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你又乱来了.pdf

孔明,你又乱来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毁掉你对三国的陈旧观点”简称“毁三观”——
三国是史上最好的时代,即使普通人,(在临死之前)也可以亲眼看见一打人和神的儿子——英雄,还有无数能夺得奥运会金牌的大力士;当然了,那也是个让人浑身战栗、吓得牙齿磕掉一半的年代。比如你去朋友家打牌,屁股还没坐稳,却发现朋友的爸爸提着两个血淋淋的头颅,哈哈大笑着回家来了……
最符合现代观点的逻辑解读,解密三国演义没说出的故事。  

作者简介
酒见贤一,1963年生于日本福冈县,日本当代历史小说家,中国历史小说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文风大胆、想象雄奇,敢于由人们司空见惯的历史故事中演绎出截然不同的变化。作者凭借《墨攻》一书获得了中岛敦纪念奖。

目录
目次
序言 哭鼻虫胆小鬼诸葛孔明
第一回 孔明于襄阳吟唱《梁父吟》 12
第二回 孔明在狭小的世间号称“卧龙” 26
第三回 孔明中了年度最危险人物庞德公的圈套
第四回 孔明通过五禽戏获得丑女一名 56
第五回 单福被刘皇叔收服,一入职场就吃了苦头 148
第六回 孔明耽溺色欲,闭门不出 188
第七回 刘皇叔遭逢危难,靠的卢马的脚力逃过一劫
第八回 刘皇叔才离狼群,又入虎穴,靠近水镜先生的钓饵 226
第九回 徐庶为难于离间之策,终于推荐了诸葛亮 296
第十回 庞德公再次出马,与刘备讨论平分宇宙
第十一回 孔明受二顾之礼,隆中变身歌剧院 334
第十二回 刘备无奈中第三次顾茅庐,附孔明年末行踪大揭秘
第十三回 孔明以宇宙为念,借滂沱泪水掳获刘皇叔之心 432

序言
直到最近,我才终于了解到诸葛孔明的伟大。这绝不是讽刺的说法。也许日本全国两百万诸葛孔明迷们会说:“怎么到现在才说这种话?”但实在是因为在下笨拙,所以迟迟未能察觉。

我早在十几年前就已读过《三国志》后半孔明南征的章节,觉得非常有趣。尽管其中包含了以种族歧视的写法,描写居住在洞穴里的南蛮酋长们,屡屡袭击孔明所率领的蜀汉军之场面。蛮族洞主屡次使出一些怪招,连赵云这些正经的武将们,突然被卷入这些如虎豹的野兽军团和非常规的战斗中,也不由得陷入了苦战吧。

然而孔明却一点也不慌张地说:“吾未出茅庐之时,先知南蛮有驱虎豹之法。吾在蜀中已办下破此阵之物。”之后便出动了不知何时造好,且已运送到的巨大野兽模型兵器(就是人可以入内操纵,类似特洛依木马的东西),这些巨兽口吐火焰和硫磺的毒烟,吓得蛮族的野兽军团四散奔逃。再加上事先已埋藏好的地雷,使得这些蛮族们如虫蚁般被烧杀殆尽。

先不谈孔明那孩子气的所作所为,关于为何他不把这些机械兵器用在之后对魏的北伐,例如斜谷、街亭以及五丈原等战役中,以攻击魏军这一点,我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相信读者们也很希望看到司马仲达的大军被喷火的怪兽兵器部队修理,以及被地雷炸得四处乱窜的景象吧。若果真如此,孔明大军必定能凯旋而归了。为此感到扼腕不已的应该不只我一个吧?

说起来,我第一次读《三国志》是在成为作家之后的事。因为我的出道作品被评为具有“灰姑娘+三国志+金瓶梅+末代皇帝”的品味,所以我才想看看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本书;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碰它吧。由于《三国志》的汉字太过难懂,即使是《三国志通俗演义》还是很难,我于是选择细读译得还可以的日文版《三国志》。(顺带一提,我至今仍未读过《金瓶梅》。还有,前几年蔚为话题的原版格林童话、听说很可怕的《灰姑娘》我也没看过)。而以《三国志》为基础改编的吉川英治的国民小说《三国志》,以及横山光辉写给小朋友看的《三国志》我也都没看过。
虽然我对于中国原版的《三国志》不甚了解,但“诸葛孔明”的威名我可是时有所闻。像是:“千年才出一人的神机妙算的军师”、“智谋秘策如泉涌一般”、“不可预测的奇策纵横之士”、“作战之神”等等之类的评价。就像评论当代的武道家时会用“今之武藏”或“现代的榜样三四郎”来形容一样,日本史上若出现了少有的将帅或充满智谋的战术家,人们也会引用诸葛孔明的事迹,称赞他们为“今之孔明”或“本国的孔明”。就连昭和初期的日本军,如战国美浓的武士——竹中半兵卫也是如此。甚至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中日战争中,军营中也会出现:“你以为你是孔明啊?”或是“这种军韬战略,简直是孔明再世”这样的对话。

到底为什么他会被人如此尊崇呢?因为诸葛孔明不仅是战争的天才,更可以说是跨越国界的史上最强。也许西方人并不知道他;但是在东方,提到军师参谋,孔明肯定是决定性的名字;甚至让人有“绝无人可出其右”的错觉。以下为了方便起见,我把正史的《三国志》仍称为“三国志”,而《三国志通俗演义》(即《三国志演义》)和翻成日文的《三国志》以及一些旁门左道的三国作品,都称为“演义”以示区别。

话说回来,《演义》是描述后汉末期,从184年黄巾贼之乱开始到265年司马氏的晋朝成立为止的八○年间所发生的事,所以只要是长寿一点的人,应该都可听闻其间的治乱兴亡。“但是,这些家伙为什么老是在打仗呢?”我不由得有这样的疑问。明明可以不打,中国人却对这种几乎要灭掉一半人口的互相杀戮乐此不疲。(不过,因为中国史上老是重复这类悲惨故事,所以这并不是特别在三国时代才有的异常现象)。

在现代日本人眼里,那应该是个令人浑身颤抖的可怕时代——举例来说,有个满脸胡须的大汉缓缓下马走入了餐厅,他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服务生都提心吊胆地看着他。对此,那大汉正色地说:“只不过是沾到一点打仗的尘土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又或者,有一天你的儿子回家来,高兴地喊着:“我回来了!”一手提了个还在滴血的人头,对你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您应该到现场去看看啊!好了,让它腐烂发臭的话就不好了,快把它冰到冰箱去吧。”说完就把它交给妈妈,然后狼吞虎咽地吃起晚饭来。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虽然这些人家里常收藏或装饰着人头或人的四肢,但这些绝不是一个以连续杀人为乐的人所做的勾当。虽然那个时代有着悠久历史的浪漫情愫,而且似乎还有着男人的浪漫情愫,但在这些英雄豪杰们永无止境的征战背后,却不断重复着不分男女老幼的大屠杀,以及对女性无差别的暴行。而在这极为残暴的《演义》里,却压抑、隐藏着被糟蹋蹂躏的人们的嗟怨之声。这不禁让我怀疑起大家对《演义》如此感兴趣是否是件好事。

英雄们带领的二三十万大军常被火烧、被水淹,还会掉进妙怪的陷阱之中,然后像虫蚁般被屠杀。这样的事还被人称赞说:“这真是乾坤一掷的大智谋,好个秘策啊!”有人欣喜、称赞,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咒骂之声。人类的才智在《演义》里老是被用在杀人上,然而我认为,在解决纷争时所产生出的智慧才是所谓的才智。难道《演义》是特意要告诉我们:人类是个难以教化的生物吗?

我常常想:“这些家伙,根本就是一群头脑不好的家伙嘛。”但遗憾的是,我们这些没上过战场的人,在这里高谈阔论战争的心理和意义,实在有些失礼,所以我还是别说了吧。就故事本身而言,由于主角们一个接一个死了,所以移情作用也跟着断绝了,而也不太可能只选一位人物作为整篇故事的主角。那么,今后的《演义》该怎么写下去?尤其是身为一个作家,该用什么样的手法让故事延续下去,就成了大家质疑的焦点。

至少就我本人来说,该怎么让故事通顺地发展下去,几乎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在这样纷乱如麻的、凶恶惨烈的地狱里,上天为了倡导和平而派遣了一个冷静而忠烈仁义的男人——诸葛孔明就应运而生了。但是把孔明的逸事对照史书一看,着实让人产生满腹疑问。因为孔明只是为战争火上加油,而非实现和平。而且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在战场上打胜战的次数屈指可数的人,会被推崇为稀世的军略家。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孔明神话吗?
特别是在孔明晚年的时候,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不满的。以当时天下的形势来说,大致上已被魏国的曹操一族平定,眼看就要恢复和平了,但他却几乎可说是意气用事地北伐了四次。不但让蜀国的人民疲惫不堪,而且以一块魏国的土地都没抢到这一点来看,可说是屡战屡败。他到底在干什么啊?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名宰相、军事天才会做的事。

要组织一支军队得花多少时间、金钱及人力,相信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那些费用全是来自税收,所以就算孔明再怎么精于政治,一旦战败,别说是税金付诸流水,可能还得负债呢。以后汉-魏-晋这个年表为正统的史书当中,有着:“这一年,孔明又入侵了”这类把孔明当成盗贼般的写法,并对这个所谓的“妨碍王道和平的麻烦家伙”,以沉重的笔调大加挞伐。那么,诸葛孔明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总之,首先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在我看来,孔明是个孩子气的男人;这便是他给我的印象。

文摘
孔明出生于公元181年。听说孔明出生时,出现了许多吉兆及神秘现象,虽不知是真是假,但如果我在这里一一加以否定,那就太不知趣了,所以姑且相信吧。罗马的斯多葛学派的哲学皇帝大秦王安敦,就是在孔明出生前一年死的,他死了之后,罗马的和平时期也宣告结束。那是个日本发生了什么事都还无法考证的时代。

孔明孩提时代因遭逢乱世,所以和亲兄弟分开过日子。而在故乡琅琊生活,也只有一段短短的时间。他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因前往投靠叔父诸葛玄,而移居至荆州的襄阳。在距襄阳十公里的近郊、名为隆中的偏僻地方定居后,就一心过着耕读的生活。但是就在同一时期,有人言之凿凿地说他曾目击孔明在长安牵羊路过。在此之后,全国各地纷纷传来许多可靠性并不高的目击情报。目击者们聚集在一起,互相讨论着孔明的尊容,并给了他一个“卧龙”的美称。

孔明十四五岁时,徐州遭逢了一场大屠杀。曹操军队大举入侵徐州,屠杀了徐州数十万百姓,并将其尸体丢到泗水中。这件事完全起于私人动机,因为曹操的父亲曹嵩被徐州太守陶谦暗杀,曹操闻讯便大怒道:“该死的徐州陶谦,我非报这个仇不可,我要报仇雪恨!”

其实以正当的理由来说,曹操并没有收到平定叛乱的敕诏,而陶谦也已老迈,根本不可能谋反。其次,在战略上来说,当时曹操也没有必要把徐州纳为己有。这只不过是支以杀尽城中百姓为目的的华北鬼子军队罢了。“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于泗水,水为不流。”在各个乡镇中到处可见烧杀掳掠,除了尸体外,一只鸡狗都没有。假如那个时代有核子武器、毒瓦斯或细菌生物武器的话,曹操大概也会毫不犹豫将它撒向徐州吧。曹操的震怒可见一斑。

在魏武帝曹操的征战经历当中,就属徐州之战最没有意义了,这只是对与陶谦没有直接关系的一般百姓,进行恶质的组织性犯罪行为。而且后来也证实,曹操的父亲之所以被暗杀,是因为陶谦所托非人的一场误会,但曹操并没有对此道歉。或许应该这么说,身为统治天下的霸主曹操,也许曾想过要道歉,只不过他想道歉的对象都死光了。

在这场混乱中,刘备主仆虽悄悄溜进徐州,取陶谦而代之,但不久后却被吕布赶出来,最后只好依附曹操而遁逃。蜀国先主刘备的大半辈子,就是不断重复这样的过程。少年时期的孔明应该每天都接收到这类消息,想必他也对徐州之战的大量杀人事件为之鼻酸,并相当反感吧,但这并没有改变他那爽朗的表情。“在荆北,也有身着脏衣,像幽灵般的难民蜂拥而至呀!”我想他应该不至于这么说。
不过,当时的荆北的确有背着已死去的腐烂婴儿、两眼迷茫的妇人;只剩下一只眼睛、一只手或是一只脚的可怜人;连衣服都没得穿,却不得不羞赧地走下去的年轻女孩,以及年幼的战争孤儿。我想,一定也有乞丐曾前去孔明的陋屋乞讨吧。我不知道看见这些景象的孔明作何感想。也许在独自扶养兄弟姊妹、为填饱肚子而每日耕种的孔明看来,这种多余的同情反而是一种残酷吧。

堪称《演义》中最强的男人吕布奉先,因为中了曹操与刘备联合军的卑劣计策而落败死亡,是在公元198年。当时孔明十七岁。吕布脚下跨着赤兔马驰骋在战场上,只要稍一挥舞他的方天画戟,便能令战场尸横遍野,使五六个敌军的头颅如西瓜般滚落于地。他还保有在不到一刻钟的战斗中,斩杀两百人的纪录。虽然有人会说:这怎么可能?不过在之前的抗日战争中,日本兵竞相斩杀百人这种事都有报道,所以我看我还是相信好了。
吕布是在《演义》中数一数二的猛将,虽然关羽和张飞也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将军,但吕布却是他两人连手才能与之抗衡的强将。人类当中最强人非他莫属。在我的想法里,吕布应该是强过奥运金牌选手亚历山大.卡列林三倍的男人。嗯,大概吧。听说那位与其说是豪杰,不如说是怪物的吕布败北的背后,有个未经确认的情报,说这是孔明的诡计。

向他寻求策略的陈登就曾在事后回忆说:“他真是帮了大忙。”从后世的《演义》的热切爱好者身上,可以隐约看出他们有一种期待以及欲望,就是想把所有大快人心的事或精采的桥段,都归功于刘备玄德或孔明。于是元末明初的罗贯中就把原本只是街头巷弄的说书桥段,或地方传说的长篇故事辛苦地整理成小说,即《三国志演义》。

不过由于经过了好几代说书先生的润饰,再加上人们加入各式各样的故事插曲,以及说书先生根据自己喜好加以更改,所以故事本身的夸张及捏造在所难免吧。

内容简介
敢于在三国时代投胎的人个个都是好汉(含女好汉)。
不过正因为是乱世,不成功就成炮灰,才有成就功业的超强动力。
然而仙道青年诸葛亮,二十五六岁就已觉悟了人生之短暂,不打算“闻达于诸侯”,婚姻大事委托给爱操心的姐姐替他四处碰壁,一日三餐的粗活则托付弟弟诸葛均鞍前马后(不是独生子就是好啊);二十六七岁娶妻(晚婚)之后又觉悟了功名之虚无,过起了莺莺燕燕的婚后生活,谁知道好景不长,朋友徐庶(交友不慎)出卖了他的个人信息和家庭住址之后,一个四十八岁的男人带着两个黑道小弟,流着鼻涕大雪天第三次摸到他家门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