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江山.pdf

傲雪江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南宫夜雪与轩辕傲天的合力围剿下,青龙帝国朝堂权势重新洗牌。
轩辕傲天被立为太子,锋芒初露。南宫夜雪却在此时离开了轩辕傲天,登上了杀手集团的老巢恶魔岛。其后她化名乔装,只身赶赴朱雀帝国。
在帝都凤城,夜雪不仅结识了天下第一公子风谨玉,还遇上了前来找碴儿的国师。国师以绝对强大的力量,压得夜雪无力反抗。
风谨玉对夜雪渐生情愫,又处处与她为敌。夜雪发现朱雀帝国的闻太师另有所图,且自己竟是朱雀帝国遗落在外的皇女。
小皇帝告诉夜雪真龙之气的秘密,并欲将皇位让给夜雪。
远在青龙帝国的轩辕傲天晋级天境高手成功,但他从此却没再醒来……
风谨玉暗中助夜雪登位,两人夜闯皇宫,设局与闻太师决一死战。危机时刻,夜雪被闻太师反将一军,命悬一线……





编辑推荐
故事从宅斗到朝堂斗、江湖斗逐渐铺开、深入,神奇的红莲空间和异世大陆让人耳目一新。女主的聪明伶俐让人欢喜,也让人叹服。

名人推荐
在那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她是废材,是整个家族的耻辱。她没有任何的依靠,却有一身傲骨。她用她的实力征服了异世大陆,征服了他。她用她的意志披荆斩棘,收获了原本从来不曾想过的幸福。强者的成长之路,作者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励志的故事。
——秦筝


作者简介
金纤纤,腾讯原创名人堂亿万人气作家。
吃货一枚,又懒又宅;话痨呆傻,脑洞略大。
爱卖萌,爱美人,愿将最心动的爱情写给大家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又发财了
第二章 武者之心
第三章 傲苏交手
第四章 皇孙百日
第五章 皇孙之死
第六章 残酷魔鬼
第七章 天生一对
第八章 诛长公主
第九章 兵符下落
第十章 围杀逆臣
第十一章 暂时分别
第十二章 挖心之伤
第十三章 天煞岛主
第十四章 夜雪登岛
第十五章 新的岛主
第十六章 灵天明珠
第十七章 恶魔诱惑
第十八章 神奇魔果
第十九章 相见相爱
第二十章 夜雪危险




下册:

第二十一章 国师的话
第二十二章 化名凤夜
第二十三章 朱雀凤城
第二十四章 乔迁之喜
第二十五章 全民偶像
第二十六章 密切联系
第二十七章 千古红楼
第二十八章 茶馆风波
第二十九章 密谋夺帝
第三十章 二月初九
第三十一章 他喜欢他
第三十二章 绝顶太师
第三十三章 大成天境
第三十四章 洗白计划
第三十五章 奸细一名
第三十六章 真龙之气
第三十七章 皇女殿下
第三十八章 瓮中捉鳖
第三十九章 惨烈一战
第四十章 太师之死
尾声

文摘
第二十一章 国师的话
“绝顶高手之间的约定不是不能插手国家事务吗?!国师刚刚还说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现在却正大光明地插手我和轩辕傲天的事。国师,你的话,不能令人信服啊!”夜雪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再说了,国师不就是想让我和轩辕傲天划清界限,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去找轩辕傲天,告诉他,只要舍弃了我,就能顺应天命地得到天下了?”
国师敛去了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道:“老朽若是能说服太子殿下……”
“你若是能说服轩辕傲天,又怎么会在这里?!”夜雪坏心眼地笑了,“因为说服不了轩辕傲天,所以暗地里和我作对,借史皇后之手,让我去寻找三圣物。可悲的绝顶高手,说什么皇权之上的化为之人,竟然偷偷摸摸得像老鼠一样,只敢背后来阴的。”
“来阴的?”国师冷笑道,“若不是顾忌太子殿下,你早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现在杀我也不迟。”夜雪眼中尽是挑衅。
经过刚才一段时间,她倒是想通了,如果国师知道她身怀红莲空间的事,没有理由为了轩辕傲天处处找她麻烦。毕竟,有她在,可以为轩辕傲天夺取天下出不少力。
夜雪讥笑地看着国师。国师不知道她有空间,否则她现在要做的就不是杀国师,而是逃走了。
逃……夜雪这般想着,心里沉重得如压了一块石头,她现在可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在国师这个绝顶高手面前,她连逃的力量都没有了。
“国师大人,现在此处只有我们两个人,正是你杀我的好时机。”夜雪脸上扬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但轩辕傲天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顺应天意而生,将来要一统天下的男人,国师镇守京都几十年,青龙帝国边关危机,你不管!南宫武铭谋朝篡位,你不管!甚至大皇子、二皇子接连死去,你也不管!这么多动摇青龙帝国根基的事,国师统统不管,却违反绝顶高手之间的盟约,处处帮轩辕傲天。”
“国师,你非常喜欢轩辕傲天吧!”夜雪的语气之中,有浓重的喜悦之情,她道:“轩辕傲天无论实力、资质,还是头脑,都相当相当的优秀。这么优秀的人,是青龙帝国的太子,他会带领青龙帝国走向真正的王者之路,完成一统天下的丰功伟绩,有这样的太子,想必整个青龙帝国都会引以为傲吧!”
“说起来……国师,你也是青龙帝国的人!”夜雪被无形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但依旧一脸从容,面带笑容地看着国师道:“只要是活着的人,总有欲望。没有面包的人,想要得到面包,有面包的人,想要得到肉,像国师这样实力强大的人,没人敢惹,无数人赶着巴结,但是一统天下这样的事,可不是光凭一身武功就能做到的。国师大人,你很高兴青龙帝国出现轩辕傲天这样的帝星吧?国师为轩辕傲天自豪是吧?国师是想要跟随着轩辕傲天登上这世界的最高峰吧?!”
国师因为夜雪的话而沉默,听到这里,却是打断了夜雪的话,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跟随太子殿下,我只是……”
“我只是”三个字一出,国师就知道自己说得太多了。
国师张开嘴,还想说什么,以挽回刚才的失策,夜雪却是开心地笑了。
“国师大人只是希望轩辕傲天登上这天下第一的位置,是吧?”
国师沉默了几秒,而后故作不在意地笑了,“我是青龙帝国的人,太子殿下能一统天下,这也是我的荣誉,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
国师握紧了手里的拂尘。
夜雪说得很对,此处杀了夜雪,没有人知道是他做的,夜雪所说的,构不成不杀她的理由。
他可以杀她!
国师脸上荡开了一抹笑,往前踏了一步。
“国师大人!”夜雪眯起流进了汗水后非常不舒服的眼睛,淡淡地说道:“国师大人以为,你杀了我,瞒得过这天下之主吗?”
国师因为夜雪的话,脚步一顿。
上钩了!夜雪心里笑了。
她继续说道:“轩辕傲天可是要夺取天下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必定凌驾一切,掌控一切……本郡主是轩辕傲天心爱的女人,国师大人杀了我,就不怕轩辕傲天找你算账?”夜雪说着,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
国师站在原地,第一次皱起了眉头。他能瞒过轩辕傲天吗?不!不可能!他或许能瞒住一时,但终究还是会被轩辕傲天知道。
轩辕傲天可是这天下未来的主人,瞒不过的,但是,这样好的机会……就这么放过南宫夜雪?假若南宫夜雪真的影响了轩辕傲天,星盘命运被改写……他渴望青龙帝国一统天下的宏愿就落空了!
国师一笑,眼角泛起了皱纹,“郡主,你怎么就这么自信太子殿下喜欢你?哪怕他现在喜欢你,你又怎知他以后也一定喜欢你?”
“呵呵!”夜雪笑了,“正如国师大人所说,轩辕傲天现在喜欢我,未来不见得还喜欢我。”
“郡主真是意外的识相呢!”国师笑着几大步走到夜雪的面前。他伸出右手,目标是夜雪的额头。
国师认为自己可以杀夜雪了。
轩辕傲天未来的生命中,会出现各种各样出色的女人,而夜雪,不过是轩辕傲天生命中的一道风景线。
轩辕傲天很快就会忘记南宫夜雪——看,南宫夜雪自己都承认了!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手,夜雪毫不怀疑,只要那手轻轻一点她的额头,她就会鲜血四溅,魂归苍穹。
夜雪不紧不慢地笑道:“‘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不知国师有没有听过这句话?”
国师的手指停在夜雪满是汗水的额前三厘米处,他猛然地眯起了眼睛,“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人啊,不珍惜眼前,却总是怀念着过去,国师,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国师冷冷地道:“我可没兴趣与你玩无聊的文字游戏!”
国师说罢,停着的手,开始继续向夜雪的额头前进。
死吧!南宫夜雪!
用尽了全身力气站着的夜雪,感觉到了国师这一瞬间散发出的杀气,她道:“因为,过去的、失去的,再也得不到!所以是最美好的!”
过去的、失去的,再也得不到,所以最美好,所以耿耿于怀,所以忘不掉!国师一愣,他右手食指停在夜雪的额头上,指中恐怖的、足以洞穿夜雪脑袋的天地灵气,却没有发出去。
夜雪的话,让国师的心产生了剧烈的震荡!
国师现在看似是人人敬畏、巴结的绝顶高手,但没有吃下还原果去除身体杂质,这样的他,武道之路颇为忐忑艰难,不过,这倒与他现在所拥有的实力相称。
国师的实力有多高,经过的磨炼就有多深。
在那些充满了血腥的磨炼之中,在那过往的几十年人生之中,国师失去的东西,不胜枚举。
比起其他大多数人,国师更理解夜雪话中的意思。
夜雪额头上抵着能要她性命的手指,脸上巧笑嫣然,绽放出了这世上最美,同时也是最毒、最危险的笑容。
“我如果死了,那么我就会成为轩辕傲天此生最爱的女人。无人能够超越我的存在。而国师,会在不久的将来,为杀我,而付出惨烈百倍的代价!”
夜雪残酷地盯着国师动摇的脸,“国师,你怕死吗?”
国师强忍着心中的退意,对夜雪说:“你以为我会听信你的妖言?”
一切不过是南宫夜雪在逞口舌之能,杀了南宫夜雪,命运将会回归正统。未来的天下之主,必定是青龙帝国的轩辕傲天。
就当国师在心里这般说服自己的时候,夜雪感受到了国师从心底传播到外在的动摇——国师放在她额头上的手指在颤抖!
夜雪见此,继续说道:“国师如果不信我,可以试试。我就在这里,你可以杀了我,然后,看看轩辕傲天会不会为我报仇。”
夜雪笑得非常自信,她仿佛一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仿佛变成了国师的知心朋友,劝着国师,杀了她,达到他的目的。
国师此刻心中已经乱成了一团,轩辕傲天没有任何阻拦地登上天下之主的宝座——这很美好,但当他成了这天下最强的帝王,再调转头来对付自己——这可就称不上美好了。
夜雪脸上的笑容在国师看来非常刺眼,他脸色不善地道:“郡主,你真的不怕死?”
“怕啊!”夜雪回以灿烂一笑,“但谁叫我实力不如国师,成了国师嘴里的羔羊呢。”
“你现在可不像羔羊!”哪只羔羊会笑得这么灿烂又嚣张!
国师低声说道:“郡主,你知道吗?你的笑容,真的很让人讨厌。”让他有想杀死她的欲望。
夜雪脸上依旧展露着大大的笑容,她道:“我知道。南宫武铭、南宫水瑶、轩辕红降……这些恨我的人,都讨厌我的笑容。不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国师冷笑。
“因为,我一笑准没好事!”
国师也浅浅地笑了,“坏事肯定不会降临到我的头上。”
“国师,你大可以试试。”夜雪笑道。
看着夜雪灿烂如春花的笑容,国师心底缓缓升起一丝愤然之气。
“郡主,很多年了,很多年没有人敢激怒老朽了。”国师说着,眼睛一瞪,那股无形的压在夜雪额头上的重力,突然间像被加了砝码一样,在变得更重的同时,也从四面八方朝夜雪压去。
咔的一声,是夜雪脚边的石头被重力压碎的声音。
噗——
一口血喷在了碎石上。
夜雪踏在地上的脚更是深陷了半寸,小腿和膝盖像钟一样颤颤巍巍摇摆着,背脊更弯了三分。
夜雪闷哼了一声,她抬起头,无惧地看着国师。
坚强——从夜雪的眼睛里,国师读出了夜雪最优秀的个性。
纵然在他面前连站稳都很难,纵然他只需动动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但,她依旧无所畏惧!
迎着夜雪无惧的眼神,国师将抵在夜雪额头上的食指,又往前刺了一分。
“真是顽强!”国师轻叹的同时,一丝鲜红温热的血已经从夜雪的额头流了下来。
夜雪的脸上扬起大大的笑意,“来吧!有胆,你就杀了我。但愿你不要后悔。”
国师因为夜雪的笑,而打了一个寒战。
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下,国师和夜雪沉默地对视了良久。
他终于收回了手。
国师一甩拂尘,夜雪顿时觉得压在身上的大山被移开了。
国师对夜雪说:“郡主,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明明是他占着绝对的上风,夜雪的气势却比他更强,好像她才是掌握全局的人。
南宫夜雪,一个很可怕的人。
“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夜雪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她猛地抽出了插在地上的冥王剑,抬手就往国师身上挥去。
面对夜雪的突袭,国师的身影连闪都没闪,只是轻飘飘地伸出右手,仅用了两指,就夹住了冥王剑。
夜雪扯了扯冥王剑,冥王剑被国师夹得死紧,纹丝不动。
夜雪抬眼,“国师真是厉害。”
夜雪正说话间,国师眼睛往夜雪的右后方瞟去。
一个鬼魅的白影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那抹白影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到了国师的背后。
白影脸沉如水,手中的刀向国师挥去,只听见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半空中就有一块白色的绸缎在飘动。
“殿下来得真快。”国师立在三丈外的地方,银月落下,初升的晨曦,温柔地照射在他缺了一角的衣袍上。
轩辕傲天左手揽着夜雪的腰,右手上的刀已经换成了冥王剑。
轩辕傲天冰冷无情的视线落在国师的身上,在他的身后,东、南、西、北四方的围墙之上,密密麻麻的暗卫,手持弓箭对准了国师。
轩辕傲天将夜雪揽紧了一分,就在他要让暗卫射箭的时候,夜雪扯了扯他胸前的衣衫。
夜雪看着轩辕傲天,摇了摇头,道:“我和国师一对一,你这样以多欺少,被人知道肯定是要被耻笑的,我都没脸见人了。”
轩辕傲天用从未有过的冷如利剑的目光看着夜雪,夜雪依旧摇头。
见夜雪固执己见,轩辕傲天将目光对准了国师。
国师向轩辕傲天行了半礼。一脸平静的他,丝毫没有杀夜雪未遂而被轩辕傲天逮住的尴尬,仿佛,夜雪一身的狼狈和地上的那摊血都是幻影。
在初升的温柔晨曦之中,轩辕傲天对国师道:“国师如果对轩辕傲天不满,尽管赐教就是。希望国师以后不要无故找玉莲郡主的麻烦。否则……”
轩辕傲天未尽的话不用说,国师已经从他嗜血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夜雪的绝对维护。
轩辕傲天把冥王剑横在胸前,冷声道:“动玉莲郡主,就是动我!”
“动玉莲郡主,就是动我!”没有比这更能让人明白的话了!国师了然地点了点头。但是,有些话他还是要说。
国师对轩辕傲天道:“殿下的心意,老朽明白。但是,如果玉莲郡主收集不到三圣物……”
国师把视线移到了夜雪身上,说:“到时候,还请玉莲郡主遵守和皇后娘娘的约定,离开殿下。”
夜雪道:“不劳国师为我操心。”
“我们的事,不需要你们管!”轩辕傲天怒吼了一声,右手中的冥王剑抡了个半圆,半边的围墙随着剑气而坍塌。
“每个人,每个人都天下天下天下地说个没完,本宫告诉你们,人生是本宫自己的。”轩辕傲天漆黑如点墨的双眸中闪耀着冷厉的光,“惹火了本宫,别说什么夺取天下,就是青龙帝国都会埋葬在我手上!”
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夜雪脑中闪过这一句话。
国师则是直接愣了。
国师没有想到轩辕傲天会说出这样的话,正如他没有想到在轩辕傲天的心中,夜雪竟然占据着这么重要的位置。
“怎么?你不信?”轩辕傲天勾唇轻笑,眼中的恶意,比之如恶魔的夜雪也丝毫不逊色。
“我信!”国师当然相信轩辕傲天,因为轩辕傲天是顺天而生的帝星。
差点弄巧成拙。国师吞了吞口水。他看了夜雪一眼,用妥协的口气道:“殿下,老朽知道了,再不会对郡主出手!”
听国师这么说,轩辕傲天点了点头。
轩辕傲天一示意,四方的暗卫立刻收了泛着冷光的弓箭。
国师看了擦着汗水的夜雪一眼,其实,他今天并不是来杀夜雪的,刚才之所以起了杀意,其实是被夜雪的话给蛊惑了。
想到这里,国师脑中闪过一丝灵光。
国师的视线又从轩辕傲天身上转到了夜雪身上,然后他看见了夜雪嘴角那抹得逞的笑。
他被算计了!国师愕然。
哦,被识破了吗?夜雪看着国师,脸上的笑容比先前还要灿烂一分。
国师出现在这里等她,是夜雪所始料未及的,她对国师出手,原是怕国师观星象,察觉到她拥有空间的事,而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被她推翻。
空间暴露的危险为零,但夜雪的命却捏在了国师手里。
夜雪不想暴露空间,自然不能躲进去。她用言语激怒国师,逼国师对她下杀手——这其中的算计,原因之一,当然是由于夜雪本身不是国师的对手,她在劝国师杀她的时候,也是在告诉国师不能杀她,他会因杀她而遭到轩辕傲天的责难和憎恨。
第二个原因,则是她不想她在外面为了圣物和别人干架的时候,突然背后被国师捅一刀。
国师对夜雪,不像朋友又不像敌人的态度,一直让夜雪耿耿于怀。
要知道,明处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难防的是那些似敌似友的人。
经此一役,国师不管明里、暗里都不敢再对她出手。
算计国师是成功了,但现在想想过程,夜雪忍不住后怕地抹了一把冷汗。
刚才国师的食指就抵在她的额头上,如果国师选择杀她,那么近的距离,就算往空间里躲肯定也够呛。
夜雪靠在轩辕傲天的身上,重重吸了两口气。
南宫夜雪,你简直聪明得可怕。国师握着拂尘的手一点一点地收紧。
见国师还站在那里,轩辕傲天开口道:“国师大人还有事吗?”
国师松开了眉头,迎着晨曦秋风的他,如平常一样,像一位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
国师看着轩辕傲天道:“老朽无意与郡主交手,失手打伤了郡主,还请殿下原谅!”
讨好轩辕傲天。老狐狸!夜雪心说。
面对国师明显的示好,轩辕傲天并没有动摇,他面无表情地道:“国师若是自知失礼于玉莲郡主,该亲自向玉莲郡主请罪才是!”你找错人道歉了!
国师一听轩辕傲天的话,脸就垮了下来。如果不是看在轩辕傲天的面子上,他是不可能说出刚刚那番话的。要他对夜雪表示歉意,她还没有那个资格。
“算了!”夜雪扯了扯轩辕傲天的袖子,对轩辕傲天道:“原本就是我先对国师大人出手的。”
先对国师动手,又算计了国师,却连国师衣角都没摸到,反而被国师打得这么狼狈,让国师向她道歉?纵然她脸皮厚如城墙,也受不了国师的歉意。
“南宫夜雪不是国师大人的对手。”说着夜雪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的光,“以后,定还会向国师大人讨教,还请国师大人不要推辞!”今日狼狈败战,他日一定找回场子。
“郡主客气了!他日只要郡主想,老朽一定奉陪!”国师甩了甩拂尘,“今日老朽在此等候郡主,是为了提醒郡主一件事。”
“什么事?”夜雪问道。
国师道:“天煞并非绝顶高手!”
“什么!”夜雪惊诧。南宫武铭的内力和天煞的完全不同。
她流血的额头,是被国师指尖发出的天地灵气所伤。天煞所发出的天地灵气和国师的是一模一样的。
若说他们之间有不同,那便是一个强、一个弱。
国师道:“天煞不是绝顶高手,他只是一个冲击绝顶高手境界失败的武者而已。”
国师盯着夜雪道:“郡主,现在的你,不是绝顶高手的对手!”
“绝顶高手和一般的武者,有本质上的区别。武者努力一生,就是为了将自身所有的真气转化为天地灵气。一般的武者,只能吸收少量的天地灵气为己所用。而绝顶高手,却能驱使身体里全部的天地灵气。如果说一般武者身体里的真气是加了水的蜂蜜水,那么绝顶高手的就是提了纯的、不含一点水分的蜂蜜。孰强孰弱,郡主聪慧,也不用老朽多说。”
“郡主,珍重!”国师说完一甩拂尘,几个跳跃,就消失在晨光之中。
天煞竟然是冲击绝顶高手境界失败的伪绝顶高手。怪不得,她在国师面前站都站不直。
因为国师的一席话,夜雪心中泛起了涟漪。
轩辕傲天听了国师的话,又开始担心夜雪寻找凤王冠的事情。
轩辕傲天摆了摆手,让暗卫将这一方小天地围了起来。
夜雪察觉到周边的动作,立刻从空间里拿了一瓶灵泉水喝掉。
灵泉水一下肚,夜雪体内的伤就好了七七八八,惨白的脸色也红润了几分。
“没事吧?”轩辕傲天一边理了理夜雪被汗水沾湿的头发,一边急切地问道。
夜雪摇了摇头,给了轩辕傲天一个安抚的微笑,“没事!国师没下重手。”
轩辕傲天眼中杀机重重。
夜雪连忙道:“你别动国师,把他留给我。下一次,我一定要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她一定要亲自报仇!以洗刷今日的耻辱!
轩辕傲天听了夜雪的话,点了点头,“好,我把他留给你收拾!”
夜雪挑眉问他,“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我可是连他衣角都没摸到!”
说到这里,夜雪想到轩辕傲天斩下了国师衣服的一角,不禁心里冒起了酸水,道:“你丫什么时候偷偷练功了?功力精进不少啊。”
轩辕傲天感觉到了空气中那股酸酸的味道,笑道:“我从来都没松懈!”
“我也没松懈啊!”夜雪皱起眉头,捂着胸口。刚刚国师那仿佛地球引力加重数倍,从四面八方挤压她的那一招,实在厉害。
轩辕傲天见夜雪捂着胸口,以为她胸口痛,立刻就要抱她去看御医。
“我没事!刚刚服了灵泉水,已经没有大碍了!”夜雪连忙阻止了轩辕傲天,并把她刚刚和国师交手的经过告诉了他。
“你说国师到底使的什么招数?怎么那么厉害?”夜雪眼中是一片羡慕嫉妒恨!
轩辕傲天道:“那是领域!”
“领域?”
“嗯。领域!独属于绝顶高手的领域!”轩辕傲天道,“像万兽之王的老虎一样,什么都没有做,却能让周围的动物恐惧发抖,避之不及。”
夜雪道:“万兽之王的气息,这么说的话,我是因为太弱小,所以才输得这么狼狈了哦!”
“你不弱小!”轩辕傲天正色道,“绝顶高手和一般武者有本质上的区别,哪怕是一流高手之中的最强者,在绝顶高手面前也弱不禁风!”
夜雪道:“我此去朱雀帝国,面对的可是那成名已久的闻太师。”朱雀的闻太师可不是小小的天煞。
轩辕傲天趁机要求夜雪打消去找凤王冠的念头。
“我都已经答应了!”夜雪笑着看向轩辕傲天。
轩辕傲天沉默了一阵,当他用袖子把夜雪嘴边的血迹擦干以后,方才道:“要和绝顶高手对战,要么成为同等级的存在;要么聚集大量的一流高手,一起出击,以量取胜,换言之就是‘人海战术’;再或者,用一颗中品的魔果。”上品魔果可以杀死绝顶高手,比它差一级的中品魔果至少可以牵制一下绝顶高手吧。
闻言,夜雪眼前一亮,“大量的一流高手我有,中品魔果在那个贾英手上。他叫我们保护朱雀之王,想必等太师下杀手的时候,他不会袖手旁观。”很好,高手有了,中品魔果也有了。
轩辕傲天道:“你一定要小心。被绝顶高手盯上可不是能轻松应对的事。”
夜雪点了点头,万一那个闻太师发了疯,不管别人专挑她下手,那她……不过还好有空间能保命。
和绝顶高手交战,不敌后躲进空间,虽然有可能暴露空间的秘密,但像空间这样神奇的宝贝,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而且,她还可以做一个类似现代的烟幕弹。
已经恢复了力气的夜雪站了起来,对轩辕傲天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完好无损地回来。”
恶魔岛数万杀手,加上贾英,再加上那颗中品魔果,还有空间。绝顶高手是厉害,但她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夜雪整了整衣衫,对轩辕傲天一笑,“那我走了!”
夜雪跳上了墙头,在温暖的晨光之中,她回头看了轩辕傲天一眼。
轩辕傲天想挽留,最后还是没有抬起手。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今日的别离,是为了明日的相聚。
“再见!”灿烂的笑如烟花一样美丽,时间也如烟花绽放一样短暂。当夜雪消失的时候,一切重归宁静。
“主人!”暗卫首领从暗处走了出来,单膝跪地,恭敬地请轩辕傲天回府。
“回吧!”轩辕傲天收敛了笑容,浑身散发着冷气的他,如移动冰山一样——唯一的区别是,这座冰山长得格外赏心悦目。
轩辕傲天跳上墙头,风驰电掣一般向来时路奔去。
暗卫首领跟在轩辕傲天的后面,其余皆隐藏着身形向太子府移动。
轩辕傲天对跟在他身后三步远的暗卫首领道:“去告诉苏银虎,冬天之前,我要看到青龙帝国旁边的周、李、郑三国,被划入青龙帝国的版图。”
他要一统天下,然后,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当夜雪带着一身血和泥狼狈地回到郡主府的时候,真是把落梅、落兰、周惹事吓了好大一跳。
昨晚,夜雪去了太子府,周惹事先行回了郡主府。
周惹事向落梅、落兰讲述了发生在恶魔岛的事。
周惹事向来能说会道,落梅、落兰听到精彩危险处,出了无数的冷汗。
虽然她们知道夜雪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但关心夜雪的心,总是随着周惹事绘声绘色却又添油加醋的剧情而起伏不定。
周惹事洗筋伐髓,经历九死一生,总算是明白了落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但是在落梅面前,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至于一回来就表白什么的……这种事,他怎么做得出来。
落梅埋怨周惹事没事先通知她们去门口迎接夜雪,周惹事对落梅“心怀不轨”,只能任落梅埋怨,吭都没有吭一声。
落梅没猜到周惹事对她的“险恶用心”,她想起周惹事讲的关于恶魔岛的事,并没有提到周惹事帮了夜雪大忙。
落梅又想到周惹事武功不济,便以为现在一反常态不和她顶嘴的周惹事,在为没有帮上忙而耿耿于怀,所以说了周惹事几句,就让他去休息。
睡前,还细心地叫侍女给周惹事送了温热的食物和干净的衣衫。
可怜的周惹事,从来没有被落梅这般温柔地对待过,最后像个傻子般跟着倚翠走了。
落梅看周惹事那副样子,倒是不可怜觉得自己无能的周惹事了,只觉得周惹事心理素质太差。
一个神偷和杀手比武功,这不是傻子吗?还耿耿于怀地神不守舍,以己之短,战别人之长,纯粹找虐。
周惹事果然还需要她多敲打敲打才行。
却说当天晚上,周惹事吃得饱饱地穿得暖暖地睡去了,落梅和落兰将每天都有打扫的夜雪的卧室,又整理了一遍。
落梅、落兰一夜未睡,周惹事抓着一头乱发才起来,就看到夜雪一身狼狈地出现在眼前。
一阵慌乱过后,落梅、落兰、周惹事都放下了高悬着的心。
夜雪沐浴过后,穿着干净的衣服,吃着香喷喷的燕窝粥。
等用过了早膳后,夜雪一行人移到了议事厅。
落梅一直在想着国师的事,她忧心地对夜雪说:“小姐,国师真的不会再对您出手吗?万一他又耍阴招……”
落兰也道:“万一国师不亲自出手,找别人来对付你……”
夜雪闻言,摇了摇头,“国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假话。他的话,我相信!”
虽然他们不是朋友,但国师的信誉,夜雪还是相信的。
周惹事附和夜雪的话,“绝顶高手有绝顶高手的自尊,一言九鼎,没那么容易就反悔!”
夜雪笑了,“国师不是小人。”
落兰嘀咕道:“他当然不是小人,那么大年纪了,做小姐爷爷都够了,竟然还以大欺小。”
夜雪失笑地摇了摇头道:“其实国师这种人,只要抓住了他的弱点,还是很好对付的!”
落兰听了,眉开眼笑地道:“也是,国师再厉害,谁叫他的对手是小姐呢。”
落梅、周惹事都同意地点了点头。
“你们一个个,怎么这么相信我。”她败在国师的手下,败得非常彻底,非常难堪,可就是还有这么多的人,是那么地相信她。
被人全心全意相信的感觉,夜雪无法否认,真的是很美好。
落兰突然凑近了夜雪,她一边讨好地把手边的点心递给屁股坐在茶几上吃得欢快的阿狸同学,一边对夜雪说道:“小姐,去朱雀帝国也带上我吧?”
“不行!”夜雪断然拒绝。
“为什么?”落兰泪眼汪汪。
“你要留下来看家。”
“家里有倚翠和金石,如果人手不够,太子殿下那边还可以帮忙。”
“其实……”夜雪将落兰拉近,悄声在她耳边说:“其实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看家,而是让你监视太子殿下。”
“为什么?”落兰一惊。
夜雪将落兰惊得弹直的腰拉了下来,然后盯着落兰的眼睛,继续道:“你觉得太子殿下如何?”
落兰想了想,方道:“太子殿下非常非常优秀,而且长得超级超级好看。”
夜雪拍了拍落兰的肩,“太子殿下这么优秀,女人又不是眼睛瞎了,你懂的!”
落兰的眼睛瞬间瞪得溜圆溜圆,她懂了!
“小姐是让我监视太子殿下,不让太子殿下拈花惹草,也不让那些花花草草沾上太子殿下?”
“聪明!”夜雪赞道。
“落兰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自认为被夜雪赋予了重大任务的落兰,乖乖地留在了青龙帝国。
虽然夜雪回青龙帝国的半路上杀出了国师,但她的行程,依旧是按计划进行。
最终,夜雪还是在这天太阳西斜的时候起程了。
同剔骨、剥皮、挖心一样,夜雪留给了落兰半年量的灵泉水。
夜雪知道,朱雀帝国之行,肯定比恶魔岛更为凶险。
夜雪之所以没有带落兰去朱雀帝国,最大的原因就是落兰有些粗枝大叶的个性。
相比于斗南宫武铭、恶魔岛之行,这次去朱雀帝国,除了强大的武力外,还需要高深的计谋。
相比落兰,落梅和周惹事在心智和谋略上就要成熟得多。
京城郊外,落兰一路将夜雪送出了十里。
“小姐,一路珍重!”
夜雪对她点了点头,柔声道:“除了监视太子殿下有没有拈花惹草,你也要努力练功。”
“落兰知道!”落兰握着小拳头,“小姐说过,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落兰一定努力练功,如果太子殿下敢做对不起小姐的事,落兰就用这双拳头,给他好看。”
夜雪拍了拍落兰的肩膀,表示赞赏。
“小姐,时辰差不多了!”落梅看了一眼天色,提醒道。
夜雪闻言,脚尖一点,姿态优雅地飞身上马。
“落兰,你回去吧!”夜雪和落梅、周惹事同落兰挥了挥手,站在夜雪肩膀上的阿狸同学,也挥了挥爪子。
“走!”
一抖缰绳,一夹马腹,白马嘶地叫了一声,就撒开四蹄,往路的另一边奔去。
夜雪骑马没走多远,阿狸突然吱吱叫了起来。夜雪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调转马头,举目看去。
枫叶似血,染红了一片江山。
桂花飘香,让人心旷神怡。
夜雪闻着淡淡的桂花香,红色的锦绣江山完全被她无视,她的眼里、心里,只有那浓重红色之中的一抹白色身影。
夜雪和白色身影的距离很远,她的双眼虽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但是她却能清楚地描绘那人的眉眼。
他精致的俊颜,他淡淡的笑,他冰山般的冷哼,他羞愤时红似火的耳垂。
那抹白影是她最爱的人,她早已把他印入了心底。
永远也忘不掉!
“吱吱!”小轩轩!阿狸在夜雪的肩膀上,欢快地摇着可爱的爪子。
千米之外的轩辕傲天张开嘴,话才出口,就被突然来的一阵风给吹散了。
虽然这样,夜雪还是“听”见了轩辕傲天的话。
“我一定比你先夺取天下!”
轩辕傲天的目标是比夜雪聚齐三圣物更早一步地君临天下。
夜雪听见了轩辕傲天的话,勾唇浅笑:她可以将轩辕傲天的话,理解成是在挑衅她吗?
夜雪淡淡一笑,调转马头,骑着白马,往夕阳落山的方向而去。
夜雪留给了轩辕傲天一个潇洒的背影:想赢我,你试试看!
试就试。轩辕傲天眼中泛着点点的星光,淡淡笑着的他,将那红色的锦绣河山都比了下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