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pdf

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由中华书局出版。

作者简介
作者:(宋) 范成大. 等撰

目录
梅谱

梅谱
后序
王氏兰谱

品第之等
灌溉之候
分拆之法
泥沙之宜
紫兰
白兰
竹谱
菊谱

黄花
白花
杂色
后序

序言
自明朝万历末年以来,梅、兰、竹、菊并称,以“花中四君子”而驰名天下。早在宋元时期,中国花鸟画即喜以竹、梅为题材,配之以松,人称“岁寒三友”。元朝画家梅花道人吴镇在“三友”之外补画兰花,名之“四友图”。到了明神宗万历年间,集雅斋主人新安黄凤池舍松而引菊,辑成《梅竹兰菊四谱》,准备作为学画的范本刊刻流布。他的好朋友,明代著名文学家和书画家华亭陈继儒在这本画谱上题签“四君”,借以标榜君子之清高节操。此后,梅兰竹菊“四君子”之称不胫而走。又有人在四君子之外或援松树、或援水仙、或援奇石,组合配伍而成“五清”或“五友”。直至清代《芥子园画谱》专列兰、竹、梅、菊四谱刊行于世,四君子之说遂渐趋定型并深入人心,传遍神州大地。
虽然梅、兰、竹、菊四君子并称较为晚近,但四者进入中国人的审美视界,成为文人士大夫精神生活向往的高标,却是早已有之,源远流长。“有条有梅”、“其臭如兰”、“绿竹猗猗”、“菊有黄华”,在《诗经》、《尚书》、《周易》等中华元典之中,梅、兰、竹、菊都已经展露了自己的优雅身姿,成为影响中国人几千年人格塑造的重要源头和精神寄托。
感物抒怀,托物言志,这种内敛含蓄的表达方式,是东方审美文化区别于西方审美文化的主要特征之一,并于梅兰竹菊四君子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中国传统的精神世界中,讲求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难想象,在以农耕文明为主体的古代中国,对天人关系的探讨和关注顺理成章地持续成为人们思辨的焦点。

文摘
插图:

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

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

当孔子于流离之中望见兰蕙生长于深山幽谷,世人无缘赏识其香的时候,他联想到自身的穷困潦倒,不禁感慨兰花“与众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与鄙夫为伦也”,遂下车弹奏了一首幽怨悱恻的传世绝音——《猗兰操》(又叫《幽兰操》),抒发了己怀才不遇的心情。但孔子继而以“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以穷困而变节”自勉,用芝兰来比拟那些在困境中仍然孜孜不倦于道德修养的谦谦君子,进一步提升了兰蕙的审美意境,兰草也因此获得了“君子兰”的美名。孔子可谓是中国第一位兰蕙鉴赏专家,他对兰蕙内涵的阐发奠定了兰花以后成为“花中君子”的地位。
战国时期的伟大诗人屈原在《离骚》中吟诵道:“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他不仅亲自种植兰蕙,还“纫秋兰以为佩”,来表明自己的洁身自好。屈原借兰蕙来标示自己的高尚品德,而兰蕙经过屈原的骚赋之后,则更多了层清高耿介的意蕴,两者可谓相得益彰。
由于孔夫子和屈原的推重,兰蕙的精神文化内涵逐渐丰富,被后人赞誉为“德花”。因此叶大有在序中暗示自己和王贵学借兰以明志,用兰来养德。明代张应文在讲述兰花养德时云:“夫兰清芬酝藉,比德君子,日与薰陶,使人鄙吝之心油然自消。”可见,日日受兰熏染,确实能够潜移默化地提升个人品德修养,兰蒽不愧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佳花啊。

内容简介
《梅兰竹菊谱:中华生活经典》内容简介:虽然梅、兰、竹、菊四君子并称较为晚近,但四者进入中国人的审美视界,成为文人士大夫精神生活向往的高标,却是早已有之,源远流长。“有条有梅”、“其臭如兰”、“绿竹猗猗”、“菊有黄华”,在《诗经》、《尚书》、《周易》等中华元典之中,梅、兰、竹、菊都已经展露了自己的优雅身姿,成为影响中国人几千年人格塑造的重要源头和精神寄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