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理学.pdf

新理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冯友兰对《贞元六书》写作的表述:
我认为中国过去的正统思想既然能够团结中华民族,使之成为伟大的民族,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泱泱大国,居于领先的地位,也必然能够帮助中华民族渡过大难,恢复旧物,出现中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

名人推荐
他在1942年写的《新原人》中写出了他的境界说——他的哲学的灵泉。此书自序一开始就写了张载四句,接下去便说:“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身立命之用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非曰能之,愿学焉。”我一直认为,“贞元六书”的几篇短序都是绝妙文章,表现了父亲的心胸气魄。听人说有哲学教师讲张载四句竟至泪下,可知怀有为国家致太平,为亿兆安身立命这种深情的人并非少数。
——著名作家、冯友兰的女儿 宗璞(冯钟璞)
《新世训》这本书一名《生活方法新论》。这是二十年来同类的书里最有创见最有系统的一部着作。同时又是一部有益于实践的书。书中所讨论的生活方法似乎都是着者多年体验得来的,所以亲切易行。本书中所指示的生活方法多是从日常行事中下手,一点不含糊,当下便可实践,随时随地都可实践。
——著名作家、学者 朱自清
冯友兰先生于30年代之初出版了《中国哲学史》两卷本,对中国哲学思想史的研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1938年至1946年间又撰写了《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合称《贞元六书》,意图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当时中国正处在抗日战争至抗战胜利的时期。所谓“贞元”意谓“贞”下起“元”即旧时代的结束与新时代的开始,意谓抗战建国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冯先生在几本书的序言中表示了他的用意。他说:“贞元者,纪时也。当我国家族复兴之际,所谓贞下起元之时也。”(《新世训•自序》,又说:“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心立命之用乎?”
——国学大师、哲学家、原北京大学教授 张岱年
  冯先生是用西方的方法建立自己哲学的第一人。他创立的“新理学”体系,把中西哲学给融合起来了。到现在为止,在中国现代哲学家中间,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位能吸收西方哲学家的思想来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的。
  《贞元六书》中有一本《新世训》,讲的是做人的道理,当时我们这些进步学生一般不喜欢。现在我的看法完全改变了。冯先生确实有哲人的睿智和远见。
——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著名学者 汪子嵩
  “新理学”体系的核心是境界说。冯先生主张提升人生境界,其中的重要环节就是从功利境界到道德境界的跨越。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很需要的。
  中国的传统教育是重视礼乐教育,西方是重视体育和音乐教育。在礼乐的教育之下,培养出来的人可能不是强者,但他总是仁人、好人。冯先生认为中国文化的好处,是培养出来好人。
——北京大学教授、翻译家 许渊冲
今年是西南联大成立七十周年,冯先生《新理学》发表七十周年。我在昆明参加第八届冯学研究会,参观西南联大遗址,对我很有震动。
  开幕式上,我说我参观西南联大有两种激情支配我。第一种就是爱国主义。我看了西南联大的碑文,其中有一个写了“诗人的天赋是爱,爱自己人民,爱自己祖国”。当时的西南联大,不管是教授、老师还是学生,都是这样。
  第二点就是学术研究至上。西南联大如果没有学术,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当时梅贻琦有句话,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什么是大师?学问好,学问大,这样的人,西南联大确实有好多。就是这么两点。
  那么这两点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两点密切相关,西南联大中国最好,好在什么地方呢?抗战期间,很多人上战场拿起枪打日本鬼子。而冯先生,在西南联大,拿起笔,为中国文化未来的发展作研究,这是一种很长远的眼光。打完日本鬼子,中国怎么建设?大学必须讲求学术自由。要让像冯先生这样优秀的教授,独立思考,系统思考。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经济建设是一方面,文化建设同样重要。文化建设的核心,就是学术。
  冯先生关注的东西,现在都成为我们学术界热点讨论的话题。什么“照着讲”、“接着讲”,比如说“抽象继承法”。冯先生很强调问题意识,他知道当前的社会,人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接着以很简捷的形式表达出来。这一点我本人做不到,没有冯先生这个眼光。另外就是他系统地思考。“贞元六书”每本书都二十多万字,很有系统性。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胡 军
《新世训》的各章都先在《中学生》杂志发过,指导青年人生和修养成为它的基调,虽然它在体系上也可以说是《新理学》哲学的一种应用,是对把传统理学的道德教训应用于现代生活的一种新论。
——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 陈 来
《新原道》“新统”一章写完,著者似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此是学问之乐,也是孔颜之乐(最后以圣人之境结)。
——著名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刘梦溪
冯先生并非只局限于哲学史家而已,他更是一位一口气写下了6本书,创造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体系的一位大哲学家。他回忆说:“在抗日战争时期,颠沛流离将近十年的生活中,我写了六部书:《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哲学主要是研究宇宙与人生的问题。所以,冯先生在《新理学》里讲自然方面比较多,其余五部书里讲社会和个人比较多。《新理学》是他当时哲学体系的一个总纲,其余五部书则是这个总纲的运用。正是这6本系列丛书,标志着冯先生是“卓然能自成一系统”的大哲学家。这,获得了中外同行的广泛认同。
——南京大学教授 钱耕森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冯友兰以其《中国哲学史》和《中国哲学简史》以及“贞元六书”已经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了。他不仅是治中国哲学史方面无人出其右的中国哲学史家,而且还是一位具有开创性的现代哲学家。单纯曾经就“近百年以来,在文史哲三大领域中谁是领头的代表人物”这个问题,请教过张岱年,张先生回答说,“哲学方面是冯友兰、史学是陈寅恪、文学是王国维,他们三个分别是这三个领域的顶级人物”。
——著名学者 林可济

冯友兰的《新理学》历来被视为纯哲学的重要著作,但“贞元六书”其实是包含巨大文化关怀的整体,
——北京大学教授 张颐武
二十世纪的中国哲学与冯友兰的名字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不仅完成了三套完整的中国哲学史著作,而且还创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他所完成的三套中国哲学史著作是《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及《中国哲学史新编》;他的新理学体系则由六本独立的著作构成,分别是《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及《新知言》。他的哲学史著作大体上可由书名推知内容;他的哲学著作则蕴含丰富,被专业内人士雅推为“贞元六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单 纯

作者简介
冯友兰:中国20世纪哲人、杰出的思想家、学术大师。曾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哲学系主任、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学部委员。他以《中国哲学史》和《贞元六书》等著作,成为近代以来能够建立哲学体系的哲学家之一。他是对20世纪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哲人。

目录
自序 /001

绪论 /005

第一章 理 太极 /029

第二章 气 两仪 四象 /065

第三章 道 天道 /097

第四章 性心 /125

第五章 道德 人道 /163

第六章 势 历史 /193

第七章 义理 /215

第八章 艺术 /237

第九章 鬼神 /263

第十章 圣人 /285

序言
数年来即拟写《新理学》一书,因杂事多未果。去年中日战起,随学校南来,居于南岳。所见胜迹,多与哲学史有关者。怀昔贤之高风,对当世之巨变,心中感发,不能自已。又以山居,除授课外无杂事,每日皆写数千字。积二月余之力,遂成此书。数年积思,得有寄托,亦一快也。稿成之后,即离南岳赴滇,到蒙自后,又加写鬼神一章,第四章、第七章亦大修改,其余各章字句亦有修正。值战时,深恐稿或散失。故于正式印行前,先在蒙自石印若干部,分送同好。甫印成,即又从蒙自至昆明。到昆明后,又就蒙自石印本加以修正,成为此本。此书虽“不着实际”,而当前有许多实际问题,其解决与此书所论,不无关系。故虽知其中必仍有需修正之处,亦决及早印行,以期对于当前之大时代,即有涓埃之贡献,且以自珍其敝帚焉。金龙荪岳霖、汤锡予用彤、钱宾四穆、贺自昭麟、郑秉璧昕、沈公武有鼎诸先生均阅原稿全部;叶公超崇智、闻一多、朱佩弦自清诸先生均阅原稿第八章,有所指正。谨此致谢。民国二十七年八月序于昆明,冯友兰。

文摘
我们既知哲学与科学,完全有种类上底不同,我们即可知哲学,或最哲学底哲学,并不以科学为根据。哲学之出发点,乃我们日常之经验,并非科学之理论。科学之出发点,亦是我们日常之经验,但其对于事物之看法,完全与哲学之看法不同。
哲学,或最哲学底哲学,不以科学为根据,所以亦不随科学中理论之改变而失其存在之价值。在哲学史中,凡以科学理论为出发点或根据之哲学,皆不久即失其存在之价值。如亚力士多德、如海格尔、如朱熹,其哲学中所谓自然哲学之部分,现只有历史底兴趣。独其形上学,即其哲学中之最哲学底部分,则永久有其存在之价值。其所以如此者,盖其形上学并不以当时之科学的理论为根据,故亦不受科学理论变动之影响也。
在中国哲学史中,先秦哲学,派别甚多,未可一概而论。自秦以降,汉人最富于科学底精神。所谓最富于科学底精神者,即其所有之知识,多系对于实际之肯定。当时所流行之哲学,为阴阳五行家。此派哲学,与其说是哲学,不如说是我们的原始底科学。其所主张,如五行之相生相胜,以及天人交感之说,皆系对于实际之肯定。凡先秦哲学中所有之逻辑底观念,此时人均予以事实底解释,使之变为科学底观念。详见第二章。所以汉人的哲学,至今只有历史底兴趣。
晋人则最富于哲学底精神。先秦哲学中所有之逻辑底观念,此时人又恢复其逻辑底意义。我们常见此时历史中说,某某善谈名理。所谓名理,即是对于实际无所肯定之理论,亦可说是“不着实际”之理论。因其“不着实际”,所以其理论亦不随人对于实际之知识之变动而变动。因此晋人的哲学至今仍有哲学底兴趣。
哲学对于实际虽无所肯定,而对于真际则有所肯定。晋人虽有“不著实际”之倾向,而对于真际并未作有系统底肯定。所以晋人虽善谈名理,而未能有伟大底哲学系统。在中国哲学史中,对于所谓真际或纯真际,有充分底知识者,在先秦推公孙龙,在以后推程朱。他们对于此方面之知识,不是以当时之科学底理论为根据,亦不需用任何时代之科学底理论为根据,所以不随科学理论之变动而变动。
哲学,或最哲学底哲学,不随各时代之科学的理论之变动而变动,其情形已如上述。然各种学问,其本身亦应有进步,哲学,或最哲学底哲学,其本身是否可能有日新月异底发现,如现在科学所有者?又是否可能有一种进步,使其以前哲学家的哲学,皆只有历史底兴趣,一如现代底科学与以前底科学之比?
就一方面说,这恐怕是不可能底。其理由可分两点说。
就第一点说,科学是对于实际有所肯定者。他对于一类事物之理,即一类事物之所以为一类事物者,必知其内容,然后可对于此类事物有所肯定。他对于一类事物之理,并不以其为真际底而研究之,而系因欲对于其类事物有所肯定而研究之。哲学只对真际有所肯定,但肯定真际有某理,而不必肯定其理之内容。例如树一类之物,哲学只须说:树一类之物必有其所以为树者,即必有树之理。但讲植物学者,则必对于树之所以为树者,即树之理之内容,加以研究,然后对于实际底树,可以有许多肯定,可以利用之、统治之。事物之类之数量,是无尽底。一类事物之理之内容亦是很富底。科学家向此方面研究,可以说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他的工作可以说是“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他不断地“格”,即不断地有新知识得到,所以科学可有日新月异底进步。哲学家以心观大全(大全解释见下),他并不要取真际之理,一一知之,更不必将一理之内容,详加研究。所以哲学不能有科学之日新月异底进步。
就第二点说,哲学中之道理由思得来。在历史中,人之思之能力,及其运用所依之工具,如言语文字等,如已达到相当程度,则即能建立哲学之大体轮廓,并知其中之主要道理。此后哲学家之所见,可更完备精密,但不易完全出前人之轮廓。在此点,哲学又与科学不同。科学大部分是试验底,其研究大部分靠试验工具。因试验工具可以有甚多甚速底革新与进步,科学亦可有甚多甚速底革新与进步。哲学不是试验底,其研究不靠试验工具,而靠人之思之能力。人之思之能力是古今如一,至少亦可说是很少有显著底变化。思之运用所依之工具,如言语文字等,亦不能有甚多甚新底进步,数理逻辑以符号辅助文字,即欲将思之运用所依之工具,加以改进,然其所改进者,比于科学实验所用工具之进步,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今人之所以能超过前人者,大部分靠今人有新工具。例如今人能飞行,古人不能飞行,此非因今人之体质在生理方面,与古人有何不同,而乃今人有飞机之工具,古人则无此工具也。哲学既只靠思,思之能力,古今人无大差异,其运用所依之工具,又不能或未能有大改进,所以自古代以后,即无全新底哲学。古代底哲学,其最哲学底部分,到现在仍是哲学,不是历史中底哲学。P21-24

内容简介
《新理学》是《贞元六书》的总纲,也是冯友兰新理学哲学体系的理论基础、核心。他提出了“真际”与“实际”“理”与“气”“道体”与“大全”等一系列哲学范畴,将传统哲学阐释到一个比宋明理学更深入、更明晰的境界,是宋明理学的发展,体现了他的本体论思想。他对西方哲学方法的了解和运用,又使中国旧哲学在他的思想体系中获得了现代哲学的意义。冯友兰是带着一个使命感来写作的,它既有民族性,又有时代性。《新理学》在冯友兰新儒家人生哲学体系中占据关键地位。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