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理想国.pdf

女人的理想国.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身份迷乱的当代中国,前现代、现代、后现代多重并置
被誉为当代中国最杰出的女性主义批评家的张念,以女性主义政治学的独特视角
探询自由、革命、伦理、权利等一些同样困扰着男性世界的大问题
朱大可作序言,刘擎、严搏非、吴亮、李公明诚挚推荐
柔软的学术论文集,以女性的视角发出少数派的声音,是当下中国文化批评领域学术视野中独特而不可忽视的力量。

名人推荐
从新文化运动到今天,一百年即将流逝,而在政治生活领域,中国女性从未获得真正的解放,它依然在期待某种触及本质的现代性转型,张念作为一个女性主义思想者,将成为这场思想/生活革命的先驱。 --朱大可(文化批评家)
  在政治、性别、日常生活与文化生产交错的幽暗地带,张念开拓出自己独具一格的批判言路。她的书写兼具学者与作家的优异品质,旁征博引却直指现实,知觉的敏感与理论的锐利同样令人惊叹。在当今中国的公共论述中,这部文集是激发思考的罕见文本。   --刘擎(政治哲学教授)
   张念以政治女性主义的利剑,无畏而严谨地剖析着男权社会与极权政治的权力同构,深刻地揭示了存在于性别、欲望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利益密码,同时以其对自由、平等、解放等政治愿景的殷切期待,为命运与政治共同体的伟大转型予以艰辛的理论辩护与思想探索。 --李公明(评论家、美术史教授)
  男人的理想国属于柏拉图,女人的理想国属于张念。 --吴亮(文学批评家)

作者简介
张念,生于20世纪70年代,女性主义批评家,哲学博士,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女性主义理论、政治哲学与文化批评,在国内学术文化期刊发表相关论文近百篇,曾在《南方都市报》《东方早报》《经济观察报》《广州日报》等主流媒体开设文化批评类专栏,接受报纸、电视专题采访多次,被媒体誉为"新锐女权主义批评家"。已出版学术专著《性别政治与国家--论中国妇女解放》,批评集《心理气候》《持不同性见者》《不咬人的女权主义》等。

目录
序:生活-思想革命的先驱 朱大可
上辑 处境与意志
自由女人批判
革命政治中的伦理难题
人权平等与女权平等的政治抗辩
三种权利的性别表征
中国家庭及其性交换--以母亲形象、妻妾形象为例
中国历史的即兴表演者
深渊、敌人以及性别政治
谁之困境 何种幸福
一份女权祖母的精神遗嘱
女人的理想国
摩登女性与东方宝贝
互联网与女幽灵
城市空间的性别魅影
当"法国妇女"遇上"中国妇女"
批判是为了解放自我
支撑暴政的情感因素
性别公式及其永恒想象
性的革命与反革命
传统之于女人,或妇道的养成
后现代观察下的中国妇女

下辑 阐释与理智
朗读者 告密者 审判者
事件烟雾中的文学建制
言辞、文化然后道成肉身--文学与公共性的悖论
这十年,我的"生活世界"
生命政治的话语标本
三峡、底层以及现实主义的冷修辞
当代中国文化谱系中的身体政治
文学与政治的对位法
《收租院》:作为政治的主题公园
有关20世纪70年代的记忆秩序
人性限度之内的《革命人》
现代汉语写作的原始事件
犬儒主义:中国式的启蒙逆子
尼采的还魂术
权力与越轨
人性和风俗习性的思索者
何谓中国观念的"真"--有关激进左翼的后革命理论

附:尽量打开个人话语的黑匣子--张念对话王小鲁
后记

文摘
革命政治中的伦理难题
  三位女人
  1932年,照片上的曾志身着一件深色毛线衫,领边和袖口处,浅色毛线挑出几道细细的条纹,打底的是一件薄呢衬衣,不对称的领口裁剪,显示着主人不凡的着装品位。浓黑的秀发,安静地簇拥着她秀美的双颊,她21岁,有着21世纪文艺女青年的神态,眼神飘忽忧郁。这位气质脱俗的女人,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当时她正在厦门从事着危险的地下工作,不惧砍头。6年前,15岁的曾志是"农民运动讲习所"唯一的女兵,接受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思想。有天夜里,出身官宦之家的男共产党员夏明震(大名鼎鼎的夏明翰之弟),以夜深城内戒严为由,在曾志的床边和衣而眠。讲习所舆论哗然,促成了曾志并不情愿的第一次婚姻。曾志的母亲是女儿坚定的支持者,这位出生在前清、裹着小脚的湖南女人,出面退还了女儿7岁时接收的包办婚姻聘礼,让女儿放心去做她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情。
  而在1936年,遥远的北平,有位文艺女青年杨沫,刚刚怀上了教书先生张中行的孩子,她已经厌恶了围着锅台转的生活,正准备和张先生分手。她爱上了一位英俊儒雅的共产党人马建民,她想入党,她认为革命代表着中国的未来。于是她就怀着张中行的孩子,成了马建民的妻子。
  依然是这一年,华中大武汉,容貌出众、口才卓越的中学生范元甄,正在救亡运动的讲台上演讲,给共产党人王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明说,这个人应该让她入党,得到的回答是,她已经是党员了。当时,小知识分子范元甄还处在热恋之中,她的爱人就是党内的才子加美男、当时的国立武汉大学学生李锐。
  铭记这些个人生命的场景,是为了返回革命的原点,就是说,没有任何历史类型学的裁判,可以抽象地将整整一代人的经验全部涵盖,从而抹去时代、欲望、品质、天赋、个性等因素在历史中的结构性功能。整体的错误并不能推导出个人的失败。因为只有在个人的维度上,真理才会发生。
  如果将一种革命的精神现象学,投射到这三位女性共产主义者身上,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她们都堪称女性精英:秉持理想、渴望超越、敢于行动。之所以强调她们的性别身份,是因为在以后的岁月里,经历了战争与各种政治运动之后,当她们忘记自己的性别身份,被锤炼成一名忠贞战士的时候,她们已经身为人母。成为母亲的女人,还没有等到历史的裁度,首先迎来的是子女们以母爱匮乏之名,对她们进行的评判;或者来自自身的,以性别名义进行的自我勘察--这在男性革命者那里比较少见,革命后代回忆父亲,大多记录其功绩,较少追讨父爱的缺失。对于女战士来说,做母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曾志在其自传《一个革命的幸存者》前言中,坚定地写道:"我始终将自己的政治生命看得更为重要,而把家庭、子女、感情看得较轻、较淡。只要为了党的利益和需要,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生命。因为我不仅是一个女人,更是一名战士。"一种圣斗士般强硬的头脑,支撑着生命的全部价值与意义,思想有多坚定,行动就有多执著。从"农民运动讲习所"女兵,到胡耀邦麾下协助其平反冤假错案的中组部重要成员,半个多世纪,曾志的一生涵盖了中国革命的各个环节。尽管她在自传中偶尔流露出母职疏忽的遗憾,但"更多是一名战士",如此壮志凌云,被其女儿陶斯亮理解为比"母亲"更多的"精神遗产"。可以看淡家庭,但孩子却无从、无能、无力看淡母爱,这是"身为女人"的伦理困境。作为母亲的杨沫和范元甄,就遭遇了成年子女的倒戈与审视。
  范元甄的女儿李南央几近控诉的文字《我有这样一位母亲》,曾在多年前的思想界掀起波澜。私领域的事物再度曝光,比如家庭生活,夫妻间的日常龃龉,革命者的情欲关系,婆媳关系等,所有的问题的纽结在范元甄这边:她多疑、暴戾、冷血,在这些多边的折磨关系中,一个早熟的革命者怎么成了伦理视线中的疯女人?但这并不影响她依然是一位"革命者",除了背叛有关"女人"的普遍属性,她从没有背叛她自己--她痛骂定居海外的女儿是资本主义的走狗。在信仰的维度上,理性与疯癫互为镜像,母亲会变成"圣徒-妖怪"。终极信仰与普世价值、垂直维度与水平维度、空间与时间的矛盾体,纠结在脆弱的母女关系中。向冷漠的历史理性(必然性)讨要母爱,这是李南央的误判。千差万别的个人已经打包成人民意志,到了人民"苏醒"成个人的时代,女革命者依然蜷缩在"政治信仰"的硬核之中,缺乏现实感以及时间性。或者说,一种革命的原质性的存在看上去就像贝类生物一样丑陋。如果没有贝壳的包裹,这无形无状的存在,作为本质的形象,是人们不愿直视也不敢直视的。
  据阿伦特考证,"革命"一词在拉丁文中指的是某种宇宙运行规律。革命的深奥表征在黑格尔那里,就是历史哲学,也即辩证法。革命如果是某种历史内核,是深不可测的"理性深渊",那么孕育历史万物的母体,其显与隐的运作,就发生在有关真理的话语实践之中。当个人被拽入极端的实践,这个个人应该披盔戴甲,不是为了抵御敌人,而是为了抵御革命本身,比如曾志常常告诫自己的:尽点妻子的义务。
  当革命被指派为身份功能的时候,殉道者的功绩才具有时效性,这是政治的显性运作。而当革命还原成某种思维模态,革命的隐性运作使得革命本身必然遭到怀疑。这并非意识形态之争,女革命者没有及时更换身份马甲,就是说她们还沉浸在本质即现象的同一性之中,无需征用原质的母体形象,女人就是某种特别的母体。一个女革命者在一定程度上更接近革命,她不用装扮,她就是革命本身。因此,她们也显得更加忠贞,或者更加顽固。
  在作家老鬼(马建波)的眼里,母亲杨沫可爱又可恨。他怀着不可遏止的恋母情结--可能与其作家气质有关,尽可能地去理解母亲的"反常"。回忆母亲的文本,实际上是作家本人,携裹着坎坷多艰的激情,刻写自己的生命曲线。他在时间的单行道上,总结着母亲晚年的"善行",抱怨着母爱的匮乏。但在情感深处以及空间层面,母亲不费一兵一卒,完全征服了儿子。一个红卫兵革命小将追忆老革命家,不肖之子书写革命母亲,"革命"话语搭建起层叠结构,参差对照,《母亲杨沫》是作者不自觉地完成了的有关革命的隐性书写:他不关心成败,他注重火焰本身。革命的炼金术在于铸造不屈而高贵的灵魂。
  这些智慧、美丽而勇敢的女人,被历史看见的女人,被儿女书写的母亲,当她们老了,被后来的人们冠以"马列主义老太太"之名。她们刻板,严厉,不近人情,不可理喻,甚至歇斯底里,这些性格形象意味着她们把全部的激情与爱,都献给了一种主义,无对象,无客体,正如她们年轻的时候,爱一个男人和热爱共产主义是对等的一样。她们并不通晓政治,她们只知道"爱",无条件地爱。如果要审判一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就意味着审判一个"女人",如果女人是非政治的,那么审判女人就具有政治价值。

内容简介
在"成为女人"的后哲学宣言下,本书关切的是汉语中的性别观念如何影响并建构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历史以及我们的政治样态。一种值得期待的政治愿景,实际取决于人 们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与实践:如何探索自我与发展自我?如何在细小的生活剖面涵养一种权利观,并将权利转化成一种人与人之间应有的恰当的态度?平等价值是如何在解放女人的同时制造了女人的伦理难题的?从命运共同体到政治共同体的转化如何成为可能?这些仅仅属于女人的问题,可以让我们重新思考自由意志与道德理想的平衡性。我认为,在最根本的意义上,自由女人与自由国家息息相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