际知名的媒体艺术研究者围绕电视艺术、声响艺术、虚拟叙述、远程信息处理、沉浸与交互等话题,为读者描绘技术与艺术相互融合的图景,探寻媒体艺术与真实生活的界限。

编辑推荐
1.中文世界迄今最为系统的媒体艺术研究文集,深刻理解当代媒体艺术的必读之书。由全球最重要的媒体艺术中心——德国ZKM中心策划,国际顶级媒体艺术学者撰著,全面权威阐述20世纪以来媒体艺术的发展历程与核心议题。
2.中国一流媒体艺术家与重镇学府领军人物郑重推荐。张培力(中国录像艺术之父)、高士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朱青生(北京大学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鲁晓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杰弗里•肖(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院长)、汪建伟(跨学科媒体艺术家)郑重推荐。

名人推荐
这是中文世界迄今为止所出版的最为系统的媒体艺术研究文集。本书介绍了20世纪中叶以来媒体艺术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文化逻辑,涉及录像、声音、网络、虚拟等各类新媒体艺术实践;其研究视野贯通媒体的技术、艺术与文化,展现出新兴媒体的发展是如何反复塑造着我们的知觉方式和生存经验,而艺术家们又是如何从媒体的演变中不断发展出新的艺术动力和创作方法。
——高士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 )

媒体艺术将会成为所有艺术中最起主导作用的形式,成为人类当代艺术的主要媒体。《媒体艺术网络》提示出媒体艺术的过去和现今,以及未来不可限量的发展,它将成为我们必须反复阅读和思考的文本。
——朱青生(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

《媒体艺术网络》提供了我们一个关于媒体艺术的时间进程和历史空间的想象。
——汪建伟(跨学科媒体艺术家)

这本书使我们有机会了解源于艺术家和研究者的理论。这些与媒体艺术实践密切相关的理论,提供给我们新的角度,弥补我们认识的局限。对于媒体艺术的实践者、研究者,乃至媒体艺术爱好者,它都是值得花时间去读的。
——张培力(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这本原创著作涵盖了媒体艺术史中最为重要且深富启发性的作品。对所有关注媒体艺术理论与实践的人们,它堪称一座宝藏。而其线上组成部分更是划时代的创举。从媒体艺术发展的第一天起,两位主编便热诚致力于这项事业。他们的工作充满了激情、洞见与权威性。
——杰弗里•肖(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院长)

媒体推荐
这种方式使图书获得了流动的生命,这一点在阅读行为深受约束的网络上无法实现。想了解更多媒体艺术领域知识的人,这套书一定能让他深受其益。
——《音乐与艺术》,2005年秋冬刊

一部向21世纪初的时代艺术致敬的标志性(标杆性)作品。
——奥地利《艺术与图书》杂志,2004年3月刊

一本媒体艺术史的指南之作。
——瑞士《每日导报》

作者简介
迪特尔•丹尼尔斯 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媒体艺术策展人,德国ZKM中心前策展人,“媒体艺术网络”项目主持人。
  鲁道夫•弗里林 德国莱比锡视觉艺术学院教授,德国ZKM中心前策展人,“媒体艺术网络”项目主持人。

  译者:陈韵 生长于上海。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2007年起在当代艺术领域工作。译有《Raqs媒体小组:动力沉思》;参与翻译《你不属于:印度电影的过去与未来》和《后/殖民知识状况》);编校“从西天到中土:印度新思潮读本”系列丛书等。

  潘自意(Peggy Pan) 自由译者。2008年至2013年先后为比翼艺术中心、Arthub Asia、Spring Workshop等艺术中心的多个展览项目担任翻译工作。2013年至今担任Yishu Journal杂志以及荷兰鹿特丹Witte de With艺术中心网络杂志WdW特约译者。

目录
编者按
中文版前言
德英双语版前言

导论
媒体艺术只能由多媒体传达/鲁道夫•弗里林 迪特尔•丹尼尔斯

媒体→艺术/艺术/媒体
20世纪上半叶的媒体艺术先驱/迪特尔•丹尼尔斯

电视——艺术抑或反艺术?
先锋派和大众媒体在1960和1970年代的冲突与合作/迪特尔•丹尼尔斯

声响艺术
/戈洛•弗尔默

真实性/媒体性
艺术和生活之间的混杂过程/鲁道夫•弗里林

时空的技术构建
知觉的角度/海克•黑尔弗特

社会技术
解构、颠覆和民主交流乌托邦/因克•阿恩斯

虚拟叙述
从叙事危机到作为心理潜能的新叙述/索凯•丁克拉

沉浸与交互
从环形壁画到交互式图像空间/奥利弗•格劳

交互、参与、联络
艺术和远程通信/鲁道夫•弗里林

附录
译名对照表
作者简介

序言
媒体艺术只能由多媒体传达
/
鲁道夫•弗里林(Rudolf Frieling)/迪特尔•丹尼尔斯(Dieter Daniels)
/
  1990年代的“新经济”繁荣期至今,媒体已经大体上“传染”了社会的大部分领域。“标记为书签”(Bookmarking),即在我们的浏览器中储存互联网地址,在今天已是日常行为。但是一个书签就那么储存着,永远不再被我们从文件夹深处拖出的概率有多高?我们对数码内容的处理方式往往是在鼓励遗忘。也许我们确实需要为媒体体验提供物质支持。我们知道有书被拍成电影,也有电影被改写成书,但为什么至今仍未出现“变成网络的书”?本文旨在加强网络的媒体世界和书之间的纽带,尤其是加强www.mediaartnet.org这一“书签”的品质。
  在艺术和文化领域,学院—文化(academic-cultural)的能力同媒体—网络化(media-networked)的信息世界之间仍然缺乏兼容。尽管自然科学和商业世界如今将互联网看作一个理所当然的平台,但在艺术史或文化研究领域,书籍或期刊仍然是主导媒体。直到现在,怀疑“真知”只能在书本里发现,而互联网基本上只是承载着肤浅而不可靠信息的看法仍然占据主流。
  在所有艺术门类中,媒体艺术受这种“媒体素养”(media literacy)和文化能力之间的落差伤害最大。单纯的文本和印刷形式的再现无法充分传达媒体艺术,因为如果不能体验到它们特有的多媒体作品的特性,媒体艺术的重要性就无法被捕捉。这就导致了如下悖论:恰恰是那些伴随着数码技术出现、并孕育于数码技术之中的多媒体艺术形式,很难获得这些媒体艺术所提供的大众化潜力。虽然基于印刷的艺术史和文化传输作为主流已无法充分再现多媒体艺术的特定特征,一个具有广泛共鸣的平台却还没有在网络上诞生。
  传统的传播媒介如书籍或电视,已经被证明不适合或不能够为媒体艺术项目提供持久的、或者仅仅是合适的形式,而这是它获得广泛接受的前提。对它们而言,媒体艺术往往在同大众媒体的关系中,培养出一种反体制(anti-institutional)的立场,开辟出圈内人自己的论坛和网站。但是存在着一种日益增长的对具体材料的需要,这些材料用于媒体中的艺术及伴随媒体存在的艺术。只有当相关材料在一些专业档案和临时性的艺术节之外还可以被找到的时候,视听美学的问题才能用一种更具体的方式来处理。艺术研究和艺术史领域中存在关于媒体艺术美学基础的讨论,但它是如此地姗姗来迟,倒不如称之为媒体艺术中介的悖论。

/
  www.mediaartnet.org

  作为对此情形的回应,以自我指导为目标的“媒体艺术网络”(Medien Kunst Netz,英文为Media Art Net)项目得以开展起来。这一兼具视听和理论的结构将各种形式的展示结合起来,不仅为对此感兴趣的网络用户提供了一个设计简洁、有吸引力的互联网界面,也为怀抱更具体的问题而来的研究者提供了一个深刻而综合性的存档信息和语境。其一贯双语(德 / 英)的界面是向此项目的国际化特征致敬。它的目标是在文化研究和艺术史中,创造出一种兼具理论化和科学“视觉化”的新形式,以支持艺术领域内的远程学习。该项目既不单纯地重视量的增长,也不偏向于具体的案例研究,而是优先要呈现出经过明智筛选的、有意义的链接,让使用者在直觉上和智识上同时把握材料,并系统性地提供一组针对内容的不同观点。语境化(contextualization)是1990年代以来艺术的一个关键词,在此以较为具体的方式提出,但不只是为了解释一个具体的理论方法。这类项目中潜伏着一种危险,即有可能变成一个不断增长的、所有东西链接所有东西的机器。我们有意识地努力避免这种情况,方法是开发出仔细筛选过的、语义丰富的链接,这些链接不仅由数据库支持,而且由编辑决策形成。
  媒体艺术网络是歌德学院和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技术中心的第三次合作,其网络化体现在两个层面上。内容上,它是编辑与不同作者间合作的结果;形式上,在媒体和艺术研究的语境下,它以不同机构和个人的专业知识之间的网络形式出现,并将继续以此方式出现。
  在之前的出版物中,“理论和文本”同“视听材料”区别开来,前者以书的形式出现而后者则是光盘的形式,而在这里,它们都被放置在网络平台上。其结果是,批判反思和视听资料的语境被清晰地衔接起来。但这是否可以解释为何要出版一本文字统统都已上了网的书?书本媒介无法否认的实用品质使这成为合理的行为。通读一个学术文本需要有书在手。既使用文本材料又使用视听材料搜寻参考书目和交叉参考(cross-references),从媒体的意义上说,是在互联网超文本媒体中实现的。借助软链接(soft links)实现从书本到网站的交叉参考,可以指引和简化获取媒体艺术网络材料的过程,放大不同媒体体验间的联系。这可以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

文摘
媒体→艺术/艺术→媒体
20世纪上半叶的媒体艺术先驱
/
迪特尔•丹尼尔斯
/
媒体取代艺术——艺术回应媒体

  在过去的 150 年间,视听媒体(摄影、电影、广播、电视、多媒体)已逐渐占领那个曾被古典艺术及其各种类型(绘画、音乐、戏剧)所占据的舞台。1939年诞生的摄影,在19世纪下半叶又得力于新的印刷技术,从而光速般地在大众之间普及。20世纪早期,电影迅速崛起成为影响力遍及世界的工业,而广播1920年代异军突起——这都显示了这些生产和发行工具所掌握的巨大权力。接着,从1960年代开始,电视成为大众媒体,这一术语也应运而生。直到1990年代,电视才开始面临来自互联网及其多媒体平台的竞争。每一种视听多媒体技术都带来新的美学问题,具体表现在如下两处:一是该媒体内在的(例如摄影、电影和数码图片媒体中各种形式的蒙太奇);二是存在于整个文化语境中的,即该媒体如何同既有的媒体和艺术形式发生关系。起初我们在摄影术诞生之时听到“绘画之死”,而当电视出现时,这一宣告又被延用到了电影身上。然而人们到今天还在绘画,还在拍电影。既有的艺术和媒体形式对随后而来的发展作出反应:从印象派至今,也包括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绘画恰恰显示出了那些被摄影术所规避的生理和心理方面的要素。与电视所提供的碎片式的、喋喋不休的海量信息相比,电影强调完整的、情绪性的紧凑故事。艺术家的录像和行为以破碎而骚动的新真实性,来对抗工业生产出的完美图像。
  因此自早期现代主义以来,无论是在媒体技术上还是美学上,先锋派和主流都对彼此产生了深刻影响。由此得出的一个激进结论是:“一切现代艺术都是媒体艺术。”

/
为什么艺术家使用媒体?

  让我们先从艺术家的角度来看一下那些复杂的相互作用。他们有两个使用媒体的决定性理由。第一个动机在于现代艺术丧失了其广泛的影响力,这是一个既被明确承认、又被深刻感知的事实。自从先锋派在19世纪末期出现以来,到20世纪初伴随着抽象派和立体主义的到来,先进的艺术不再被当作同时代人美学的“常识”。使用如电影和广播这类潜在大众媒体的新技术,同这一期望相关联:即先锋派可以从其自我强加的孤立中释放出来,正如纪尧姆•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1912年在他关于立体主义的著作结论部分中所说, “艺术和人民可以彼此和解。”
  这一期望在早期艺术家针对使用电影、广播和电视这类媒体的纲领性要求中得到了表达,如济加•韦尔托夫(Dziga Vertov)和沃尔特•鲁特曼(Walter Ruttmann)所设计的一种新的电影艺术、贝托尔特•布莱希特的广播理论,或针对电视的未来主义宣言(《广播》[La Radia],1930)。在此,大众艺术成为在诸如俄国革命和德意法西斯这类完全对立的意识形态之下的政治纲领。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1963年的划时代论文《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也提到了先锋派在社会和政治上的无效性,并第一次为已被媒体改变了的艺术概念提供了一个包罗一切的理论基础:艺术应该通过对技术媒体的运用,来克服手工制造的原作的品质局限,由此抵达新的观众,并社会性地动员这些观众。这些基本思想在1960 年被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及汉斯•恩岑斯贝格尔(Hans Magnus Enzensberger)的媒体理论论文所传播并被重新激活,大大影响了媒体艺术的发展。它们是录像艺术、实验电影和声音艺术的先驱年代里的主旋律。
  第二个令艺术家使用视听媒体的核心动机在于它们所具有的创造图像和声音体验的美学潜质,这些潜质在过去从未被听到或看到,换言之是超越所有已知类型的艺术形式。因此沃尔特•鲁特曼在 1919 年构思了“一种为了眼睛而创造的艺术,其区别于绘画之处在于其历时性(如音乐)……因此一类新的艺术家将出现,他们之前只是以潜伏的方式存在于绘画和音乐之间的某处”。而这种新艺术“一定可以比绘画抵达广泛得多的观众”。这一想法在鲁特曼、维金•埃格林(Viking Eggeling)、汉斯•里希特(Hans Richter)和其他艺术家在1920 年代的绝对电影(absolute films)中落实为具体形式。库尔特•魏尔(Kurt Weill)在1925年产生了一个类似的想法——“绝对广播艺术”(absolute radio art),“一大群新的、麦克风所能人工制造出的、未曾听过的声音”得以成为某种“绝对的、充满精神的艺术作品,在地球上空飘浮”。
这些新的媒体美学方式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对持续增长的技术本质和日常感知的媒体加速所作出的反应。这第二个动机至今仍存在于艺术家对大众媒体的分析和解构中。这方面的例子从威廉•伯勒斯(William Burroughs)的文字切割到白南准(Nam June Paik)的电视图像混录,再到达拉•伯恩鲍姆(Dara Birnbaum)对电视符号学的系统性分析,直至希思•邦廷(Heath Bunting)再现互联网如何巧妙地把我们的语言商品化的“媒体艺术网络”项目《读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