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言.pdf

新知言.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冯友兰对《贞元六书》写作的表述:
我认为中国过去的正统思想既然能够团结中华民族,使之成为伟大的民族,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泱泱大国,居于领先的地位,也必然能够帮助中华民族渡过大难,恢复旧物,出现中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

名人推荐
他在1942年写的《新原人》中写出了他的境界说——他的哲学的灵泉。此书自序一开始就写了张载四句,接下去便说:“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身立命之用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非曰能之,愿学焉。”我一直认为,“贞元六书”的几篇短序都是绝妙文章,表现了父亲的心胸气魄。听人说有哲学教师讲张载四句竟至泪下,可知怀有为国家致太平,为亿兆安身立命这种深情的人并非少数。
——著名作家、冯友兰的女儿 宗璞(冯钟璞)
《新世训》这本书一名《生活方法新论》。这是二十年来同类的书里最有创见最有系统的一部着作。同时又是一部有益于实践的书。书中所讨论的生活方法似乎都是着者多年体验得来的,所以亲切易行。本书中所指示的生活方法多是从日常行事中下手,一点不含糊,当下便可实践,随时随地都可实践。
——著名作家、学者 朱自清
冯友兰先生于30年代之初出版了《中国哲学史》两卷本,对中国哲学思想史的研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1938年至1946年间又撰写了《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合称《贞元六书》,意图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当时中国正处在抗日战争至抗战胜利的时期。所谓“贞元”意谓“贞”下起“元”即旧时代的结束与新时代的开始,意谓抗战建国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冯先生在几本书的序言中表示了他的用意。他说:“贞元者,纪时也。当我国家族复兴之际,所谓贞下起元之时也。”(《新世训•自序》,又说:“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心立命之用乎?”
——国学大师、哲学家、原北京大学教授 张岱年
  冯先生是用西方的方法建立自己哲学的第一人。他创立的“新理学”体系,把中西哲学给融合起来了。到现在为止,在中国现代哲学家中间,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位能吸收西方哲学家的思想来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的。
  《贞元六书》中有一本《新世训》,讲的是做人的道理,当时我们这些进步学生一般不喜欢。现在我的看法完全改变了。冯先生确实有哲人的睿智和远见。
——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著名学者 汪子嵩
  “新理学”体系的核心是境界说。冯先生主张提升人生境界,其中的重要环节就是从功利境界到道德境界的跨越。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很需要的。
  中国的传统教育是重视礼乐教育,西方是重视体育和音乐教育。在礼乐的教育之下,培养出来的人可能不是强者,但他总是仁人、好人。冯先生认为中国文化的好处,是培养出来好人。
——北京大学教授、翻译家 许渊冲
今年是西南联大成立七十周年,冯先生《新理学》发表七十周年。我在昆明参加第八届冯学研究会,参观西南联大遗址,对我很有震动。
  开幕式上,我说我参观西南联大有两种激情支配我。第一种就是爱国主义。我看了西南联大的碑文,其中有一个写了“诗人的天赋是爱,爱自己人民,爱自己祖国”。当时的西南联大,不管是教授、老师还是学生,都是这样。
  第二点就是学术研究至上。西南联大如果没有学术,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当时梅贻琦有句话,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什么是大师?学问好,学问大,这样的人,西南联大确实有好多。就是这么两点。
  那么这两点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两点密切相关,西南联大中国最好,好在什么地方呢?抗战期间,很多人上战场拿起枪打日本鬼子。而冯先生,在西南联大,拿起笔,为中国文化未来的发展作研究,这是一种很长远的眼光。打完日本鬼子,中国怎么建设?大学必须讲求学术自由。要让像冯先生这样优秀的教授,独立思考,系统思考。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经济建设是一方面,文化建设同样重要。文化建设的核心,就是学术。
  冯先生关注的东西,现在都成为我们学术界热点讨论的话题。什么“照着讲”、“接着讲”,比如说“抽象继承法”。冯先生很强调问题意识,他知道当前的社会,人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接着以很简捷的形式表达出来。这一点我本人做不到,没有冯先生这个眼光。另外就是他系统地思考。“贞元六书”每本书都二十多万字,很有系统性。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胡 军
《新世训》的各章都先在《中学生》杂志发过,指导青年人生和修养成为它的基调,虽然它在体系上也可以说是《新理学》哲学的一种应用,是对把传统理学的道德教训应用于现代生活的一种新论。
——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 陈 来
《新原道》“新统”一章写完,著者似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此是学问之乐,也是孔颜之乐(最后以圣人之境结)。
——著名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刘梦溪
冯先生并非只局限于哲学史家而已,他更是一位一口气写下了6本书,创造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体系的一位大哲学家。他回忆说:“在抗日战争时期,颠沛流离将近十年的生活中,我写了六部书:《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哲学主要是研究宇宙与人生的问题。所以,冯先生在《新理学》里讲自然方面比较多,其余五部书里讲社会和个人比较多。《新理学》是他当时哲学体系的一个总纲,其余五部书则是这个总纲的运用。正是这6本系列丛书,标志着冯先生是“卓然能自成一系统”的大哲学家。这,获得了中外同行的广泛认同。
——南京大学教授 钱耕森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冯友兰以其《中国哲学史》和《中国哲学简史》以及“贞元六书”已经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了。他不仅是治中国哲学史方面无人出其右的中国哲学史家,而且还是一位具有开创性的现代哲学家。单纯曾经就“近百年以来,在文史哲三大领域中谁是领头的代表人物”这个问题,请教过张岱年,张先生回答说,“哲学方面是冯友兰、史学是陈寅恪、文学是王国维,他们三个分别是这三个领域的顶级人物”。
——著名学者 林可济

冯友兰的《新理学》历来被视为纯哲学的重要著作,但“贞元六书”其实是包含巨大文化关怀的整体,
——北京大学教授 张颐武
二十世纪的中国哲学与冯友兰的名字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不仅完成了三套完整的中国哲学史著作,而且还创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他所完成的三套中国哲学史著作是《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及《中国哲学史新编》;他的新理学体系则由六本独立的著作构成,分别是《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及《新知言》。他的哲学史著作大体上可由书名推知内容;他的哲学著作则蕴含丰富,被专业内人士雅推为“贞元六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单 纯

作者简介
冯友兰:中国20世纪哲人、杰出的思想家、学术大师。曾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哲学系主任、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学部委员。他以《中国哲学史》和《贞元六书》等著作,成为近代以来能够建立哲学体系的哲学家之一。他是对20世纪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哲人。

目录
自序 /001

绪论 /005

第一章 论形上学的方法 /013

第二章 柏拉图的辩证法 /031

第三章 斯宾诺莎的反观法 /049

第四章 康德的批判法 /067

第五章 维也纳学派对于形上学底看法 /089

第六章 新理学的方法 /101

第七章 论分析命题 /117

第八章 论约定说 /131

第九章 禅宗的方法 /145

第十章 论诗 /165

序言
前发表一文《论新理学在哲学中底地位及其方法》(见《哲学评论》八卷一期至二期),后加扩充修正,成为二书,一为《新原道》,一即此书。《新原道》述中国哲学之主流,以见新理学在中国哲学中之地位。此书论新理学之方法,由其方法,亦可见新理学在现代世界哲学中之地位。承百代之流,而会乎当今之变,新理学继开之迹,于兹显矣。将返北平,留滞重庆,因取已抄成之稿,校阅付印。新理学之纯哲学底系统,将以《新理学》、《新原人》、《新原道》及此书,为其骨干。《新理学》脱稿子南渡途中,此书付印于北返道上,亦可纪也已。写此书时,与沈公武先生有鼎时相讨论,原稿承金龙荪先生岳霖校阅一过,多所指正,并此致谢。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冯友兰序于重庆。

文摘
以人生为对象而思之,就是对于人生有觉解。于《新原人》中,我们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其主要底一点,是人对于他的生活有觉解。如果禽兽亦对于它们的生活有觉解,我们可以说:人对于他的生活,有较高底觉解。此所谓觉是自觉,此所谓解是了解。人做某事,了解某事是怎样一回事,他于做某事时,并自觉他是在做某事,这就是他对于做某事有觉解。这也就是他对于他的生活的片断有觉解。不过一般人虽对于他们的生活的片断有觉解,但未必对于他的生活的整个有觉解。一般人虽都有觉解,但未必了解觉解是怎样一回事;于有觉解时,亦未必自觉他是有觉解。这就是说,他未必觉解其觉解。人的生活的整个,就是人生。对于人生底觉解,就是对于人生底反思底思想。对于觉解底觉解,就是对于思想底思想。这种思想,如成为系统,即是哲学。
这可以说是人的心的向内底发展。说到向内底发展,颇可引起误会。因为有些人说到心的向内底发展,有轻视或敌视中国哲学史中所谓外物的意思。他们作中国哲学史中所谓内外之分,有中国哲学史中所谓“是内而非外”的倾向。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所谓心的向内底发展,不过是说,人注意到他自己的全部生活,他的全部生活,包括了中国哲学史中所谓内外。
在《新理学》中我们说:哲学乃自纯思之观点,对于经验,作理智底分析、总括,及解释,而又以名言说出之者。这是就哲学的方法及研究哲学底出发点,以说哲学。凡有关于实际底学问,都需以经验为其出发点。因为所谓实际,就是经验的对象,或可能底经验的对象,纯思是哲学的方法。理智底分析、总括及解释,是思的方法。此所谓理智底,亦可以说是逻辑底。我们用理智对于经验作分析、总括,及解释,所得底是逻辑底分析、总括,及解释。说理智底,是就我们的官能说;说逻辑底,是就所得底结果说。
在《新理学》中,我们说到思与想的不同。在中国旧日言语中,本来有此分别。《世说新语》说:“卫蚧总角时,问乐令梦。乐云:‘是想。’卫曰:‘形神所不接而梦,岂是想邪?,乐云:‘因也。未尝梦乘车入鼠穴,捣齑瞰铁杵,皆无想无因数也。’卫思‘因’,经日不得,遂成病。”(《文学篇》)在这一段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中国旧日言语中思与想的分别。我们说“纯思”,我们是要表明,在哲学中不可有想的成分。近来底中国言语,以“思想”二字合文,表示思。我们上文所谓思想,意思就是思。
我们对于经验,可以注意于其内容,亦可只注意于其程序。所谓经验的内容,就是经验者对于经验的对象所有底知识。对于经验底理智底分析、总括,及解释,又可分为对于经验的程序者,及对于经验的内容者。前者就是哲学中底知识论,后者就是哲学中底形上学。
形上学是哲学中底最重要底一部分。因为它代表人对于人生底最后底觉解。这种觉解,是人有最高底境界所必需底。我们对于经验的内容,作逻辑底分析:总括及解释,其结果可以得到几个超越底观念。所谓超越就是超越于经验。用中国哲学史中底话说,就是超乎形象底。我们的理智,自经验出发而得到超越于经验者。对于超越于经验者底观念,我们称之为超越底观念。这几个超越底观念,就是形上学底观念,也就是形上学中底主要观念。
形上学中底主要观念,既都是从纯思来底,所以形上学并不能增加人对于实际底积极底知识。在这一方面,它有似于逻辑算学。逻辑算学虽亦不能增加人对于实际底积极底知识,但其中亦有一套原则公式,为科学所依靠,以求积极底知识。由此方面说,我们可以说,逻辑算学可以间接地增加人的积极底知识。它们虽不依靠科学,科学却要依靠它们。形上学既不依靠科学,科学亦不依靠它,它是真不能增加人的积极底知识。它也有一套命题,但这一套命题,都近乎是自语重复底。从求积极底知识的观点看,这一套命题,没有甚么用处,可以说是“废话”。
不过形上学的功用,本不在于增加人的对于实际底积极底知识。形上学的功用,本只在于提高人的境界。它不能使人有更多底积极底知识。它只可以使人有最高底境界。这就是《新原人》中所谓天地境界。人学形上学,未必即有天地境界;但人不学形上学,必不能有天地境界。P9-11

内容简介
《新知言》是论述哲学的方法论的著作。它纵横捭阖,从哲学方法的角度解说柏拉图,分析斯宾诺莎,评点康德,批评维也纳学派,论述了新理学的哲学方法体系,以此来阐述新理学在中国现代哲学中的地位,为中国哲学的发展廓清一条道路。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