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事论.pdf

新事论.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冯友兰对《贞元六书》写作的表述:
我认为中国过去的正统思想既然能够团结中华民族,使之成为伟大的民族,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泱泱大国,居于领先的地位,也必然能够帮助中华民族渡过大难,恢复旧物,出现中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

名人推荐
他在1942年写的《新原人》中写出了他的境界说——他的哲学的灵泉。此书自序一开始就写了张载四句,接下去便说:“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身立命之用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非曰能之,愿学焉。”我一直认为,“贞元六书”的几篇短序都是绝妙文章,表现了父亲的心胸气魄。听人说有哲学教师讲张载四句竟至泪下,可知怀有为国家致太平,为亿兆安身立命这种深情的人并非少数。
——著名作家、冯友兰的女儿 宗璞(冯钟璞)
《新世训》这本书一名《生活方法新论》。这是二十年来同类的书里最有创见最有系统的一部着作。同时又是一部有益于实践的书。书中所讨论的生活方法似乎都是着者多年体验得来的,所以亲切易行。本书中所指示的生活方法多是从日常行事中下手,一点不含糊,当下便可实践,随时随地都可实践。
——著名作家、学者 朱自清
冯友兰先生于30年代之初出版了《中国哲学史》两卷本,对中国哲学思想史的研究做出了重大的贡献。1938年至1946年间又撰写了《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合称《贞元六书》,意图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当时中国正处在抗日战争至抗战胜利的时期。所谓“贞元”意谓“贞”下起“元”即旧时代的结束与新时代的开始,意谓抗战建国开辟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冯先生在几本书的序言中表示了他的用意。他说:“贞元者,纪时也。当我国家族复兴之际,所谓贞下起元之时也。”(《新世训•自序》,又说:“况我国家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心立命之用乎?”
——国学大师、哲学家、原北京大学教授 张岱年
  冯先生是用西方的方法建立自己哲学的第一人。他创立的“新理学”体系,把中西哲学给融合起来了。到现在为止,在中国现代哲学家中间,我想不出还有哪一位能吸收西方哲学家的思想来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的。
  《贞元六书》中有一本《新世训》,讲的是做人的道理,当时我们这些进步学生一般不喜欢。现在我的看法完全改变了。冯先生确实有哲人的睿智和远见。
——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著名学者 汪子嵩
  “新理学”体系的核心是境界说。冯先生主张提升人生境界,其中的重要环节就是从功利境界到道德境界的跨越。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很需要的。
  中国的传统教育是重视礼乐教育,西方是重视体育和音乐教育。在礼乐的教育之下,培养出来的人可能不是强者,但他总是仁人、好人。冯先生认为中国文化的好处,是培养出来好人。
——北京大学教授、翻译家 许渊冲
今年是西南联大成立七十周年,冯先生《新理学》发表七十周年。我在昆明参加第八届冯学研究会,参观西南联大遗址,对我很有震动。
  开幕式上,我说我参观西南联大有两种激情支配我。第一种就是爱国主义。我看了西南联大的碑文,其中有一个写了“诗人的天赋是爱,爱自己人民,爱自己祖国”。当时的西南联大,不管是教授、老师还是学生,都是这样。
  第二点就是学术研究至上。西南联大如果没有学术,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当时梅贻琦有句话,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什么是大师?学问好,学问大,这样的人,西南联大确实有好多。就是这么两点。
  那么这两点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两点密切相关,西南联大中国最好,好在什么地方呢?抗战期间,很多人上战场拿起枪打日本鬼子。而冯先生,在西南联大,拿起笔,为中国文化未来的发展作研究,这是一种很长远的眼光。打完日本鬼子,中国怎么建设?大学必须讲求学术自由。要让像冯先生这样优秀的教授,独立思考,系统思考。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经济建设是一方面,文化建设同样重要。文化建设的核心,就是学术。
  冯先生关注的东西,现在都成为我们学术界热点讨论的话题。什么“照着讲”、“接着讲”,比如说“抽象继承法”。冯先生很强调问题意识,他知道当前的社会,人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接着以很简捷的形式表达出来。这一点我本人做不到,没有冯先生这个眼光。另外就是他系统地思考。“贞元六书”每本书都二十多万字,很有系统性。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 胡 军
《新世训》的各章都先在《中学生》杂志发过,指导青年人生和修养成为它的基调,虽然它在体系上也可以说是《新理学》哲学的一种应用,是对把传统理学的道德教训应用于现代生活的一种新论。
——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 陈 来
《新原道》“新统”一章写完,著者似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此是学问之乐,也是孔颜之乐(最后以圣人之境结)。
——著名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刘梦溪
冯先生并非只局限于哲学史家而已,他更是一位一口气写下了6本书,创造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体系的一位大哲学家。他回忆说:“在抗日战争时期,颠沛流离将近十年的生活中,我写了六部书:《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哲学主要是研究宇宙与人生的问题。所以,冯先生在《新理学》里讲自然方面比较多,其余五部书里讲社会和个人比较多。《新理学》是他当时哲学体系的一个总纲,其余五部书则是这个总纲的运用。正是这6本系列丛书,标志着冯先生是“卓然能自成一系统”的大哲学家。这,获得了中外同行的广泛认同。
——南京大学教授 钱耕森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冯友兰以其《中国哲学史》和《中国哲学简史》以及“贞元六书”已经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了。他不仅是治中国哲学史方面无人出其右的中国哲学史家,而且还是一位具有开创性的现代哲学家。单纯曾经就“近百年以来,在文史哲三大领域中谁是领头的代表人物”这个问题,请教过张岱年,张先生回答说,“哲学方面是冯友兰、史学是陈寅恪、文学是王国维,他们三个分别是这三个领域的顶级人物”。
——著名学者 林可济

冯友兰的《新理学》历来被视为纯哲学的重要著作,但“贞元六书”其实是包含巨大文化关怀的整体,
——北京大学教授 张颐武
二十世纪的中国哲学与冯友兰的名字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不仅完成了三套完整的中国哲学史著作,而且还创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新理学。他所完成的三套中国哲学史著作是《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简史》及《中国哲学史新编》;他的新理学体系则由六本独立的著作构成,分别是《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新原人》、《新原道》及《新知言》。他的哲学史著作大体上可由书名推知内容;他的哲学著作则蕴含丰富,被专业内人士雅推为“贞元六书”。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单 纯

作者简介
冯友兰:中国20世纪哲人、杰出的思想家、学术大师。曾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哲学系主任、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学部委员。他以《中国哲学史》和《贞元六书》等著作,成为近代以来能够建立哲学体系的哲学家之一。他是对20世纪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哲人。

目录
自序 /001

第一篇 别共殊 /005

第二篇 明层次 /023

第三篇 辨城乡 /043

第四篇 说家国 /061

第五篇 原忠孝 /079

第六篇 谈儿女 /099

第七篇 阐教化 /119

第八篇 评艺文 /139

第九篇 判性情 /161

第十篇 释继开 /181

第十一篇 论抗建 /199

第十二篇 赞中华 /219

序言
自中日战起,随学校南来,在南岳写成《新理学》一书。此书序中有云:“此书虽‘不着实际’,而当前有许多实际问题,其解决与此书所论,不无关系。”此书成后,事变益亟,因另写一书,以讨论当前许多实际问题,名日《新事论》。事者对理而言,论者对学而言。讲理者谓之理学,说事者谓之事论。对《新理学》而言,故日《新事论》。为标明此书宗旨,故又名日《中国到自由之路》。二十七年为北京大学成立四十周年,同学诸子,谋出刊物,以为纪念。此书所追论清末民初时代之思想,多与北大有关系者。谨以此书,为北大寿。又此书各篇,皆于草成时即在昆明《新动向》半月刊中发表,修正后,成为此书,并记于此。二十八年六月,冯友兰识于昆明。

文摘
如所谓西洋文化是指一特殊底文化,则所谓全盘西化者必须将中国文化之一特殊底文化完全变为西洋文化之一特殊底文化。如果如此,则必须中国人俱说洋话、俱穿洋服、俱信天主教或基督教等等,此是说不通,亦行不通底。主张全盘西化论者,实亦不主张此。但若其不主张此,则他所主张即与部分西化论者无异。
但如所谓西洋文化是指一特殊底文化,则主张部分西化论者,亦是说不通,行不通底。因为如以西洋文化为一特殊底文化而观之,则西洋文化是一五光十色底“全牛”,在此五光十色中,我们不能说出、指出,何为主要底性质,何为偶然底性质。如此不能说出、指出,则所谓部分西化论者,将取西洋文化中之何部分以“化”中国?科学家说,西洋之科学,是中国所应取来者。传教师说,西洋之宗教,是中国所应取来者。无论如何说,如果以所谓西洋文化为一特殊底文化而观之,其说总是武断底。
所谓西化论者之主张,虽说不通、行不通,而其主张却已引起有一部分人之大惧。此即主张中国本位文化论者。照他们的看法,中国是张三,西洋是李四,如张三变成李四,则失其所以为张三,即不是张三了。照他们的说法,中国文化有当存者、有当去者,我们应存其所当存、去其所当去。他们亦不完全反对西化,西洋文化中,有可取而为中国所当取者,他们亦主张取之。但如果以西洋文化为一特殊底文化而观之,则其五光十色中,何者是可取而当取者?即就中国文化说,如果以中国文化为一特殊底文化而观之,则所谓中国文化亦是一五光十色底“全牛”。于此五光十色中,我们不能分出,何者是其主要底性质,何者是其偶然底性质。如此我们亦不能说,其中何者是当存,何者是当去。有人说,中国的文言文,是当存者。有人说,中国的旧道德,是当存者。但无论如何说,如果以所谓中国文化为一特殊底文化而观之,其说总是武断底。
有一比较清楚底说法。持此说法者说,一般人所谓西洋文化者,实是指近代或现代文化。所谓西洋文化之所以是优越底,并不是因为它是西洋底,而是因为它是近代或现代底。这一种说法,自然是比笼统地说所谓西洋文化者通得多。有人说西洋文化是汽车文化,中国文化是洋车文化。但汽车亦并不是西洋本有底。有汽车与无汽车,乃古今之分,非中西之异也。一般人心目所有之中西之分,大部分都是古今之异。所以以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指一般人所谓西洋文化,是通得多。所以近来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一名已渐取西洋文化之名而代之。从前人常说我们要西洋化,现在人常说我们要近代化或现代化。这并不是专是名词上改变,这表示近来人的一种见解上底改变。这表示,一般人已渐觉得以前所谓西洋文化之所以是优越底,并不是因为它是西洋底,而是因为它是近代底或现代底。我们近百年来之所以到处吃亏,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是中国底,而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是中古底。这一个觉悟是很大底。即专就名词说,近代化或现代化之名,比西洋化之名,实亦较不含混。基督教化或天主教化确不是近代化,或现代化,但不能不说是西洋化,虽大部分主张西洋化者不主张基督教化,或天主教化,或且积极反对这种“化”,但他所用底名词却亦指这种“化”。
不过我们说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我们还是从特殊的观点以观事物。我们所谓近代或现代者,不是指古人的近代或现代,不是指任何近代或现代,而是指我们的“这个”近代与现代。我们的“这个”近代或现代,就是“这个”近代或现代,而不是别底近代或现代。它亦是个特殊,不是个类型。因为所谓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者,亦是一个特殊底文化;它亦是一个五光十色底“全牛”。在这些五光十色中,我们亦不能指出何者是其主要底性质,何者是其偶然底性质。飞机大炮与狐步跳舞,是否都是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所必须有者?专从近代文化或现代文化说,这个问题是不能问,亦不能答底。因为一特殊底事物所有之性质,就此特殊底事物说,是无所谓主要底或偶然底,说一特殊底事物所有之性质有些是主要底,有些是偶然底,都是从类的观点,以看特殊底事物。P18-20

内容简介
《新事论(中国到自由之路)》主要谈论社会与文化问题,涉及多方面的社会现实,试图用“理”来解决当时的实际存在,关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本大事”。冯友兰对清末“洋务运动”及“五四”以来的“东西文化论战”、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本位文化论战”进行了一个全面总结。他认为,东西文化的差异“并不是一个东西的问题,而是一个古今的问题,一般人所说的东西之分,其实不过是古今之异”。他提出了民族现代化的道路,深入表达了对社会、历史、文化的观点,反映了他当时的思想观点。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