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周睡了,庄周醒了.pdf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孟繁勇编著的这本《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原创长篇小说。由于梦中情人白雪的一句无心之言,作家李飞刀踏上了寻找《山海经》记载的十洲的旅途,去寻找那个能将名字刻到心上的地方。各种新奇刺激的故事随即扑面而来,因为爱情,这个看似轻率的决定,随即演变成了一次华丽的冒险。

媒体推荐
对于2014年而言,或者将因为一本名为《庄周睡了,庄周醒了》的先锋小说,将先锋文学再次呈现在读者面前。它是一本如此大胆、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你甚至分不清它到底是一本书,还是两本书:第一遍读是冒险小说《十洲死亡之旅》。阅读完毕翻至第一页开始第二遍阅读,是蕴藏在同样文字中的第二本书,爱情小说《羽化的蝴蝶》。
这部先锋文学作品并非凭空出现,其对时间的重新定义及理解,由此产生的原创文学认知理论“文本结构破坏性消解中重建叙事”,诞生了全新的小说艺术表现形式。甚至难以用现有文学理论进行归纳,强烈冲击着文学世界的固有观念。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的出现,令沉闷许久的原创文学焕发出新机,更让我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先锋文学的辉煌。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西方文艺蜂拥而至闯入中国,催生出中国作家们的先锋写作运动。可惜的是,中国早期的先锋文学仅仅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先锋文学戛然而止,彻底意味着从80年代中期兴起的先锋文学运动思潮的“终结”。
应该说,中国的先锋文学运动,开了花,却突然中断,并未结果。余华、洪峰、格非等这一代先锋作家,事实上没有诞生出领先世界文学的新思潮、新理念,先锋文学运动实际上并未完成,处于停滞状态。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部原创先锋文学作品的问世,宣告了先锋文学的回归,是对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兴起的先锋文学运动的承接。并且,这部以时间为理论基础诞生的作品,前所未见,使人耳目一新,事实上站到了更大范围内先锋文学创作的最前沿。应该说,这是中国时隔30年的先锋文学运动之花的延续,经历前辈作家的探索之后,30年之后才结出的丰硕果实。
青年作家孟繁勇创作的这部先锋文学作品,开拓写作道路的全新领域意图明显。 这正是使人兴奋的地方,也是先锋文学的意义所在。在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开辟出一条新路。也期待在这部先锋文学作品的带动下,中国的原创文学能够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北方新报》

作者简介
孟繁勇,先锋小说作家,极限创作践行者。他的每一次创作,都直接颠覆人们对文学的认识极限,给读者带来前所未有的阅读体验。著有《时间三部曲》系列小说。

目录
第一章
零之前

第二章
第三章
零:故事开始之前

文摘

我们的想象力已然逐渐枯竭?
回答这个问题,请先听一个发生在十洲的神奇故事。那里有听得懂鸟语的人和会跳舞的桌子。你会看到仅有一只翅膀的鸟儿飞翔在天空,还有古老的爱情:用刀剖开胸膛,以便在心上刻下所爱之人名字的神奇。
或许你不相信。我要说的是,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
故事发生在位于十洲的旅馆,清容是这家客店的小老板。在传说中,她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听得懂鸟语的人。也是在十洲,一个美丽的姑娘,古怪地消失了。我怀疑有人杀了她。我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那一天晚上,当清容的母亲昆婶从三婶子的左耳朵里熏出两条黄的、三条白的、两条红的小虫子的时候,三婶子的牙齿已不再疼,开口讲话的时候口水再也没有从嘴角流出。显然这比会跳舞的桌子更让所有在场的人惊讶,这件超出想象似乎不符合常理的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客人的反应则是:“耳朵出虫治牙疼。唉,不可能的事情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为了消化它还是回去睡觉。”
三婶子是在晚上八点左右来到清容家的旅店,她来的时候左手捧着右脸,一句含糊不清的声音随着门铃清脆响起飘进院子。三婶子右脸肿得眼睛都眯起来,看见昆婶出屋来,她流着泪对昆婶诉苦说,那几天虫牙把她折磨的实在不行了,吃饭吃不进去,你看有虫牙的牙齿都是黑色的,一二三,右边有三颗虫牙。一喝水,水还不能碰到那个牙上,我疼的不行,我只有流眼泪,其实我不想流,可我管不住它。你看吃药能顶10分钟不疼,过了药劲就顶不住。一晚上一晚上睡不着觉,你看脸都疼得变了形。昆婶你说为什么我们家里人都是虫牙呢?
这个时候住店的客人们早已吃过饭。用她的话来说,“看见我牙疼的样子你们是不会吃进去饭的。”说话的时候口水顺着她的手流下来,她就会看着人笑笑,另一只手擦过去。
三婶子向人诉苦,清容早已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院子里,昆婶吩咐清容拿来葱籽和猪油,安慰着让三婶子坐在椅子上,返身回屋取出面盆和透明的水杯来。这个时候李飞刀、燕玉、客人听见动静从屋子里出来,君九分别去敲刘一川、灵蝶的门。昆婶对客人们说这个你们平时看不到,以后牙疼起来没办法能管点用,也就任由君九去。
几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清容取来一碗白面倒在面盆里,用普通的清水搅拌,最后和成面团。君九找来一块红砖,红砖正中央挖有深约二寸、直径二寸半的洞,洞内沿边皆布满黑色的油腻。三婶子手捧着右脸坐在那里。
虫牙疼的时候,可以从耳朵里熏出小虫虫?没有人会相信,流传在民间的方法会不会管用?几个人看着三婶子手捧着脸的样子,瞧着清容认真地在一边和面,燕玉还是问了出来。三婶子说以前试过几次,没有见效,可能是白天用的,方法没有用对,所以没有熏出来。不知道是时候不对的关系还是方法没有用对,反正前面三次都失败了。别人用了说能熏出来,可是我用为什么就熏不出来?当时我还说这不可能,牙齿疼怎么能从耳朵里熏出虫子来,那简直不是奇闻吗?又听人说昆婶这么试过,能够熏出来虫子,我虫牙疼的没有办法就来找昆婶,还真能够熏出来,以后你们要是有虫牙疼得受不了来找昆婶就行。
三婶子的话引来一阵笑声,燕玉问:“确实能熏出来?我认为有点不可能。”燕玉目光扫过客人们,手比划着说:“牙在这个地方,耳朵在这个地方,不可能,怎么会有虫子出来。”十二分钟之后,燕玉看到了耳朵里熏出来的小虫虫在纸面上扭曲蠕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燕玉对朋友们说起这件事情时看着对面之人的表情不免得意,“真是可惜,你们没有看到。你问面圈是干吗用的?面圈的作用是以防烟气跑了,这样烟气都会到杯子里面。不一定只是葱籽,昆婶说葱籽和韭菜籽都可以,当时用的是葱籽。我看见三婶子她半个脸都是肿的,说话嘴里流口水,昆婶从她耳朵里熏出来小虫虫后就不疼了。最后我们说试试到底能熏出来几条虫子,找了一张纸,把杯子里的虫子用牙签挑出来放在纸上,为什么知道是七条小虫虫?因为我们把虫子数清楚了,我放着让我的侪鹤来看,看他相信不相信。”
P2-4

内容简介
一本书怎么变成两本书?打个比方,就好比一本书读第一遍时,是《西游记》。再读一遍,同样文字,顺序不变,居然变成了《红楼梦》!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就是这样,一本书变成了两本书,由此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酷的小说,是超乎想象力的“天书”。
它的存在只是为了向这个世界存在好奇心和想象力的人们揭示出从不为人所知的时间秘密的真相!你甚至会怀疑作者孟繁勇是外星人,来地球就是为了给地球人带来这本震撼的小说。从内容到结构,这本小说都会让你彻底惊呆!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隐藏着两本书,除此之外,你会发现不一样的神奇事件发生,发现隐藏在时间中的秘密的蛛丝马迹,破译出小说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一个美女怎么会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你看到的世界就是真实的吗?时间缝隙中的空间隐藏了怎样的秘密?一个人怎样才能在另一个人的心上刻上名字?真相揭露的那一刻,你会猛然发现:在你眼前展现的世界竟然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模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