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黄金百合计划:寻找日军埋在釜山的中国巨额财宝.pdf

解密黄金百合计划:寻找日军埋在釜山的中国巨额财宝.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巨量黄金、翡翠佛像、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
二战被日所掠中国财宝今如何?
釜山门岘洞里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
它是被编织的弥天大谎,还是被掩盖的事实真相?
韩国作家为何屡遭杀身之祸?
什么势力在背后操纵?究竟又隐藏了什么?
……

作者简介
郑忠济,韩国著名纪实作家。著有《三清教育队噩梦363日》、《岁月流逝,山川铭记》、《实录郑顺德》(共3册)等畅销纪实作品;译著《成吉思汗》(上、下册)。曾25次来中国

目录
卷头语
序言
前言
开场白
黄金的威力
1339天的“悲哀之夜”
第一章 执着
导言
山城正信
代号“きんのユリ”计划——“黄金百合”计划
朝鲜总督府土地所有权之疑
菲律宾的“山下黄金”
朴秀雄和郑忠济的合作
在窝棚里遇到的孝子洞理发师
张凤洪的预言
贷款1亿元韩币筹资
5亿元韩币保证金
庆南新闻张顺硕局长
与卢武铉的密谈——海云台格兰德宾馆(GRAND HOTEL)
柳东宇的联系环节
狂妄地自称是金大中的干儿子
崔律师的好奇心
美国人理查德•劳利斯
在釜山见面
代号“京都项目”
金成泰的作用
真实的身份
美国国务省的秘密会议
从美国空运来的尖端设备
50:50美•韩法人设立的流产
奥萨马•本•拉登的捣乱
最高专家的电子勘察
D-DAY,2002年3月2日
第二章 背信弃义
潜水员蔡尚勋的登场
白峻钦的介入
从今天开始,苦尽甘来
每个黄色布袋上印有“伊藤忠”
涌动如潮的盗掘
成为祸根的金成泰股份
从劫持中逃脱
被自家狗咬伤
从现在开始请叫我“金社长”
朴柱铎的两次斡旋
夜袭门岘洞现场
光州女人金弘郎
波赛顿的临时股东大会
“让我进入我挖的洞里”——临时处理许可申请
日军所建军事设施的证明
四个疑点
白峻钦的新闻连载
第三章 看不见的手
警察厅的特殊调查与简报
NEWSIS的连载报道
更具爆炸力的第三次报道
冲进办公室的一伙人
被劫持到智异山的白峻钦
2004年9月告发四人团伙
2005年9月6日深夜的逮捕——釜山之行
好像非常气馁的检察官
名片背面与检察官的态度
辩论的核心摘要
受到咒骂的法官
抗诉理由书的核心内容
抱着文件包写字的囚犯
儿子来信“准备深深的××吧”
连大法院也置之不理的上诉
转到检察官手里的陈情书
白成学新闻及国会听证会CIA特务丑闻
何谓白成学嫌疑
CBS的双重行迹
US ASIA办公室的搬迁和劳利斯次官助理的辞退
在青松监狱见到的律师宋时荣
女儿解开父亲的遗恨
结局 无蜜,终不能招蜂
事必归正
开始的追踪..无法逃避
2010年,耻辱的韩日合邦100周年
中国方面对“黄金百合”的研究和证词
依然存在的研究空白
《旧金山和约》(1951年)第14条救了日本
美国的政治黑金
后续
无力的抗争
非法秘密资金
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的推测
3份事实认证请求书
垂直洞完成后的3个月归纳
朴柱铎篇
不可逾越的雷池
流水般逝去的20年岁月
附录1:郑忠济洞与朴秀雄洞关系及伪造、变造示意图
附录2:韩国地质探测公司于2012年1月作出的探测报告(节选)
附录3:地下异常带在地表的投影
附录4:2012年8月31日周刊韩国报道内容:“存在大量源于海外的黑金”

序言
前言
无论人们相信与否,真相只有一个。1945年5月,日军依照大本营下达的“黄金百合计划”指令,在中国占领区内掠夺了巨量的财宝,并运送至现大韩民国釜山市南区门岘洞1219番地海边地下日军鱼雷工厂内。在日军撤返本国时,入口全部被封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直接指挥此项计划的一位日军将校,用一张手绘的简图,将鱼雷厂的位置透露给一个从事军供的朝鲜人。直到42年后,该人才用这张仅有的简图开始了宝藏的探索。
日军中佐三原度盐将简图和此项绝密计划的最终着落点,指点给了朝鲜人崔钟殷。当时崔钟殷的身份是日本人的养子。以后历尽种种曲折,直到1987年才有两个人正式开始钻探被认为是藏匿财宝的地下洞口。
其中一人是前总统朴正熙的御用理发师朴秀雄,还有一人是曾任教师的纪实小说作家即本书作者郑忠济。朴秀雄领着3名雇工,用了10多年的时间探挖垂直地洞,但都以失败而告终。而笔者以执着的信念继续探索,终于在2002年3月2日打通了地下16米处那个神秘的水平洞顶。通过贯通的地下水平巷道,用水中摄像机录下了印有伊藤忠3个日式汉字的土黄色布袋,按5层整齐地堆放在洞中。
贯通之前地下设施存在的证实,是利用从美国制造空运来的最尖端勘察设备完成的。在此之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从美国国防部资料室里,查到了关于当年日军大本营指令实施“黄金百合计划”的相关资料。
笔者历时近20年,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坚韧而孤独地发掘、追踪,用积累下来的活生生的资料写成了本书,并期望以此为根据,将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
笔者尽管是最初发现者,但因反对盗掘而被那些财迷心窍的同伙们排挤在外。为了掩盖真相,盗掘团伙甚至变造、伪造所发现的水平洞,并勾结青瓦台高官,诬陷笔者欺诈。为此笔者不得不经历了长达3年8个月的冤狱生活。
在此期间,有关门岘洞地下鱼雷厂是否存在的话题,几乎在所有的媒体上登载过,并引起过一定的社会关注。SBS、KBS、MBC、YTN等电视台均以特辑的形式进行过报道。但种种迹象表明,每到关键的时刻,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介入此事,阻碍着后续的报道。韩国KBS电视台甚至勘察采访之后,在已经确定了播放日期的情况下,突然取消了播放。
尤为令人寒心的是,有关日军鱼雷厂存在的定论,渐处于被否认的气氛之中。爆破专家、地下建筑结构专家们,都已经一致地认为该地洞是日本占领时期所建造的,但这些证言及鉴定,均在法庭上遭到了排除。
与此相关的还有,在建造这一秘密军事设施的期间,有相当数量的朝鲜人被强行征用。令人不解的是,这些劳工的死亡时间恰好都是在1945年,而且没有一户家属收到过遗体。被征劳工的家属中,一部分仅收到了死亡通知书,大多数连死亡通知书都未曾收到过。
事后,有很多人陈述曾亲眼目睹了现场捞出的黄金。还有传闻说,有人在汉城江南区到处寻找能够购买10余吨黄金的买主。
笔者遭到诬陷而被判刑后,在监狱里竭尽全力,用各种手段申辩自己的清白,但均无结果。即便在韩国最高法院驳回了上诉的情况下,笔者也没有放弃真相的揭露。因为笔者坚信,真相永远是掩盖不掉的。
经过冤屈的44个月牢狱生活,终于在2009年5月10日清晨,笔者走出了青松监狱的大门。终于获得自由了!终于能够收集白峻钦、金成泰一伙人共谋犯罪的证据了!终于可以追索那些财宝的踪迹了!尤其是那些消失的土黄色袋子……但是,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2009年秋于智异山
郑忠济

文摘
1、16世纪初,中美洲的阿兹特克帝国,因极度的干旱而面临着粮食危机。因为仍处于原始的蒙昧,当地人还不懂得将黄金用做货币。虽然拥有丰富的黄金,但如同其他非洲土著人一样,将黄金用做涂料涂抹在身上,仅仅当作日常生活中的化妆用品。更为甚者,他们认为干旱是天神发怒诅咒所致,故而将少年活人献至祭坛,以祈求天神息怒。当少年躺在祭坛上,因恐怖而颤抖流泪的时候,他们认为这个泪水象征着天神赐予的雨水。
西班牙远征队的荷尔南•科尔特斯(Hornan Cortes.1484—1547)在阿兹特克帝国,指挥自己的士兵俘虏了国王蒙特祖马(Montezuma),并掠取了巨额数量的黄金。由于数量太多,不得不放弃了一些。但是,你如果能看到远征队携带着黄金逃离此地时的狼狈情形,就可以领悟到人类对黄金的欲望是何等地无止境。
1520年6月30日一更时分,阿兹特克的印第安战士们摧毁了所有渡江的桥梁,埋伏在周边。当西班牙远征队到达埋伏地,双方进行了殊死的战斗。一直到凌晨,远征队才逃出包围,同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数百人葬身水中,80余人被俘。蒙受如此惨烈的损失,都是士兵们身上所携带的黄金过重所导致。因为这些沉甸甸的黄金,越来越多的士兵还没来得及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抵抗,就被淹死,或被杀害。于是科尔特斯下达了“丢掉黄金,保命要紧”的命令。但是,据传大多数士兵依旧在水中挣扎着,手中仍然紧紧抓住装有黄金的袋子,一直到葬身鱼腹。

2、1945年8月15日上午9点整,在北京郊区一家农场的办公室里,一个名字叫山城正信的3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静坐在收音机旁。日本天皇裕仁宣读投降诏书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出来时,他的表情立刻紧张起来,惶惶不知所措,继而突然起身,骑上自行车,急冲冲地赶到了北京领事馆。他跑入前厅,正好碰上刚开完会议的官员们走出大厅,他们一个个都紧绷着脸,神情凝重。这种情景,就好像是一大片漆黑的乌云从天边滚滚而来,这让他心里突然感到无可言状的恐惧,但他此时却无法抓住其中的某一个人问个究竟。
故事就是从这天之后40余年的某一天开始。那天,已经70多岁的山城正信在汉城拜访了一个名叫朴秀雄的人。
朴秀雄是2005年拍摄的韩国电影《孝子洞理发师》主人公的原型。当年,他的职业是总统的御用理发师,他在青瓦台的差事就是为朴正熙理发。在朴正熙总统上任的那一天,朴秀雄和职员们一起走到总统必经道路旁的理发馆前等候着。当总统的专用车通过时,他就大声问候着,并向总统鞠躬致敬。这一举动,给朴正熙总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朴秀雄也因此与青瓦台结下了不解之缘。历时16年,他只为一个人理发,忠心耿耿地伺候一位国家元首。正是他这种执着的性格,使他在朴正熙总统去世后搬出了青瓦台。他就是这样一个脾气,一条道走到黑,只要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任何人的话都不会听进去。
用多年积攒的资金和退休金,朴秀雄在东大门区昌信洞办起了一家超市。凭借着自己健壮的身体,东奔西走地做着生意,而且乐此不疲。20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傍晚,朴秀雄和往常一样送货上门。回到家里,他发现有一个衣着端庄的老人正坐在妻子看守的收银台旁等着他。

3、老人喝了一杯咖啡,润润嗓子,这才开了口:
“要说这些事情,我实在是羞愧得抬不起头。有一段时期,我曾经是一个民族的反叛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每当想起年轻的时候为日本人做事,而且那样地忠诚彻底,心里就像针扎一样疼痛,都无法忍受。”
“民族的反叛者”,突然听到这个词语,朴秀雄茫然不知所措,心里更是琢磨不透,焦躁地等待着下面的话。
“我的老家本来在黄海道新川,从祖父开始信仰天主教。祖父和父亲因当时对天主教徒的迫害而殉教。这样,我在7岁时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四处流浪。后来,我孤身来到了日本。13岁时,东京青山有一个姓山城的人家因为没有儿子,就把我收为养子。从那一天起,我全面地接受了倭寇的文化教育,并在一家名叫丰来农产的公司工作了10年以上。丰来农产是专门为日军供应自产农产品的军供企业。当在北京西北角建成一处面积达80亩的大型农场时,我这个连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说的人被派到了北京担任农场的场长。那时,在南京有日本大使馆,在北京有领事馆。虽然名为领事馆,但从大使到其他官员都住在北京,并在北京处理所有的相关事务。日军与农场之间每半个月结算一次,每次都是我直接去领事馆收款,因此对领事馆上下职员,包括高层官员,都混得像一家人一样熟悉。和我最为亲近的是一个名叫三原度盐(みはら どしお)的人,当时任情报课课长,军衔是中佐。战争结束后,他在日本首次将中国的《孙子兵法》翻译成日文并出版,因此在日本也算是比较出名的人。1945年是昭和20年,那年夏天非常闷热。”
老人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
“日本天皇发表投降诏书的前一天,我记得广播里每隔一小时都重复播送着:‘明天将发表重要消息,务必收听广播’。这会是什么样的重大消息呢?我怀揣着疑问,等候着第二天的到来。当时,在北京也能收到日本本土的广播信号,大家都用细铁丝做成蛛网状的天线,高高地竖立在屋顶,这样收音机就会传出细如蚊声的日本本土广播。8月15日9点整,我听到天皇直接发布的投降诏书时,才知道日本已经战败。在这一瞬间,我感到天塌地陷,眼前发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立即骑着自行车,奔向了领事馆,经过正门,进入前厅时,看见官员们像溃堤的洪水一样哗啦啦地退出大厅。他们刚开完会,个个表情沉痛,无一人开口说一句话。这时,三原度盐中佐看见茫然失措的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哦,山城君,看来你也是听到消息才跑来的吧。啊,真的,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一边说着,一边把我领进他的房间里。”
山城正信是朝鲜人崔钟殷的日本名字。他说,碰巧当时朝鲜总督府北京办事处处长石原(いしはら)也在屋里。

4、另外,据李民福(当时60岁,住汉城道峰区弥阿3洞)老人于1989年1月在釜山“友鼎藏旅馆”给朴秀雄写的证明中说:
……我加入了日本海军少年团,在7人组成的班里当了一名驱逐舰乘务员,其中五人是日本少年。1943年开始到1945年夏天,在釜山内航、东川下游建设的混凝土码头和木制码头上,3次靠岸,亲眼目睹了将鱼雷、水雷、实弹等装船的场面,并在此证明所说的内容是真实的。每当驱逐舰进入釜山内海时,船上就广播着这样的内容:
“所有士兵不准朝右舷看,靠岸后任何人不得下舰”。而且这样的广播都要重复好几次。当舰艇靠岸后,在铁路对面的悬崖下面就有100余名胳膊上带着袖章的士兵,6人一组,抬着像爬梯一样的组装式铁轨,顷刻间就铺成延伸至码头的铁轨,几乎同时就会出现手推车一辆接一辆地被士兵推向舰艇。一辆手推车可以装2枚鱼雷,或4枚水雷,或10多箱实弹。经过二三十分钟的搬运后,舰艇毫无迟滞地立刻起航驶离码头。那些组装式铁轨也不知道被藏在哪里,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5、他非常认真地对我说,周围的村民经常提到,智异山两个山峰在没有被毁之前,自然形成的凹地常年储有积水。遇到晴朗的天气,在远处可以看到相隔十里的两峰之间横跨的彩虹,是那样地庄严祥和。
为了毁掉全朝鲜范围内的祥瑞之地,日本人在各地山脉上钉入大铁柱,以此截断山河精气。由于智异山汇集了长白山脉主干精气,日本人便将两峰之间的各个泉眼封死,并将凹地的围边炸出了口子。从此,这里就再也不能储积水源了。崔道士在智异山中修行了25年,他认为将两峰之间的凹地恢复如初,就是他对智异山的回报。

6、尽管是第一次去的地方,但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似的,我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本想找到一条通往悬崖下面的路,但找着找着,突然有一扇木板门映入眼帘。门是关着的,但我心存侥幸,用手轻轻地一推,虚掩的大门开了。我往里一瞅,院子里有一条小路,隐隐约约似乎通往悬崖。我走进院子里,关上大门,上了几节台阶。这时,看到左侧有一座窝棚,悬崖下面还有一间用胶合板胡乱隔开的小屋子。我感到或许那里有人,我小心翼翼地打了招呼:
“不好意思……里面有人吗?”
“……”
“里面没有人吗?”
喊了两遍,才有一个男人一边问:“谁呀?”一边探出头来东张西望。
这个人看起来,年纪已接近花甲。看来他正在腌制泡菜,一只手拿着一棵白菜,另一只手拿着一把菜刀。看到他宽宽的肩膀,犀利的眼神,就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平庸之辈。我正在犹豫着应该说什么,他放下手里的白菜和刀子,要跟谁理论似地问道:
“到这里什么事?”
“我是从三清郡崔道士那里听到关于先生的一些事情后来的,我叫郑忠济,你是朴秀雄社长吧?”
“是的,我是朴秀雄,可……”

内容简介
1945年5月,依照日军大本营的命令,侵华日军在整个占领区内实施了绝密的“黄金百合”计划。
在中国,日军最后一次搜刮了大量的黄金、文物等财宝后秘密运到韩国釜山门岘洞地下鱼雷厂内,并将知情的千余名韩国劳工一起封埋。消息走漏后,探宝之行一直秘密进行,但始终未果。一次机缘巧合,韩国纪实作家郑忠济获得门岘洞之秘密,并加入了探宝行列。
从获知“秘密”开始,到参加探宝行动过程中,再到被陷害入狱44个月,至艰辛出狱后为还原“门岘洞事件”真相奋力写作《解密黄金百合计划——寻找日军埋在釜山的中国巨额财宝》,却为此遭受生命威胁,但仍不放弃对历史真相的持续追踪一直至今。整个过程的曲曲折折全部呈现于这一本——《解密黄金百合计划——寻找日军埋在釜山的中国巨额财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