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天下.pdf

谁主天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娘说,不能与他成婚。
可我忘记问,若是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成了天经地义,该怎么办?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一个月内无一次不温柔以待。
他说,在山上陪他一个月,出了这道庄门,便互不相欠。日后沙场再见,决不容情。
我邪魅一笑,好!
天堂和地狱只隔一线,我踩在中间。
软弱的人被生活折磨,强悍的人折磨生活。
我不当软弱的那一方,所以,我要变得强悍。

“不许你死,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有我陪着!”
乱箭飞舞、刀光血影、铁骑纷乱的战场上,玉邪以肉身为盾甲,不惜以命换命,也要保我平安。
“如果你心里没有爱,那我把我那份儿分一半给你,让你来爱人,可以吗?”
隐离的笑容是天底下最美的风景,糅合了最深沉的守护和等待。生死不弃,荣辱不惊,一次次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
我舍不得伤他们任何一个,可到头来却伤了所有。
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
也许,乘风破浪,唯我独行。


编辑推荐
一桩天衣无缝的阴谋,使她从轩辕女皇变成玉凤郡主。
家仇国恨,如疽附骨;爱恨交织,如影随行。
看江山驰骋嘶鸣战马,任热血浸染烈火战袍。
凭谁指点江山?拔剑试问苍穹!

名人推荐
他是人中之龙,城府似海,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朝堂上,他运筹帷幄;沙场上,他叱咤风云。
他丰神俊朗,温润如玉;他剑胆琴心,威震天下。朝堂之上,他力挽狂澜;硝烟之中,他异军突起。
南玉邪,北隐离,乱世两大战神!他们是上天的宠儿,也是上天的弃儿。他们从皇位的角逐,到情场的角逐,在乱世沉浮中,活出淋漓尽致的精彩。
——小七


作者简介
安知晓,80后女生,炙手可热的当红网络作家,小说阅读网巨神级作家,是网络写作“聊天室写法”的开山鼻祖。其作品风格迎合了网络阅读趣味,轻松、华丽,环环相扣,层层推进,引人入胜。
2010年4月,出席上海网络文学青年论坛;2011年3月,在小说阅读网稿酬过100万元,成为第一位踏入“百万俱乐部”的网络女作家。
代表作品:《天才魔妃》《芙蓉王妃》《王牌宠妃》《谁主天下》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黄粱一梦
第一章 一缕阳光
第二章 因祸得福
第三章 山雨欲来
第四章 逍遥郡主
第五章 千里姻缘
第六章 有你真好
第七章 蛟龙出水
第八章 步步惊心
第九章 合作愉快
第十章 乱世双雄
第十一章 王者归来
第十二章 情倾天下
第十三章 皇上赐婚
第十四章 记忆苏醒
第十五章 轩辕倾情
第十六章 黄粱梦醒
第十七章 情有独钟
第十八章 铁血战场
第十九章 刀剑相向
第二十章 无缘不识
第二十一章 倾情之诺

第二卷 凤啸九天
第一章 王者谈判
第二章 真假拓跋
第三章 血染清澜
第四章 连环毒计
第五章 物极必反
第六章 火烧别院
第七章 被困天牢
第八章 患难真情
第九章 绝处逢生
第十章 劫后余生
第十一章 难得情深
第十二章 一诺千金
第十三章 地下宫殿
第十四章 逃出生天
第十五章 鬼城风雨
第十六章 绝世公子
第十七章 重回玉都
第十八章 后会有期
第十九章 政治联姻
第二十章 未雨绸缪

文摘
第一卷 黄粱一梦

第一章 一缕阳光
这是一个乱世之秋,九个国家瓜分天下,群雄逐鹿。
近一年来,天下格局重新洗牌。玉凤取代轩辕一跃成为第一强国,轩辕、女儿国次之,此乃当世三大强国。而北越、南乐、鹰云等国在乱战中也迅速提升了排名。
玉凤国,气候温暖,繁荣富强,占尽地理优势,军事实力强劲。
轩辕国,地域辽阔,土地贫瘠,民风淳朴,兵马彪悍。
女儿国,美女如云,历代君主都由女子出任。

玉凤皇宫金碧辉煌,雕栏玉砌,浑厚雄伟,是玉凤最高权力的象征。冬季的玉凤皇宫,花园里依旧一片繁花似锦。南方气候暖和,玉凤一年四季花开不败,处处皆是鸟语花香,相较于其他乱世中破败的国家,显然是人间仙境。
今天是册封靖国郡主的大喜之日。宫廷戏班在册封大殿中央搭建了一座大舞台,上面彩衣飘飞,丝竹飞扬,热闹非凡。邪皇很重视这个日子,要求后宫之中所有妃嫔都出席,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同庆贺,排场比太子还要气派。
大殿上香气弥漫,妃嫔们盛装出席,一排排看过去,个个娇艳秀美,能够让春花秋月都为之相形失色。
“一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也不知道皇上心里想些什么!”云妃哼了哼,美艳的脸庞露出讥讽,很是不满——那深沉冷硬的男人对自己的儿子可从来没有这么上心过。玉瑾刚死不久,就要册封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野丫头为郡主,而且还排场十足,这以后还不反天了?
“皇上疼爱玉瑾,移情作祟也是情有可原。云妹妹你就消消气吧,册封典礼快开始了!”母仪天下的皇后淡淡地说道,语气里带着警告。
邪皇的事,怎容许别人乱嚼舌根?
“哎哟,我说皇后娘娘,你就这么大度?一个外人,在皇上心目中却比太子还重要,我不信你心中没有疙瘩。人已经死了还弄出个冒牌货来,真是可笑!难道乌鸦真能变凤凰不成?”云妃嚣张地说道,语气刻薄。
皇后和张妃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张妃冷眼看着云妃,语带不满地说:“云姐姐,瑾儿已经死了,别再拿我女儿说事!”
“我说的是实话!张妹妹,看着玉瑾的位置被一个野丫头霸占,你心里会舒服?”云妃牙尖嘴利,对她们口不应心的行为很是不齿,毫不留情地揭开那层妒忌的面纱。
张妃被说中心事,气红了一张俏脸,却碍于情面,不得不强忍着。云妃的利嘴在妃嫔中出了名的狠辣,张妃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这么多妃子的心思各异,唯有德妃平静地坐在位子上,笑看云起云落,秀丽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母性光辉。对妃嫔们讨论的话题,她显然不感兴趣。
高高在上的邪皇,脸庞俊朗冷硬,身穿华丽的黑色礼服,腰束紫金锦绣玉带,配一对龙凤玉佩,衬得他整个人气势尊贵,卓然不凡。
邪皇频频举杯饮酒,看着底下的欢乐气氛,心情颇为愉快,唇角勾出淡淡的笑容。
“皇上……皇上,不好了……”一道尖细的声音充满了惊慌,一个青衣太监急匆匆跑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邪皇不悦地蹙眉,沉声喝问道:“这么慌慌张张做什么?还有没有规矩!”
太监被他一喝,慌忙跪下磕头道:“启禀皇上,小郡主,小郡主……她不见了!”
“什么?”邪皇脸色难看极了,大吼道:“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连一个小孩都看不住?还不快派人去找!米儿要是有什么损伤,朕要你们陪葬!”
“是……奴才这就去!”太监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退了下去,赶紧派人去找。
大殿上的妃子和官员里,存心看热闹的居多。
“野丫头就是野丫头,一点规矩都不懂!”云妃冷笑道。
德妃只是微微蹙眉,扫了全场一眼,转而问道:“怎么不见玉邪?”
她身边的宫女也觉得诧异,“刚刚还见过大皇子,这会儿怎么不见了?太子和三皇子竟然也不在!”
亭溪边,垂丝海棠清香宜人,轻风吹起粉嫩的花瓣,漫天飞舞。
“干什么?放开我!”溪边传来女孩的娇喝声。只见一个华服少年强拉着一个精致可爱的女孩踉跄前行,全然不顾她的反对,力道大得惊人。
“玉箫,你到底想干什么?”女孩怒喝,双眸冒火地瞪着他,见他不为所动,便俯身狠狠地往他手腕咬去。
“啊……”少年惨叫一声,猛然甩开女孩,怒吼道:“该死的野丫头,你属狗的吗?哎哟,疼死我了!”
手背上赫然印着两排小小的牙印,已经渗出血来。疼得玉箫不断地甩手,跳着脚大叫。
米儿斜睨他一眼,气不打一处来,漾着怒火的小脸扬起,精致的五官透出一丝霸气,“不许叫我野丫头!”
“你不是野丫头是什么?哼,连自己的姓氏都不知道!要不是那天我认错了人,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呢,还敢说你不是野丫头!”玉箫见她扬着小脸,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
米儿瞪着眼冷笑道:“拜你所赐,我现在无家可归。要不是因为你那么蠢,连自己的妹妹都会认错,我也不会进宫,更不会失忆。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凶什么凶?”
“进宫有什么不好?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这是你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会!”少年不服地反驳。在他心目中,做街头的流浪儿怎比得上当皇宫里的小郡主?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多舒服的生活!
米儿发现和玉箫讲话就是在对牛弹琴,懒得理他,转身就走——册封的时间就要到了,她无缘无故失踪,又会弄得鸡飞狗跳,她讨厌这么闹腾。
“站住,你给我回来!”玉箫见她要走,赶紧拽住她的胳膊。女孩一个猝不及防,差点跌倒,不禁大怒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对着他尚能保持心平气和的,不是圣人就是死人。
“父皇要封你当郡主那是他的事,不过我警告你,不许霸占玉瑾的位置,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玉箫目露凶光,恶狠狠地威胁她。
“玉瑾的位置?你什么意思?”米儿站直了身子,不悦地问道。
她讨厌别人总是以一副她霸占了玉瑾的位置的眼光来看她。谁稀罕待在这里?要是邪皇肯放她出宫,她更感激不尽。
他们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是你,玉瑾是玉瑾。我告诉你,父皇疼爱的人是玉瑾不是你,你不过是她的替身而已。等过一段时间,父皇不再为玉瑾的辞世而悲伤时,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你不过是个市井的野丫头,我劝你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是凤凰,一飞上枝头就不下来,哼!”少年露出高傲的神色,语气中净是轻蔑。
米儿心中堵了一口气,藏在心底的骄傲和自尊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一股锐利的疼痛在心里蔓延,胸膛中迸发出骇人的怒意,小小的脸蛋阴沉如下雨天。
猛然,她敏捷地扑向玉箫,想撕碎他脸上嘲讽的笑容。
玉箫一愣,下意识地出手自卫。他从小练武,内力虽不强大,对付不会武功的米儿却绰绰有余。随着一声闷响,米儿被他的内力震退,踉跄两步摔倒在地,粗粝的石头将她的掌心擦出血丝。
少年一愣,眼中现出懊恼的神色,张张嘴巴又恨恨地闭上——让他给她道歉,根本就不可能。
米儿缓缓地握紧手掌,转头一记凶狠的眼光直射少年面门,锋利得如世间最锋利的兵刃。玉箫被她这么一瞪,气势一泄,讷讷地说道:“你一个小女孩,哪来这么凶狠的眼光。喂,册封大典快开始了,走了!”
“你给我滚!”她又不是不认识路,用不着他带路。
好不容易做出的示好却被泼了冷水,高傲的少年也不屑拿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转身悻悻地走了。
他临走前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她几眼,心中暗自懊悔刚刚的冲动。都怪母妃整天在他耳边念叨,不然他也不会对她这么凶。
米儿缓缓地抬起手,看见娇嫩的掌心擦破了皮渗出血来,感觉有点疼。女孩倔强地抿着唇,眸光透着坚强,并未喊出一声痛来。
毫无预警地,随着一道阴影笼罩过来,一双尊贵优雅的手伸到她的面前。洁白的掌心,骨节分明的手指,干净、修长、有力。米儿讶异地抬头,一张冷峻少年的面容撞入眼中。
“玉邪哥哥……你怎么来了?”
“起来!”他的手,稳稳地伸到米儿面前。
米儿瞅了他一眼,小脸上还有点不悦。看着那双优雅的手,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握住——
穿越了国恨家仇,握住彼此的手。
毫无色彩的记忆,记住他掌心的温度。

今年的秋围场面非常壮观。南郊的皇家围场早早就竖起了围栏,全场戒严。
深秋,是南郊围场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碧空如洗,点缀着朵朵白云,有苍鹰在展翅翱翔。地上丛林密布,郁郁苍苍,隐藏着无数猎物。
整个京城的王公贵族齐聚于此,皆是满脸兴奋、跃跃欲试。他们装备精良,驾良驹,执强弩,大手勒紧缰绳,双腿夹着马腹,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眼神里全是激荡,摆出猎手最完美的姿势,只待一声令下便欢快地奔向那藏着无数猎物的地方。
一年一次的秋围逐鹿,是他们最好的表现机会。谁猎得七色梅花鹿,谁就是御赐的“玉凤第一勇士”。这是勇士们最渴望的称号,是男人们最期待的荣耀。他们需要女孩子的赞美、女孩子的崇拜,这个称号既可以大大地满足他们的骄傲,同时也是对男人实力的肯定——
在众贵族子弟中脱颖而出!
一身猎装的邪皇神情冷酷地坐在高站台上。不远处,负责燃起烽火的侍卫朝这边打了一个响指,瞬间烽火熊熊燃烧起来,耳边不断传来火星迸裂的声音,越发激起猎手们昂扬的斗志。
沸腾的热血疯狂叫嚣着——奔跑,征服!
“献上七色梅花鹿者乃今年的玉凤第一勇士!”邪皇拉开满弓,皇家特制的弩箭闪着幽冷的寒光,呼啸着穿透空气,精准地射向远方的铜鼓,只听得哐啷一声巨响,逐鹿盛会正式开始了。
猎手们如离弦的箭,齐齐扑向那茂密的丛林。铁蹄纷飞,踏乱无数细草,骑手们鲜艳的猎装在阳光下显得特别耀眼。
吆喝声、追逐声在林中不断地响起,夹杂着猎手们胜利的呐喊声,声声入耳,激荡人心。
这是米儿第一次看到这么令人振奋的场面。尽管这里是男人的战场,女孩大大的眼睛里却闪着跃跃欲试的渴望。
玉邪、玉棠、玉箫都随着贵族子弟们扑向了猎场。她在这边等得无聊,好想骑马和他们一起奔跑、射箭、捕猎。这振奋人心的活动令她无比向往,小小的身子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邪皇瞥了她一眼,突然一笑,问道:“米儿,你也想去?”
米儿眼光一亮,重重地点头,仰起小脸充满渴望地问道:“可以吗?”
邪皇眼含赞赏之意,喝令近身的护卫捧上他的弓箭,长臂一伸递给米儿,“去吧!”
他对这个孩子有求必应。只要她永远不恢复记忆,他愿意这样宠她一辈子。
米儿惊讶地瞅了一眼,然后灿然一笑,接过弩弓羽箭。她瘦弱的手臂看似娇柔无力,举起弩弓却易如反掌。这娇小的孩子,并未如她外表看起来那般柔弱。
米儿背上羽箭,右手提弓,单膝跪地,略微上扬的声音泄露了她的兴奋,“是!米儿遵命!”
说罢,不待邪皇说话,她噌地一下站起来,带着兴奋的笑容快步跑向自己的小白马。
小小的身子骑上小小的白马,她背着羽箭,手握弩弓,大喝一声,“驾!”
品种优良的小白马迅速地冲向猎场,加入这一场围猎中。
邪皇身边的小太监露出担心的表情,惶恐不安地对邪皇道:“皇上,恕奴才多嘴,猎场猛兽凶狠,奴才担心小郡主会受伤。”
邪皇豪迈一笑,说道:“米儿虽然才七岁,可我看她拿弓箭的姿态老练得很,伤不到她!”她毕竟是他们的女儿,有着那种天生优越的血脉啊!
围场中不断传来激奋的声音。米儿躲开人群,策马扬鞭,越发往偏僻的地方跑去。
一只小白兔跃出草丛,纯白的皮毛、灵活的姿态让米儿眼前一亮。她拔出羽箭搭在弦上,利索地拉开弩弓,一双明眸盯紧不远处拢着耳朵东张西望的小兔子,眯眼,瞄准,松手。
嗖——弩箭穿透空气,带着锐利之声,精准地射向猎物,一击即中!
米儿摆了个胜利的手势,策马过去收起猎物,欢快地笑了两声,接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皇家猎场每年都会放养无数的动物,以便让秋围的王公贵族们尽兴。林中的动物真多,片刻工夫,马鞍旁挂着的麻袋里就装了不少的猎物。
打了一会儿猎,米儿口渴极了。行至一条小溪边,米儿整理好弓箭,小心地扫视了四周一眼,确认安全之后才放心地下马,走向小溪。
溪水清澈甘甜。米儿先喝了两口,又捧起水花洒向自己的脸颊,一阵清凉的感觉顿时缓解了脸上因为运动和兴奋而浮起的燥热,“好舒服!”
猛然,天生的警觉让她感到背脊一阵发凉,敏锐地察觉到附近有一股冰冷的杀气。米儿悚然起身,飞快地向小马驹跑去。
嗖嗖嗖,一支支弩箭呼啸而来,森冷的箭头在阳光下闪着蓝幽幽的光。
有毒!
米儿片刻不敢耽搁,拼命地跑回坐骑,快速地摘下弓箭。
与此同时,弩箭穿透皮肉的钝响清晰地传入耳朵里,小白马发出一声哀鸣,眼见着草地上的青翠染上鲜红。米儿心知不好,借着小白马的掩护,伏身在地上滚了两圈,跃入茂密的林中。
在她现身的同时,一支毒箭呼啸而来,打在她的裙摆上。米儿拔出那支箭,顺手插入背后的箭囊,利索地起身,在茂密的丛林中奔跑起来。
而小白马则嘶鸣几声,满载着猎物快速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快追!”黑衣人迅速地冲出密林,向米儿逃跑的方向追去,身手极为敏捷。
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在林中投射下零星的光点,阴暗的丛林里隐藏着森冷的杀机。
米儿背着羽箭,手拿弩弓,瘦小的身子在丛林中不断地跳跃,不顾被荆棘划伤肌肤,没命地向前奔跑着。她甚至有点懊恼刚刚为何要离开中心地带那么远。
阴暗的丛林寂静得如坟墓一般。
踩着荆棘发出的声音,像是一首催促生命燃烧的乐曲。
苍鹰在高空盘旋,锐利的眸子冷冷地俯视着底下奔跑的女孩。
在宽广的丛林中,她瘦小的身子渺小得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
可那么娇小的背影,却露出无比的顽强和坚韧。她神情镇定,快速地朝着南边跑去——只要靠近围场,她就有救了。
嗖——一支利箭呼啸而来,穿过寂静的空气射向米儿后背。
米儿闻声迅速地俯下身子。利箭危险地擦过头顶射进粗壮的树干,尾部的白羽毛被震得微微晃动。米儿伏着身子回头,只见五名黑衣人如鬼魅般飞掠过来。他们清一色的黑色劲装、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幽深的眸子,如两个黑沉沉的洞。
米儿快速闪身躲至树后,抽出一支羽箭,搭上弦,拉满弓,嗖的一声向他们射去。黑衣人料想不到米儿会反击,猝不及防,只得闪到树后,借着粗壮的树干隐藏自己。接着,数十支利箭如雨般向着米儿疾射而来。
米儿打了一个寒战,把小小的身子伏得更低了。利箭射入树中的声音、从身旁呼啸而过的杀气让米儿感到了命悬一线的危险。她丝毫不敢乱动,神色戒备,仔细地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猛然箭声停止了,四周一片死寂。米儿试探着伸出头来,警惕地向后面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到,刚刚经历的死亡威胁好似做了一场噩梦一般。风吹过,天地间一片安静,只听到密林中树叶婆娑的沙沙声。她紧绷着的心稍微放了放,拍拍自己跳得过快的心脏,想压下那股疯狂的心悸。
米儿舒了一口气,再转回身,猛然吓得魂飞魄散——那五名黑衣蒙面人已在她面前一字排开,黑色的衣裳,黑色的面巾,幽深空洞的眼睛正阴森森地紧盯着她,高大的身形在她面前投下一片阴影,吓得她毛骨悚然。
米儿毕竟是个孩子,不管多么大胆都是个年幼的小女孩。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人不害怕,她也毫不例外。虽然心剧烈地跳动着,唇也有点发抖,可她的眼神里却没有露出一丝惊恐来。
“你们为什么要杀我?”惨白如褪色花瓣的唇微启,明知逃不掉,她索性放开胆子冷静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一个黑衣人举起剑,不言不语,径直刺向米儿的心脏。女孩瞳眸暴睁,下意识地用手去挡。
嗖嗖嗖——一阵箭雨射向举剑的黑衣人,逼得他只得回剑自卫,用宝剑一一斩断呼啸而来的利箭。米儿见了来人,脸色顿时亮起来,趁机推开离得最近的黑衣人,向他们奔跑过去。
三个年龄相仿、锦衣华服的少年疾驰而来。为首的少年面色冷峻,薄唇紧抿,眼神冷酷。居中的少年玉冠束发,俊逸无双,温润如水。随后的少年锦袍似火,个性张扬,脸带怒容。三个人齐齐地瞪视着那群黑衣人。
而米儿则快速地向三个少年奔跑过去,瘦小的身子在荆棘中不断地跳跃。冷峻少年瞳眸一暗,双腿一夹马腹迎向米儿。
“大哥,危险……”玉面少年喊了声,也策马而上。
“杀!”一个黑衣人一声令下,其他黑衣人顿时如鬼魅般蹿了上来。在冷峻少年的手快要够着女孩的小手之时,一道凌厉的剑风劈了过来。玉邪只得收回手,拔出干将,雪亮的寒光一闪,喝道:“米儿,退后!”
“你们小心啊,他们的兵刃上有毒!”米儿大喊着。她知道箭头有毒,按常理推断,宝剑上一定也抹了毒药。
三个少年飞身下马,和黑衣人正面对决。只见刀光剑影飞舞,米儿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一个黑衣人直接对上玉邪,其他四人则分成两组对付玉箫和玉棠。
和玉邪交手的黑衣人显然是五人里身手最好的一个。他挥剑刺向玉邪,处处绝他后路,毫不留情。
黑衣人以旋转方式斜刺过来一剑,玉邪翻身举剑一挡。黑衣人虚晃一招,手腕翻转,刺伤玉邪的手臂,顿时鲜血飞溅。
女孩看得目眦欲裂,张大嘴巴大口地吸气,“玉邪哥哥……”
“米儿,快上马!”玉邪大喝一声。米儿敏捷地跃上追风,抓紧缰绳,狠狠地抽打着马屁股。看到另外两匹马直冲了过去,她当机立断一夹马腹,随着冲了过去。
玉箫和玉棠也不敌黑衣人。两人飞快地跃上各自的坐骑,见玉邪无法摆脱那黑衣人的纠缠,迅速射箭相助。玉邪瞅准空当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米儿身后,喝道:“走!”
三匹良驹飞速地在丛林中奔跑起来。
“想走?没那么容易!”黑衣人幽冷的唇残忍地勾起一道阴笑,拇指、食指蜷起,放入口中,只听得一声特殊的啸声响起。
此时天昏地暗,在密林上空盘旋的苍鹰展开黑色的翅膀尖叫了几声,突然迅速地俯冲下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