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策纵作品集4:经典训诂.pdf

周策纵作品集4:经典训诂.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周策纵作品集:经典训诂》
编辑推荐:
推荐一:《易经》中有哪些古代疾病与针灸医术的记录?
     《养生主》为何是《庄子》全书中最重要的一篇?
     “巫”字是从“玉”字演变而来?
      满城汉墓出土错金银鸟虫书铜壶铭文如何解读?
推荐二:《孟子》《庄子》《论语》《易经》,训诂经典,精微通达

名人推荐
策纵先生久居美国,为中外咸知的名教授,博学而多才,思深而文密,我曾称他是一位综合性学者,因为学者兼中西,又通古今。他作七律诗极有精思新句,不落巢臼,然而也善于写写“白话新体诗”,都有雅人深致而无时俗庸陋气。盖根底厚,天赋高,又非常用功,精力充沛——我没见过他在百端忙碌中有过一回露出倦容。所以学有成就,总非偶然之事。
——周汝昌

作者简介
周策纵,湖南省祁阳县人,是名满中外的汉学大师。周教授1942年毕业于中央政治大学,1948年赴美留学,获密歇根大学硕士及博士学位。其后任教威斯康星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及历史系,被授予“终身教授”荣誉称号。其代表作《五四运动史》(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于1960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影响甚广。周教授于学无所不窥,甲骨、金文、经学、红学、历史、诗歌、小说、翻译等皆有所涉猎;为文熔铸古今,汇通中外。既为当今士林仰望,亦足为后世所宗。

目录
细目
一《易经》“修辞立其诚”辨
(一)近人引释质疑
(二)前人训解之差异
(三)较新的辨释
二《易经》里的针灸医术记录考释
(一)“咸”即针刺之“针”字
(二)“艮”有“砥”刺义
(三)《易经》“咸”“艮”卦爻辞新解
(四)从后世医书推测《易经》的针灸
(五)余论
三孟子“义利之辨”别解
四《庄子·养生主》篇本义复原
(一)《养生主》与《黄帝内经》
(二)知与德的限度:不可伤生
(三)“缘督为经”的四个结果
五说“必也”与“无已”
六说《论语》“史之阙文”与“有马者借人乘之”
七说“尤”与蚩尤
八一对最古的药酒壶之发现
九“巫”字初义探源
十A New Theory on the Origins of Mohism
出版后记

后记
出版后记
  提起周策纵教授,很多读者会在第一时间想起在海内外产生巨大影响的《“五四”运动史》,想起他对《红楼梦》的研究及独到见解。其实,周策纵教授一生于学问可谓无所不窥,涉猎范围包括甲骨文、金文、历史、诗歌、小说、翻译、经学等领域。他倡导的将中国传统的考据学与西方汉学的治学方法与精神结合在一起的研究方法更是具有世界性意义。
  本次出版的《周策纵作品集》囊括了周策纵教授的个人回忆,及其在“五四”运动、红学、文学、历史、哲学、经学等领域最具代表性的文章,共分五册出版,为中国文史及周教授生平研究提供了宝贵材料。本册选取了周策纵教授训诂学方面的经典文章,包括对《易经》中“修辞立其诚”的释读、对《易经》中针灸医术记录的考释、对《庄子·养生主》篇的本义复原,以及对《论语》中“史之阙文”与“有马者借人乘之”的新解。
  本套丛书采用商务印书馆(香港)《周策纵文集》书稿,经重新编排、校订,将周策纵教授关于“五四”运动与《红楼梦》的文章单独成书,以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已经出版的第一册至第三册分别为《忆己怀人》《文史杂谈》《〈红楼梦〉大观》;即将出版的《周策纵作品集》第五册选取了周策纵教授诗词与其人其事的相关文章,敬请期待。
  
  服务热线:188-1142-1266 133-6631-2326
  服务信箱:reader@hinabook.com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12月

文摘
版权页:



四《庄子·养生主》篇本义复原
约在二十年前,奉读友人王叔岷教授有关《庄子》的大著,自觉对《养生主》篇颇有新解,主要的是认为篇后的四个寓言故事乃是用来分别说明首段所说的四个作用。而后人未注意,以致全篇的组织和主旨便一直没有读得明白。由于叔岷教授是我敬佩的校勘和释《庄》专家,我便写信去新加坡请教他我这解释是否已有前人说过。他回信说此意殊新,并鼓励我发表。我因手头资料不足,未能遍查前人著述,不敢自信,牵延多时。近因吴宏一教授为创办《集刊》征稿,特草此文,以就教于高明。
由于我的解释牵涉到全篇的组织,必须看到全文,才能说清,且因原文并不太长,所以先录全篇,依我的解释分段标点如下:
内篇《养生主》第三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郄,导大窾,因其固然。技(枝)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闲,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闲,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也?天与?其人与?”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人之貌有与也,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蕲畜乎樊中。神虽王,不善也。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曰:“然。”“然则吊焉若此,可乎?”曰:“然。始也吾以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蕲言而言,不蕲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谓之遁天之刑。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古者谓是帝之县解。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古今来解释此篇者,固然佳作如林,但依我看来,却都未尽得其原义。其故一在于没有特别注重探求原篇写作的知识背景,一在于未细审全篇的结构和推理方式。现即从这两方面来加以解说。

内容简介
《周策纵作品集:经典训诂》收录了周策纵教授训诂学相关的十篇文章。探讨了包括对《易经》中“修辞立其诚”的释读、对《易经》中针灸医术记录的考释、对《庄子•养生主》篇的本义复原,以及对《论语》中“史之阙文”与“有马者借人乘之”的新解。
《孟子》《庄子》《论语》《易经》……这些经典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后人对其中的许多内容产生了很多误读,而对经典的误读会让我们歪曲古人的本意,进而误解前人的思想。周策纵教授通过翔实的考证、有理有据的分析,对这些经典中的一些问题作出了新的释读,也为我们阅读经典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