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我无路可退.pdf

爱上你,我无路可退.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顾怜笙在国外留学时遭受男友穆思背叛,一气之下消失回国,并赌气与昔日校草凌恒恋爱。一年半后,穆思以‘出演角色’为诱饵指使一位三流模特勾引凌恒,再度失恋的顾怜笙一气之下决定改造自己,报名参加了《女人我最美》的选美活动。却不想活动主办方的老总既然是刚从国外回来的穆思。在选美过程中顾怜笙在穆思现女人的有意陷害下无缘前三。顾怜笙并不服输,苦苦挣扎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中,其间饱受艳照门,泼墨门以及潜规则的折磨。最终在一边仇恨她一边爱护她的穆思和好友林艾的帮助下重新站上人气明星这个大舞台。

编辑推荐
这书是男主在心里一面狠狠腹诽着“羡慕嫉妒恨,看你们能好多久”,一面爱恨交加地舍不得她,赶紧希望着她回头。

别扭的男人,以复仇来掩盖着心里的爱,只希望还能拥有看着她的权力。
倔强的女主,想着变美变强来衬托自己,只为能拥有站在他身边的价值。
腹黑高贵的白莲花,一旁虎视眈眈,偶尔添油加醋、挑拨离间下,考验真爱啊!


自卑又有点倔强自强的美丽活泼平民姑娘,遇上从严格豪门出来体验生活的高富帅,那就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旁边站着的白莲花一边羡慕嫉妒恨,一边说着祝福的话,一边暗暗伸手来抢夺,典型的三角恋里面的配啊。

作者简介
天琴,知名作家,已经出版作品《蒲公英少年带我走》《我们不要伤心了》《误入豪门的婚托》《8090式婚姻》《梨花妆泪:弑皇》等作品。

目录
第一章 遭遇背叛
第二章 再见已成陌路
第三章 绯闻缠身
第四章 任务式爱情
第五章 签约当明星
第六章 故意漠视他
第七章 忘不掉的人
第八章 丢不掉的心
第九章 假装亲密
第十章 他的婚礼
第十一章 请他帮忙
第十二章 事情的真相
第十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十四章 无奈的抉择
第十五章 缺了对方不行的爱情

文摘
第一章 遭遇背叛



“下午三点,绿缘咖啡厅,凌恒。”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大学刚毕业的顾怜笙正在办理新工作的入职手续,而发件人是她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
凌恒出差前说好了半个月回来,后又改为一个月。已经一个月没有见着凌恒的顾怜笙,收到这样一条短信简直是惊讶多过惊喜。
绿缘咖啡厅离她住的地方有点远,她虽然早早就出门了,但还是因为塞车的缘故迟到了十分钟。
凌恒是个需要女人哄的男人,为了替这迟到的十分钟买单,顾怜笙特意在咖啡厅一楼的花房里买了一枝鲜艳的红玫瑰。
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嫩得能掐出水来,怎么看怎么招人疼。
顾怜笙将红玫瑰置于鼻间轻轻一闻,笑容由唇边绽放开来,满心欢悦地往楼上走去。
然而,就在平日里她跟凌恒最喜欢坐的位子上,不仅仅有凌恒在,还有一位笑容招摇、面容秀丽的女子。
那女子她见过,是凌恒曾经的师妹,据说还是当年红遍校内外的校花,跟大才子凌恒可谓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如果不是凌恒从一年多前就成为她顾怜笙男朋友的话,她会很乐意去祝福这么一段美好姻缘。
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美好姻缘?顾怜笙恍了恍神,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此刻在她眼中,此二人根本就是无道德无品质的一对狗男女!
师兄妹间约在一起喝喝咖啡不算什么,可有哪对师兄妹喝咖啡的时候要搂在一起?吃甜点的时候要一人一口地喂着吃?外加眉来眼去谈笑风生?
顾怜笙突然懂了,凌恒此番是约自己来看戏的!
真是人有多帅心就有多贱,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砰”的一声巨响,顾怜笙那纤细白嫩的“五爪神掌”奋力叩在桌面上,骤然惊醒了正沉溺于蜜罐中的二人。
怒目对上美女惊愕的视线,咬牙道:“好一朵不知廉耻的烂桃花,看清楚你身边的男人是谁的!”
凌恒显然没料到她会出现,惊得嘴巴半张,双眼圆瞪,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道:“怜笙……你……你怎么来了?我……”
“你不会是打算跟我解释你跟她只是朋友,什么事都没有吧?”顾怜笙狠狠地将手中的红玫瑰甩在凌恒虚伪的脸上,冷笑道,“要我相信你可以,把这只贱蹄子给我当场剁了。”
手指一转,指住美女仍然缠在他臂弯里的小手。
时间仿佛静止,原本热闹的咖啡厅也在这一刻安静得只剩下音箱里面流泻出来的法文歌曲。
三人成功地成了大众的焦点,身为男人的凌恒只觉得颜面尽失,手足无措。当然,他并没有剁掉那只挽在臂弯里的爪子,只是悄悄地将它挣脱掉。
等了大约十秒,见凌恒没有任何动静,顾怜笙于是转向他身侧的美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余小姐,现在我正式通知你,这男人我用腻了,不要了,你只管捡去慢慢享用吧。”
说完,她走了,带着倔傲的微笑,噙着璀璨的泪水,脚步飞快。
说不心痛是假的,毕竟是交往了一年半,即便对方是只阿猫阿狗也已生出感情来了!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凌恒,只是这个男人哄人的本事太强大了,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每一次怀疑都能被他的花言巧语吹散,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傻子。
今天终于……他连花言巧语的话都编不出来了,她也该醒悟了。
感觉眼前有个人影一晃,挡住了她的去路。顾怜笙以为是凌恒追出来了,抬眼却见刚刚偎在凌恒身侧的那位美女。
美女精致的面庞一舒,笑得极为冷艳高贵:“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嘛,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大哭一场不丢人。”
望着眼前这位不知羞耻的人,顾怜笙气得浑身颤抖,颤抖的唇瓣张了张,却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
然而她说不出话,人家却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没错,信息是我发的,我发这条信息的时候凌恒在我的怀里睡得正香。顾小姐,当初你当着大伙的面将凌恒从我身边领走时,我余梦就说过总有一天会把凌恒抢回来的。现在只是实现诺言而已,你有什么好震惊的?”
顿了顿,她又说:“其实你应该感觉得到,凌恒早就不喜欢你了,只是一直不知道如何向你开口罢了。”
“他不喜欢我……”顾怜笙低声呢喃,不肯相信。
余梦妩媚一笑,绕着她转起了圈,鄙夷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转:“他曾经跟我说过,看到你这张连面膜都没用过的脸和这身土里土气的打扮就厌烦。顾小姐,现在是21世纪了,拜托你到镜子前看看自己的样子,60年代的阿姨都比你时髦一千倍。就你这样,哪个男人能看得下去?分手是迟早的……”
“怜笙……”买完单的凌恒跟出来,站在余梦身侧欲言又止。
再完美的解释也只是徒劳,顾怜笙不会再听。她瞪着他,眼中尽是仇恨,随即脚步一转快步离去。
“你跟她说什么了?”凌恒望着顾怜笙离去的背影有些无措。
“没什么,只是告诉她一些事实。”余梦搂住他的手臂,亲昵地催促,“走吧,‘女人我最美’的报名时间开始了,陪我一起去。”
凌恒看了一眼顾怜笙离去的方向,点着头随她一起离开咖啡厅门口,心里却始终有些惶惶不安。

咖啡厅隔壁是一家大型购物广场,顾怜笙刹住脚步,扭头,愣愣地注视着橱窗中自己的影像。
齐腰的黑直长发,不施脂粉的脸蛋,穿了三年的T恤和牛仔裤,简单的帆布鞋,确实跟时髦沾不上边,可也没有余梦说得那么不堪。
一个夺人所爱的无耻第三者,凭什么可以那样冷艳高贵地藐视自己?除去那一脸的彩妆和裸露的裙子,她又比自己漂亮多少?
从小,顾怜笙就喜欢舒适随意的打扮,也没那么多时间和金钱去装扮自己。却没想到,自己的这份随意会有一天成为了被男人抛弃的理由。
“小姐,这是恒星影视公司举办的‘女人我最美’选秀活动,目前正在接受报名中,欢迎您的参与。”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张活动宣传单落入她的手中。
如果换成以往,顾怜笙是看都不会看这些宣传单的。可今天她不但接过了单子,还低头仔细地看了起来。
身高165厘米以上,体重60千克以下,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这些她明明都拥有,却落得几度被男人抛弃的下场,究竟为何?

一杯接着一杯的啤酒穿肠过肚,顾怜笙已经醉得开始丧失理性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指着对面的好友破口大骂。
又是一杯酒入喉,顾怜笙趴在桌面上哭诉:“穆思……你这个王八蛋……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我才不稀罕……我不稀罕……”
林爱第N次歉疚地冲邻座赔笑致歉,随即用手指捅了捅骂得正畅快的顾怜笙:“哎,搞清楚,刚甩掉你的人是凌恒,不是穆思,骂错了。”
“凌恒……凌恒是谁啊?”顾怜笙抬起头来,脸上挂着璀璨的泪花,摇头,“我不认识他……不认识……”说完傻傻地笑了笑,头一低又趴回桌面上去了。
林爱使劲地翻白眼,没好气道:“还说要参加什么‘女人我最美’呢,就你这样还想最美?最丑估计就你有份。”
“我是最美的,我是最美的……”顾怜笙骤然从椅子上站起,嚷了几句不过瘾,又爬到桌面上嚷了起来,“女人我最美……我比你们都美!”
见酒吧经理已经黑了脸往这边走来,林爱忙将她从桌面上拉了下来,一边扯着她往酒吧外面走一边劝慰:“别闹了,再闹人家要拿扫把来赶人了。”
“爱爱……你要带我去哪啊?你也欺负我……”顾怜笙被拖得趔趔趄趄,眉头紧皱。
林爱奋力将她塞入Q5车厢,启动引擎,一边倒车一边没好气道:“送你回家早点儿睡,明天早点儿起床逛街买衣服,做头发,做美容。”
顾怜笙打了个饱嗝,扭头用迷蒙的双眼望着她:“为什么要买衣服做头发做美容啊……”
“你不是要参加‘女人我最美’,做最美女人吗?”林爱再次无奈地翻起大白眼,一踩油门,将车子开得飞快。

恒星影视公司在国内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最近连着上映了两部重头大戏,取得了极高的票房。
这段时间又忙着举办选美活动,吸引了许多梦想当明星的女孩前来报名参赛。
偌大的办公室内,几位女职员正往总经理的办公室探头探脑地八卦着什么,个个脸色红润,面带桃花。
今天是新任总经理真正入职的日子,一直都在传老板的独子穆思长相帅气、聪明睿智,即将学成归国担任总经理一职。如今终于得见庐山真面目,大伙才发现传说原来都是真的。
“穆总,这是本届‘女人我最美’的参赛选手资料表。”吴义将手中的一叠档案资料放到穆思的办公桌上,“经过反复筛选后剩下的一共50名,如果您觉得没问题,活动就可以直接进入比赛阶段了。”
穆思扫了一眼参赛者资料,语气平淡:“我没问题,你自己看着办。”
才刚刚上任父亲就扔给他这么一件烦人的差事,穆思表示很不情愿,却又无法推卸,只能硬着头皮接手。
吴义迟疑了一下,呵呵干笑道:“穆总,这一两年来很多选美活动都因为选手不够漂亮而被观众吐槽,所以您还是看看吧。”
都是影视圈里混的,这些事穆思自然也知道些,他想了想,点头道:“好,我会看的。”
吴义走出去后,穆思将桌面上的选手资料拿到跟前翻看起来。资料上显示的不仅有个人资料,还有一张素颜照和彩妆照。只是现在的女孩子都很聪明,素颜照看起来也都是经过各种镜头和色彩处理的,根本看不出好差。
他烦躁地将资料扔在一侧,将身体整个沉入皮椅内直视天花板,窗外吹进来一阵风,掀翻了那一沓资料。
穆思低咒一声,不得不起身去一张张地捡起,当他捡到最后一张时,精锐的目光突然定住,怔忡地望着相片中那张熟悉的脸。
算得上精致的五官,清纯的外表……一年多时间未见,他仍然可以在众美女中一眼就认出她。
怔忡的目光上移,停留在资料栏上,姓名:顾怜笙,年龄:23,教育经历:曾就读于美国XX大学……
“她还记得自己曾就读于美国XX大学呢!”穆思薄唇微动,一抹阴冷的笑意由唇边泛滥开来,直达眼底。
修长的手指提起桌上的内线话筒,简短地吩咐一声后挂上电话。很快,吴义重新站到了他的面前。
见他脸色阴霾,生怕触雷的吴义小心翼翼地问道:“穆总,您找我有什么事?”
穆思从资料堆里抽出顾怜笙的资料,吴义慌忙上前接过。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不过人品有些问题,务必给我好好关照。”穆思唇边的冷意更深一层,直视他:“好好关照,懂吗?”
人品有问题?吴义低头看了一眼资料上的女人,看着很顺眼乖巧呀。
他抬头,接触到穆思脸上的寒冷,冷不丁地打了个冷战,点头张嘴结舌:“懂……懂的。”

望着镜中一头栗色卷发,像个芭比娃娃似的自己,顾怜笙眉头皱出了三条黑线。
原本又黑又直的长发,在发型师短短几小时的摧残下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了,怎么看都不像自己,怎么看都想撞墙。
今早一觉醒来,她还沉浸在昨夜的醉酒后遗症中,容嬷嬷附体的林爱便拖着她出门,开始了对她的改造大计。
做发型,做美容,买衣服,买鞋子……这是林爱要求她这两天必须要完成的初步改造。
昨天被凌恒和余梦那般刺激,又恰巧遇到了“女人我最美”的宣传活动,她一激动就把名字给报上去了,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
“怎么样?比之前的你时尚漂亮多了吧?”出去接电话的林爱走进来,一边绕着她打量一边甚是满意地点头,“唔,谁说朽木不可雕也?”
“爱爱,我想……我还是不去了。”顾怜笙犹疑着瞟了她一眼。
林爱立马发飙:“还没开赛呢,你就想着退赛了?你还想不想当美女了?”
“我只是不习惯……”
“这有什么不好?你看大街上的年轻女孩十个有九个都是做过发型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被两个男人抛弃,你都不找找原因自我反省一下吗?”
“要靠美貌才留得住的男人,留住了也未必会幸福。”
对于顾怜笙的形象,她已经不止一次地劝导要跟上时代了,毕竟已经离开了大学校园。可是内心和外表同样保守的顾怜笙却顽固得像块石头,根本没心思去改造自己。
昨晚顾怜笙告诉她去报了名参加“女人我最美”时,她简直不敢相信,同时对她的思想大改变表示热烈支持,所以才会一大早就拖着她出来实行形象改造第一步。
没想到才一夜过去,顾怜笙居然又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这真让人恼火啊。
“噢,对了,刚刚我从一位在恒星上班的朋友处打听到,余梦也报名参赛了。如果不想在台下台上都输给她,那就乖乖听我的。姐会让你红遍大中国,让那些个曾经背叛你的男人都后悔地死去。”
林爱一直在经纪公司工作,跟恒星有着密切的往来关系。不过关于余梦参赛这个消息其实是她临时胡扯出来的,为的就是重新刺激起顾怜笙的斗志。
果然,顾怜笙已经临近颓废的斗志立马重新腾飞。如果能在比赛中压过余梦,那么到时就该轮到自己以冷艳高贵的姿态藐视她了。
经过昨天咖啡厅里的那一场耻辱后,她做梦都希望能有机会在那两位面前扬眉吐气一番。
接下来就是做美容,逛购物广场。
买衣服的时候,林爱直接将她带到一间价格相对实惠的品牌店里,不给她挑选的机会,径自从货架上拿了两套色彩鲜、艳、款式时尚的衣服连同她一起推进更衣室里。
第一套是及膝的洋装淑女裙,顾怜笙表示可以接受;第二套是大V领黑色超短裙。站在镜子前怎么看怎么别扭,一双手不时去扯过短的裙摆。
“太露了吧?”顾怜笙用双手捂着酥胸半露的胸口不自在地干笑。
“不露,很好看。”林爱一把将她的手从胸口处拿了下来。
“这是今年刚到的新款,是专门为你们这些身材性感的女孩设计的。”店员小姐在一旁说着好话。
顾怜笙当然知道这叫性感,只是穿惯了T恤的她实在不习惯穿成这样。不给她说不的机会,林爱已经拿着单子结账去了。
从购物广场出来时,顾怜笙几乎变了个人,身穿大V领的黑色短裙,脚踏镶满水钻的10厘米高跟鞋。她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死死地抓着林爱的手臂,每迈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长这么大,她今天头一次穿高跟鞋,且一穿就是10厘米高的。以林爱的说法,到时所有佳丽都会穿着高跟鞋上台,她必须从这一刻开始适应。
她突然有种感觉,林爱是故意想玩死她!
“爱爱,你别走那么快,我走不了了。”顾怜笙低着头,死死地盯着脚下的路避免摔倒。
“夸张。”林爱冲她翻起白眼。
话音刚落,顾怜笙便脚下一拐,身子直挺挺地往前扑去。
“小心!”林爱适时地拉了她一把,却仍然躲不了撞到别人身上。
“啊——!”前方被撞的美女惊呼一声,幸好她身侧的男人手脚够灵敏,一把就抱住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自知闯祸的顾怜笙忙不迭地弯腰道歉。
“没长眼睛吗?下次走路的时候注意点儿。”被撞的女子没好气地骂着。
顾怜笙压着腰,继续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被撞的女子却仍在骂骂咧咧没完没了。林爱骤然来火了,瞪着那美女就是一番唇舌轰炸:“喂,你有完没完啊?人家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又没撞伤没撞痛的,至于这样得理不饶人吗?有钱了不起啊?”
美女手挽爱马仕包包,身穿古琦女装,而林爱的眼睛几乎等同于名牌扫描机,一眼就把对方身上的名牌扫视出来了。
“你……”美女气结口吃,只好转向身侧的男伴没好气道,“穆思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南城人的素质吗?”
穆思……
这个名字如针般刺入耳膜,一直低着头的顾怜笙骤然抬头,错愕的目光撞入两湾深潭般的眼眸里。
穆思,站在对面女子身侧的帅气男子,果然是穆思!
顾怜笙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分别一年多后的日子里,自己会以这种方式与这个男人见面。显然,对方也没有想到,彼此纠缠的目光里都盛满了讶异。只是穆思藏得比她深,恢复得比她快,眼底的讶异只一瞬间便被一片淡漠代替了。
他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位全然陌生的路人,不,那目光比看路人还要疏远。
从他身侧逃离的那一刻起,顾怜笙就没打算过要与他再次见面。讶异一点一点地从脸上消失,目光冷淡地睨着他,随即脚步一转,拖着跟美女吵得不可开交的林爱就走。
然而,她忽略了自己此刻正穿着高跟鞋和窄裙子,刚迈了几步便脚下一拐,很狼狈地摔了个狗吃屎。
地板很硬,摔得她两只膝盖生疼,身后那位美女的笑声刺耳不已地响起,“哈哈……瞧瞧你这衰样还敢出来街上乱晃,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顾怜笙的脸一下红到耳根,也顾不得痛了,从地上爬起光着脚丫就跑。
穆思的目光渐渐地凝聚出了一抹嘲弄的光泽。
薄情寡义的女人,他倒要看看这次她还能逃到哪里去!
顾怜笙急匆匆地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要往里钻,被林爱一下拽了出来,没好气道:“顾怜笙你跑什么呀?你还怕那位小贱人不成?姐回去帮你骂死她!”
小贱人……穆思的身边从来不缺这样的女人,痛心地闭了闭眼,顾怜笙感觉到自己的心再一次剧烈疼痛。原以为自己早就忘掉的人,却不想在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居然比看到凌恒跟余梦亲热的画面更让她痛心。
回到林爱的车上,车子开出去许久,林爱也骂了许久。顾怜笙才幽幽地吐出一句:“他就是穆思。”
噗——
林爱喝进去的一口矿泉水喷在挡风玻璃上,扭头错愕地望着她。
“这个男人换女人的频率还是那么高。”顾怜笙嘲讽地苦笑。
林爱总算缓过神来了,她将车子缓缓地停在路边,抬手一掌拍在顾怜笙的肩上安慰道:“亲,被这么帅气的男人甩一点儿都不丢人,宽心吧,真的。”
“你是不是还想说这是我的荣幸?”
“呃……也可以这么说。”林爱说完又嚷嚷开了,“我刚刚一直在思索,这样帅到极致的男人怎么会找了位母夜叉做女朋友,原来就是偶尔拿出来穿穿的花衣服啊,我呸,贱女人,神气个毛啊!”
顾怜笙秀眉一皱,愤愤地睨着她:“那我这位其貌不扬的,是不是连花衣服都算不上?”
“哎,你别老是对号入座嘛。”林爱重新将车子开上马路,好话连篇,“再怎么说你跟他也交往了两年,算得上是……”
“稍微比较常穿的白衣服。”
“……”

“女人我最美”的地方选拔赛是在南城的海边举行的,顾怜笙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余梦面前时,成功地引起了她的惊讶。
看到她眼底的忌恨,原本对改造过的自己感觉无比别扭的顾怜笙陡然增添了一抹自信,连站立的身姿都比之前挺拔了不少。
“乌鸦涂成白色也进不了鸽群,丑小鸭是变不了白天鹅的。”余梦嘲弄地撇下这句,昂首挺胸地走开了。
顾怜笙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影响心情,只是对着她的背影投去浅浅的一笑,转身进了化妆间。
化妆间内,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地聊起了八卦。顾怜笙听到有人讨论说:“据说评委组临时换人了,将钟老师换成当红女星蓝玉,到时候一定要找机会跟她合张照。”
“是吗是吗?怎么换人了?”
“听说是因为钟老师身体突然不太好。”
“可蓝玉那么年轻,还不够资格当评委吧?”
“张紫仪都可以当歌唱大赛的评委,蓝玉为什么不能当选美比赛的评委?”
“就是就是……”
顾怜笙捏着眉笔的手久久地定在半空,听着女孩子们热烈地、一遍一遍地提到那个她最不愿意听到的名字,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蓝玉,那位曾经比余梦更不客气地羞辱过她,并且将穆思从她身边抢走的女人,她如何能忘得掉?
一年多前她在穆思的床上下来时,就已经是国内当红女星;一年后的今天更加大红大紫了,有节目请她当评委,顾怜笙一点都不觉得稀奇,只是为何偏偏是“女人我最美”这个活动请到她?
有她坐镇,自己还有晋级的机会吗?还有继续参赛的必要吗?
顾怜笙躲到洗手间拨通林爱的电话,开门见山道:“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评委之一是曾经从我手里抢走穆思的蓝玉。”
“那只妖精前期还是我们公司一手捧起来的呢。”林爱不屑地撇嘴,“传言她是被某位投资商潜规则捧起来的,胸大无脑,你不会是怕她怕到想又打退堂鼓了吧?最好没有,否则你别回来见我了。”
林爱估计在忙,扔下这句就挂了电话。
虽然明知道前路坎坷,但在这个时候也没有打退堂鼓的理由,顾怜笙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求更多的动力,而林爱是最喜欢鞭策她的人。
挂上电话后,她对着镜中改造过的自己深吸口气,单手握拳,偷偷冲自己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