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仵应文.pdf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仵应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该书稿由六章内容组成,第一章大师为艺术人生。第二章为大师的艺术成就。第三章为大师从艺几十年来的经典作品欣赏。第四章为大师著述言论。第五章为艺术评价。第六章为大师年表。
仵应文出生于玉雕之乡河南镇平,因受家庭影响,自幼酷爱玉石雕刻;1988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雕塑系;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2004年被授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称号;2006年荣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仵应文1973年开始从事玉雕创作,作品造型优美传神、大气恢宏、结构严谨,雕刻技术精湛细腻,艺术手法多变考究。他特别注重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经他设计的作品都能给人以生命的震撼。
近年来,他更是注重将水晶材料与宗教题材相融合的研究与创作,他认为玲珑剔透的水晶是表现佛教人物极好的体裁,清澈的质地正好反映了他思想中佛的形象。他认为佛是空灵的、清明的、悠远的,这些特点用水晶来表现是非常合适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被称为当代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作品被社会各界视为传世珍品。
书稿语言朴素,图片精美,技艺流程阐述清晰、精彩,能较好地给读者介绍仵应文其人、其艺。

作者简介
郝梦征,作者系河南省镇平县工艺美术中等职业学校教师、南阳市首届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资深玉文化专家.
分卷主编范文典,中国钧瓷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高级工艺美术师.

目录
总 序
前 言
第一章 天生我材必有用——大师的艺术人生
第一节 许折东风第一枝——少年历练
第二节 转益多师是吾师——艺术苦旅
第三节 雄关漫道真如铁——上下求索
第四节 东风正放花千树——升堂入室
第五节 山高岂碍白云飞——责任担当
第二章 琴心三叠道初成—— 大师的技艺思想
第一节 秋水春风各有玄——传承与创新
第二节 对境无心莫问禅——技艺与流程
第三节 始是金丹换骨时——风格与理念
第四节 心源自有灵珠在——高度与境界
第三章 明月光含万象空—— 大师作品赏鉴
第四章 洗尽铅华本是真—— 大师言论著述
第一节 禅心似月迥无尘——自我写照
第二节 繁华落尽见真淳——艺术主张
第五章 丹青难写是精神—— 大师的艺术评价
第六章 大师艺术年表
后记及主要参考书目

序言
我与仵应文先生结缘于2004 年初,之后我到他工作室参观,仵应文先生的水晶佛像庄严殊胜,富有神韵。我觉得他是一个理解佛教造像要旨的人,而且又是一个在造像中不断提升自己的人。记得当时看了他的作品之后,我说他与佛宿缘深厚。
我在全国走了很多地方,朝礼过很多佛像。仵先生以佛家“七宝”的水晶作为介质,更烛见其纯净、空灵。后来,他的工作室搬到龙湖后,我去的次数渐渐多起来,对他的了解也多了些。因而,我觉得仵先生的造像艺术,是一个参“梦中梦”的过程,就是说他的人生理想,是一个追求泓洞澄澈的人生,达到 “明心见性”的求索过程。他的艺术人生,更是一个悟“身外身”过程,他在造像实践中不断提升、完善自我,以妙手雕万佛,践行着禅宗“直指人心”的精髓要义。
以空有不染之心,妙解入世禅机。善解佛理,让他深深地懂得生存之乐。在他40 年的从艺生涯中,曾遭遇过挫折、失意和迷茫,但他懂得“逆境来时顺境因,人情疏处道情亲;梦中何必争人我,放下身心见乾坤”。因而洞彻名利,知道理想、信念和责任并不是空洞的,而是体现在人们每时每刻的生活中,必须改变生活的观念、态度,生活本身才能有所变化。所以他修心立德,以对佛教的虔敬之心去确定艺术定位和人生目标,通晓体悟艺术、宗教、文化之间的关系,创作出大量如法庄严的佛像来接引众生。这种做法其实就是对“戒、定、慧”三学的实践。戒,通俗地讲,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就是在切实遵循现实的行为规则中克制自己,从而体悟生命的本原及生命的内在规定。
真实,是生命的永恒主题。生命的真实存在于清明透彻、洁净空灵的心性中。除尘扫染,斩截系缚,需要心灵真实的力量。但如何达到真实呢?重要的是要有一颗“空有不染”的心和金刚般若智慧。禅宗就是以明心见性为主旨,彻底消解了人生的隔阂,把人心、人性和佛心、佛性融为一体,化腐朽为神奇,又化神奇为平常,让人感受到自在与安稳。仵应文先生以“空有不染”的平常心入世、以喜悦心礼佛,正是在诠释着禅宗的与世圆融,其宗旨是落脚于真、善、美的统一,让个人生命在清彻透明的智慧中纯洁下来,在永恒中找到精神的家园。李翱曾问药山惟严禅师:“什么是道?”药山以手上下指点,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由此明白人生不过是自适其性、自悦其心罢了。仵先生的艺术实践恰好体证了这种大有和本源。
以定修慧,营造心灵安居之所。定,就是禅定,是“静虑”“思惟修”之义。它的本义是消除欲界烦恼,破除心中杂念,使心神专一寂静;慧就是智慧,目的是离断烦恼系缚、心念的执著,从而达到空明的境界,直悟生命的本源、人生的意义。只有以“戒、定、慧”三学修治身心,才能让心灵、让人生在现实中得到解脱和超越。仵先生在雕琢的过程中,心着一处,达到忘我的境界。感受着佛陀的博大精深和包纳万物的宽广胸襟,他将佛陀的慈悲、智慧以及佛的空灵和明澈,通过精湛的技艺和水晶玲珑的质地给予淋漓尽致的展现,这也是一种定。中国禅宗的禅,不拘泥于其他的禅定的修行方法,它也可以是谈论心性,直指生命
本源和身心自由的直觉体验。它特别重视直指人心,返观自照,重体验,重直觉,重视在切实的生命活动中当下悟道。仵先生在雕刻过程中,与佛相应,把自己的艺术体验和宗教体证结合起来,把我心、佛心交叠观照,让心与心相印在平常中。他在雕刻佛的过程中,一切的烦恼扰乱、痛苦逼迫都在空悟的心性中消解了,没有束缚,没有执著,随缘任运,如大鹏乘风,如鸿蒙飘荡。这必定会拂去一切无明的遮蔽,直见生命的本源。
修道悟禅,让仵应文先生掌握生存的智慧,并以此切入平常的生活,融入生命的流程中。这也成就了他由“无所住而生其心”一跃而成“平常心是道”“无心是道”“自然即道”的人生追求和艺术主张。他能够离尘除染,返朴归真,得大自在,在对生活、对生命的理解中把桃红蕉绿、春露秋霜带入了自己的世界中,成为一个不断深化自我、明晰自我的艺术行者,也为自己的心灵营造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以明心见性之机,窥见菩提大道。明心见性,就是在修证中明白人生的真谛。明心见性一是要从外在事物的注意中返回自身,寻找自我;二是要从人的活动、欲望、情感中返回心性,寻找生命的现实本源;三是要从心性的念头中返回生命的源头,寻找佛心佛性;最后要把前三个步骤倒过来、融合起来,在“无所住”中让真心真性,佛心佛性具体呈现。正所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就在人心头;人人心中有座塔,人人都在塔下修。”禅宗思想的重心一是心,二是平常,合起来就是平常心,平常心触事即理便是道,明心见性便是灵山。禅就是直观平常,又超越平常,在烦恼中证菩提,在平常中证大道。仵先生在雕刻实践中,懂得什么是“舍得”,什么是“放下”,什么是“抓大放小”。我还说一个观点,先生不是“培养”出来的,是他自己修出来的。佛家认为众生生命和世界空而幻有,是为了让人消解执著,生起出离心,解脱烦恼苦果,解脱有限时空的生命存在,反本证心,以开悟的心性去认识佛心佛性,从而把自己的有限生命投入到无限之中,投入“无所住”的生命洪流中。
“ 一雨普滋,千山秀色。”在世俗功利之上的超越功利,其美并非独善其身,而是利滋天下,如春雨及时,千山秀色,万般美丽。只有超功利之利才是美的。然而这些美产生的根源在哪里呢?在于自性的流露,在于心性的空悟,由短暂到永恒,由狭窄到阔大,由世俗到超越,由局促到舒展,由拘束到自由,这都是心性在起作用。
衷心祝愿仵应文先生在佛像雕刻和佛学修证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2013 年12 月于少林寺


摘自本书前言,作者:释永信(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河南嵩山少林寺方丈)

文摘
第一节 秋水春风各有玄——传承与创新
生命的轮回是靠春去秋来、月落日升的时间来标度的,而艺术的轮回则离不开艺术家的艺术史,因而对艺术的关照关键在于对艺术家及其艺术作品的考察、研究。
仵应文在40 年的从艺生涯里,坚持走创作道路,带着精神追求而沉醉其中,把自身对生活的感悟、对自然的讴歌、对天地的敬畏、对艺术的崇尚,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生情性灵统统融入手中的雕刻刀,把一切生命状态都雕镂成岁月的记忆,以一坛香醇的陈酿,散发出馥郁芬芳的东方神韵。在艺术的道路上,他的脚步从容而坚定。
博学慎取的精神,厚积薄发的积淀,使得他的作品总能给人一种思索的力量。他用艺术感觉直观地把握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非常自觉地融入了他的知识背景和源自中国文化的审美趣味,为作品灌注了灵魂。他致力于用人品打造作品,把职业当成事业做。他深深知道,玉文化的传承最终还是人的传承。在文化底蕴、工艺基础、价值理念上尊重传统的同时,也要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飞跃。正如《庄子•养生主》中所说的“臣之所好者道也”,把艺术之道作为终极的艺术关怀,并时刻贯穿于整个艺术活动;“进乎技矣”——把“技”上升、超越到了“道”的崇高境界,是精神之享受、艺术之享受,理在道中得以化解,不是技外见道,而是在技中见道,此时的技也是道中之技,因此是“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是“依乎天理”的杰作。佛经有云:佛理如云,登上山头云更远;教义如月,拨开水面月更深。在这样的一个艺术认知的高度开始他的艺术之旅,其前景必定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了。
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仵应文创作的心路历程
仵应文的创作涉及体裁十分广泛,岫玉、白玉、翡翠、独山玉、绿松石、水晶都是他创作的对象。他的作品从创作形式上可分为瓶素、人物、花鸟和花卉四大类,而且很多都是“杂糅出新”的。当然,杂糅不是简单地拼凑,而是艺术地兼容,是不断吸收新东西,利用创新的技法、独到的表现手法,将各种题材元素艺术地糅合在一起,并在“杂糅”的基础上再进行统一,从而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在创作手法上,他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又融入了一些现代技艺。比如他创作的《双层转动花薰》,就是第一个把静止的瓶素作品创作成运动的作品。这种运动的技法在瓶素器皿类上应该说是开了一个先河。另外,在传统瓶素的花纹技法表现上,他是有自己的创新技法的。过去瓶素花纹都是像饕餮纹、香草纹、云纹、回纹等,他是第一个将有故事情节的人物浮雕表现在瓶素上的。在人物方面他也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把花草、动物等和人物糅合在一起,主要表现人物情感。例如,过去经常见的山鬼题材,大部分作品在表现上人和动物的表情都不能形成统一、人和动物之间没有呼应关系。而他在雕刻中是非常注意老虎和人的情感关系,通过山鬼的美也衬托出老虎的温顺可爱。在花鸟方面,他注重把花和鸟人性化,让它们具有人的情感。
他的创作生涯中有四个转折,那是一种观念上的转折,但一切都是在锐意创新这一大前提下的不断求索。传统的玉雕设计往往内容决定形式,给创作者戴上了无形的枷锁,使玉雕艺术缺乏艺术个性。他的作品除了继承精良的传统工艺之外,更加强调“设计元素”,即着力于艺术的创造,追求创意的巧妙、风格的独特。因而,可以说他的作品是特定文化、地域因素结合的产物,一方面继承传统玉雕技艺,一方面与时俱进吸收时代文化精髓,最终形成了独特的玉雕艺术特色(图2-1、图2-2)。
第一,基本功的转折。花薰是传统的器皿件,高度抽象,工艺难度很大。它的花纹及造型都是经过升华的,也非常讲究线条及造型的变化,因此做这个花薰首先练就了他的功力。在1980 年之前,仵应文一直在做这类器皿件。那时候的工具不是现成的,都是自己制作的。他曾经在做花薰的时候,去买了个易拉罐,把易拉罐的铁皮拉直,中间再把铁钉用小锤子钉上去,这样就成了最简单的工具。用那个转动的过程来切玉,把砂子放在铁皮上进行拉动。
他做这个工具就做了230 个。传统的制玉技法,源于制作石器的切、磋、琢、磨,一直沿用到现在。特别是“琢磨”,由于上世纪80 年代玉雕车床工具还不够先进,所以对异常坚硬的玉石,必须用铁制圆盘——铊为工具,以水和金刚砂为介质,经过铡、錾、冲、压、勾、顺等工艺,一点一滴琢磨而成。玉石琢磨,是一种十分严谨的技艺,高手琢磨的玉件,能达到“小中见大”、“以轻显重”的艺术效果。这些条件的限制却能大大地锻炼一个人的基本功。他做的器皿件,以传统的制玉技巧结合当时最新的设计理念,在形状上充分夸张,线条运用灵活,以古朴典雅的传统元素,富有现代的艺术气息,达到古韵今风、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图2-3~ 图2-7)。
第二,想象力的转折。传统玉雕有“依料取题”的雕刻方法,就是依石料自然形状进行造型和布局,也就是“因材施艺”中的“取势造型”和“随形变化”的技法。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充分利用原材料,减少浪费,尤其是对使用好料更有意义,而且能促使作者开动脑筋,锻炼想象力。根据玉料的形状与现实生活形象的联想,往往会取得出人意料的效果,使作品出现意想不到的新颖的形态美。这种形态的确定必须从题材内容出发,根据主题立意需要,巧妙地利用石料形状进行布局造型,取石之“势”,造想象之“形”,随石之状作构图之变化。尤其有些生得格外“怪”而“丑”的石料,往往蕴藏着最美的造型因素,可能更会引起思维联想,容易诱发创作灵感,出现丰富美妙的遐想,平时生活中的“一瞬间”会“跳出来”同石形状态联系起来。要自如地做到这一点,当然要有较丰厚的生活积累和一定的艺术修养以及过硬的技巧基础。仵应文的白玉作品《洞天福地》就是他锻炼想象力的杰作。有一次他在仓库里看见了一块带皮的翡翠材料,没人愿意做,他就把这块料拿下了。这个材料给他一种枯槁的感觉,他想做个类似于枯木逢春的东西。为了做这个,他还特地出去观摩考察。在登封的嵩阳书院,他看见那棵汉封将军柏,活了1000 多年,虽遭遇了三次雷击,树心已经全部枯死,留下一个很大的树洞,但树顶依然有绿叶在抽芽,它还活着。回来后他就设计了《洞
天福地》。他想象树洞里面有仙人在品茗、在炼丹,有那么一天会突然出现海市蜃楼,那个空间是无限大的,里面有飞鸟走兽;那些仙童们,有烧火的,有捡柴的,还有颗金丹从炉里面蹦出来,正好被仙鹤衔在嘴里。所有这些故事都是他想象的,他都一一将之刻画了出来,就是想营造一则神话,完全靠想象力来创造一种安乐平和的境界。这个作品是创意无限的代表,如果说花薰是练基本功,那这个作品就是将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图2-8)。

(摘自本书第二章第一节)

内容简介
玉雕是众浪齐奔的中华文化源流中的拍岸奇涛,汩汩滔滔,在8000 年中华文明长河奔涌而过。它起源于原始社会,发展于奴隶社会,璀璨于封建社会。在当代,它接受了佛学、理学、文学、民间艺术及西方雕塑等各种文化形式的熏陶,不断向更高的层次发展。历代玉雕艺术家取势造型,依质布局,顺色立题,依形创意,因色取俏,舍繁求简,创造了博大深厚的玉器文明。
水晶雕刻是玉(石)雕刻艺术的一种。水晶是一种无色透明的大型石英结晶体矿物,主要化学成分是二氧化硅,呈无色、紫色、黄色、绿色及烟色等,玻璃光泽,透明至半透明,硬度7,性脆,无解理。因其材料贵重、取材制作的工艺手法不同,对雕琢技巧的要求更高,故属于一种特种工艺。天然水晶雕刻有传统仿古饰品、人物造像、家庭装饰、飞禽走兽、人文自然景观等。在技艺方面,将现代美学理论与传统技艺融为一体,借鉴西方艺术手法,形成了各具风格的不同流派。佛教东渐后,在东晋达到勃兴阶段,佛教造像应运而生,佛教
丰富了玉雕艺术创作的题材和技巧。
水晶作为佛家『七宝』之一,其高雅洁净、泓澄空灵,自然成为佛教造像的首选。以水晶为材质进行佛教造像更是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