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红+橙+黄.pdf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红+橙+黄.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套装共3册)》是套装书,共3册。分别是《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Ⅰ》《橙——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Ⅱ》《黄——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Ⅲ》。
《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Ⅰ》以一个普通男生的口吻,讲述了作者从20岁到23岁,从大学到工作、从国内到国外的真诚记载。没有大道理,没有矫揉造作,没有精心的推敲杜撰,记录了三年中生活的零散片段,有自言自语,也有对生活的感悟。以时间为载体,散文的格式,将日记、随笔、笔记、甚至是墙上的便条联系到一起。带领读者走进安东尼的漫长的岁月。插画家echo配以温馨童话般的绘图,充满童幻色彩。
《橙——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Ⅱ》延续了《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Ⅰ》的散文式格调和语言风格,记述了24到26岁的安东尼在墨尔本留学的生活片段,旅行中的见闻感受,以及这个过程中对生命、人生的一些感悟。一些琐碎的片段,身边真实的故事,微小的、错综复杂的、细枝末节的感动,都被他拿来一五一十地诉说,他的文字真诚、纯净,如果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孩童,那他心里的那个一定特别纯粹。他教会我们热爱生活,善待他人,真实对己。他告诉我们,漫长时光要一起度过,不要忘记我。
《黄——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Ⅲ》讲述了安东尼在2010年至2013年底,短短的三年之间生活里发生了不少大事:从朋友间的相伴到独自一人上路;独自去英国、丹麦、泰国等地旅行;享受恋爱中的甜蜜和温暖,也经历过失恋的难过与苦涩。甚至对爱情的看法产生了极大的变化。经过了漫长岁月,他对人生的感想,对生活的态度,对爱情、友情、亲情的感触,都从以往小男生的稚嫩视角蜕变成大男孩对人生经历的所感所悟。三年过后,不变的是安东尼对待世界、对待朋友、对待生活的态度,仍然保持着最初的那一份真诚与热爱。安东尼依然用他温暖治愈的文字与自说自话,传递着他元气满满的正能量。以日记的形式用他质朴的文字、真诚的诉说,向读者道出他的心路历程以及那一段又一段的温暖日子。

编辑推荐
“陪”系列是“治愈系小王子”安东尼将一段又一段温暖的日子化成的关于生活的情书。无论是遥远的旅行,孤独的时刻,抑或更多的漫长岁月,都有安东尼最饱满的暖意陪伴走过。作为最世文化最畅销作家之一,在所有的创作中,“陪”系列可以说是最特别的一本。字里行间的每一个缝隙,都充盈着人生趣味和生活智慧,仿佛透过安东尼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都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温馨与美好。安东尼用他的自说自话,质朴的文字、真诚的诉说,向读者道出他的心路历程以及那一段又一段的温暖日子。传递着元气满满的正能量。与我们分享爱情的美好,独自一人的旅行,生活中的每一处温暖和爱。每一个冰冷、失意、等待被温暖的人,在看了这本书之后,都将会被一一治愈。

作者简介
安东尼,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最小说》杂志最受欢迎的作者之一,最世文化最畅销的作者之一,同时也是《最小说》创刊至今最别具一格的作者,被誉为“治愈系小王子”。其灵动温暖、充满生活智慧的文字,被周迅、张靓颖等著名影星大力推荐,被《米娜》等时尚杂志大量介绍,被微博上的粉丝大量转载突破十万余次。被评为2010年《最小说》年度人物,“《最小说》五周年庆典”最受欢迎男作家,第七届作家富豪榜荣登第八名。已出版作品:《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红——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Ⅰ》《橙——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Ⅱ》《这些 都是你给我的爱》《这些 都是你给我的爱Ⅱ—云治》。

序言
序  
不会老
文 / 落落
我仍然觉得捉摸不透。像面对着墙上的一幅画,说它是一幅画,但它没有边框,它朝四面八方都有继续延伸的可能。越过这面墙,越过这块后院的草地,甚至一直延伸进入大海,它在上面添了两笔船帆,也都是画的一部分。水彩质地的,却又生出了属于嗅觉的一些香味,香味有点儿偏门,橄榄油刚刚浸润了面包的一只角时,结束冬眠的草龟闻到第一丝空气时,没有干透的墨水,高的山,和月亮,也有类似的香味。然后在画前继续站一会儿,终究无法确定那到底是不是画了,于是因为生出这份困惑的自己而自惭形秽起来。但这种困惑却没有办法拿出来与其他并列,我是说,其他的困惑,它们都有格外标准的格式,统一的起承转合——困惑到底怎样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到底怎样才能实现梦想,到底怎样才能获得周围人的喜欢,到底怎样才能成功,到底怎样才能活得更出色……在这样的困惑后面,没有办法并列一条“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画呢”。它在其中带有一脸无辜的格格不入。
就是类似这样的感觉,自始至终,自始至终地,贯穿在我与安东尼认识的所有时间里。
有时候要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想,世界是打定主意要对自己不好了,要捏许多优秀得多的精英出现,来衬托我们平凡人活得有多么事倍功半——骑着漏了气的自行车,脑门上的汗水洒得沿路都变咸了,苦大仇深的当下,身后来了一辆锃亮的跑车,随后又一辆,又一辆,就这么一骑绝尘地赢出了凶残的阶级矛盾。
好在直到此刻,安东尼尚没有出现。他不在那些又嚣张又暴富的驾驶座里,一如他几乎很少出现在我最熟悉的那些世俗百态里。所有那些“优秀得多的精英”,如果说他们常常让我在挫败时羡慕嫉妒地一并恨了,是啊,那些脑筋好,运气好,懂运筹,会帷幄,精于计算的人,夺取了这个世界上原本可以多属于我的一点点资源,我是会认真地审视彼此的差距,然后好好地发挥小心眼妒忌一下,捶胸顿足一下。这时候安东尼出现了,穿他爱穿的颜色鲜艳的蓝色长裤,毛衣也是深蓝的,上面是很好看的花案,他说:“落落这个巧克力很好吃你吃。”讲话时也有他独特的语气,标点符号淡得好像没了影子。递来的巧克力有一点点被他的手心烘软了。巧克力果然是很好吃的。我看一下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安东尼,很干净,也是刚睡醒的样子吧,头发还很乱。我觉得他大概是张开了一个很小的屏障,在既包围了你的时候,其实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地隔绝了你。
我想说“安东尼压根是另一个世界的嘛”。
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说他的文字温暖,说他有让人充满爱的力量……这些都被别人说过太多次了,而从我看来,从来都想捉摸,但也一直没有捉摸透的是,他信手拈来的热度和让人心安的力量,永远是难以考究的。它们不在常规的逻辑里,无法被模仿也很难被复制,它有自己的轨迹,它是一艘从白羊座出发往浴缸脚垫的小飞船。
和他这个人一样。
过去几年因为工作关系,我和安东尼有过几次比较长期的旅行,他和平日一样地温柔,会给同行的朋友切法棍,也会替我背一下过重的书包,会在合影时比出很意气风发的手势,骄傲又快乐地抬着下巴,然后讲到同一个笑话,我们在夜晚的马路上一边冷得瑟瑟发抖一边夸张大笑。
只不过非常微妙的是,在许多次这样让人愉快的经历之后,我仍然觉得“安东尼是另一个世界的啊”。他在很多人情俗世的陈规间单纯地跳针,却又从不避讳直接的夸奖。在景点前大家都累了,唯独安东尼还有足够的精力,要爬到最高的古堡顶去看一看。
我想——但我说到底还是想不明白的,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安东尼”。很多很多的朋友,遍布世界各地,经常能遇到匪夷所思的好运,很好的品位,想象力,一手厨艺,如同住在很高的地方,窗外是很高的树梢,已经够着了云。他站在那里看看,眼睛里也都是另一个空间的,更亮的晨日吧。
当我们在一天一天变平凡,一天一天在与困惑的角逐中失利,一天一天老去,世界开始灰败下来,上面覆盖着厚厚的挣脱不成后的苦果,而就算到了这个时候,我想安东尼仍然是带着彩虹颜色的。他有时穿红的裤子,有时穿蓝的,这次手里拿一本鲜黄的书——我们一起戏称为“小黄书”,他很熟练地将这些颜色统一在身上,给了满脸焦虑的我们一个熟悉的笑脸。
我想用民国时那位作家的句子来概括,所有喜爱他的人,应该会有的心愿: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后记
后记
黄尘清水
文 / 安东尼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因为 一而再再而三 或者 接二连三 这样的成语 所以《陪3》的出版对我来说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两年前就知道会出这本书 好像计划一次长途旅行 一下子预订好了 红橙黄绿青蓝紫的票 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要去一个相应的关卡
这本书会是我二十几岁时候 出的最后一本书 明年就三十了 在公司一起去意大利旅行的时候 我们说起新书 小四说 安东尼明年也三十了吧 三十而立 安东尼你立了么 我当着大家的面 笑着回答 好几年前就立了啊
但是真的立了么 现在回过头去看看之前的“陪”系列 《陪1》的时候二十出头 写的出国前在国内的生活 刚出国时候的新奇 打工经历 《陪2》的时候 在国外的生活稳定下来 谈恋爱 后来回上海工作 《陪3》整理起来挺快的 杂志专栏《文艺风象》上的别册 豆瓣日记 按照时间先后编排在一起
这几年在上海简短地工作 又回去墨尔本长住 去了世界一些国家 探访了几个朋友 参加了几次好友的婚礼 做过几百次晚餐 先后和几个人谈情说爱 学了一年设计 头发白了几根 眼睛里也挂事儿了 这几年去了很多地方 但是我看我的日记除了台湾和法国这两个地方硬性要求 有编辑催稿的旅程 我自己去过的那些国家城市 都没什么记录 那些旅行都变成了纯粹的旅游 行走 没有什么反省和对于过去生活的发散 总觉得在一个地方住不久 没多久就想离开
但是看我住在墨尔本的时候 还有上海时候的日记 发现这几年对生活的记录没有很多 更多的是对自己生活的反省 也许正是因为想得多吧 所以一直要走 因为走的时候不会想太多
总是想做一些事情 和朋友一起做了设计公司 今年有自己的电影开始拍bunny boy 的产品在设计 还是想好好做饭开饭店 还是想好好谈个恋爱 但是对爱的形式和定义又有了新的理解 可能算是成熟了点 但也觉得自己这几年没什么变化
2013年年底 回到上海 起初几天和朋友一起住在衡山路 思搬瑟的家里 思搬瑟四十多岁(我发现我喜欢和比我年纪大的人交朋友) 美国人 在上海生活十多年 讲一口流利的上海话 圣诞新年期间 他回去美国探亲 把房子留给我们住 我每天早上冲澡的时候都会放一阵子热水 洗手间层高有三米 两米多的墙壁是水磨石的水泥 热水走过 整个浴室变得暖暖的 经常站在那里淋着热水不愿意出来
在梅龙镇广场对面的静安别墅租了个 老洋房 我一直喜欢那个地方 朋友介绍了房东 给了比较合理的价格 又愿意长租 所以就直接拿了下来 想说以后每次回上海有个落脚的地方 不在上海的时候就短租出去 让上海的朋友打理 整个12月基本都在设计这个公寓 之前装修的新乐路是温暖的感觉 那么静安应该是干干净净 利利索索的 几年下来 发现过生活需要的东西越来越少 一个厨房 几个瓷碗 一张长桌 贴合肌肤的暖和被褥 可以看书的椅子就够了
由于装修的预算一再变高 生活费变得紧张 基本上不喝酒了(反正上海的酒贵又没有那么好喝)也尽量不出去吃饭 就算请客也是吃中国小炒 早上的时候和阮一起做饭 用腊肠代替培根切入葱段炒鸡蛋 也经常裹得严实 走十几分钟的路去吃小馄饨前些日子 新乐路上小英国退房 我又搬了回来 买了两箱酒精 把火炉升起来
卧室里一直开着地暖 到了晚上把空调关了 睡得也很舒服 就是上厕所不容易 要从很高的台阶上下来 走过厨房去外边合用的洗手间 说是合用 主要因为上海老房子的构造 其实我楼上的邻居(一个悉尼来的开酒店的 澳洲人)已经在楼上安了自己的厨房和厕所了 经常睡到三点多 光个屁股披个棉袄 仗着楼上人也不会半夜下来 走出去上厕所
前天晚上带上剪刀出门 去襄阳公园找长得茂盛的大棵草本剪下几支来回家插上 我发现上海当地居民 看起来很冷漠 但是接触下来很有人情味 我每次出入弄堂都会和邻居打招呼 时间一长彼此都认识了 邻居王阿姨对我最好 她说 小马你回来啦 我说对啊 回来工作几个月 谢谢阿姨 帮我打扫院子 一直干干净净的 她笑说 随手就打扫了 不要紧的 你看你都瘦了 我说哪里哪里
转眼之间 过了几年
2014 应该不错 生活会变得充实 也会被喜欢的人喜欢
二十岁开始时候的自己 充满元气横冲直闯
快要三十岁的时候的自己 经常抽离肉身 站得远远地审视自己 想这是我么这是我想要的人生么 爱情是这个样子么 生活只是这个样子么
我觉得 随着年纪变大 灵肉又会再次同步 合一 踏踏实实地生活 不会有太多困扰
总之 观望今后几年的生活 我觉得会好
红橙黄…… 这几年谢谢你们 过得如何呢 你好么
会好的 一定会
安东尼 上
二零一四年一月/ 于上海 新乐路

文摘
[2010年7月11日 冬天/ 墨尔本/ 你总和我说 你不够好]
有的时候 你走在 道路 一边 我走在 另外一边 我的这边有阳光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只是 跟着你走 所以 每次走到十字路口的 时候 我就停下来 看看你走的方向
我们 一起走路的 时候 一定在想着 不同的事情 有的时候 我想离开你 去很远的地方 人烟荒芜的地方
可以在海边喝酒抽烟 好好思考
可是 我又害怕 我离开了 你会难过 会哭 我也 觉得 我不能像之前那么幼稚了 每次遇到这样 尴尬的 局面就要逃跑
于是 我就这样 跟着你走
也许 接下来就会好吧 不快乐 会过去的 会这样想
以后 谁也不爱了 也会这样想
[2011年9月9日 我们分手了]
正好在网上看到疯狂传播的一条weibo 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 想想当初为什么坚持
我想 当初坚持走到这里 因为当初相信 现在不是坚持不住 只是不信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你 非常喜欢 早上起来满脑子都是你 我也知道你喜欢我 对我好 但是这不够 只是喜欢还不够 你一定要确定是我 否则以后那么久的岁月我们要如何度过呢
不过最让我感觉难过的 不是一年后你还不确定你对我的感情 而是 我不再确定你就是那个对的人了
[2012年10月26日 好吃的日本烧烤小店]
今天游泳回家 在火车站的时候被一个邋遢的白人上来问我要钱他那个恳切的眼神 一下子让我想到什么 我把背包拿到前面一边翻一边和他说 我可能没有现金了 只有一些硬币 他看到我翻钱包很开心 说你真是好人 你真好 我摇摇头说没事儿就往站台走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自己 很多时候 在感情上我可能也是一个乞丐 他要的是钱 我要的是爱
乞丐伸手要钱 好话说尽 又露出人生窘态 有些人嗤之以鼻 有些人敬而远之 有些人正好心情好施舍一点 有些人面子小别人要多少都要给一点的
我要爱 眼神 表情 每一个仔细推敲的短信 改了又改的邮件 适时的殷勤 为了你一次次地迁徙 当然也会遇到之上各种各样的人 遭遇各种各样的对待 不过那样要来的爱总是不长久 捧在手里却暖不了心
有的时候 我看到身体健全的年轻人 也在要钱 会想 干吗不好好找个工作自己赚钱
那么同样 感情这个东西 可以通过自己努力就一定会得到么 只要独善其身 就能得到的么 如果我爱我自己再多一点点就好了 可惜我更爱人
[2013年2月13日 听说兔子根本不爱吃 胡萝卜]
受伤的心 假以时日也不会复原的 但是你会意识到 受伤的那块只是一小部分 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