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年谱.pdf

王明年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王明在党的历史上曾经产生过重要的影响,一度是党的历史上“左倾”错误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也是党的历史上极具争议的人物。《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于王明及其代表的“左倾”路线虽然有了定论,但是王明所涉及的许多历史问题特别是一些具体历史问题特别是与共产国际的关系问题并没有因此被弄清楚,有些问题反而被长期掩盖下来。
作者研究王明多年,积累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包括各种难得的档案资料),并访问了许多王明的后人与友人。其中最为珍贵的资料当数王明的儿子提供的由王明夫人孟庆树整理的王明晚年的回忆录《陈绍禹——王明传记与回忆》(以下简称《传记与回忆》),该资料从未公开发表过,属于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作者在运用的过程中注意取舍,利用了其中大量有价值的资料,对于澄清许多历史问题具有一定作用。
《年谱》根据王明主要活动的特点以时间先后为序分为7部分,分别对王明童年、青年时期,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回国及上台,在共产国际,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在解放战争和建国初期,第三次到苏联等进行了记述。

编辑推荐
谱主王明在中共党史上是极具争议性的人物。
作者研究王明多年,可谓最全面掌握王明生平珍贵一手资料 ,包括延安时期以及晚年在苏联的经历。
在原《王明年谱》基础上,20年收集整理积累,推出修订补充版。
首次独家公开王明夫人孟庆树整理的王明晚年的回忆录,《陈绍禹——王明传记与回忆》。
细节中披露了党史上一些重要事件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作者简介
郭德宏,1967年8月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曾任红旗杂志社《内部文稿》编辑部副主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党史研究》杂志副主编、第一研究部主任等,现任中共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曾与周国全合编《王明年谱》(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

目录
一童年、青年时期
1904年5月1岁 /1
1909年5岁 /6
1912年8岁 /7
1913年9岁 /7
1914年10岁 /8
1915年11岁 /8
1916年12岁 /9
1917年13岁 /10
1918年14岁 /10
1919年15岁 /10
1920年16岁 /12
1921年17岁 /13
1922年18岁 /14
1924年20岁 /14
1925年1~11月21岁 /19
二在莫斯科中山大学
1925年12月21岁 /32
1926年22岁 /34
1927年23岁 /41
1928年24岁 /60
三回国及上台
1929年25岁 /97
1930年26岁 /129
1931年1~10月27岁 /176

四在共产国际
1931年10月27岁 /216
1932年28岁 /220
1933年29岁 /243
1934年30岁 /259
1935年31岁 /280
1936年32岁 /308
1937年1~11月33岁 /332
五回国参加抗日战争
1937年11月33岁 /346
1938年34岁 /369
1939年35岁 /439
1940年36岁 /456
1941年37岁 /472
1942年38岁 /506
1943年39岁 /517
1944年40岁 /563
1945年1~8月41岁 /574
六在解放战争和建国初期
1945年8月41岁 /594
1946年42岁 /596
1947年43岁 /598
1948年44岁 /606
1949年45岁 /614
1950年46岁 /630
1951年47岁 /644
1952年48岁 /646
1953年49岁 /646
1954年50岁 /651
1955年51岁 /653
1956年1月52岁 /656
七第三次到苏联
1956年1月52岁 /657
1957年53岁 /666
1958年54岁 /668
1959年55岁 /677
1960年56岁 /681
1961年57岁 /682
1962年58岁 /684
1963年59岁 /685
1964年60岁 /687
1965年61岁 /690
1966年62岁 /692
1967年63岁 /695
1968年64岁 /697
1969年65岁 /699
1970年66岁 /704
1971年67岁 /707
1972年68岁 /712
1973年69岁 /714
1974年70岁 /717
谱后722
附录一王明著作目录 /730
二王明研究论著目录 /772
三征引文献 /791

序言
编写说明

这部《王明年谱》,是在周国全同志和我一起编写、安徽人民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王明年谱》的基础上,增补、改写而成的。
之所以要增补和改写,是因为原来出版的那本《王明年谱》只有16万字,写得非常简单,很多重要的内容没有能够编写进去。这20年来,国内外又出版了一些关于王明的书籍,发表了很多关于王明的文章,我也进一步搜集了大量的材料。这些材料,包括在这之前我们搜集的很多材料,是不少学者没有看到过的,例如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有关王明的档案,俄罗斯当代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保存的有关王明的档案,俄罗斯远东研究所汉学图书馆保存的有关王明的书刊,王明之子王丹之先生送给我的由其母亲根据王明谈话整理的《陈绍禹——王明传记与回忆》书稿,以及一些单篇的回忆录,俄罗斯远东研究所送给我的俄文版《王明全集》(前三卷,第四卷因经费紧张未能出版)等,大部分学者没有看到,有的可能永远看不到。如果这些材料不能向广大学者提供出来,关于王明的研究就不能深入地开展。正是为了给广大的学者提供研究的方便,我不顾年老多病,决心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编写一本详细的《王明年谱》。
与原来出版的那本《王明年谱》相比,这本年谱有以下不同之处。
第一,尽量详尽地采用已掌握的各种材料,特别是关于王明的各种档案材料,以及由孟庆树根据王明谈话整理的回忆录。所收录的材料更为详尽和全面。
第二,尽量广泛地采用已出版、发表的关于王明的各种论著中提供的材料,以及对王明做出的有关分析和评论。这些分析和评论虽然不是王明本人的言行,而是学者自己对有关王明问题的认识和看法,但对进一步研究王明有一定的甚至很大的参考价值。当然,这些分析和评论,都只是一家之言。
第三,因为历时久远,不同的人对同一事件的回忆,有不同的表述;因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对同一问题的认识也有很大的差别,甚至完全相反,可谓众说纷纭。为了客观地反映王明的一生,编者尽量详尽地把各种说法都吸收进《年谱》中,并对有关事实做出必要的考证和说明。至于如何评价,一般不做判定,以便让大家在比较中弄清事实,辨明是非。
第四,王明发表的很多文章、演说、信件和他注明同一时间写的诗歌,以及王明晚年写的《中共半世纪与叛徒毛泽东》一书,其中内容或有很大的矛盾,有些说法甚至完全相反。他的很多文章、演说、信件,是尊崇毛泽东的,而他的很多诗歌和晚年写的那本书则是谩骂、诬蔑毛泽东的。所以,我们认为王明的很多诗歌是晚年写的,并不是当时写的。但为了客观、全面地反映王明的思想,《年谱》中仍按照王明自己注明的时间,如实地将这些内容都收录进去,是真是假由读者自己判断。
第五,为了便于读者查阅原始的材料,编者尽可能地对每一条材料注明出处和来源。遗憾的是,由于20多年前编写年谱的时候没有注明出处,很多材料已经丢失,以致现在无法查阅,因此一部分材料未能将出处注明。另外,有些不便于注明出处,也是要请读者原谅的。
第六,为了使王明一生的脉络更加清楚,我们改变了完全按年编写年谱的方式,将王明的一生分成了几个时期。这样,有的年份就被分到了不同的时期。
第七,为了使读者对王明的言行有更清楚的认识和了解,本年谱简要地增写了一些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以便让读者能够将王明的言行和客观历史环境联系起来,有所参照。
第八,()内容为原注(本编者注一般置页下),□为缺字或不清文字,校订错字,置于[]内;疑误用[?]表示;增补脱字,置于〈〉内;疑有脱字,用〈?〉表示;衍文加〔〕。
第九,人名、地名以及机构译名仍旧,不作注,以免讹误。
最后特别要说明的是,原来出版的那本年谱是周国全同志和我一起编写的。这次增补、改写的工作虽然主要是我做的,但周国全同志仔细、认真地审阅了全部书稿,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我又根据他的意见做了修改。所以,这部书稿包含了他的大量心血。但是,周国全先生说由于他这次没有做多少工作,不同意署他的名字。这样,就只好署了我一个人的名字。在此,特作说明,并向他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
还需要说明的是,中共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殷永波副教授帮助翻译了苏联科学院远东研究所1984年出版的《王明全集》1~3卷的目录、孟庆树整理的《陈绍禹——王明传记与回忆》(未刊稿)附录王明著作目录中的俄文部分以及日本田中仁编著《王明著作目录》中的俄文部分,特在此向她表示衷心的感谢!

郭德宏
2011年7月3日

文摘
1930年8月7日
《传记与回忆》说向忠发召集会议斗争王明等人。这份回忆录说:“1930年8月7日,向忠发又找陈绍禹、秦邦宪、王嫁祥、何子述四人到中央宣传部去开会,并叫邓中夏同志(该部副部长)和潘问友(立三的助手)参加,帮忙斗争陈、秦、王、何四人。”向忠发开始就宣布说:“红军已占领了长沙,谁还敢说中央的路线不正确?反立三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反革命!”还说:“党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给你们处罚!处罚!再处罚!”“被斗的四人都再次地说明立三路线为什么是错的。绍禹说:‘立三文章《中国革命新高潮前的诸问题》是第一个错误,六月十一日决议是第二个错误,红军打长沙和在全国各地实行武装暴动是第三个更大的错误!第一个、第二个是理论错误,第三个是实际行动错误!’”“结果,向忠发代表李立三的中央宣布给四人处分:陈绍禹由原来的最后严重警告改为留党察看六个月,其他三人由原来的严重警告改为最后严重警告。”这是李立三对王明的第四次打击。
1931年10月
由博古主持的临时中央政治局,根据周恩来、王明8月30日起草的《中央给苏区中央局并红军总前委的指示信——关于中央苏区存在的问题及今后的中心任务》的精神,再一次给苏区中央局发出编号为第4号的指示电,说:欧阳来信,中央有一长信指示你们,恐未到,现电告要点如下:“1.苏区伟大的成功在冲破围剿、平分土地、建立政权、巩固红军、提高党的指导、AB团活动失败,而成为中国革命危机主要标志。”“苏区严重错误是缺乏明确的阶级路线与充分的群众工作;党还未尽一切可能动员巩固根据地和红军,对消灭地主阶级,抑制富农政策还动摇,苏大会久未准备,临时政权组织又取消,忽视工人运动反帝斗争,党内缺乏思想斗争和教育工作,这都使阶级战争的进行遇到困难”
1932年1月9日
在孟庆树整理的《王明同志对于50个问题的回答(一)》中,当问到1931年底到1932年初给苏区的军事指示是由谁和什么时候制定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是否曾讨论过类似的决议的时候,王明说:我已不在上海,所以不知道这回事,并说他反对这种主张。他说:我记得1932年春,米夫同志找我谈话,说:中央苏区红军已冲破敌人三次围剿,力量比以前大得多了,但他们直到现在,连吉安,赣州等这类省级的二等城市一个也没有打,可能是反立三路线后在苏区军事领导同志中发生另外一种偏向,就是以为红军不仅不能打省的中心城市,而且连省的二等城市也不能打,这是不对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