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精神丛书:商海巨子辜振甫.pdf

中国企业家精神丛书:商海巨子辜振甫.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九九三年以前,辜振甫在台湾早已遐迩闻名,然而在祖国大陆还鲜为人知。许多关注台湾商界的人士,只知道辜振甫是一位善于经营、精于理财的企业界大亨,至于他如何成为威震台岛的大企业家却所知甚少。事实上,辜振甫生前亲手创办了市值超过一点二万亿台币的和信企业集团,名列台湾商界前茅。一九九0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将辜振甫列为全球一百八十一个总资产超过千亿美元的富豪之一。辜振甫在商海搏击的同时,还担任了海峡两岸关注的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因“汪辜会谈”而成为重要的历史人物。 让读者进一步了解台湾商海中的龙头老大、“汪辜会谈”中台湾民间使者辜振甫其人,就让我们追本溯源,从辜氏家族与辜振甫的经商发迹写起,以便从辜振甫在台湾波谲云诡的商海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浮沉中,一窥他奋发向上、挺身进取的精神。

编辑推荐
辜振甫是台湾岛内拥有头衔最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在台湾经济界及政坛上十分活跃。1961年~1994年任工商协进会理事长,1962~1964年任台湾证券交易所董事长,1968~1970年任亚洲太平洋商工总会理事长,1981~1987年任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1985年任“行政院”经济改革委员会总召集人,1990~1992年任太平洋盆地经济理事会主席,1995~1997年出席APEC领袖会议,1973~2003年任台湾水泥公司董事长。
1990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将他列入全球181个资产超过十亿美元的富豪之列。1998年,位列台湾百大富豪第11位。
1990年11月,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成立,辜振甫当选海基会董事长。
1993年4月27日,辜振甫代表台湾海基会与祖国大陆海协会长汪道涵在新加坡举行了“汪辜会谈”。

作者简介
窦应泰,作家,著名近代史学者和港台人物研究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以张学良系列和蒋氏家族系列作品享誉文坛。在北京等地先后出版《张学良遗稿》、《张学良家族》、《于凤至旅美五十年》、《赵四小姐》、《张学良随军夫人谷瑞玉》以及《蒋门四遗孀》、《蒋介石三代子孙》、《蒋经国其人》、《蒋方良传》、《破译宋美龄长寿密码》等长篇纪实文学多部;在香港出版《蒋介石的香港梦》;在台湾出版《蒋介石五兄弟》等。一些专著散见于中国台湾《传记文学》、中国香港《明报月刊》及美国《世界日报》等。

目录
第一章 阴影下的启蒙
1.少年时的噩梦
2.早熟的商家子弟
3.辜家八子中的佼佼者
4.20岁,七家产业

第二章 “打工仔”
5.要学业,还是要产业
6.“我要辞去董事长职务”
7.甘于人下的高材生
8.董事长的狐疑
9.苦力工竟是富商之子

第三章 “麦城”
10.鹿港的世态炎凉
11.“草山会议”
12.逃亡前夜
13.蛰居香港
14.“祖国,我的母亲”

第四章 再滞香江
15.囹圄之灾
16.一面之缘定终身
17.情锁雾峰
18.“写得家书空满纸,流清泪”
19.拜师孟小冬学京剧

第五章 改弦更张
20.“经商不可没靠山”
21.涉政入险途
22.问鼎“台泥”
23.日内瓦湖畔的初次亮相
24.棋逢对手,略施小计
25.接力棒交给谁人
第六章 薪火相传
26.蒋氏父子倚重的“红顶商人”
27.七十寿辰展望“和信” 28.显赫总有淡出时

第七章 “民间大使”
29.“汪辜会谈”,辜名扬四海
30.“每年唱几句京剧,是为了不忘祖国”
31.辜氏家族发达的缩影
32.“我抱着善意而来,带回去的是友谊”

尾声 一个漂亮而孤寂的背影

文摘
第一章
阴影下的启蒙
1.少年时的噩梦
1932年的秋天,在台北的一条小街上,一个穿长衫的少年正在徘徊。
少年手里提着一只书包,在秋风中显得身体颀长,眉眼俊逸,风度翩翩。少年望着清晨尚未苏醒的台北街头,那一幢幢日据年代历经沧桑的屋宇和店铺,都会勾起他童年的记忆。他就是本书的主人公,日后成为台湾五大富豪之一的辜振甫。这时的辜振甫已经15岁了,字公亮。他穿着一件当时很流行的黑布长衫,头戴一顶瓜皮帽,正在晨曦中环顾着他所熟悉的家门前的大街。
三十年代的台北,并不像今日这般喧嚣繁华,也没有高楼大厦。台北市是由万华、大稻埕及城区三部分组成,三面环水、一面依山的这座都市虽然景色清丽,却没有宽阔的街道。辜振甫从父亲那里听说,1662年驱逐荷兰入侵者的时候,台北还仅仅是一片尚未开垦的广袤荒野和连绵的丛林。直到1708年的秋天,福建泉州的陈京破天荒统兵来台湾开垦荒地,台北才因汉人的大量移入,逐渐变成一座城市。如今呈现在辜振甫眼前的台北毕竟已是初具规模的城市,特别是位于万华北面的大稻埕区,因它临靠一条波光粼粼的淡水河,所以从他记事时起这里就已是台北商贾云集的商业区。此地瓦屋鳞次栉比,人烟稠密。就在这大稻埕区的中心地带,有一座深宅大院,此乃辜振甫的父亲、时为台北商界大亨的辜显荣的私邸。
看到辜家大宅,辜振甫的心一阵激动。还在他刚记事时,父亲就请来一位前清老学究做他的家庭教师。1917年在台湾彰化县出生的辜振甫果然不负父母的厚爱,老学究教什么,他就学会什么。到了五六岁时,辜振甫已能熟读《唐诗三百首》和四书五经了。后来,父母见辜氏家族所有子女之中,唯有这个五儿子辜振甫绝顶的聪明,所以就对他珍爱有加。到了辜振甫7岁时,父母见心爱的儿子不但有文才,而且又有前四个儿子不具备的书画弹唱才能,于是便为辜振甫聘请了画师和两位琴师,在台北家里专门教他书画和唱曲。那时,小小年纪的辜振甫不但可以绘画,而且兴致来时,两只手还可以弹奏琵琶和扬琴。到了十几岁时,父母见五儿子久后必是个可为辜家争光耀脸的孩子,所以就更加看重他,宠爱他。为了让辜振甫日后可干一番大事业,父母又请来一位英文教师,每天在辜家的后宅,专为辜振甫一个开小灶。很快,天分极高的辜振甫成为辜家门里第一个精通英语的人。现在,辜振甫又被他的老父辜显荣送到了台北市唯一一家洋学堂进一步深造。父母的用心在于让儿子精通英文,他们知道如果将来让五儿子继承辜家产业,仅仅懂一些粗浅的英语是不行的,因此,父母决定让辜振甫进洋学堂专攻英语。
辜振甫站在街头,晨风中似又听到母亲查氏的告诫:“公亮,将来如果你也去商海里打拼,从现在起一定要做好学问。一个商人仅仅会国语和日语显然行不通了。将来咱们辜家的产业会越做越大,那就难免要和外国人打交道,你想,不会英语怎么能把你阿爸的产业继承下来呢?”
“我懂,我会学好的。”辜振甫望着远方的晨曦,望着冒起淡蓝色炊烟的清僻小街,他知道辜家的经商之道,将要在自己这一辈上越走越宽阔,也会越走越艰难,不过他暗暗地对自己说:“如果将来我也经商的话,肯定不会给家人丢脸的。”
想到父亲,辜振甫心里就感到难过,13岁那年冬天发生的事又浮现在眼前。
一天傍晚,台北刮起了罕见的寒风。那天是他最为痛苦的一日,因为他在学堂门前听到有人在以充满恶意的口气讥讽他,这种来自同学的恶意咒骂,时至今日仍在辜振甫心底留下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也就是从1932年那个可怕的冬日开始,辜振甫不但了解到辜家在鹿港和台北庞大家业的形成,同时也让他了解到父亲辜显荣在日据时代一段不光彩的历史。
那天,辜振甫放学时仍然坐着一辆由父亲派来的洋车回家。他感到坐人力洋车上学放学并不是享受,而是一种耻辱。因为每天当他在校门前坐进洋车时,都会遇到许多同学向自己投来的异样目光。至于那天晚上他遭遇的侮辱更加令人难堪,当时,辜振甫坐在那辆在寒风中狂奔的洋车里,前来接他回家的侍女阿仙紧紧跟随在疾驶的人力洋车后面,不紧不慢地跑着。他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在高声叫骂:“呸,你神气什么?你凭什么每天都要使女来接送?”
辜振甫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惶惑和不安,他不知同学们为什么这样憎恨自己。他从私塾来到学堂读书,凭着与生俱来的天分与勤学,每门功课都名列前茅。尽管学业出众,却不知为什么会遭受同学妒忌。其中有个名叫阿炳的大个男孩儿,总是有意无意地与他过不去。也许是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阿炳学业太差,看不得别人出类拔萃,也许是阿炳对辜振甫这样有财有势人家子弟有种本能的反感,所以他近来老是在人前背后向辜振甫投来白眼,有时还公开咒骂。那天傍晚放学时,辜振甫刚走出学堂,阿炳就和几个同学追在后面向辜振甫狠狠唾了一口。
辜振甫生气地站住了。
“少爷,快走吧,你别理睬他就是了。”使女阿仙担心辜振甫与人交恶,所以急忙劝他坐进洋车,车夫哪敢怠慢,慌忙拉上怒不可遏的少爷就走。
“哼,你神气个什么?呸!谁不知道辜显荣是个恬不知耻的汉奸呀!”身后突然传来阿炳尖厉的叫骂之声。
“对呀,大台奸、大汉奸的儿子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几个学生大声地叫喊起来。
“汉奸?我的天呀,阿炳为什么骂阿爸是汉奸呢?”13岁的孩子当然无法知道什么是汉奸,可他明白汉奸是为人所不齿的恶名,在他印象中,父亲以经商为业,又怎么能是汉奸呢?
辜振甫百思不得其解,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有过投敌降日的历史。
晚风呼啸。天色渐渐暗淡下来。
回到台北辜家的深宅大院,辜振甫想哭,却又哭不出。只要想起在学校里受到阿炳等人的嘲弄,他就感到心头沉重和委屈。多日来他一直想把心中苦楚向人倾吐,可是他不敢在父亲面前提这种事。这天晚上辜振甫再也忍不住了,他要搞清楚父亲的历史和家族的来历。
辜振甫有个习惯,晚饭后照例要在昏暗的灯影下写毛笔大楷。但那天晚上他很反常,呆坐在灯下,面对笔墨砚台默默地想心事。
“公亮,你有什么心事吧?”母亲查氏见儿子愁眉不展地呆坐不动,忍不住近前询问。
辜振甫想说,却欲言又止。
“公亮,你有什么话就只管说嘛,在阿妈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话吗?”查氏有些急了。
“阿妈,我真说了,您不会生我的气吧?”
“你只管说,阿妈一定不生你的气的。”
辜振甫见母亲这样说,索性狠了狠心,把心中所有的疑虑、困惑和委屈,一一倾吐出来:“阿妈,阿爸他……真当过汉奸吗?”
“什么,你说什么?”查氏的面庞在灯影里立刻变得惨白,她知道辜家的秘密终于在儿子面前暴露了,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按在怦怦狂跳的胸口上。刚才还神态自若的查氏,忽然变得神色慌乱了起来。
辜振甫见状追问:“阿妈,阿爸他真是……汉奸吗?”
“我的孩子,你这是从哪儿听到这些昏话呀?”查氏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为了不让儿子幼小的心灵过早受到刺激,有关辜显荣在日据时代的往事,查氏多年来一直对他守口如瓶。然而如今儿子催问甚急,她再也无法继续隐瞒了。但是无论辜振甫如何追问,查氏就是不肯细说情由,因为她也清楚辜显荣降日的经历是让辜氏家族在人前背后抬不起头来的事情。辜振甫见心事重重的母亲不肯道实情,就意识到阿炳等人的讥讽绝不是空穴来风,他索性不再追问。不过,他的心情从此变得忧郁、困惑和茫然起来,有时他在院子里遇见了父亲,情不自禁地慌忙避开了,在他心里似乎与有汉奸恶名的父亲之间,悄悄垒起了一堵无形的墙。
“孩子,不是不想告诉你家族的旧事,阿妈是担心你现在还小,让你过早知道这些事,会让你分心于学业的。”次年夏天,查氏还是把有关辜显荣的降日历史原原本本告诉了辜振甫。她知道如果继续隐瞒下去,肯定会让儿子更加苦恼,甚至影响他的学业。
甲午年间,中日爆发甲午战争。不久,这场战争就波及台湾。根据《马关条约》,台湾被割让给了日本。当年6月,大批日军长驱直入台湾。然而,一批不甘投降的热血男儿奋起抵抗,尤其是以台湾巡抚唐景崧为首的爱国者们,自发地组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抗日义军,与日本侵略者在台岛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浴血苦战。日本军队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在台湾登陆之后,居然会遭到来自台湾民间的顽强抵抗。那时,台湾各地兴起的抗日浪潮风起云涌,在接连发生的中日鏖战之中,基隆港的战役打得最为激烈,唐景崧指挥的守卫战从5月底一直打到6月初。由于中国守军的同仇敌忾,日本侵略军伤亡惨重,血流成河。可是,日本侵略者不夺取和统治台湾是不肯罢休的。于是,在大批的日本陆军无法在基隆登陆的情况下,日本又调来了大批的兵舰,万炮火攻基隆,终于在6月3日夜,日军踏上了基隆港。
基隆失陷敌手之后,台北市忽然发生了空前未有的混乱。一些亡命之徒趁机大肆抢夺商家的民产,几乎每天都有一些商家无端遭到地痞们抢掠。这时,一些家资万贯的商贾们,出于保护自己财产的需要,便纷纷站出来,主张请日本人来维持台北秩序,保护商家们的财产。在他们看来,既然李鸿章已经代表清政府签订《马关长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不如请日本军队早一些来到台北,以解人人自危的困境。那天,惶惶不可终日的商人云集在台北市的商会里,六神无主,既怕地痞流氓继续趁火打劫,又担心日军侵入台北后对他们施行更加猖狂的洗劫。
为了保护自身的既得利益,商人们拟好一份请日军前来台北镇压民变的“欢愿书”,但谁也不肯冒风险去充当引领日本人的角色。
正在这时,台北贵德街“新贵”茶叶店的年轻小伙计辜显荣“自告奋勇”前往。
辜显荣在基隆港见到一位名叫小野尊的日本浪人。此人原是他的老师,前清进士黄玉书的朋友,两人有些交情。经小野尊的介绍,辜显荣在基隆临时军事指挥部里,求见了桦山少将。随后,辜显荣带着日军来到台北,并使日军顺利进占台北。从此,辜显荣就有了“台奸”、“汉奸”的恶名。
日本侵略军为奖赏辜显荣“引领”之功,授予他一枚六等“单光旭日”勋章。日军平定台北骚乱后,为利用台湾人维持局面和长期统治台湾的需要,还任命辜显荣为台北日伪政权的“保良局局长”。辜显荣开始在台湾发迹了,可是他始终没有停止经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还利用日本人授给他的官职权力,放手经营属于自家的产业。此前在台湾名不见经传的茶行小伙计,摇身一变,成了台湾有权有势的人。当辜振甫从查氏口中听到父亲这段历史后,心情变得更加沉重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父亲当年竟会走上了这样一条路,他恨自己出生在这样一个有着特殊背景的家庭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