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pdf

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Itunes点击率最高的名校公开课
北大哲学博士用17篇导读引导读者更深入地理解如何去爱
帮你参透爱情观的扛鼎之作

寻爱者探索爱之路的智慧书
爱需要品味
爱需要思考
爱更需要智慧
麻省理工美学研究大师、《爱的本质》作者、MOOC全球名校公开课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欧文?辛格的广受欢迎之作

浪漫爱情是一种新观念吗?
柏拉图的爱情观到底影响了几代人?
婚姻和爱情在叔本华和尼采这里为何具有悲观主义色彩?
作为世界知名的爱情哲学研究者,作者欧文?辛格在本书中整理了自己多年的学习和研究成果,试图更为清晰地疏理柏拉图、尼采、叔本华等各位哲学大师关于爱的观点,并更为深刻地解释了自己关于爱的独特结论。
理解爱情,理解婚姻,就是理解生命的意义。

媒体推荐
这是一个献身于爱的观念以及对观念的爱的生命的生平传记。
——莱斯利.阿默,《图书馆》期刊

我发现这本书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在作者反思他毕生的思想时,就像是一位睿智的长者坐在炉边讲述他那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
——罗伯特.斯科特.斯图尔特,《哲学评论》期刊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欧文?辛格(Irving Singer),当代哲学界的睿智长者,麻省理工学院哲学教授,全球名校公开课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他所著的三卷本《爱的本质》和《生命中的意义》,以及很多其他著作已多次再版。

译者简介
冯艺远,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山东大学宗教学博士后,美国克莱蒙特神学院访问学者。学术专长:分析哲学、科学哲学、基督教普世教会运动史。北京市地方教材《国际理解》副主编,北京市丰台区地方教材《中华传统文化》副主编,著有《惶惶治国梦——张居正传》(合著)。现为自由职业者。

目录
目 录

1. 浪漫爱情是一种新观念吗 39
  我们所说的浪漫爱情,从属于一种从现代世界的浪漫主义运动开始发端的、影响深远的智力发展进程,只有从这个角度看,相应的观念才可以被正确地称为“浪漫的”爱情。

2. 柏拉图的爱情观 50
  这涉及到某种爱,它和源自原始本性的东西非常不同。你可以终止于灵魂之爱、宗教之爱或者对上帝的爱,无论你如何解释这些词汇,它们都和你的生物本原相距甚远。在这两者之间,还会有哲学家对真理的爱,科学家对事实和理论研究的爱,对某人的同胞、国家、民族的爱,这样你就可以致力于为这个国家中的所有人制定公正、平等的法律。同样,也可能有战士的爱,通过为他的家乡战斗甚至死亡来表达他的忠诚。

3. 超越唯心主义 61
  我相信,相比于寻找唯一答案,尤其是柏拉图所寻求的那种抽象的答案,我们更应该问一些关于现实的问题,以及对那些认识到人类参与自然变动不居的特征的人来说,现实之中什么才是有价值的。

4. 超越的概念和融合的概念 67
  我并不是主张,一个人不能去思考融合,(对于融合的)思考是我们作为创造性生物的心智的基本特征,因为它发源于让我们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猜想。但是,“融合”这个概念本身对于我们的现实(我们作为人类的本来样子)来说并不是真实的。因此,爱的本质必须用其他的、不那么花哨的方式来阐释。

5. 宫廷爱情及其后继 85
  实际上,关于宫廷爱情,并不存在任何唯一的观念。我总是努力进行区分,以便能在所有这些进入教科书的极端的、简单化的观念中看到变化。现实总是比观念复杂得多,尤其是就爱情而言,不管你事先预想出什么定义,总会有不同的潮流和分支缠绕在一起。

6. 浪漫爱情的多样性 102
  在著名作家的笔下,浪漫爱情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卢梭赞美那种朦胧的、多愁善感、没有性欲冲动的爱情,这是一种浪漫禁欲主义;司汤达关注爱情的欺骗性,也承认爱情对于人类的幸福不可或缺;缪塞和普鲁斯特都认为浪漫爱情注定不会有好结果,同时他们都意识到了爱情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又激动人心;泛神论被看做是一种特殊的浪漫主义,认为狂热的爱本身就是神圣的;叔本华、托尔斯泰和弗洛伊德都属于悲观浪漫主义,他们认为,尽管对于热恋中的男女来说,激情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能给他们带来幸福,但实际上激情只是自然创造出来让人类繁殖的自我欺骗的伎俩。

7. 爱和激情的联系 113
  我们的存在天生就具有多样性,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一种能单独限定我们的事物,因此我们不可避免地会经历不同类型的爱。我认为没有必要把所有形式的爱都还原到激情的爱或者某些与此相关的浪漫化的倾向中。

8. 从赋予和评价的角度看弗洛伊德 124
  评价:在你自身和其他人那里发现价值的能力。赋予:创造价值的方法,这种价值不同于评价中所发现的价值,是一种全新的价值。

9. 叔本华和尼采 136
  叔本华教导人们,生命就是悲剧,因为无意义的意志把我们当做工具,只是为了使它自己能够在某些方面(在我们这里,是通过人类种族的繁衍)继续存在。叔本华觉得,没有理由无差别地去爱这种或者任何其他模式的“实在”。他强调说,意志是极其邪恶的、令人生厌的;我们的生命,在任何情况下,甚至总体上都只是毫无价值的副产品。叔本华如是说,但是尼采指责他是一个喜欢否定一切的人。

10. 婚姻的后果 149
  休谟总结说,一段美好婚姻中的爱和幸福,和恋爱中或者任何一种性爱中的感觉完全不同。

11. 二元论和弗洛伊德论情欲衰退 158
  在我看来,爱能够以无数不同的、多元化的方式出现。

12. 从浪漫主义看民主 172
  现代民主的理想是,每个人都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方式(哪怕是仅仅对他本人有好处的自我的、自私的行动)追求自己的幸福。既然如此,为什么年轻人就应该根据他所从属的社会阶层,或者按照父母的偏好来选择婚姻或性伴侣呢?为什么不能允许他们,不管为了何种目的或者出于何种情欲动机,都能根据自己的感觉自由行动呢?

13. 存在主义 180
  爱、激情、友谊、性以及所有其他人们所珍视的关系,本质上都具有一种开放的结构。在这些事情中始终都存在着巨大的模糊性,哲学家能够并且应该对此加以处理,但是,以为所有有价值的分析或者描述,都能干净利落地装进一个严格的定义中,尤其是那种预设了充分必要条件的定义中,这种看法就是愚蠢的。

14. 热爱生命:一个多元化的视角 195
  我们的生活之所以是快乐的,是因为我们能够在想象中创造美丽的、甚至是精美的概念,尤其是它还创造了爱的能力。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种能力的运用可以渗透到他们的大部分经验中,它的活力让我们有价值地活下去。

15. 协调杜威和桑塔亚纳的设想 212
  如果你问我:“关于爱,你的哲学观点到底是什么?”对此我没有任何简单的答案。我将会回答说,好吧,我已经提议在赋予和评价之间做出区分;我也在互相依赖和单方面依赖之间做出了区分,并已经简要指出,互相依赖比单方面依赖更好;我主张爱是对他人的接受,而不是对他人的占有;我指出爱有不同的类型——对事物的爱、对个人的爱、对理想的爱;我在《寻求真爱》中也对性欲、情欲和浪漫爱情做出了区分;在那本书中,我分析了社会的爱、两性的爱、宗教的爱等不同的类型,同时我也考虑了在它们之间达成一致的可能性。

16. 创造力的作用 225
  我也努力让我的构想具有包容性,能够把关于爱、同情和性的多元化的观点,与激情的和感官的区分结合起来,这种区分同样也能适用于与性无关的人际关系,它们可以是激情的,也可以是感官的,或者甚至两者都是,因为大部分人都希望能经历这两者。在所有这些情况中,我们都不应该去追求甚至期望能遇到一个简单化的解决方案。

17. 对爱的哲学的未来展望:科学与人文主义研究相结合 234
  我的观点并不是要把我们带回到中世纪或者17世纪的思维模式中;也不是为了更好地欣赏《圣约翰十字架上的基督》的成就,或者一首绝妙的、富有想象力和洞察力的诗歌;更不是为了回到19世纪,尽管那时出现了像缪塞这样才华横溢的戏剧作家,以及像司汤达和简·奥斯汀这样不可多得的小说家。我们的问题是当代的,因此我们的答案也必须是当代的。

索引 242

序言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哲学教授欧文·辛格,也许是最近50年以来在爱的哲学领域最富盛名和著述最丰的哲学家,实际上,他也是把爱当做一个专门领域进行严肃哲学研究的第一人。他的三卷本巨著《爱的本质》,已经成为该领域的奠基之作和专业经典。
本书是辛格教授对其毕生研究成果的“不全面的”总结和回顾。作者按照自己研究爱的哲学的大致时间顺序,通过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主题,概略地介绍了一些著名思想家关于爱的观点、作者对这些观点的评论以及作者本人的观点,由此构成了西方对爱进行的哲学思考的全景图。
正如作者前言中所说,本书最初是一系列采访对话的记录。文本的口语化特征对于那些没有专业兴趣的读者固然有所助益,但是,采访对话这种形式也导致作者的论述整体上显得有点凌乱,不仅每个章节的逻辑框架以及各章节之间的逻辑关联有点模糊,作者本人的观点也经常和其他思想家的观点纠缠在一起,这给一般读者的理解增加了不少困难。因此,有必要在这里简单梳理一下辛格教授的爱的哲学的基本倾向、基本方法和主要观点。
20世纪英美哲学的主流是分析哲学。分析哲学一改传统哲学致力于研究世界本原和事物本质的做法,明确地提出“拒斥形而上学”的口号。它认为哲学没有能力为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提供有价值的解决方案,因此哲学的使命不是提出一个又一个貌似客观的、系统的理论体系,而是对人类的观念、语言(日常语言和人工语言。)、科学理论进行逻辑分析和语义澄清。辛格对于哲学之使命和限度的基本看法,所秉承的正是分析哲学的思路。他说:“为任何一种关于我们的存在的宏大问题提供终极答案,不是哲学家的任务……哲学家所做的是另外的事情,他们通过让重要的观念变得更加明晰来提供帮助。”“一个哲学家的工作就是帮助我们厘清我们的观念。这也正是我努力去做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放弃为‘人类的问题’找到一种确定无疑的答案的想法。”具体到爱的哲学,辛格在本书中谈到了很多种关于爱的观点,但是他“只是把它们当做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观点来介绍,而不是试图形成一种宏大的统一理论。”尽管他的第一个三卷本巨著以“爱的本质”为名,他始终都没有像传统哲学家很有可能做的那样为“爱”提出一种排他性的本质定义,而只是对“爱”的各种类型进行现象学的分析,以及对人们关于“爱”的各种观念进行澄清和梳理。
与这种分析哲学的思路相对应,辛格的基本研究方法就是“制造区分”。他说:“我制造区分。并且,我制造的区分越多,我用以思考爱的本质的角度就越丰富。”“对于那些外延广阔的术语……我们最有可能做到的是,通过更精细的分析或剖析来澄清它们,并致力于通过新的、很可能是依次进行的区分,进一步地探索它们。”辛格所制造的区分遍布本书的所有章节,比如,对温和浪漫主义和悲观浪漫主义的区分,对宫廷爱情和浪漫爱情的区分,对赋予和评价的区分,对互相依赖和单方面依赖的区分,对性欲、情欲和浪漫爱情的区分,对激情、同情和怜悯的区分,对理解心灵的宗教的角度和审美的角度的区分,对“感官的”和“激情的”的区分,等等。他也指出了爱有不同的类型,如对事物的爱、对个人的爱和对理想的爱,以及社会的爱、两性的爱和宗教的爱,等等。这种细致入微的区分,的确能让我们避免用单一的、武断的视角来看待爱,让我们能用更加丰富的角度来思考爱,辛格对于自己的这种制造区分的方法,非常自豪,并且不忘在所有可能的场合津津乐道。
那么,辛格关于爱的哲学的主要观点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区分三个次级的问题:辛格如何看待爱这种现象?辛格如何评价其他人关于爱的观点?以及辛格如何看待不同时代的人们关于“爱”的观念?在本书中,这三个问题经常纠缠在一起,甚至辛格本人也没有对它们做过明确的区分,实际上,这也是本书的内容看起来有点凌乱的原因之一。
首先,辛格从多元论的立场来看待爱这种现象。辛格认为,我们的存在天生就具有多样性,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一种能单独限定我们的事物,因此我们不可避免地会经历不同类型的爱。所以,“我们应该从自然本身具有的多样性的角度来理解爱……人类,以及他们的关系的基本类型——比如爱——不可避免地是多元的。”他认为,爱能够以无数不同的、多元化的方式出现,比如,对事物的爱、对个人的爱、对家庭和国家的爱、对理想的爱、对神的爱、对生命的爱……所有这些不同类型的爱,我们都必须根据它们自身的特点和它们自身的独特维度来理解它们。任何一种爱,如果发挥适度,都将带来良善的结果,但是如果走向极端,都会导致悲剧性的后果,因此,辛格“拒绝用任何一种先天的等级秩序为各种爱排列饮序,也拒绝贬低这种或那种爱的价值。”他拒绝把任何一种爱限定在狭隘的定义之中,他认为,爱、激情、友谊、性以及所有其他人们所珍视的关系,本质上都具有一种开放的结构,在这些事情中始终都存在着巨大的模糊性。因此,“我从不试图为爱和性或者任何其他的东西寻找一种近似科学的描述,也没有想要对爱和性给出一个正式的界定。正如我一直重复强调的,我不相信这些外延广阔的思想范畴会顺从严格的定义或者综合性的答案。”
尽管辛格不愿意为“爱”下定义,却也无法避免针对爱这种现象提出一些明确的看法。其中有两个观点,因为其新颖性而格外引入注目。一个是关于爱的自然主义的解释。他说:“传统宗教从不同于自然的角度看待心灵,但是我从审美的角度看待心灵。心灵本身是一种自然的实在性,它和整个自然和谐一致。爱本身是一种从物质中放射出来的能量,同时也和物质类似,它是一个动态的、持续变化的过程,它从来都不是完美的,但是它能给我们力量,让我们度过短暂的却又充满意义和快乐的一生。”另一个与赋予和评价的区分有关。辛格认为,爱首先是一种评价,但是单靠评价无法清楚地解释爱是什么,我们必须从赋予的角度来理解爱。赋予,“是通过我们已经建立起来的关系,通过对人、,事物或者我们正在处理的观念的欣赏的态度,而产生新的价值。这是一种心理投射作用,是同时发生在自己和他人身上的情感价值的创造过程。”爱就是对人或事物赋予新价值的过程,因此,爱本质上一种审美,在这个过程中,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把这种观点贯彻到人类爱情上面,爱就是“接纳”而不是占有另一个人,爱是渴望和另一个人“分享”自我。
辛格关于爱的观点,也通过他对其他人关于爱的观点的评价体现出来。辛格在本书中介绍了柏拉图、莎士比亚、弗洛伊德、叔本华、尼采、萨特、杜威、桑塔亚纳等在西方哲学史上拥有重要地位的思想家和文学家的观点,并在对他们的观点进行评价的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尽管他从不忘记指出这些人的观点的新颖性和重要性,但是,毫不奇怪,他主要是从和他们辩论的立场来看待这些观点的。让我们来看看他反对什么,以及相应地坚持什么。
首先,辛格反对柏拉图的唯心主义哲学,坚持经验主义的立场。以柏拉图为代表的唯心主义者,喜欢对事物进行不断的抽象,直到最后得到完全高于自然、超越自然的抽象概念,这是一种垂直化的思想模式;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经验主义者更喜欢选择水平化的观点,他们主张,我们应该从自然本身具有的多样性的角度来理解爱,对他们来说,聚焦于所有人栖居其间的经验的和物质的世界,对于从哲学上理解这个世界来说就已经完全足够了。辛格自称是一个经验主义者,也自诩尤其能够欣赏和领会经验主义哲学的魅力,他对于哲学的抽象没有兴趣,他认为:“相比于寻找唯一答案,尤其是柏拉图所寻求的那种抽象的答案,我们更应该问一些关于现实的问题,以及对那些认识到人类参与自然的变动不居的特征的人来说,现实之中什么才是有价值的。”
基于这种认识,辛格反对柏拉图哲学中两个重要的观点:超越的概念和融合的概念。他说:“我不相信人类的爱能够从超越到更高的实在的角度进行解释。我们是这个星球上运行的各种各样的力量的综合产物,爱受到同样的限制,它不能用我们的尘世条件之外的形而上学领域来解释。”他也不赞同当我们谈论爱的时候真正感兴趣的是某种形式的融合的观念,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人格,所以对于人类来说,融合是不可能的。
其次,辛格反对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生物还原论,坚持人文主义的立场。弗洛伊德认为,本能的性欲冲动,是人类所有文明的基础,任何一种人类感情,都可以归结为性欲的不同表现形式。在辛格看来,这种朝向生物本能的还原,和柏拉图朝向超越的概念的抽象,都是错误的哲学。他说,我们的确都喜欢美满愉快的性体验,“但这并不意味着,爱,所有形式的爱,都能被归结为对性满足的、公开的、或者与生俱来的渴望。”
更重要的是,弗洛伊德的这种还原论,代表了当今人文研究领域对科学的使命及其限度的一种过分的期待。流行的思想观念认为,人类的情感、情绪能够用科学所使用的理性主义概念来解释,并且看起来似乎这些概念就已经足够。辛格“确信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他说:“艺术、情感、爱、我们的日常生活问题,都存在于科学的明确的学科话题之外。如果把这些课题都规约为科学的方法论,它们就会受到严重的伤害。因此,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研究策略,需要在科学研究之外,增加人文主义的维度和视角。”
第三,辛格反对叔本华、萨特这些存在主义哲学家以及弗洛伊德关于人类爱情的悲观主义观点,坚持谨慎的乐观主义立场。叔本华认为,爱始终是盲目的,人类对于爱的追求最终将是“徒劳无功”的;萨特认为,相爱的两个人都试图拥有对方,掌控对方,仅仅这一点,就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感情的冲突,这种不可避免的斗争一直深植于亲密的、性爱的、爱情的关系的结构之中,这种观点最后发展成一种对于人们追求幸福的所有努力的普遍怀疑。辛格不接受这种悲观主义,他对于未来抱有谨慎的乐观主义态度,因为,
“实际情况从来都是,文明一直在不断地进化发展,我相信在即将到来的岁月里,将会出现比任何曾经存在过的社会更富有、更充满爱的社会。未来的技术有可能产生新的方法来处理爱的本质和爱的能力,使我们能够超越像萨特这样的思想家觉得几乎是无法克服的疏离状态。”
第四,辛格受到桑塔亚纳和杜威的决定}生影响,主张一种有机的、自我实现的生命观。杜威提出了一组关于如何生活以及如何积极地参与社会事务的观点,他认为,生命的意义只存在于这种现象之中,即作为一个人,他能使自己的生物属性和社会属性都达到和谐圆满的状态。辛格几乎完全接受了杜威的观点,他说,无差别地爱众生,怀着积极的态度参与人生,充分利用自己身体和才智的潜能,让工作和经验充满创造力,过一种爱和奉献的生活,“这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最值得尊敬的动机和理性原则。”
辛格在介绍和评价这些观点的同时,也为我们勾勒出一条在他眼里的西方爱情观念不断发展变化的历史轨迹。辛格认为,尽管“浪漫爱情”这个概念是18世纪末期、19世纪早期浪漫主义运动的产物,但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浪漫爱情的观念,即把爱情看做是浪漫的、性欲的、亲密的现象这种认识,其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甚至更早。
从古希腊的哲学、文学开始,关于爱情的理论,以及人们所推崇的爱情模式,就处在连续不断的演化之中。希腊人认为那些精英、哲学家、哲学王是唯一有能力爱的人;然后,基督教的思想观念逐渐占据了统治地位,在中世纪,唯一被鼓励的爱就是人对神的爱;从12世纪末期或13世纪早期开始,宫廷爱情的模式逐渐在上流社会中风行,并一直延续了500年,直到莎士比亚时代;莎士比亚用自己的戏剧作品批判了宫廷爱情,并为浪漫爱情摇旗呐喊,他是西方的主流爱情模式从宫廷爱情转向浪漫爱情的关键人物;随后,17世纪发生了清教主义运动和理性主义运动,这两场运动都对浪漫爱情做出了消极的评价;到了19世纪,在法国大革命的影响下,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鼓励人们摆脱父母的干涉去爱任何他们想爱的人,浪漫主义终于横空出世,浪漫爱情模式从此成为西方人的不二之选。
正如辛格所说,“创造性的思想不可能在真空中运转,它们在生活的土壤中产生,然后,不管你是否喜欢,它们又对生活发生作用。”爱的观念也是如此,“爱在任何时候都是人们做什么或者正在努力做什么的一种反映。”辛格在西方文明变迁的大背景中来考察宫廷爱情和浪漫爱情,认为它们是推动西方的民主化进程的重要因素。
辛格认为,宫廷爱情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中世纪让基督教思想更加人性化的一种努力。宫廷爱情所推崇的人性化的爱的观念——相信一个人所能拥有的爱,不只是与神有关,也可以完全和另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异性有关——这种关于生命中有价值的东西的信念,是一个超越此前思想的重大发展。宫廷时代大大扩大了有能力去爱的人的群体,“这种变化的方向,最终会指向这样一种观念:几乎所有人都能爱,并且能爱得很好。这是西方历史上发生的、涉及生活的许多方面并持续好几个世纪的民主化进程的一部分。”
19世纪的浪漫主义,认为人类个体,尤其是年轻的男人和女人,能够达到一种情感的存在状态。这种情感状态的最典型的特征是,“性欲和性爱的激情,被看做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真正的浪漫结合的本质,是所有广义上的爱情的基础,实际上也是生命中唯一能创造意义和良善的事情。”这种态度导致了对不同的恋爱对象和不同的性行为方式的更大的宽容,如果是激情决定了什么是良善以及什么让生命有意义,那么获得激情的来源或者方式就不那么重要了,因此同性恋的合法性就成了浪漫主义的一个自然的后果。在浪漫主义看来,感情是人性中最重要的部分,而现代民主的理想是,每个人都有权利按照自己的方式追求自己的幸福,因此,现代民主可以被看做是浪漫主义态度的一种体现。“正是浪漫主义,在具体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环境中,与民主精神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
在这个序言中完整地阐释辛格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希望,这个梳理和介绍能让读者更方便地进入到辛格的论述中。需要指出的是,尽管本书的中文译本叫做《爱情哲学》,但是辛格在本书中所讨论的问题,远远不只是爱情哲学,甚至也不只是爱的哲学,他实际上是通过这些问题来探讨一个更伟大的主题:如何过健康、良善和有爱的生活。正如他所说:“最重要的是,要尽你所能去追求当下最完美的生活,同时又能保持积极的状态并掌控着你的才能……不间断地利用自己的才智和身体,过一种爱和奉献的生活……这是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最值得尊敬的动机和理性原则。”

文摘
版权页:



但是,由于数学只是一种对现实的抽象,所以它不能揭示,我们如何才能在没有任何确定性的情况下与自然和世界和谐相处。
本质上,爱与抽象和具体之间的关系存在普遍的、密不可分的联系。抽象和具体都可以看做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的一个方面,它们都涉及广泛的领域。就我们的存在而言,我们同时符合这两种范畴。如果我们像数学家可能做的那样,冥思苦想着完美性,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不那么完美的现实。我们的冥思苦想,或许包含着某种完美的内容,但这只是一种思想游戏,它一直是很不完美的,众所周知是不切实际的、不全面的,像我们存在的所有其他方面一样,它在本质上是多样化的。
我在《情感与想象力:我们的生存之充满活力的变化》中发展了这种观点。生存的变化充满活力,是因为我们的生存程序中包含着对激动人心的理想的追求。

内容简介
  《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是一本探索爱的哲学的入门书。作者欧文·辛格为世界知名的爱情哲学研究者,在《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中,他整理了自己多年学习和研究的成果,试图更为清晰地梳理自柏拉图、尼采、叔本华以来各位哲学大师关于爱的观点,清晰地解释了自己关于爱的独特结论。《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爱情、理解婚姻,进而更好地理解生命的意义。
  《爱情哲学:西方世界广受欢迎的爱情课》适合哲学研究者以及所有对爱有所感悟的人阅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