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章文库·季羡林经典文集:病榻杂记.pdf

含章文库·季羡林经典文集:病榻杂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病榻杂记(最新修订图文典藏版)》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了季羡林先生自2001年底住院至逝世之前在病榻上撰写的近百篇文章。书中有他的人生各阶段回忆,也有回忆父母、老师和亲友的文章。季羡林先生平时十分关注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社会公德、爱国主义与奉献精神等问题,书中收录了多篇有关这些内容的文章。

编辑推荐
1. 季羡林之子季承独家授权,部分图片首次面世,全方位解读性情老人的性情人生。
2. 阅读大家经典,收获自我人生。本丛书辑选季羡林一生所著哲学、自传、散文随笔等经典篇目,全面展现一代国学大师的文化修为,引导读者提高自我修养。
3. “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季羡林是当之无愧的学界泰斗,他的作品一直深受广大读者所青睐。

名人推荐
您(季羡林)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生笔耕不辍,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您写的作品,如行云流水,叙事真实,传承精神,非常耐读……您一生坎坷,敢说真话,直抒己见,这是值得人们学习的。
——温家宝总理

对像死亡这样的谁也违背不了的灾难,最有用的办法是先承认它,我一不饮恨,二不吞声。我只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季羡林

作者简介
季羡林
山东聊城市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1930 年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专修德文,1935 年留学德国,获哥廷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他精通 12 种语言,“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曾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中国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国学家、佛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目录
小引
我的小学和中学
回忆一师附小
回忆新育小学
回忆正谊中学
回忆北园山大附中
回忆济南高中
结语
高中国文教员一年
周作人论—兼及汪精卫
忆念张天麟
寅恪先生二三事
痛悼钟敬文先生
悼巴老
追忆哈隆教授
天上人间
忆念宁朝秀大叔
病房杂忆
石榴花
季羡林在首届北京大学文科论坛上的讲话
分析不是研究学问的唯一手段
爱国与奉献
公德(1)
公德(2)
公德(3)
公德(4)
老年四“得”
恐怖主义与野蛮
再谈爱国主义
两个母亲
对广告的逆反心理
给“拆”字亮红灯
从小康谈起
李恒进大夫
读《敬宜笔记》有感
糊涂一点潇洒一点
中西医学的结合问题
一点关于“美”化的杞忧
一个值得担忧的现象—再论包装
简短的评估
三进宫
医生也要向病人学点儿什么
难得糊涂
论“据理力争”
论怪论
在病中
唐常建的一首诗
护士长
输液
安心脏起搏器
一幕小闹剧
记北大1930年入学考试
一个预言的实现
痛悼克家
漫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白衣天使新赞
试拟小学教科书一篇课文
泰山颂
回家
狗年元旦抒怀
元旦思母
九三述怀
九十五岁初度
老年谈老
让坏事变成好事
无题
同胞们说话声音放低一点
主编寄语
《清华园日记》自序
《清华英语》序
范曾《庄子显灵记》序
观潘维明摄影集《中国农家》
《畅谈东方智慧》序
《往事琐忆》序
《中国少林寺》序
《华林博士文库》总序
《王琦医学丛书》序
《季羡林序跋集》序
我的座右铭
座右铭(老年时期)
漫谈“再少”问题——向普天下老年人祝贺春节
赠301医院
赠中石
《罗摩衍那》的汉译问题
在“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表彰大会上的书面发言
我不能封笔

序言
小引

半年以前,我已经运交华盖。一进羊年,对别人是三羊开泰,对我则是三羊开灾,三羊开病。没有能够看到池塘生春草。没有能看到楼旁小土山上露出一丝绿意。更谈不到什么“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了。我就病倒,被送进了301医院。到今天已经一百多天,不但春天已过,夏天也好像早已开始了。
春天是复苏,是醒悟,是希望,是光明。这几种东西都是人见人爱的。因此没有人不爱春天,我当然不能例外。
但是我有一个怪的想法,想参与春天的到来。春来春去,天地常规,人怎么能参与呢?我的意思并不是想去干预,我只是想利用自己的五官四肢的某一部分去感知春天的到来。古人诗:
镇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破垅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
春到枝头已十分。
诗人的春天是嗅出来的。在过去的九十一年中,我大概每年都通过我的某一个感官,感知春天的到来,心中充满了喜悦和光明,眼前有无限的希望。偏偏今年出了娄子,没有能感知到春天的到来,就进了医院。
我有一个优(缺)点,就是永远不让脑海停止活动。在初进医院的时候,忙于同病魔作斗争,没有想多少东西。病势一稍缓,脑海又活动起来了。全身让人感到舒服的地方,几乎没有,独独思维偏不糊涂。除了有时还遗憾春天的逝去以外,脑袋里想了好多好多的东西。特别是在输液时,有六七大瓶药水高高地挂在自己头顶上,这有极大威慑力,自己心里想:这够你吃四五个小时的了。我还想到许许多多别的事情,包括古代的诗词。我于是想写一些文章,不是记录自己的医疗过程,而是记录自己想到的东西。结果文章确实写了不少。现在把这些文章收集起来,编成了一个集子,名之曰《病榻杂记》送给读者。
我知道,人世间大概还有一些关心我的朋友,他们有的会想到:“季羡林哪里去了?”现在这一本小册子就可以告诉他们:季羡林还活着,不过是经过了一段颇长的疾病的炼狱。现在正从炼狱里走出来,想重振雄风了。
在301医院治病期间,受到了院领导、大夫们以及护士们的爱护,衷心感谢。
2003年6月16日于301医院
第一次2001年12月
第二次2002年8月
第三次2002年11月
第四次2003年12月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301英雄小聚义
但是,我并没有愁眉苦脸,心情郁闷。我内心里依然平静,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现在的处境有什么潜在的危险性。
我的学生刘波,本来准备一次盛大宴会,庆祝我的九二华诞。可偏在此时,我进了医院。他就改变主意,把祝寿与祝进院结合起来举行,被邀请者都是1960年我开办梵文班以来四十余年的梵文弟子和再传弟子,济济一堂,时间是我入院的第三天,8月18日。事情也真凑巧,远在万里之外大洋彼岸的任远正在国内省亲,她也赶来参加了,凭空增添了几分喜庆。我个人因为满手满脚的丑类尚未能消灭,只能呆在病房里,不能参加。但是,看到四十多年来我的弟子们在许多方面都卓有建树,印度学的中国学派终于形成了,在国际上我们中国的印度学者有了发言权了,湔雪了几百年的耻辱,快何如之!
死的浮想
但是,我心中并没有真正达到我自己认为的那样的平静,对生死还没有能真正置之度外。
就在住进病房的第四天夜里,我已经上了床躺下,在尚未入睡之前我偶尔用舌尖舔了舔上颚,蓦地舔到了两个小水泡。这本来是可能已经存在的东西,只是没有舔到过而已。今天一旦舔到,忽然联想起邹铭西大夫的话和李恒进大夫对我的要求,舌头仿佛被火球烫了一下,立即紧张起来。难道水泡已经长到咽喉里面来了吗?
我此时此刻迷迷糊糊,思维中理智的成分已经所余无几,剩下的是一些接近病态的本能的东西。一个很大的“死”字突然出现在眼前,在我头顶上飞舞盘旋。在燕园里,最近十几年来我常常看到某一个老教授的门口开来救护车,老教授登车的时候心中作何感想,我不知道,但是,在我心中,我想到的却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事实上,复还的人确实少到几乎没有。我今天难道也将变成了荆轲吗?我还能不能再见到我离家时正在十里飘香绿盖擎天的季荷呢!我还能不能再看到那一个对我依依不舍的白色的波斯猫呢?
其实,我并不是怕死。我一向认为,我是一个几乎死过一次的人。十年浩劫中,我曾下定决心“自绝于人民”。我在上衣口袋里,在裤子口袋里装满了安眠药片和安眠药水,想采用先进的资本主义自杀方式,以表示自己的进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押解我去接受批斗的牢头禁子猛烈地踢开了我的房门,从而阻止了我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的可能。批斗回来以后,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帽子丢掉了,鞋丢掉了一只,身上全是革命小将,也或许有中将和老将吐的痰。游街仪式完成后,被一脚从汽车上踹下来的时候,躺在11月底的寒风中,半天爬不起来。然而,我“顿悟”了。批斗原来是这样子呀!是完全可以忍受的。我又下定决心,不再自寻短见,想活着看一看,“看你横行到几时。”
一个人临死前的心情,我完全有感性认识。我当时心情异常平静,平静到一直到今天我都难以理解的程度。老祖和德华谁也没有发现,我的神情有什么变化。我对自己这种表现感到十分满意,我自认已经参透了生死奥秘,渡过了生死大关,而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已经大大地有异于常人了。
然而黄铜当不了真金,假的就是假的,到了今天,三十多年已经过去了,自己竟然被上颚上的两个微不足道的小水泡吓破了胆,使自己的真相完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自己辩解说,那天晚上的行动只不过是一阵不正常的歇斯底里爆发。但是正常的东西往往富于不正常之中。我虽已经痴长九十二岁,对人生的参透还有极长的距离。今后仍须加紧努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