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pdf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精)》由汉斯·贝尔廷著,实际上是作者的专著《艺术史终结了吗?》的新题目,改变标题的缘由在于当代艺术的含义正在不断变化——无论艺术史家承认与否,这种改变都影响了艺术史话语。比之其他地域,现代艺术在欧洲的历史更为长久,它的意义也不仅仅拘囿于艺术实践上:作为一个模式,它可以使艺术史拓出一条规整而线性的发展路径。“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强调的不仅是当今艺术的别样面孔,也意味着我们的艺术话语已经选择了另一种,或者不妨说,彻底选择了另一种清晰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发现,现代艺术植根于一个更为久远的传统中,而这个传统正是现代主义出现之后要否定的。无论愿意与否,我们都不得不面对西方艺术普世意义及其历史学的消解。我们最近开始承认一些甚至动摇了艺术史原则的改变,现在,这一事实又开始让仍然自负于自身普世影响的西方本土担忧起来。这并不是说艺术史的传统讨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是促使我们与其他非西方的传统进行交流,为讨论注入新的活力。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汉斯·贝尔廷(Hans Belting) 译者:苏伟

目录
第一部分 以当代文化为镜看现代主义
第一章 艺术的终结还是艺术史的终结?
对话《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对话“现代主义”:汉斯?贝尔廷的《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
第二章 艺术史终结与当下文化
艺术自治的新危机
“框架”内外的艺术史
第三章 艺术评论作为艺术史的问题
自我定义的焦虑
艺术批评与现代性
第四章 风格与历史——现代性饱受冷落的遗产
现代性的坏习惯
风格与艺术家神话
第五章 现代主义的晚期崇拜:卡塞尔文献展与展览“西方艺术”
历史书写作为一种自我认识的途径
纳粹政治与现代艺术
第六章 西方艺术:战后现代主义中的美国干预
摇摆的潮流与不变的自我价值
差异的重复,重复的差异
第七章 欧洲:艺术史分裂后的东西方
想象的产物和内在的视野
个体的选择
第八章 世界艺术与少数群体:艺术史的新地图
我们的艺术史传统在哪里?
“少数派”主体
第九章 艺术对抗艺术史——以大众文化为镜
毛泽东像和洗鸡之中的艺术本能
大众文化与艺术的马克思主义批判
第十章 (1)媒体艺术的时间性与历史的时间性
艺术史和思想专制在新媒体面前的不确定性
第十章 (2)媒体艺术的时间性与历史的时间性
不要让艺术制造的迷雾掩盖了艺术创造的价值
形式还是语境?——媒体(录像)艺术家的工作方式
第十一章 (1)新美术馆中的艺术史:寻找自身面孔的努力
美术馆的创作焦虑
第十一章 (2)新美术馆中的艺术史:寻找自身面孔的努力
平面化的艺术史和艺术系统
博物馆(美术馆)的文化语境
第二部分 艺术史终结了吗?
第一章 今日的艺术经验与历史上的艺术研究
第二章 今日艺术中的艺术史:告别与相遇
艺术实践与理论实践:延伸的主体性探索
第三章 作为一种叙述模式的艺术史
艺术史作为一种不断的再想象
主动地面对真实,面对艺术系统
第四章 瓦萨里与黑格尔:早期艺术史书写的开端与结束
艺术史作为艺术本身
我们需要当代性的写作
第五章 艺术批评与前卫艺术
用尖叫代替阐释
艺术突变与艺术自治
第六章 (1)艺术研究的旧法新方:学科的游戏规则
不可遗忘的事物
透明规则之外的空间
第六章 (2)艺术研究的旧法新方:学科的游戏规则
始终在场的艺术
除了艺术本身,还有什么有资格成为我们从事这个职业的理由?
第七章 艺术史还是艺术品?
艺术从来都是这样的
没有答案
第八章 媒介的历史和艺术史
单纯作为一种抵制
“文化”里的创作者1
第九章 发明现代艺术的“历史”
谁在虚构历史?
批判“机构批判”
第十章 后历史中的现代与当下
家中的困顿
精神领域里的“现代性”
第十一章 “普罗斯佩罗的宝典”
像宠物狗一样的美术馆
“表演”
附录

文摘
版权页:



无论追究“形式”还是“意义”,这些艺术史家都未真正着眼于“现代主义艺术”这一论题,他们的主题域也主要集中在中世纪到近代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艺术史内部开始与传统决裂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事情,贝尔廷教授的“框架”说的直接指向也应该是从这个时候起发展起来的理论图景。维也纳的艺术史家马克斯·德沃夏克(Max Dvorak,1874—1921)开创性地提出“作为精神史的艺术史”,把艺术史纳入到现代主义思维中进行观察。声名显赫的美国艺术史家迈耶·夏皮罗( Meyer Schapiro,1904—1996)通过绘画研究为现代主义进行了辩护,拥赞其与传统决裂的形式语言。

内容简介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内容简介“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强调的不仅是当今艺术的别样面孔,也意味着我们的艺术话语已经选择了另一种——或者不妨说彻底选择了另一种清晰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发现,现代艺术植根于一个更为久远的传统中,而这个传统正是现代主义出现之后要否定的。无论愿意与否,我们都不得不面对西方艺术普世意义及其历史学的消解。我们最近开始承认一些甚至动摇艺术史原则的改变,这一事实现在又开始让仍然自负于自身普世影响的西方本土担忧起来。这并不是说艺术史的传统讨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是促使我们与其他非西方的传统进行交流,为讨论注入新的活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