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部金融史2:天下之财.pdf

中国是部金融史2:天下之财.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财富和国民收入再分配,是本书的主题,也是“天下之财”的归属。在皇帝与官僚集团,官与民,中国与西方,汉族政权与少数民族政权,土地政策、税收改革、货币改革等方面,历史背后是为了重新分配“天下之财”,它决定了国家、王朝以及每个人的幸福指数,也决定了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命运。可惜,700年繁华背后却是一系列的决策失误与机会错失……

作者简介
陈雨露,中国人民大学校长、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美国艾森豪威尔基金高级访问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富布赖特高级访问学者,入选人事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获首届教育部全国高校青年教师奖和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奖。
杨忠恕,高级经济师,中国人民大学管理学博士后、金融学博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获得者、中国青年发展研究基金获得者。

目录
楔 子
第1章 东京梦华
杯酒能释兵权吗
争利者于市
争名者于朝
第2章 宣战,以货币之名
蜀地铁钱
交子纸币初长成
官民交子之争
澶渊之盟
第3章 变法风云
庆历新政:谁是先富起来的人
误天下苍生者,必此人
青苗法Ⅰ:众生即浮云
青苗法Ⅱ:皇帝的新装
流民图
第4章 书画君臣
青苗已死
《易经》里的凯恩斯主义
蔡京的货币改革
市场之魂
金国的诡计
金钱不雪靖康耻
第5章 错位的忠诚
武将不怕死,爱钱
复兴之路
货币战争之宋金之战
会子退金兵
第6章 战和之间
王霸义利之辩
错时的救赎
货币阳谋:关子困襄阳
宋朝小结:市场的原罪
第7章 忽必烈和他的理财师们
元初大通缩
阿合马:从奴隶到宰相
卢世荣:汉人的悲剧
桑哥:钱岂尔家物
从海盗到官商
第8章 开河变钞祸根源
流血的汗位
天下办事有几人
丞相造假钞
元朝小结:变异的铁骑
第9章 朱重八的家庭经济学
货币战争之朱重八传奇
一张纸币引发的血案
读书你千万莫做官
真假朱元璋
第10章 大明宝钞的玄机
货币战争之靖难
朱棣反用“量化宽松”
郑和下西洋的经济学解释
宝钞终结者:仁宣之治
第11章 出局的大国
朝贡贸易续:土木堡之变
刘瑾的救赎Ⅰ:需求理论另解
刘瑾的救赎Ⅱ:无解的军屯
资本主义萌芽真相
残局
第12章 白银帝国
新大陆的白银去那里了
耀眼的暮光:张居正
万历矿税
东林党与魏忠贤
甲申之祭
明朝小结:历史大分流
后记
参考文献

文摘
第三章 变法风云

庆历新政

民间经济鼎盛、封建官僚“积贫积弱”的北宋是一个清平世界,第一个下大力气改变这种情况的人叫做范仲淹。范仲淹,仁宗庆历年间官拜参知政事,死谥文正,所著《岳阳楼记》更是以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名垂千古。
不知您是否想过,洋洋洒洒一篇《岳阳楼记》为何没有一句话提到岳阳楼,而是一直在描写洞庭湖?
仁宗年间的“岳阳楼”其实是一家名震江湖的青楼,《岳阳楼记》则是送给岳州知府兼这家青楼老板滕子京的马屁文章。范仲淹大概也觉得在自己的文章里称赞一家青楼不是太合适,于是就顾左右而言他。
我还要告诉大家,滕知府虽然因为贪污发配岳州,重修岳阳楼确实既没贪污、也没挪用公款,而是用了一招金融魔术——“资产置换”,即,低价收购民间沉欠多年的不良贷款,然后再派兵连本带利一块要回来——看谁敢欠知府大人钱!
范仲淹居然称岳州“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还要与这等开青楼的知州“微斯人,吾谁与归”!
仁宗朝的事情,就让我们从范仲淹说起。

庆历三年(1043年)六月,范仲淹从西夏前线调入朝廷中枢,这位出将入相的人物立刻提出了自己的十条施政方针: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长官、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这就是庆历新政的开端《答手诏条陈十事》。
有人高度评价这份《答手诏条陈十事》,毕竟这十条合理化建议看起来条条站的住脚。实际上,这份著名的奏折其实就说了两件事:抓权和搂钱。
当然,要先抓权才能再搂钱。

先说第一条,抓权。
北宋疆域远不若汉唐辽阔,却是一个花团锦簇的盛世。王安石曾经这样评价仁宗庆历新政之前的朝局(当然,这句话放到王安石的上下文里并非褒义):中原安逸,多年不曾大兴劳役,不曾杀掉一名罪犯,朝廷宁可耗费钱财送给契丹、党项,也不愿意妄动刀兵。
不大兴工程、不妄动刀兵、不发号施令,封建官僚哪有权力、哪有威风、哪能捞钱?
在《答手诏条陈十事》中,范仲淹引经据典说明了朝廷大兴工程的重要性:春秋五霸争雄之时,诸侯国宁可向邻国借贷也要大兴水利工程;江南有圩田、浙西有河渠、苏州也有营田军专管河堤,现在,淮南歉收商人就把粮食贩运到淮南,浙右歉收商人又把粮食贩运到浙右,从中要盘剥多少利润!
只要有一批干吏能臣,这个问题就由我范仲淹解决!
一是一定要给封建官僚以实权,尤其是下级官吏任免权。至此,宋太祖赵匡胤有名无实的官僚制衡体系被彻底废弃,官员此后要打起精神,以兴弊除利为己任、置民于水火之中(兴公家之利,救生民之病)!
二是一定要让当官的人先富起来,最重要的措施就是给他们分配土地。除了朝廷俸禄,每任地方官都可以在任职之地获得一批土地,数量按官职高低分配。除此之外,还要定时发补贴,婚嫁丧葬都要给钱。
三是范仲淹本人一定得是全国最有实权的官员。各路转运使可任命知州,至于各路转运使的任命,就由我范仲淹说了算。
朱熹在《五朝名臣言行录》为我们留下了一段精彩的对话:范仲淹在挑选各路监司的时候,经常对着官员名册看,看到不顺眼的名字(所谓“不才者”,很多是不肯阿附范仲淹的人)就一笔勾掉。
看到这种情况,新政重要的支持者枢密副使富弼提醒他:您这一笔不知有多少人会为此哭泣。
范仲淹显然对此不以为然:一家哭,总比一路哭好!
那么,范仲淹究竟用了什么人呢?
答:谁能搂钱,就任命谁当官。
王夫之对此曾有深刻的评价:一批急功近利的人借机向范仲淹兜售自己敛财之术,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之时,便是荡涤天下钱财殆尽之日。

再说第二条,抓了权就能搂钱。范仲淹为搂钱想出了很多办法,条条都跟金融有关。
第一,货币贬值。结果,无效。铸造大钱搂钱简单易行,实在是谋财害命的不二法门。庆历三年起,北宋朝廷开始铸造“庆历重宝”,钱重7.5克,却要当10枚市面上的铜钱。不过,当时是典型的自由经济,市场根本就不买账,庆历重宝自发行之日起就只能当2-3枚铜钱,与实际重量相仿。
第二,重农抑商。结果,催生了北宋另一种纸币——“钱引”。范仲淹给商人起了一个带有侮辱性的绰号叫“游人”,只有让“游人”都回家种地天下才会太平,否则,“游人”终日浪荡在城市之间,唯一的作用就是败坏伦常纲纪。
要想管住“游人”,最有效的法子就是设立盐、铁、茶等产业的管理机构。在延州做知州的时候,范仲淹就在自己地盘上成立了官营盐、铁、酒、茶的专营机构,禁止民间私营这些产业。
现在,得入朝堂,范仲淹立刻把这条经验推广到全国,他成立了“督盐院”等一批机构,对商人发放“盐钞”、“铁钞”、“茶钞”——统称“钱引”,即配额。从今往后,你生产多少盐、生产多少铁,能卖多少茶叶,都要有相应的“钱引”。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钱引直接催生了北宋真正通行全国的纸币——“盐钞”。
与官交子相比,盐钞以足额食盐作为准备,获得盐钞的人可以在全国兑换食盐。商人很快发现,盐钞不仅可以兑换食盐,还可以作为市场上的交换凭证;同时,官交子的流通范围仅限于益州、西北诸路,盐钞却可以在北宋王朝通行无阻。
此后,盐钞逐步取代了交子的地位,成为通行北宋王朝的一种新纸币。
尽管熙丰变法期间盐钞发行量曾一度突破三司产食盐总量,但是,朝廷还要靠食盐专营牟利,历代帝王对盐钞发行限制颇多,皮公弼甚至蔡京都对盐钞发行进行多次整顿。整个宋代,盐钞的信用都好于官交子,一直到南宋灭亡。
第三,建立官营信贷机构,即“回易”。“回易”产生于隋代,通俗地说就是官府出面做买卖,不过仅限于与游牧民族“马匹—粮食”交易。
范仲淹有很强的金融创新意识,他所谓的“回易”是以军费对外放贷。在一封名为《奏乞许陕西四路经略司回易钱帛》的奏折中,范仲淹明确提出了回易的目标:增息财利,使天下之财再无流通之虞!同时,范仲淹还洋洋得意地叙说了功绩:我挪用军费放贷,一年就赚了42万贯钱。42万贯,已经是澶渊之盟岁币的40%,这些钱全部来自陕西路一地!
宋太祖曾经下诏“官吏不得经商”,此为永制,范仲淹是在明目张胆地违反太祖命令!还自鸣得意,真是恬不知耻!
即使以最高尚的名义,封建官府一旦以合法的身份渗透进商业,所有赚钱的行业必然垄断在官府之手。庆历新政之后,北宋禁军开始全面渗入商业、银钱拆借,那位重修岳阳楼的滕子京,被发配之前他手下的军兵一半以上都被派去贩卖茶叶,结果当然是“回易私茶,破坏茶法”。
后代史学家徐梦莘这样评价“回易”政策:这些人靠着官府的威风,与市井之人争利,既损害朝廷、又害苦了庶民,真是一件有损国体的事情(挟朝廷之势,以争利于市井,伤公害私,亏损国体)……
宋太祖、宋太宗、宋真宗清静无为的治国方略下,民间产业创新才是创造财富的最佳途径,北宋也成为第一个不对土地兼并设置门槛的朝代。封建官商靠权力牟利,才不会有时间和脑子考虑创新,但是,他们的财富又有着相当统一的去处——土地。《宋史》记载,庆历三年后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封建官僚开始广置田园,府邸如乌云般覆盖了整个城市……
在北宋王朝第一波大规模土地兼并中,我们看到了庆历新政另一项显著的效果——流民(军队)兵变:庆历新政刚刚实施,解州、邓州厢军就为反抗地方官分地兵变、京东路士兵杀死当地巡检使;庆历四年八月,仁宗年间规模最大的兵变爆发了,保州云翼军(禁军)4000多人兵变,军队冲出军营自谋生路,成为流寇……
面对乱世之源,朝堂之上甚至产生了恢复王莽“王田制”的奏议。有人这样评论时政:只有天下大乱、兵锋再起,让大多数人死掉,才可平均土地(此必生乱,如乘大乱之后,土旷而人稀,可以一举而就)。
北宋王朝当然需要一个强势集权对抗外敌,但是,庆历新政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就变成官僚新秀的一场盛宴,这恐怕是皇帝未能料及的。要逃脱乱世魔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立即停止新政。
庆历四年六月,宋仁宗下了一个干脆的决定:范仲淹出任陕西、河东两路宣抚使。范仲淹有生之年再也没有回到朝堂之上。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替范仲淹收拾烂摊子的人叫做包拯,即民间评话中的“包青天”。在京剧戏文中,包拯用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铡了很多皇亲国戚、贪官和地痞流氓。在正史中,包拯最大的功绩是在全国丈量土地,设立了一道类似“开元限购令”的“仁宗限田令”:所有官员购买田地一律不得超过三十顷,多出来的土地必须充公。
关于“仁宗限田令”就不多讲了,跟前朝的故事差不多。盛唐开元年间,宇文融为了限制土地兼并曾经颁发过一道史上最严的土地政策:任何人不得购买土地,不承认帝国一切土地买卖。后来,杨国忠放开了“开元限购令”,十年之后,大唐帝国百分之四十的人都变成了流民。
北宋年间也有一个人毫无顾忌地放开了“仁宗限田令”,这个人是包拯的一个手下,名字叫王安石。


第八章 忽必烈和他的理财师们

阿合马:从奴隶到宰相

在蒙元帝国的世界中,忽必烈大汗的宝座其实是自封的。按他们的规矩,全族大汗一定要经过全体贵族选举产生,1260年忽必烈在大部分选举人不到场的情况下就炮制了一场选举,然后自封帝国大汗。
如此不按套路出牌,广大蒙古人民是不会答应的。
忽必烈刚刚称汗,其弟阿里布哥就联合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在帝国首都和林起兵,一打就是四年。
更离谱的是,忽必烈在前面对付阿里布哥,1262年汉人李檀在山东叛变。李檀的父亲是宋朝将领,1227年投降蒙元帝国,蒙哥特许其世代镇守山东。30年后,李檀趁火打劫、诛杀当地蒙元帝国驻军、对南宋献出三个城池,改旗易帜后又转投南宋。
在忽必烈看来,李檀位高权重,儿女亲家王文统也是中书省平章政事,这样的汉人都能反叛!这无疑在忽必烈心目中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他自此不再信任汉人,《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对此的评价是:从这个时刻开始,他自然地对仅仅依赖他的汉人助手统治中国产生怀疑,作为替代他从非汉人幕僚中寻求协助。
其实,忽必烈冤枉汉人了,李檀历来为在朝儒士攻击——“所学不正,必祸天下”。也正是在蒙元儒士集团“金莲川幕府”的坚持下,忽必烈才断然回兵率先剪除了李檀。忽必烈消灭了汉人反叛者,却疏远了“金莲川幕府”。
疏远了“金莲川幕府”,谁又能为他统治汉人天下呢?
找自己的蒙古亲戚显然不太靠谱,这些家伙只会杀人放火,至于如何治理国家,大家都不太明白。
除了汉人和蒙古人,忽必烈麾下还有很多色目人。
色目人很早就依附蒙元帝国,不但经济实力雄厚,而且擅长经商理财。更关键的是,他们来自中亚、西亚,中原不是他们的故土,千里做官、只为吃穿。李檀败亡后,色目大臣纷纷向忽必烈哭诉:色目人虽然贪财,却绝不会像汉人一样造反!对统治者来说,造反的危害显然远大于贪污受贿。治国是一件非常很简单的事,只要能把大汗的钱袋子装满就行,就可以不拘一格用人才!
忽必烈的第一位理财师就这样登上了历史舞台,他就是《元史•奸臣传》中的阿合马,《元史》对此人盖棺定论式的评价是“擅财赋权,蠹国害民”。
据《元史》记载,阿合马,回纥人,不知其所由进。也就是说,阿合马是一个无档案、无户籍、无履历的“三无”人员。另据波斯《史集》记载,阿合马生于亚费纳喀忒(今乌兹别克),是察必皇后的奴仆,后来被当做嫁妆送入皇宫。大概借着这层关系,阿合马有机会接触到儿童时代的忽必烈,说白了,阿合马跟忽必烈是发小儿。1262年(中统三年)平定李檀的时候,阿合马已经官至“中书左右部、兼诸路都转运使”,实际上就是蒙元帝国的财政大臣。
阿合马能于《元史•奸臣传》排名第二,(查《元史》,阿合马第一,卢世荣第二)当然有所擅长,即《元史》中大骂不已的“榷民铁”、“课盐税”,其发明者就是阿合马。

先说“榷民铁”。
1262年,阿合马在钧(今开封)、徐(今徐州)等地没收了一批铁矿(没收对象主要是蒙古人和色目人),又从当地蒙元贵族手里罚没了3000户“驱口”。靠着这些本钱,阿合马做起了皇家铁矿生意,在不给工钱、动辄以杀人威胁“驱口”的情况下,阿合马的皇家铁矿生产战线当年就取得了辉煌战绩:一年之内就产铁100多万斤,并铸农具20多万件。
一般来说,封建王朝垄断冶铁只是在生产环节、销售渠道搞特殊,绝对不会有人对消费者动歪脑筋。在这一点上,阿合马盐铁专营2.0版进行了创新,不但要建立盐铁生产、销售系统,还要强迫消费者购买:全国所有农人都要来我这里更换新农具,至于旧农具,一律当做废铁卖给阿合马。
自此之后,但凡不使用官家农具者,治重罪!
阿合马卖铁器,不收中统钞,一律以粮食交换!一年内,阿合马就向忽必烈上缴了四万石粮食!当时,禁榷仅在钧、徐两地推行,两州之地搜刮了四万石粮食,如果算上各级封建官僚的运转费用,数量更远高于四万石,这又是多少人赖以为生的口粮啊!

再看“课盐税”。
蒙元帝国自窝阔台时期就已经开始食盐专营,只不过禁榷工作为色目人把持,这些人看到钱就好说话,帝国对食盐专卖的监控历来不怎么不严格,汉人、南人中的盐商日子混的也不错。
阿合马来了,一切变样了!
食盐不是农具,阿合马没有办法让所有人把家中留存的食盐都交出来,更没法在食盐上打上官营Logo。
这点小事能难倒阿合马吗?
1264年(至元元年),在得到忽必烈准许后,阿合马开始了自己的榷盐改革:各行省按朝廷给定的数额领取官盐,无论能否卖出去、也无论是否已经禁绝私盐,最后都要按阿合马计算好的利润向朝廷交钱。至于阿合马核定的利润,则是根据行省人口数量计算出来的,无论口重、口淡都是一个标准,我才不管你去哪里买盐!
钱,阿合马是一定要拿到的!
盐税改革取得了更为辉煌的成绩,中统年间(1260—1263年),蒙元帝国官盐产量仅是三十万斤左右,只能课银七千五百两(相当于一千五百锭);至元元年产量就增加到了近五十万斤,课银达到了一万两千五百两,到至元十年时,盐产量达到了两百多万斤,课银一万多锭。
忽必烈拿到了无穷无尽的战争经费,当然对阿合马大加赞赏,将之誉为“明天道,察地理,尽人事”。
何谓“天道”?满足大汗永无止境的欲望就是天道;
何谓“地理”?能清楚计算各个地方能捞多少银子就是地理;
何谓“人事”?知道从那些人身上能捞多少钱就是“人事”。
阿合马自鸣得意将自己的成绩称为“民力不屈,而国用充”:看我搂了这么多钱,天下人不是还没有死绝吗。
封建皇权之下,百姓兜里的钱就像海绵里挤水——只要你肯用力挤,总是有的。

盐铁专卖2.0版狠毒吗?跟阿合马推行的货币政策相比,盐铁专卖2.0版就不显得那么狠毒了。
1275年(至元十二年)蒙元帝国征服了整个南宋——这可是一个花花世界,金银、粮食、锦帛……各种财富应有尽有!然而,铁骑只能把南宋皇室拉下皇位,却不可能在瞬间掠走南宋所有财富。
没关系,阿合马自然有办法尽占天下之利:货币改革!
南宋谢太后向忽必烈奉传国玉玺的时候,忽必烈曾经下旨:骤然废黜江南会子,必然使小民失去财富,市场贸易也会很不方便,因此,可以保留江南会子。
阿合马对这道诏书相当不以为然,命令发布之后,阿合马仍三番五次向忽必烈进言要求废黜江南会子:现在江南刚刚平定,我们无法立即展开户籍调查,赋税核定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您不可能立即对江南富庶之地收税;只要您同意以中统钞兑换江南会子,我们可以马上尽占江南之财!
听说有钱赚,忽必烈动心了:那你就放手去做吧。
平心而论,南宋政权曾经超量发行会子、关子,币信早就荡然无存。与之相比,多年来忽必烈对中统钞发行一直相当克制,每一贯中统钞都有等值的黄金白银做准备。两者相比,中统钞就像二战时期美国的美元,会子、关子就像中华民国的法币,以中统钞兑换会子、关子其实是一件好事。
果真如此,估计阿合马也不会被列入《元史•奸臣传》。
1275年(至元十二年),阿合马开始收兑江南会子,江南会子和中统钞兑换比例为50:1计算。南宋降臣对此并没有过多意见,这比江南会子、中统钞的实际兑换比例还高了很多,江南汉人并不吃亏。
谁也没有想到,江南忙着兑换货币的时候,阿合马还悄悄忙了其他几项重要工作。
第一项工作,收回各个行省兑换中统钞的所有贵金属储备。这个活儿干的非常地道,没下圣旨、没大鸣大放,鬼子进村咱悄悄的干,各行省还以为只上收了自己的储备。
第二项工作,废黜“中统银货”、“元宝钞”,仅留中统钞。中统银货、元宝钞的持有者限期到指定地点兑换黄金白银(请注意,是兑换真金白银,不是兑换中统钞),过期不候。毕竟这两种纸钞的持有者是蒙元贵族最高层,也包括阿合马本人,阿合马还没有胆量把所有人全得罪光。
第三项工作最为出色,拿出国库中所有中统钞到江南大批采购物资,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如果商人库存物资不足,没关系,也可以先收钱、后发货。
对南宋商人来说,中统钞代表帝国国家信誉,当然乐于接受,相当一批物资就这样被阿合马预订走了。
以上三项工作完成,阿合马的印钞机开工:此后,中统钞印刷数量不再以平准库白银为限,只要忽必烈给个数,阿合马照着印刷就是!至元十二年十一、十二两个月间,蒙元帝国中统钞年发行量翻了十倍,达到一百九十万锭,此后更是猛增至六百八十万锭!
现在中统钞储备都到了阿合马手里,持币者根本无法兑换白银,货币增发多少、纸币贬值速度就有多快!虽然南宋商人手里的中统钞变成了一堆废纸,阿合马的订单却是一定要完成的!
人们常说“寸金难买寸光阴”,在当代金融市场中,“寸光阴”却真的就是“寸金”,大到国家行业政策、利率变动、税收变动,小到并购、企业技术革新乃至上市公司高管个人保险信息,早一天得到这些信息,就能早一天判断股价、早一天做出投资决策。所以,这些消息也被称为“内幕信息”,持有“内幕信息”的人是禁止上市交易的。
蒙元帝国也有这种“内幕信息”,中统钞即将贬值就是一个可以带来真金白银的内幕消息。阿合马一个人不可能完成这些工作,必须假手他人,于是,中统钞即将贬值的消息就这样不胫而走。
获知这些消息的人绝大多数是阿合马的心腹,也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机会。于是,阿合马在前线抢劫江南财富,他的手下就在北方忽悠蒙元贵族和色目人,几乎就在同时,阿合马的兄弟、子嗣、手下甚至奴才也以中统钞向蒙元贵族、色目商人购买了大量物资。
当然,任何时候利用内幕消息获利都是非法的,都必须受到惩罚。只不过,这一次受罚的人只有一个——阿合马。
中统钞贬值,阿合马派系的人把中统钞提前换成了真金白银,绝大多数蒙元贵族、色目人却都被狠狠坑了一把,此举把整个强势分利集团都推到了对立面。至元十九年三月,阿合马被益州千户王著以铜锤暗杀。阿合马死后四十天,忽必烈下令将其开棺戮尸,子侄处死,抄没所得的其家族及党羽财富足抵蒙元帝国九年国用!
阿合马出身奴隶,为相二十年不择手段为蒙元帝国敛财,排除异己、任用私人、夺人妻女、霸占田产、贪赃枉法……如果阿合马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罪人,那么,忽必烈又在什么位置呢?

内容简介
本书讲述了从宋到明近七百年,中国封建时代最为辉煌时期的金融财经往事。实质上是以金融、货币及王朝政策为线索,全新解读中国历史,揭示历史、政治事件背后官民“天下之财”分配本质的一部书。全书涉及了中原王朝的经济恢复、财富累积,与少数民族政权幕后的财经、金融之战,土地、商业政策及对平民的影响,国家财富的官民分配与矛盾,财经失策及国际贸易保守对王朝的致命打击等丰富内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