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原创版》2013年季度精选集·冬季卷.pdf

《读者·原创版》2013年季度精选集·冬季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读者•原创版》2013年季度精选集冬季卷内容全面,装帧精美,汇集了杂志2013年冬季人气文章精华的篇章,并进行了科学的归类,包含有些再见是再也不见、初恋那件“坏”事、朝圣者的背影、走失的梦想、天堂在眼前、你的良辰,我的美景等六辑,秋的绚烂、一路相伴的感动,必将带给读者全新的阅读体验。

编辑推荐
《读者•原创版》2013年季度精选集-冬季卷汇集了杂志2013年冬季最剧精华的人气篇章,将给您带来全新的阅读体验。

媒体推荐
《读者·原创版》在第一时间展现原创智慧!在武汉“秋老虎”的午后。无意翻阅第8期杂志及《那年夏天》,有丝丝凉爽翩翩而至:好文字总是好时节,好思想便是好家园。
——池莉 作家 本刊作者
真的感谢你们做了这样优秀的一本杂志,让很多人的生命里充满了文字的力量。祝愿你们越办越好!
——郭敬明 作家
致《读者·原创版》:阅读是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事情,用眼睛去浏览行动上无法履及的世界,对我而言,再也没有比这更吸引入的了!
——方文山 音乐人本刊作者
当我思想窒息之时,《读者·原创版》给我呼吸!
——海岩 作家

作者简介
《读者•原创版》最初是《读者》杂志里的一个原创专栏,后于2004年独立成刊。创刊于2004年9月,作为读者出版集团刊群中的第一新军,是国内领先的综合性原创青年杂志。创刊以来,已发行数千万册,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厚爱和欢迎。文章以社会、话题、情感、人物、心理、资讯为主线,集粹原创首发内容,与《读者》和时代精髓一脉相承,又散发着自己的独特气质。
《读者•原创版》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的作者队伍,诸如王蒙、余秋雨、池莉、贾平凹、李开复、龙应台、肖复兴、梁晓声、六六、林夕、方文山……第一流的作家提供最好的阅读体验。各种思想在这里碰撞、融合,使《读者•原创版》在各类人文杂志中历久弥新,独具吸引力。

目录
第一辑
有些再见是再也不见
微信时代
我的父亲母亲
老爸躲在后台的时代过去了
千里送鹅毛
电视之脱离现实
新大陆越境故事
行进中的新加坡
天后之夜,我在长沙看“快男”
嗨,同桌
心甘情愿图什么
当你开始听不清这个世界的声音
晓白
第二辑
初恋那件“坏”事
来来来,这里是你家
柯莱特
英国家庭的“不平等条约”
马佳佳:对sex报以平常心
孔融让梨遭遇美国孩子
在二次元与三次元的交集里
我为车狂——“90后”赛车手何子健
第七大道
初恋那件“坏”事
别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粉饰痛苦的心理防御机制
巨匠与杰作
第三辑
朝圣者的背影
N面钱文忠
私人词典
如果故乡没有蓝天白云
阿泉,阿泉
朝圣者的背影
毕加索与我
广州的温存
美国公务员挣多少钱
向往“坏女人”
时间的玫瑰——专访李云迪
达拉沟,阳光下的密码
医院那些事儿
白杨
第四辑
走失的梦想
英雄城南昌
单纯的母亲
云下的日子——厦门
腊肉原生态
美国人如何看孝道
英国学生如何向学校表达意见
走失的梦想
斜阳却照深深院
取舍困难症
食言
走进“澳洲村”
失去“根”的老方
日喀则上空的半个月亮
动漫往事
读书小感
第五辑
天堂在眼前
善良的人是不是总吃亏
思索人生
享有特权的七年级“大学生”
永久药效
猕猴桃的闲话
最牛的事情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做出来的
天堂在眼前
海滩隐修记
网络那端的“云”
住在沙城里的废话流
去往加格达奇的火车
真洋鬼子的假奖状
周大姐
与大理和解
夹缝中的人类——亲历“芦山地震”
第六辑
你的良辰,我的美景
变局
做一个父亲意味着什么
三迁记
停车位
欧阳应霁:做一碗汤,也是功德
青春的别名叫恶作剧
懂得风情
睡通铺
你的良辰,我的美景
雷人吃喝
365种面试官

闲谈炸土豆
小菜和大餐
别吐,都咽回去
食物的记忆
闹心的垃圾桶
我在英国有张床
“谣言粉碎娘”:让流言现形
要不要告诉孩子世界的真相
思想碎片

文摘
版权页:



父亲母亲
文 凉月满天
父亲这次病得很严重。
十多年的脑梗死,行动受限,又好强,想要自主行动,不小心摔在地下,不肯服输,再起,再摔,如是者三,彻底不能动了。
母亲买菜回来发现,抬也抬不动,扛也扛不起,打电话给我,我立刻回家。我和母亲两个人一个搂头,一个抬脚,齐声喊号:“一二一,起——”起不来。“一二一,起——”还是抬不动。后来还是他拼命忍着疼,一只脚努力搭住床沿,手用力扳床头,协助我们,才挪到床上,一躺下就“哎哟哎哟”叫唤。
七十多岁,肉重身沉,躺在床上,一会儿压得身下的肉疼痛难忍,想要动一动,翻翻身,可是又牵扯到肋处碰伤,疼得口齿不清乱哼哼。我和母亲从此又多了一项任务,每天我光脚踩上床去,抱住父亲两只脚,母亲搂头,给他努力换换边,好让他舒服一点。我们每天都要较着劲喊号子,累得满头大汗。
我搬抬完父亲就要出门,留下母亲伺候父亲大小便。有时候拿器具不及时,床上新垫的棉褥、棉垫就又浸湿,只好拿出干的重新铺垫,替换下来的湿褥、湿垫就要拆洗晾晒。这一切都是母亲的事情,因我不会针线,且手边又有种种放不下的工作。母亲做完这些,又要烧水做饭,煮粥,泡上馒头,倒上菜汤,海海漫漫一大碗,喂父亲吃。
父亲躺着吃得吃力,使劲努嘴抬头。母亲让他乖乖躺着,让自己好好伺候,父亲不肯听,结果菜汤洒一床,母亲就气得骂:“抬什么头,好像王八!”
我原本一脸严肃地在写作,这下“噗”地破了功。民间语言打起比方来真是给力。细想想又大不敬,不该笑,可是憋不住。
母亲只偶尔骂一次,她对父亲如今轻言细语,温言软语,我都有点不习惯——完全和记忆中的她颠倒了模样。
我六七岁的时候,一次在街上玩耍,转头看见一车稻草旁边走着一个中年妇女,不假思索扑上去就叫娘。那个女人笑了笑,说:“娘也能认错吗?”可是她一样的倒八字眉,带点三角棱的眼,带点苦相又带点凶相,实在和我娘很像。
家境穷困,父亲一个憨憨的农民只有一膀子力气可用,这样一个壮劳力都挣不到满工分,我娘骂大队会计偏心,又骂我爹无用,不能替自己去争。哥哥懒,妹妹馋,我兄妹二人又都长得不合她心,于是这个家就经常充满暴风骤雨般的骂声。
不安宁。
骂声一起,哥哥跑出去玩,我跑去和奶奶睡,只有我爹能够在一片骂声里处之泰然,起火,做饭,盛饭,把躺在炕上耍脾气的妻子拉起来,把饭碗塞到她手里,若她不肯端,就自己端着,一口一口喂她吃。她吃一口,骂一声。
这份能耐与修养,我自问此生修炼不得。
我时常在想,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其实都在求取平衡。一个人付出了什么,必将得到什么;起初得到多少,过后必将回报多少。
十多年前,父亲脑梗死病倒,起初尚能自己行动,能骑着小三轮车载着我到田里挖野蒜,他背手站在空旷寂寥的原野上,看着刚刚蒙一层绿皮的土地,沉默得像卸甲的将军。再后来逐渐双腿无力,又添了腰病,由单拐到双拐,由家外到家内,终于有一日连屋也不能出了。有时家里来了客人,他愿意从他的房间挪出来,坐在客厅,看着这些充溢着朝气的年轻男女,笑笑地觉得开心,母亲就会把他往屋里赶:“你出来做什么,快回去看电视吧。”他又乖乖回去。我说:“你别管他呀,他一个人在屋里闷。”母亲说:“算了,你们年轻人玩,别让老头子掺和了,你不嫌脏,别人还嫌脏。”甚至于吃饭的时候,母亲把父亲的碗筷都另放,怕我们嫌弃——我不嫌弃,我是他闺女,可是我母亲心里替父亲自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