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的眼泪:像帝企鹅般生活.pdf

南极的眼泪:像帝企鹅般生活.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由帝企鹅记录片《南极的眼泪》中感人至深的企鹅故事编制而成的温馨随笔集,它记录了生命的抗争与生存的艰难。

媒体推荐
在为《南极的眼泪:像帝企鹅般生活》做配音的同时,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环境保护与亲情的重要性。虽然并不多,但希望能帮到有困难的人。
—— 韩国著名影视演员 宋钟基

白色的地球,胸前又软又滑的生命诞生记录美丽的文章融入了哲理性感受,是新锐散文隐喻。通过对宋仁赫导演的数次采访,搜录了南极生活的300天,以“帝企鹅教给我们的东西”为主题,挑出了有意义的生命的信息。
——Miraebook出版社编辑室

现代社会的变化很快,所以我感觉大家都担心自己落后,过着焦虑不安的生活,有很多人因焦虑而自杀。这些事情需要从社会层面上解决,所以我不能随便说出口。但是我想大家需要一种坚持,不要和别人相比,以自己的速度往前走,自己为难的时候,更需要关心别人,要一起努力生活。我觉得这就是像帝企鹅一样的生活吧!
——MBC编导,本书作者 宋仁赫

作者简介
宋仁赫:韩国MBC电视台摄影指导,指导拍摄过《大奖金》、《离散》等多部热门电视剧,2010年进入MBC特别记录《地球的眼泪》系列之一的《亚马孙的眼泪》制作队,通过展现赤身裸体的原始居民生活影像,获得了韩国纪录片史上的最高收视率,好评如潮.此后完成了《南极的眼泪》系列。
隐 喻:韩国MBC电视台编剧兼翻译,虽为新晋新人,但有不凡的文学基础。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走谁也不愿走的路,
第二章 结为爱人,延续生命
第三章 相互依偎,
第四章 学习独立生活,
第五章 储藏幸福瞬间,
第六章 生命反复。
结尾 作者的对话
帝企鹅教给我们什么

序言
帝企鹅,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零下六七十摄氏度的冬天就要开始了,南极的动物和其他企鹅朋友都开始逃离这寒冷的季节,为什么你却要花一个月的时间,走一百公里远的路跑到这里来呢?你为什么舍生忘死,要在地球最寒冷的地方生企鹅宝宝呢?这是一个连一条鱼都没有,环境非常恶劣的地方。光是想象你在这样严寒的冬天里,没有东西吃,只能打冷战,我就觉得很悲惨了。试问,你没有更舒适、更简单的生活方法吗?
你为什么走一百公里远的路到这里来呢?你为什么舍生忘死,要在地球最寒冷的地方生企鹅宝宝呢?


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看我们呢?因为三月的这个时间,在北半球的韩国正是春暖花开,旅行、爬山、赏花的好时节,而你却放弃了那些,来到这只有冰山、寒风的南极。虽然我们在没有其他生命存在的地方,见到你们感到非常高兴,但是我不明白为何你们都冻伤了,还要坚持和我们在一起。呵呵,其实在这一点上,咱们是不是同病相怜?
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放弃了别人青睐的那条所谓安全的路,而来到这个极其危险的地方。

文摘
宋仁赫说:
帝企鹅为什么会在这里?
它们何必在这么残酷的严寒里产子?
我想问一个问题,
那么就你自己而言,为什么一开始没有选择去
更容易摄影的地方,
而是来到了这么艰苦的地方?
我想有些人还要问我这个问题,你在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你为什么就去找帝企鹅了呢?我感觉无论怎样去探究其根源,也很难找到适当的答案。古代时有人说,人生就是有很多偶然的机会和事情,我们在世的时候,遇到什么样的吸引,就会到什么样的地方,我们只是在那里看着、感觉着活下去。
拿着摄像头的宋仁赫是MBC《南极的眼泪》剧组的一名成员,2011年我们就来到南极大陆。他在能吹裂铁块、剥掉皮肤的强风里,和我、和帝企鹅坚持了300天,不对,他应该是一边坚持一边享受。他记录了一个生命从诞生到独立的整个周期,完成了价值千金的任务。关于帝企鹅的纪录片目前只有BBC的《Life inthe Freezer》和法国的《March of Penguins》。我们和帝企鹅的相逢是非常稀罕珍贵的、经验独特的、固有的、其强烈感达到最高潮的事件。我问在南极被冻伤、鼻尖还是红红的宋仁赫,南极是天国还是地狱?


我还是无法想象南极有多么冷、多么宽广,
你在那里没有路标,也没有地标,更没有手机。
你最初是怎样和帝企鹅在那里碰面的?
一位澳大利亚极地研究所的鸟类博士对我说,他曾经研究过鸟类,他觉得最难了解的鸟就是帝企鹅,他忍受不住严寒,甚至说他很后悔选择帝企鹅来研究。我们也这么说,其实在南极有好多生命体,为什么就选择了帝企鹅。我们穿得再怎么厚,都很难在南极的冬天坚持下去。再怎么导入尖端科学,把鸟毛塞在衣服里,就像鸟一样生活,也挡不住南极的严寒呢(笑)。
南极是一个冰大陆,所以我们得坐破冰船到那里,但是我们还要测量一下每个冰块的厚度,选择安全的路,于是我们就在船上待了二十多天。我们想过帝企鹅不一定在我们走的这条路上,动物本来就是神秘莫测的。一天天的疲劳、紧张、不安,但我们算是很幸运了。比如说,帝企鹅不一定是在北京站,也可能是在天津站,还可能是在沈阳站。我们最初就决定先往北京站走,但是到了北京站,二百余只帝企鹅真的就在北京站一起齐步走。那里有一座冰山,它们就在那里集合在一起。我们见了帝企鹅非常高兴,又有了可以开始工作的一种安心感。其实也没有海底捞针那么难,反正在当时很难相逢的情况下,我们到了那里就恰好碰到它们了。大家一起欢呼,我们终于见到了!第一天我们就处理掉了好多问题。澳大利亚队员也对我说,第一步就找到它们的栖息地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你们好幸运。


帝企鹅虽然是动物,但是它们会直立行走,感觉跟人一样。
我觉得韩国一个叫“小企鹅pororo”的动漫角色能够成功获得大家喜爱的理由,就在于它有类似于人的体态。当时我就特别想知道看见真企鹅的感觉如何。
第二天,我们又到了它们的栖息地,帝企鹅的数量快达到一万只了,非常热闹。但是我听到它们发出的不是鸟叫声,就像我出门在步行街上听人大声说话似的。我看它们就跟看喧闹的人群一样好玩,我觉得每只企鹅的长相都不同。有一只企鹅想知道我们是谁,就走过来了。它像一位身穿黑西服的绅士一样走了过来,我觉得我该跟它握个手。当看到它们之间喧闹的样子,我们就想“我们是不是也要学学企鹅话”,它们就像要跟我们说话似的,非常好奇。


我一直看着帝企鹅,感觉在跟帝企鹅对话,而且它们用高傲的姿态看着我们,我有时候还觉得对不起它们。我心想:“我们不是来妨碍你们的,我们只是要拍你们,然后告诉大家你们的生活。”它们好像也感受到了我的想法,一开始只是在远处盯着我们,后来就慢慢地靠近我们了。哦,还有过这样的事情,我们用一根竹子插在地上,标记好雪车的停车地点,过了几天我们到那里,就有三四十只帝企鹅在竹子那里站着呢。我们都想,“它们会不会是在等着我们”,其实我们也知道它们只是来看看竹子(笑)。我们把车发动起来,有发动机声音,它们就会往后退几步,再用严肃的眼神盯着我们,我觉得它们有种“又来了”的表情。
我们拿好设备之后,走到它们那里,它们就又跑到雪车周围盯着我们。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有几只企鹅就跟在我们身旁。实际上,它们整天看白雪,这次看到了黄色、绿色的车,还有我们衣服的颜色,便好奇地来看看,不过它们这副样子给我们的感觉有一种迎接的意思。


哲学家斯宾诺莎批判了人们区分好天气和坏天气、益虫和害虫的行
为。在自然界本来就有多样的天气和虫子,人们只因某个事物对自己有益就说善,有害就说恶。所以对于人来说,南极的严寒是不好的天气,而对于帝企鹅则可能是好天气。我想过,它们生活在这样又冷又饿的环境中还不如去天敌存在的“凡世”找食物。不过我看帝企鹅这样非要留在南极,肯定会有什么好处,我想了解在南极养活孩子有哪些好处。
我在南极的现场发现,其实只要我自己能坚持住的话,南极是养活孩子最安全的地方。天气非常冷,连病毒都没有,帝企鹅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忍耐着、坚持着,我感觉这一点就像我们的妈妈一样。但是我有了一个很大的疑问,动物的本能是生存,生存是吃,所以说有些动物为了补充蛋白质,甚至会吃掉自己的宝宝。不过企鹅爸爸在那样严寒的地方有将近四个月时间不吃不动,只在那里孵蛋,了不起啊!这是一件说忍耐就能忍耐的事情吗?如果我一天三顿都不吃任何东西的话,那不管是孩子或别的什么东西,反正我会去找东西吃。但是帝企鹅就不一样,它不把食物消化掉,就在胃里贮存,过了四个月,那些食物变得像酸奶一样软,帝企鹅就把这些东西喂给小企鹅吃。坦率地说,雄帝企鹅数量不多。在非常艰难的自然环境里,我看到它们回头去找食物的样子,甚至都能感觉到它们一生的沉重,我想它们绝对有扛着地球一样的沉重感。不过,它们为了自己的孩子,仍然那样生活在极地。



加拿大土著民第一民族的酋长丹乔治说过,“如果我们对动物说话,它们也会对我们说话,我们和它们会彼此认识”。
很多动物学者说动物也有感情,也能和人类沟通。我们和帝企鹅眼睛的高度差不多,我想如果我和帝企鹅眼神交流的话,就会有和它“沟通”的感觉。
我看到帝企鹅的父爱,有很大的触动。舐犊情深一般是指牺牲自
己,无限地、绝对地献身。不过有句话叫做“过度的爱情是毒”,我想不管是母爱还是父爱,爱情的核心不在于“献身”,而在于“坚决”。
帝企鹅忍受着饥饿孵蛋是会让人感动,不过它们这样如保护掌上明珠般的照顾孩子,孩子长大后它们就把孩子扔在一边的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来对于对方的爱是一种习惯,不再爱对方比开始爱对方更难,但是帝企鹅没有任何执著。
帝企鹅父母把孩子带大之前,像掌上明珠一样照顾它们,孩子长大了,父母就变得非常冷淡。对于一般的动物来说,它们都会教给宝宝跑、躲、抓食物的方法。帝企鹅则不然,它们什么都不教给宝宝,到了宝宝独立的时候,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宝宝。帝企鹅宝宝需要自己面对生活,它们一般会等父母一个星期左右,父母不回来的话,几只聪明的帝企鹅就开始出去捕食。有了打头的一群,剩下的三四十只帝企鹅也会跟着一起出发了。它们一到达海边,就很勇敢地跳进海水里。帝企鹅一般会吃鱿鱼、虾、小鱼等,不过小帝企鹅们从小就在冰大陆,从来没有见过它们要吃的食物。小帝企鹅要开始区分能吃和不能吃的食物,它们肯定会犯错误。小帝企鹅虽然不知道海里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仍要去海边生活,可以想象一下,帝企鹅是多么勇敢的动物。小帝企鹅和父母一起生活一年后离开,之后就永远不再见面了。


当你看到它们从拳头大小的蛋成长为成熟的个体,它们的父母不再
回来,而小帝企鹅要独自来到海边的样子,是不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难过……
它们有十个月为一周期的生命。帝企鹅来到南极,忍受严寒饥饿,孕育新的生命,到干活的地方,捕食回来喂小宝宝;宝宝慢慢长大,学会独立生活。这是不是人生的缩小版?我观察它们的感觉,就跟我看邻居家小孩子成长一样呀!有一天,一对新婚夫妻搬到我家隔壁;他们生了孩子后推着婴儿车散步;很快孩子就上了幼儿园,又到了初中、高中;最后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孩子说要结婚了,还给我们发了请柬(笑)。从另一方面来说,我想帝企鹅宝宝非常可怜。过六个月它们就有70%~80%成熟了,成长速度令人惊讶。帝企鹅有三十年时间来独立开拓一生。我有的时候也会想,我怎么这么快就长大了,而帝企鹅的小时候就太短了。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由企鹅记录片《南极的眼泪》中感人至深的企鹅故事编制而成的温馨随笔集。
宋仁赫是亚洲第一个——同时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在南极大陆过冬记录企鹅神秘诞生及成长过程的摄影指导.他将自己相机中的精彩场景编成故事,此书记录了拥有“皇帝”这一称呼的高贵物种的稀缺,也是一篇讲述在极地生活归来后拍摄纪录片的愉快而真挚的自我告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