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pdf

  • 类 别娱乐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3-06 06: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原乡.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949年,大约200万国民党军政人员和民众随着蒋介石从大陆败退到台湾。此后的38年里,浅浅的一道台湾海峡使两岸骨肉分离、亲情隔绝。1987年前后,一场由台湾老兵发起而愈演愈烈的“返乡探亲运动”彻底惊醒了标榜“荣民大家长”的蒋经国,最终撼动了国民党当局的戒严政策,促使蒋经国在病逝前夕毅然决然调整大陆政策,做出两岸开禁决定。
基于这段历史,著名演员、导演张国立与著名作家、编剧邹静之联手策划了大型电视剧《原乡》,由文学家陈文贵担纲编剧,张国立亲自导演并主演,赴两岸三地走访当年飘零的老兵,不断打磨剧本,并邀陈宝国、奚美娟等大陆戏骨与杨千霈、是元介等台湾新秀共同演绎,推出这部记录中华民族史上最深沉乡愁的电视剧。
本书以《原乡》的故事概览探乡愁之源,以剧组大事纪及主创的心路历程译乡情史诗,以演员们的至深感悟重现乡音,更是记述了走访台湾眷村老兵的过程。故事悲欣引人喟叹,图片珍贵难以再现。

作者简介
张国立,国家一级演员、导演、制片人,北京国立常升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上影寰亚文化发展(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参与过多部电视剧、电影、话剧、小品。2000年以电影《一声叹息》荣获第24届开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影帝)大奖。张国立演艺的《康熙微服私访记》更是深入人心。2013年9月凭借电影《一九四二》获得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

目录
序:回家——叶克冬
一、乡愁之源——《原乡》故事概览
二、乡情史诗——《原乡》的诞生
总导演张国立:《原乡》那些事、那些人
编剧陈文贵:老兵不死
执行导演罗长安:用熟悉的方式诠释不熟悉的人群
作曲章绍同:《原乡》音乐,悲喜难平
三、回乡之路——《原乡》剧组纪事
四、乡音重现——《原乡》演员感言
陈宝国:这个戏成了!
奚美娟:我认定这是冥冥之中的召唤
马少骅:我和杜守正相依为命的四个来月
冯恩鹤:名如其人岳知春
宋晓英:老友的一次相聚
朱德承:麻将桌上搓来的“八百黑”
李 耕:“演”则中规中矩,“编”则天马行空
高 天:我在《原乡》的日子
卢 茜:我是“超级马莉”
潘丽丽:参与《原乡》多么幸福
杨千霈:在拍摄当中为自己寻根!
杨怀民:“我被疯子附身了”
王家梁:很多很多的眼泪,只是因为单单纯纯的想家
周凯文:因为我是水做的!
傅 雷:毕竟都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嘛!
张琼姿:两岸演员切磋演技,擦出更多火花
是元介:最后,我想说一声:爸,我爱你!
颜嘉乐:摆脱观众心态,做回专业演员
李佳豫:《原乡》让我更了解那个时代
王湘涵:一笔宝贵的财富
陈乔威:心里有很多的不舍
五、原乡往事——眷村老兵心声
跋——邹静之
附:演职员表

序言
回家
叶克冬
2012年7月,哈尔滨,第八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张国立以主讲人身份发言,规定时间为15分钟。他首先声明:“先给大家播放10分钟片花,我再讲5分钟”。这部片花就是电视剧《原乡》。没料到它竟是颗催泪弹,在短短10分钟的播放中,全场屏声息气,除了音效之外,能听到的便是被拼命压抑住的哽咽和粗重的呼吸声。接下来,国立从拍摄《原乡》的过程讲起,讲到大陆去台老兵的颠沛流离,讲到在台湾拍片时感受的同胞温情,也讲到当前两岸文化交流合作中尚存的种种政策掣肘……这一讲就是半个多小时,而主持人和听众却没有一个想到要提醒他发言已经超时。讲话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大家发现,原先分散在另外几个会场采访的记者不知什么时候全都聚拢到这里来了。
其实早在两年以前,邹静之、张国立就告诉我,他们打算搞一部反映去台老兵思乡返乡的电视剧,并已动手写脚本,希望得到有关部门支持。不过那时我并不太看好它,因为这毕竟是20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时过境迁,随着老兵的相继辞世,能否依然吸引观众眼球,我完全没有把握;何况时下以两岸亲情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也出了一批,却鲜有高收视率者。然而看到他俩居然像孩子般动情地叙述一个又一个老兵的故事,我不禁被他们的感慨与执着深深打动了。两位影视界大腕如此热心于两岸题材的创作,我作为一名专职对台工作者,有什么理由不支持配合呢?
又过了差不多两年,静之打来电话,随后我收到三本厚厚的电视剧脚本。当我翻开墨迹犹新的书页时,心头再次被震动——现时急功近利、浮躁之风甚嚣尘上,电视剧剧本的创作周期几乎可以用分秒来计算,而以静之、国立、陈文贵等艺术家之名气与功力,竟然舍得花费两三年时间去构思、爬格子,如果没有某种强大的理念作为支撑是难以想象的。
今年夏天我到北京郊区《原乡》剧组探班。时值大暑,燠热难耐。在一间散发着尘土与朽木味道的旧砖房里,电风扇嘎嘎地摇摆着,导演张国立正给一对年轻演员说戏,站位如何,表情如何,对话如何,动作如何……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这个镜头连拍三遍才算过了,耗时约1个小时。看着他们汗流浃背的专注神情,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乡》不仅是用心来写的,更是用心来拍的。
是的,老兵的乡愁乡恋,老兵的爱恨情仇,的确值得花这么多精力、下这么大功夫去演绎。老兵的返乡之路,说起来不过是一道窄窄的海峡,但他们跨过这片海却用了足足38年。当他们终于踏上原乡的土地,可以跪在家门口说一声“我回来了”,可以和垂老的发妻执手相看泪眼,可以给天国的母亲拔去坟头的枯草,心中升起的却是“再回头已百年身”的悲凉。而能回大陆的老兵又是幸福的,他们为自己,也为自己所属的群体圆了一个梦。这个梦里有太多的辛酸,它记录的不仅仅是一个群体的兴衰沉浮,而且是一个时代的沧桑炎凉。还有许多老兵没有这样幸运,他们在寻找回乡的长路上艰难跋涉,却由于种种原因,终生未能跨过那道海峡,空余“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的叹息。
老兵不是一个孤立的群体,他们一头牵着大陆,一头连着台湾。在大陆,他们有魂牵梦萦的故土,有白发苍苍的父老乡亲,有始终徘徊不去的青涩年华记忆;在台湾,他们有成家立业的一方热土,有患难与共的家室亲友,有筚路蓝缕的半生烙印。这个群体已经成为台湾人的一部分,然而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他们心中有一个清晰的信念: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同胞永远是一家人,国土不容分割,家人不可分离!
如果说,历史留给两岸的恩恩怨怨,使老兵回家的路延绵了近40年,那么谁又能数得清,一个甲子以来台湾海峡的风风雨雨,又在骨肉同胞之间导演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呢?当年,如果没有老兵“我要回家”的振臂高呼,如果没有他们的舍命追求,横亘海峡之间的高墙不会那么快被推倒,往来两岸的道路可能依然杂草丛生。60余万老兵渴望回家的这个小小的心愿,如今已演变成每年七八百万两岸人民交流往来的洪流,回家的路不再崎岖漫长,这大概是老兵始料未及的。人们有理由相信,那道窄窄的海峡,终究挡不住回家的脚步,路,不会太遥远。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正如这首古老军歌所唱的那样,逐渐凋零的只是老兵的肉体,而永远不死的是老兵的灵魂。这个灵魂的核心是——世世代代不能忘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就是《原乡》要告诉我们的。

文摘
在那个并不遥远的年代,台湾不知不觉间有了许多名叫“眷村”的地方。眷村里住着的是1949年背井离乡迁徙而来的原国民党军人和他们的眷属。
那时候的眷村几乎都长的一个样子,都有一棵大榕树,大榕树下有男人们议事、女人们养鸡、孩子们奔跑……
每年的春节,是眷村最热闹的时节,各家各户吊挂出广东香肠、湖南腊肉、南京板鸭、金华火腿……与邻居们分享大江南北的家乡口味。
又到年关,老兵洪根生还没来得及回家准备年夜饭,就被“请”进了戒备森严的“警总(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审讯室。
提审他的是警总长官路长功。
路长功神情严峻、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洪根生一向老实巴交、安分守己,面对路长功的连连逼问,心中不免恐慌。“你问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啊!”每每说出这句话,洪根生都不敢抬头看路长功犀利的眼睛。
洪根生的家和眷村的大部分家庭一样,简单而温馨。妻子网市和女儿晓梅此时正在为晚上的团圆饭做着准备。嫁给根生30年的网市虽然是台湾本地人,但却已经会做丈夫的老家菜了,女儿边帮妈妈打下手边问:“爸爸的家乡是江西哪儿啊?”网市说:“江西婺源啦。”
江西婺源,山水灵秀。村野之间,到处都有水墨画一般的韵致。
在田间地头忙碌了一天的茶嫂擦了擦额上的汗,坐在石板上吃了几口自备的干粮,准备收工了。她听说镇上来了个从台湾返乡探亲的老兵,思忖着或许他认识丈夫根生,便径直起身去打探消息。不知走了多少里,从泥泞的田间走到了青石板铺就的乡间小路,终于见到了这位回来的老俵。遗憾的是,一如往常,这位老兵没听说过根生,更不知道根生的生死。
年复一年,在失望与希望中煎熬的茶嫂从来没在寻夫的路上绝望过。只是这一次,恰逢新年前夕,再度失望而归的茶嫂不免有些黯然神伤。
回到家中,儿子儿媳正在准备年夜饭,茶嫂摆放着碗筷。家中四口人,她总是放五套餐具,多出的一套自然是留给根生的。睹物思人,和根生一起的日子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时,孙子拉来同村的马向前大喊道:“马公公来啦。”打断了茶嫂的思绪。
自那年洪根生走后,马向前隔三差五就会去洪家一次,始终默默无闻地照顾着洪家老小,茶嫂心存感激,却又和马向前保持着距离。她十八岁就嫁给了洪根生,始终坚信她的根生还活着,也一定和她一样孑然一身地等待着重逢。除了根生,她不想向任何第二个男人敞开心门。为此,年夜饭前,茶嫂还是不顾儿女的劝阻赶走了马向前。
路长功对洪根生的审讯还没有结束。此次路长功是想撬开根生的嘴,了解退休将军岳知春近期的动向。洪根生和这片眷村的许多老兵都是岳将军的老部下,他们跟随将军多年,也深得将军的庇护。“说吧,将军这次去香港做什么?”经不住路长功的软磨硬泡,洪根生还是说出了岳将军计划去香港会老朋友的事。
从警总回到家中,吃着网市和晓梅亲手制作的“江西菜糊”,看着老战友杜守正送的年货,洪根生心情放松了放多。
菜糊里家乡的滋味勾起了根生的乡愁。夜深人静,他拿出了半张茶嫂的照片,凝望着、思念着:阿茶,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也一定在思念着我吧?
而此时的茶嫂也正端详着另外半张根生的照片,抚摸着、絮叨着:根生,你还活着吗?
就这样,伴着一湾海峡都盛不下的相思,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又迎来了新的一年。
大年初一,岳将军亲自掌勺,请跟随自己来台的老兵们一聚。他用托朋友带来的正宗山西陈醋调味炒了盘小炒肉,勾起了大家的思乡之情。此时,自觉“告密”有愧的洪根生冲了进来,主动向岳将军请罪。将军没有责怪根生,反而想到这些卖命多年的老兵们常受警总的挤压,心中有些愤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根生从岳将军家一出来,就接到儿子所在部队的电话,得知儿子负伤的消息。家中妻女慌作一团,洪根生佯装镇定。
路长功在警总的上司老潘了解到,岳知春此番去大陆要会的人名叫赵同——是大陆的一位政协委员,如果会见成功,岳将军定要承担“通共”的罪责。路长功闻讯,觉得阻拦岳知春成了自己义不容辞的事。

内容简介
《原乡》内容简介:台湾编剧陈文贵以悲怆之笔将台湾眷村老兵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般的乡愁乡恋尽致呈现,老兵在大陆的亲眷、在台湾的子女感情纠葛也构成了全剧的重要脉络。最令人纠心的是张国立扮演的老兵洪根生与陈宝国扮演的台湾警备总司令部(简称“警总”)长官路长功之间的冲突。洪根生决定用录像机把老兵们的影像拍下来,秘密托人带到大陆,而老兵密谋返乡一旦成为集体行动,便构成大案,路长功正打算放长线钓大鱼;这对冤家的子女却暗生情愫,冲击着双方的阻挠;就在老兵们一步步走进路长功设计好的圈套时,他在大陆返回的录影带里听到了远在重庆的母亲的呼唤。老兵们转危为安,路长功却走向了仕途的深渊……
主题书中的故事梗概一波三折,不仅生动再现了全剧剧情,还从上万张剧照中遴选出最切中情景的图片做插图,成为全书的亮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