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1842-1873.pdf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1842-1873.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500张罕见西方版画+50万字西方记者一手现场报道
2.世界上第一份以图画为内容主体的新闻刊物首度翻译出版
3.老照片收藏家沈弘十年整理翻译之作
4.随书赠送印刷版原尺寸《伦敦新闻画报》
5.中国社会科院近代史所马勇教授、中央美术学院陈琦教授作序,老照片总编辑冯克力推荐阅读

名人推荐
这部取材于《伦敦新闻画报》的大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观察视角,提供了中国留存文献中漏记误记得内容,使我们知道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中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还可以这样去论述去讨论。基于这样的认识,我竭诚向各位推荐沈弘先生用数年时间精心编译的这部巨著。——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 马勇

作者简介
沈弘:杭州人,浙江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上世纪90 年
代起遍访哈佛、芝加哥、伦敦等地图书馆,搜集了大量国内难得一见的珍贵记录。目前承担教育部重点攻关项目“外国收藏16-20 世纪来华传教士档案整理与研究”、浙江历史文化专题研究项目“外国人眼中的浙江与浙江人”。著有《晚清映像》《中国长城》《老照片中的大清王府》等。




目录
上册
001 在西方发现历史 004 图像的力量 007 译序
1842 001 中国的道光皇帝Taou Kwang, the Emperor of China 003 中国 China 015 海德公园角的“万唐人物馆”The Chinese Collection, Hyde Park Corner 018 中国报道:对乍浦的描述China: Description of Chapoo 021 中国报道:扬子江、广州、南京、上海、大运河、黄埔China: Yangtze River, Canton, Nankin, Shanghai, the Grand Canal, Whampoa 032 中国的外交Chinese Diplomacy 033 长城与大运河The Great Wall and the Grand Canal 035 中国的大使The Chinese Ambassador 1843 037 中国人的贡金The Chinese Tribute 042 福摩萨(台湾)岛与广州十三行The Island of Formosa and the British Factory in Canton 044 鸦片贸易The Opium Trade 1844 051 关于英国军舰的一张中国画 Curious Chinese Drawing of a British War Steamer 1845 053 中国的巨型臼炮Monster Gun, at Woolwich 054 中国青年Chinese Youths 1846 057 清朝钦差大臣耆英在香港Procession of the Chinese Commissioner at Hong Kong 062 中式床架Chinese Bedstead 1848 065 “耆英号”中国兵船The Chinese Junk “Keying” 067 停泊在东印度公司码头的中国兵船 The Chinese Junk in the East India Docks 1849 073 清军的军旗Chinese Standards Captured 074 在虎头门寨的会谈Interview at the Bogue Forts 075 加尔各答的华人陵园The Burial-Ground at Calcutta 077 澳门总督被刺Assassination of the Governor of Macao 1850 079 在中国沿海被烧毁的一支海盗船队Burning of a Piratical Fleet on the Coast of China 081 参观中国的长城A Visit to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1851 087 伦敦首届世界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中国官员(希生)Opening of the Great Exhibition—The Chinese Mandarin 090 中国家庭Chinese Family 091 在“耆英号”兵船上的中国武术表演Chinese Performance on Board the Junk 092 到奥斯本宫做客的中国家庭The Chinese Family at Osborne Palace 1853 097 香港的中国帆船比赛Revolution in China 100 中国的革命Revolution in China 102 基督教在中国Christianity in China 104 中国的内战—英国皇家海军“赫耳墨斯号”在扬子江上Civil War in China—H.M.S “Hermes”in the Yang-Tze-Kiang River 1854 113 包令爵士——神学博士、香港总督和英国驻华全权代表 Sir John Bowring, L.L.D., Governor of Hong Kong, and H. M. Plenipotentiary in China 116 德鲁里巷剧院Drury-Lane Theatre 1855 119 包令爵士出使北京Sir John Bowring’s Mission to Pekin 121 南京的叛匪向“李号”炮舰开火The Rebels of Taipings Opening Fire Upon the “Lee” Gun-boat 122 南京的太平军起义者The Rebels of Taipings in Nankin 1857 127 炮轰广州Bombardment of Canton 134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with China 140 在中国的战争:广州要塞的陷落The War with China: Capture of Canton Forts 145 在中国的战争:英军攻击广州要塞和炮台的计划The War with China: Plan of the Attack on Forts and Batteries of Canton 148 中国速写:采茶女和清军旗手Sketches from China: Chinese Woman Gathering Tea and Chinese Military Standard-Bearer 151 广州城墙之内的街道Canton within the Walls 154 跟中国的战争:两封通讯员的来信The War with China: Letters from two Correspondents 161 中国速写:广州的守街卫兵、养蚕Sketches from China: Canton Street-Guard, Rearing Silk Worms 165 中国的船舶Chinese Shipping 166 在中国的战争:叛匪、滑竿和香港The War in China: Chinese Rebels, the Mode of Carrying a Wounded Rebel, and Hong Kong 172 在中国的战争:“飞马号”轮船和广州大火The War in China: The Passenger-Steamer “Fei Ma” and Conflagration at Canton 178 在中国的战争:中国的兵船和叛匪The Chinese Vessels of War, Chinese Rebels 182 在中国的战争:饵雷、海盗船和上海港The War in China: Chinese Infernal Machines, Chinese Pirate Craft, Shanghai 185 香港的下毒事件The Poisonings at Hong Kong 186 中国的刑罚Chinese Tortures 189 前往中国的英国海军运兵船Her Majesty’s Troop-Ship “Transit,” Refitting and Receiving Stores for China inPortsmouth Harbour 196 去中国的路上:马赛和马耳他见闻En Route for China: Sketches (of Marseille and Malta) from Our Own Artist and Correspondent 203 去中国的路上:埃及见闻录En Route for China: Sketches of Egypt 210 宁波的皇陵The Tombs of the Chinese Emperors at Ningpo 212 在中国的战争:剿灭海盗船The War in China: Destruction of Pirate Junks 214 在中国的战争:剿灭海盗船The War in China: Destructive of Piratical Junks 217 前往中国的英军增援部队Reinforcement for the War in China 218 去中国的路上:苏伊士札记En Route for China: Sketches of Suez 220 去中国的路上:红海上的闲暇En Route for China: A Calm on the Red Sea 222 去中国的路上:亚丁和马尔代夫En Route for China: Aden and the Maldive 226 前往中国的英国海军舰队British Gun-Boat Flotilla en Route for China 227 去中国的路上En Route to China 232 中国速写Sketches from China 234 中国速写Sketches from China 242 佛山水道之战The Battle of Fatsham Creek 246 在中国的战争:流溪河之战The Battle of Escape Creek 249 香港速写Sketches from Hong Kong 251 香港的阅兵场The Parade at Hong Kong 252 在中国的战争:佛山水道之战、抬轿子的苦力The War in China: The Battle of Fatsham Creek, Chair Coolies 256 英国皇家海军的制服Naval Uniform 257 在中国的战争:马尼拉之行War in China: A Trip to Manila 263 马尼拉速写Sketches of Manila 268 马尼拉速写 Sketches of Manila 270 马尼拉和香港速写Sketches of Manila and Hong Kong 274 马尼拉速写Sketches of Manila 276 马尼拉速写Sketches of Manila
中册
1858 279 马尼拉速写Sketches in Manilla 286 中国速写Sketches in China 290 中国速写Sketches in China 292 中国画“大败鬼子真图”Chinese Drawing of the Fatsham Creek Affair; A Sporting Tour in Governmor Yep’s Land 295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299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04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13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19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24 在中国的战争:军事辎重队The War in China: The Military Train,Canton 326 广州的城墙和城门The Walls and Gates of Canton 327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31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33 在中国的战争The War in China 335 中国速写:香港跑马场Sketches in China: Hong Kong Races 339 广州的英国商品贸易Sale of English Goods, Canton 342 中国速写:广州的警察、哨兵和苦力Sketches in China: Policemen, Sentries, and Coolies in Canton 346 中国速写Sketches in China 348 向广州白云山附近的清军兵勇们发起的进攻Attack on the “Braves” Near the White Cloud Mountain, Canton 350 英法联军舰队进攻白河要塞The Attack of Peiho Forts by the English and French Fleets 354 中国速写Sketches in China 356 中英天津条约的签订Signing the Treaty between England and China at Tien-tsin 361 广州速写Sketches in Canton 363 广州速写Sketches in Canton 365 中国报道:伤病员登上“广州”号China: The Embarkation of Sick and Wounded on Board the “Canton” 368 中国报道:哈里森船长、清军水师兵船的袭击China: Captain Harrison, Chinese Boat Attack 371 中国速写Sketches in China 374 中国速写:广州海幢寺住持授职仪式Skethes in China: The Consecration of A Buddhist Abbot at the Temple of Honan 375 鸦片鬼的堕落历程Opium-Smoking in China, from Drawing by a Native Artist
1859 381 广州速写:一位中医、伍浩官的花园Sketches in Canton: A Chinese Doctor, Howqua Garden, Near Canton 384 中国速写:妇女发型、洗衣方式Sketches in China: Hair Style Like A Teapot, Washing Linen 387 中国速写:翻山越岭和艺人表演Sketches in China: A Mountain Pass, Entertainment in the Village of Lin-Cong 390 中国速写Sketches from China: Traveling in China—the Midday Halt 394 中国画家Chinese Artists 395 1859年的中国人礼仪风俗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Chinese in 1859 401 台湾汉族人的礼仪风俗Manners and Customs of the Chinese in Formosa 407 台湾的汉族人礼仪风俗Chinese Manners and Customs in Formosa
1860 409 对原香港行政主管凯恩中校的表彰Chinese Mirror Presented to Lieut.-Colonel Caine, Late Lieutenant-Governor of Hong-Kong 411 英国舰队在中国The English Fleet in China, off Kintang 413 中国报道:英法联军即将北上China: The Combined Fleet in China Is Getting Under Way for the North 415 中国报道:克兰忒爵士及其参谋部成员China: Sir Hope Grant and the Staff of the British Expedition in China 418 中国报道:英国军队在大连湾China: The British Forces in Talien-Wan 428 中国的咸丰皇帝China: The British Forces in Talien-Wan 430 关于中国战争的插图说Illustrations of the War in China 434 有关在华战争的插图Illustrations of the War in China: The Landing of the Allied Forces, Punjaub Street at Pehtang 438 英法联军攻占大沽要塞The Storming and Capture of Peiho Forts 440 在广州取得的胜利The Victory of Canton 442 在中国的战争:在北京的城墙下War in China: Under the Wall of Pekin 444 费恩与普罗宾骑兵师Fane’s and Probyn’s Horse Service in China 446 皇家龙骑兵禁卫军跟八旗兵在北京附近的遭遇站The King’s Dragoon’s Guards Closing with Tartary Cavalry in the Engagement Near Pekin
下册
1861 449 英中和约The Peace with China 459 罗亨利先生Mr. Henry Brougham Loch 461 中国的家庭生活Domestic Life in China 467 中国的春节The China New Year 469 中国人支付赔款Payment by the Chinese of the Indemnity Money 470 北京的古玩街Curiosity Street, Pekin 472 北京速写Sketches from Pekin 474 北京俄国传教使团的教堂The Russian Mission Church in Pekin 476 中国火炮Chinese Guns 479 中国战争赔款的银两过秤Weighing the Indemnity Money 481 战争赔款抵达天津Arrival at Tien-tsin of Indemnity Money 483 中国皇帝的夏宫The Emperor of China’s Summer Palace 488 北京的皇城The Imperial City, Pekin 489 卢逖,皇后的宠物狗Looty, A Little Dog Found in the Summer Palace, near Pekin 490 来自巴黎两年一次美术展的图画Paintings from the Biannual Exhibition in Paris
1862 493 中国喜鹊The Chinese Magpie 494 中国长城的一个局部Part of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1863 497 关于中国内战的插图说明——清军攻打奉化Illustrations of the Civil War in China: Imperialist Expedition to Fungwha 503 上海速写:城隍庙茶馆、常胜军Sketches in Shanghai: Teahouse, Chinese Soldiers with Foreign Officer 1864 505 中国商人在俄国中部诺夫哥罗德的年度商品交易会上Chinese Merchant at the Great Annual Fair in Nijni Novgorod, Central Russia 507 中国的太平军叛乱The Taiping Rebellion in China 514 北京英国公使馆的警卫The Guards at the British Embassy in Pekin 515 阿礼国出任驻日大使后回到日本Rutherford Alcock Returned to Japan after being Made a Minister 516 阿礼国爵士Sir Rutherford Alcock 518 中国的风景Views in China 1865 521 中国巨人The Chinese Giant 522 讨伐中国的海盗船Expedition Against China’s Piratical Junks 1866 525 中国外交特使团China’s Diplomatic Mission 526 跟中国海盗的遭遇战An Encounter with Chinese Pirates 1867 529 英中贸易商船The New Steam-ship for the China Trade 530 北京的赛马场The European Racecourse at Pekin 1868 533 上海的中式婚礼A Chinese Wedding at Shanghai 535 在伦敦的中国外交使团The Chinese Embassy in London 1870 537 艾尔弗雷德亲王在香港Prince Alfred in Hong-kong 539 扬子江的风景Scenery of Yang-tze-kiang 1872 541 北京的公主府Entrance to the Bride Princess’ Palace in Pekin 542 中国皇帝的婚礼The Imperial Wedding 1873 549 中国皇帝的婚礼The Processions of the Imperial Wedding 558 中国皇帝的婚礼The Processions of the Imperial Wedding 566 本报关于中国的插图Our Illustrations of China 568 中国速写:长城、十三陵Sketches in China: The Great Wall and the Imperial Tombs 570 北京的城墙The Wall of Pekin 571 中国速写:北京天坛Sketches in China: The Temple of Heaven, Pekin 578 北京的一座教会学校Boys’ School, Pekin 579 中国速写:北京贡院Hall of Examination, Pekin 582 中国速写:北京寺庙、英国公使馆Sketches in China: A Buddhist Temple and the English Legation in Pekin 588 中国速写:国子监、孔庙、京报、木偶剧Sketches in China: Hall of Classics, Temple of Confucius, Pekin Gazatte, and the Chinese Punch and Judy 593 中国速写:天津见闻Sketches in China: Scene at Tien-tsin 598 中国速写:上海见闻、北京的八旗兵弓箭手Sketches in China: Chinese Pawnshop at Shanghai, and the Archery Practice of the Manchoo Tartar Soldiery at Pekin 601 维多利亚公园的中国凉亭 604 中国速写:北京教会女校、汉口喜庆剧院Sketches in China: Girls’ School in Pekin, Gaiety Theatre in Hanckow 606 中国速写:纺纱的农妇Sketches in China: A Spinning Woman 607 中国速写:北京街景Sketches in China: Street Scene in Pekin 609 中国速写:年轻的同治皇帝Sketches in China: The Young Emperor of China, Tung-che Whang Ti 612 觐见中国皇帝Reception of the Foreign Ministers and Consuls by the Emperor of China at Pekin 613 中国速写:上海的舢板Sketches in China: A Sampan at Shanghai 615 在中国做圣诞节葡萄干布丁Making a Christmas Pudding in China

序言
在西方发现历史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 马勇

中国文明原本是一个开放的体系,不会排外。因为中国文明如果具有排外的因子,那么所谓的中国文明至今应该还在黄河中下游某一个地方徘徊。从历史主义观点看,中国文明具有不可思议的包容性,一切异质文明因子都会被中国文明接纳、重组与吸收,成为中国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渐渐成为不可须臾再离开的组成部分。这就是中国文明的固有本性。
但是到了近代,中国问题发生了新的变化。中国文明曾经在历史上包容、吸纳了本土的异质文明因子,比如周边族群的“胡文明因素”,也曾接纳域外文明印度佛教。更厉害的是,经过八百年磨合, 到了唐末宋初,原本纯粹的印度佛教文明,竟然完成了“中国化”改造,竟然衍生出一个“中国佛教”, 竟然有一个与印度佛教关联并不太大的禅宗。凡此,都是中国文明的奇迹,也是中国文明不会排外的证明。
中国文明排外还是后来的事情,与中国文明、印度文明完全不同的西方文明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 中国文明也没有排斥西方文明。假如我们回望过去两千年中国与西方的接触,可以看到中西之间的交往,可能远大于我们后来的想象。秦汉帝国已经与西方往来,后来的丝绸之路实际上已经到了纯粹西方的边缘地带。至于元朝,尽管与唐朝一样,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中原王朝,但在中国的历史序列中,我们并不会排斥元朝,甚至以为元朝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元朝的征战固然给东西方带来一些灾难,但中西文明在那个时代确实出现过一次为时不短的正面接触。
那么,中国文明究竟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我们面对西方的时候有一种被欺凌受伤害的感觉呢?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课题。大致上说,应该归咎于满族人的统治。满族人入主中原的时候,毕竟面临着汉化、西化双重压力,满汉之间的心里纠结几乎始终困扰着满汉这两个大的族群。清朝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内部原因而没有延续明朝中晚期与西方文明坦然交往的历史。
而清朝的早中期,也就是17 世纪、18 世纪的时候,正是人类历史发生突飞猛进变化的时期,中国在满族人的统治下闭关锁国断断续续不过一百多年,当中国再度面对西方的时候,此时的西方已经不是原来的西方了,中国与西方从原来的异质文明变成了两个时代的文明。中国文明还是一个纯正的农业文明形态,而西方文明已经在这两个世纪变成了工业的、商业的,也即近代的文明。
两个时代的异质文明并不构成交往的滞碍,中国如果在那个时候——准确地说在1793 年马戛尔尼使团访华的时候——打开国门,开放市场,中国肯定会经过一场阵痛,但中国必然会在农业文明基础上增加一个工业的、商业的文明,一定能够像几百年前接纳印度佛教文明一样,重建一个新的文明形态。
然而,历史没有办法复盘。聪明绝顶的乾隆大帝就是不愿接纳西方,不同意与西方——其实那时也就是英国——构建一个与“朝贡贸易体制”不一样的近代国家关系,不同意让“红毛番”进驻北京,不愿意与西洋人同城。
乾隆大帝的失误不是使中国继续自外于世界多少年,而是使中国问题越到后来越复杂。中西之间不能构建和平的近代国家关系并不意味着中国重回铜墙铁壁的桃花源,中国事实上始终就没有完全中止与西方的贸易交往,一口通商始终存在,非法的贸易更是朝野通知,甚至自得其乐,自以为聪明。
非法贸易让中国错过了和平转型的机会,中国没有办法接续明代中晚期以来的“资本主义萌芽”走上一个新的时代,更没有办法完成产业转型、市场开发,没有办法打破“四民社会”,重组社会结构。
中国在被动中日趋被动,特别是贸易失衡之后的鸦片贸易,不仅将人工营造的“康乾盛世”打回原形,而且使中国人在那个时候渐渐有了一种被欺凌的感受。如果我们仔细体会林则徐1839 年的言论,就应该承认林则徐的广东之行并不是鲁莽,也不是不懂贸易规则,不懂世界,而是一种忍无可忍的抗争。
林则徐的广东之行如果以胜利结束,相信中国或许能够从头开始,接纳西方,重构中西关系。或者,林则徐如果能像蒋廷黻的另外一种设想,彻底被打败,一败涂地,中国在那个时候或许就会猛醒,就会变革,就像二十年之后中国所走的路。无奈,中国在经历了两年断断续续的战争后,签署了一个《南京条约》,五口通商,中国又回到宁静的农业文明形态中去了。
到了1860 年,中国再一次被英法打败,中国与英法美俄等大国相继签署了《北京条约》,中国终于醒悟,终于迈出了走上世界的步伐。
中国人的活力,中国文明的接纳力量,都是不可思议的强大,短短几十年时间,中国的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如果从1911 年回望1860 年,中国的变化就是不可思议,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生活方式、思维方式,政治架构,中国人还是中国人,但中国的天,中国的地,都与几十年前完全不同了。中国从传统走到了现代,在农业文明的基础上已经接纳了一个工业的、商业的文明,一个全新的中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那时的中国人终于实现了世界各族 以平等身份待我的梦想。
直至此时,中国人的历史叙事还没有那么多的抱怨,没有怨妇式的唠叨,即便再过十几年,到了五四前后,我们去读陈独秀、胡适、梁漱溟左中右各派学者的论述,他们在回望过去几十年、几百年的历史时并没有抱怨西方,并不认为外部因素阻碍了中国的进步。
然而不幸的是,20 世纪全球范围的民族主义思潮在那个时代深刻影响了中国,此后的中国渐渐地改变了对近代中国历史的叙述。被侵略、被欺凌的话语渐渐成为近代中国叙事的主流,中国人的心理渐渐被蒙上了一道从来没有过的阴影。
中国文明是一个包容的体系,一百多年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中国文明的大度。近代中国的历史叙事不应该让历史虚无主义继续笼罩,我们应该更多地参照近代西方的历史叙事,重构或者说修正、补充我们过往的历史叙事。
正是在这种心情支配下,我饶有兴趣地翻阅了这部《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这部取材于《伦敦新闻画报》的大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观察视角,提供了中国留存文献中漏记误记的内容,使我们知道近代中国的历史进程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还可以这样去论述去讨论。
二十多年前,近代中国史学界受益于柯文的《在中国发现历史》,打破了“欧洲中心论”、“冲击—反应”、“传统—现代”模式,开始从中国自身寻找历史发展的因素。今天,我们应该注意“在西方发现历史”,应该从西方的记录中寻找近代中国发展变化的另一种记录。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竭诚向各位推荐沈弘先生用数年时间精心编译的这部巨著。

马勇,2013 年11 月16 日星期六

文摘

三位清朝的高官——爱新觉罗•耆英、两江总督伊里布和作为军队统领的提督牛鉴——于8月20日在一大群各级官员随从的拥簇之下来到了我们的军舰上,对英国全权大使、海军司令和陆军将领进行访问。“康华里号”军舰被指定为双方会晤的地点。有一艘汽艇将他们从海岸边送到了英国海军的旗舰上。但他们在海岸边登上汽艇时,“康华里号”鸣响了三声礼炮,这是根据英国方面的礼仪规定。当他们登上旗舰时,两位英国海军上校和英国特使团的秘书在舷梯旁迎接他们,并将他们带往船尾的艉楼,或者说是艉楼附近的上层后甲板。英国全权大使、海军司令和将军都穿着大礼服和军官制服站在那儿,毕恭毕敬地迎接贵宾。当清朝官员们走近时,我们戴假发的英国官员也往前走了几步。清朝官员们寒暄了几句,英国官员则脱掉了他们的海狸皮帽,鞠躬回礼。当双方完全走到一起时,他们诚挚地握手致意,接着便如释重负地回到舱房里去休息。海军陆战队队员们在上层后甲板上列队作为仪仗队,水手们散布在上层甲板上,海军军官们在舰上随处可见,他们都穿着制服,显得精神饱满,意气风发。当清朝官员们来到船尾的上层后甲板上时,还没来得及从眼花缭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乐队便奏响了英国国歌《上帝保佑女王》,这更使他们大吃一惊。后来,在参观整个军舰时,清朝官员们对于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赞不绝口:你可以想象那些除了中式平底帆船之外从没见过其他更大船的人首次见到一艘正规战舰时的心情。他们在军舰上吃了午饭,有的清朝官员因喝了樱桃甜酒和白兰地而醉醺醺的。所有的来宾在告辞时都显得兴高采烈和心满意足。几天后,英国人回访了这些清朝官员们,并在城外的一个寺庙里受到了接待,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儿有一个八旗兵的仪仗队,还有很多的官员,一个乐队,以及一顿糕点加小吃的美餐。礼节十分隆重。这可以使你对那次会晤有个基本的概念。


当天晚上,钦差大臣感受到了卫戍司令少将闻名遐迩的好客精神。一支由盛装的英国皇家爱尔兰步兵连官兵所组成的仪仗队,在军乐队和军旗的陪衬下,于当晚6点之前集结在卫戍司令的官邸前面。在屋前无数个火炬的照耀下,这支仪仗队的英武之气更是被烘托得淋漓尽致。
参加宴会的人数被限制在16个人。宴会厅里装饰着英国皇家爱尔兰步兵团和第四十二马德拉斯步兵团的军旗。宴会厅中央放置着清朝的黄龙旗,跟英国的各种旗帜一起飘扬。门楣的上方用大红色的绸缎悬挂着中国的金玉良言,表达出英中两国之间业已存在的良好意愿,这一切都是按照中国的习俗来安排的。
在晚宴上只有两次祝酒的仪式:
“英国女王和中国皇帝祝愿两国间的友好关系能进一步促进双方的贸易和繁荣。
“祝开明的政治家和英中两国之友谊使者耆英健康长寿。我们尊敬他卓越的政治才能,我们颂扬他宝贵的社交品质。”
耆英专注地聆听着祝酒词,在祝酒过程中似乎急于想要人将每一句话都翻译成汉语,并且以极为优雅和胸有成竹的方式致了答谢辞:“尽管我的才能被夸大了,但是将军真挚的情谊我已经感受到了。我以清朝武士的信仰起誓,只要对于中国外交还有发言权,两国的和平繁荣将永远是我最大的愿望。”
耆英的和蔼可亲和富有幽默感,高超的外交技巧和良好的教养,几乎无人出其右。他在宴会上谈笑风生,但又极有分寸。在他主动唱了一首充满激情的满文歌曲,为大家助兴之后,所有人来到都宴会厅旁边的一个起居室。那儿有香港卫戍区军官的夫人们、香港大多数的海军和陆军军官以及一些香港平民。耆英主动跟屋内各个角落的人友好地打招呼,跟每一位女性宾客握手,并向其中的一两位赠送了香袋和佛珠等小礼品。
这位清朝官员的和蔼可亲和良好教养还集中体现在对待一位小姑娘的态度上,他把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亲切地打招呼,并将一件饰品套在她的脖子上。坐在旁边的一位已婚女士吸引了他很大的注意力,他吩咐一位随从去取来一块丝绸手帕,作为礼物赠送给她,并请求得到她自己的手帕作为交换。对方一时不知所措,耆英马上就解释说:“我不希望做出任何违背适当礼仪的事情。”对方立即接受了他的道歉,并且表示能够理解他的做法。
第四天,耆英举办了答谢宴会,这是一个极其奢华的中式宴席。东道主在迎接总督的到来之后,将他领到一个位于屋子中央的太师椅处,其他人都坐在两侧的座位上,每两个座位之间都放有一个小茶桌。欧洲宴会前的那半个小时通常是枯燥无味,令人难以忍受的,但是在中式宴会前,客人们因为受到了热切的关注并喝到了一等的好茶,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很快。饮茶时每一位客人都分到一个小茶杯,在西方通常放在杯子下面的小碟子被用来盖在茶杯上,以保存茶叶的香味。
根据本报记者的描述,宴会厅是一个100英尺见方的房间,屋内覆盖着红布,还挂有20个漂亮的灯笼。宴席上共有40位客人,从晚上6点一直持续到10点。在这段时间内,不断地有菜肴被端上桌子。耆英将客人们照顾得无微不至,有好几次起身充满感情地给大家祝酒。而且席间有源源不断的香槟酒、雪梨酒和白兰地酒供应。
《中国邮报》描述的此次宴席在很多方面跟杜哈德、白晋神父和其他现代作家在他们著作中的描述都有所不同。并非每一位客人都有一个小餐桌,而是跟英国人的习俗一样,在宴会厅里只有一张大桌子,所有的客人们都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跟欧洲通行的做法一样,除了邀请大家一起在宴席上就座之外,并没有那种每个人都必须相互鞠躬等礼仪,如
同白晋在书中所描述的那样。
我们用尽可能长的篇幅来列举这次宴会的所有细节:每一个座位前都放着筷子,但清朝官员偶尔也会使用刀叉和汤匙。在碗的左边会有一只放置甜点或下酒菜肴的小碟子。在盘子的前面会有堆成小山一般的各种腌菜、酸菜和萝卜干之类的冷菜。当盛在早餐碗里的燕窝羹(《中国邮报》记者说它类似于英国的线面)被端上来的时候,正式的宴会就开始了。紧接着端上桌的有鹿肉、鸭肉、用任何赞誉形容都不会过分的鱼翅、栗子汤、排骨、用肉汁和猪油在平底锅里煎出来的蔬菜肉馅饼、公鹿里脊汤、仅次于鱼翅的鲨鱼汤、花生五香杂烩、一种用牛角髓浸软并熬制出来的胶质物、蘑菇栗子汤、加糖或糖浆的炖火腿、油焖笋、鱼肚、辣椒酱菜、一片片的热饼和冷果酱泡芙,以及众多难以用文字描述的热汤和炖菜。它们都被盛在大碗里,端到餐桌的中央,桌上放满了蔬菜、鸽子蛋,尤其是猪肉,这些似乎是宴席上最常见的菜肴。
不时地, 耆英会以一种最文雅的中式礼仪用筷子从他自己的碟子里夹出一小块肉,递到身边最尊贵的客人盘子里。在餐桌的中央,还有烤制的孔雀、野鸡和火腿。在这个极其奢华的宴会过程中,仆人们还要给客人们续好几次茶。令人惊奇的是,在整个晚宴过程中,人们在餐桌上没有见到过一颗米饭,就连跟其他食品混在一起的米饭都没有,尽管几乎所有的作家都告诉我们,中国人进餐在任何时候都少不了米饭。假如按照德庇时的说法,米饭在餐桌上出现就意味着晚宴很快就要结束,那么这次早在主人准备结束晚宴之前,客人们就吃饱离席了,因为米饭这个信号在宴席上一直没有出现。
宴席上不乏好酒和烈酒,还有中国烧酒。那些中国人更不会怠慢客人,他们不断地用大酒杯劝酒,不让对方有“逃避”的可能。有一位清朝官员酒都上了脸,除了喝了不少香槟酒和红酒之外,还在跟人聊天之际灌下大半瓶黑樱桃酒,紧接着又去喝另一瓶果仁白兰地酒。每喝掉一杯酒,他都会敲打手链,大喊一声“好”。
一道道的汤端上桌,前后持续了几乎有三个小时。当宴会快要结束时,耆英站起身来,向天后敬了一杯酒。紧接着有人在宴会厅里摆上了一大排用红布蒙着的小板凳,上面摆满了厨师精心切好的烤乳猪、火腿、鸡鸭肉,等等。这个仪式是为了用来感谢天后的慷慨大方,并且向人们显示,尽管已经在宴会上给客人们提供了如此丰盛的菜肴,但主人仍有足够的食物可以拿出来献祭天后。桌上摆着的那么多肉片中还有羊肉和猪肉,都没有人动过。接下来就是上水果和果脯,还有大量的红酒、利口酒和中国烧酒。
然后是相互祝酒,开始是“为英国女王和中国皇帝干杯”,大家喝酒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那些中国人尤其是闹得很厉害,除了高声喝彩和鼓掌之外,还以英国酒馆里最典型的方式拍着桌子,隔壁的中国乐队也来凑热闹。之后还有几巡祝酒,其中包括为法国国王和瑞典国王干杯,因为在场的客人中有法国人和瑞典人。接着耆英邀请香港总督唱一首歌,其条件就是他自己也唱一首。后来他果然一展歌喉,而且唱得还真不错,并跟大家一起鼓掌,以示谢意。邝自星(Pwang-tyse-shing)唱了两首歌,而那位驸马借口喉咙嘶哑,推脱了表演。一位满族随从唱了一首粗犷的民族歌曲,它具有苏格兰或爱尔兰民歌的特征。在英国客人中间,除了总督之外,卫戍司令少将、大法官、卜鲁斯阁下和肖特里德先生也都表演了唱歌。
宴会结束之后,大家还玩了一个游戏,这是在《查士丁尼儿歌集》这本书里找不到的。有人把两朵大丽花递给耆英,他先是把它们戴在头上,后又拿到鼻子前嗅了一下,将其中的一朵给了总督,另一朵给了将军,并且要他们将花朵沿着餐桌依次递给身边的客人。与此同时,外屋有人开始击鼓,击鼓者会随意地突然停下来,谁要是被发现手里还拿着花,就得喝掉一大杯酒。这种靠“爱国精神”(esprit de patrie)来支撑的游戏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乐趣。中国人特别关注这个游戏的输者,而一旦他们自己输了,就会自嘲地笑起来。
第五天早上7点,钦差大臣及其随从们登上了两艘汽艇,离开香港岛,前往广州。耆英在他的住所门口拥抱了总督,并在码头跟卫戍司令少将拥抱告别。耆英的香港之行就这样结束了。它可以被视为是中国跟世界其他国家进行自由交往所迈出的第一步。中国闭关锁国,与世隔绝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8月23日
上周一,最近刚从广州搭乘英国船只“皮尔女士号”直接来到英国的一个中国家庭,应女王的特别邀请,由菲普斯中校护送到了怀特岛上的奥斯本宫来觐见维多利亚女王陛下。这个家庭包括一个名叫钟阿泰(Chung-Atai)的绅士、他的两位妻妾、他的小姨子以及一位中国女仆。那三位女士都拥有作为中华帝国上流社会女性标志的小脚。这个家庭于星期天下午离开了伦敦,在南安普敦的拉德利旅馆过了一夜之后,便于星期一乘坐邮轮来到了怀特岛上。船长在先去了西考斯岛之后,便把船上的贵宾送到了东考斯岛上。女士们在钟阿泰先生、跟他们一块儿从中国来的克劳福德先生和已经在本地居住很多年的莱恩先生等人陪伴下,按照女王陛下的意愿,在11点半的时候前往奥斯本宫。女王、艾伯特亲王殿下以及皇族下一代的所有成员,都在国宾接待室里欢迎这个中国家庭的到来。中国客人们是由华茂公司的少东家哈蒙德先生介绍给女王陛下和其他皇族成员的。钟阿泰先生的小妾有幸为女王表演了歌咏节目,多才多艺的女王自然很想聆听这位天朝女子的独特表演。钟阿泰的正妻则向女王赠送了一张由比尔德先生用达盖尔银版法为这个有趣家庭所拍摄的全家福照片。那位小妾还送给公主一双非常漂亮的绣花鞋,那是她自己用金线刺绣,并按自己脚的大小(长2.25英寸,宽1英寸)缝制的。这两件礼物都被女王一家非常客气地接受了。以和蔼可亲而闻名遐迩的艾伯特亲王殿下认为这个中国家庭可能会对从中国引进的众多植物和花卉感兴趣,所以便领着客人来到国宾接待室旁边的花园里,带他们参观那儿的花坛和花圃。女王陛下和她的孩子们则看着那些女士们无助而不雅的走路姿势而捂着嘴笑。因缠足而引起的脚变形严重影响了她们的步行能力,只要走一小段路就会气喘吁吁。亲王殿下接着领客人们参观了用精美琉璃砖装饰的走廊,最后又向他们展示了国宾接待室里那张表现万众敬仰的女王及其皇族配偶和全家老小的大幅油画。女王的侍卫也向客人们解释了台球桌的功能,并且还揭开台球桌上的盖布,打了几杆作为演示。在离开奥斯本宫的时候,客人们还应邀去菲普斯中校的家里做客, 并被介绍给了菲普斯夫人,即德萨特伯爵夫人,及其家庭成员们。然后他们回到了考斯岛,为自己所受到的接待而感到极其欣慰。同一天晚上,他们便回到了伦敦。

内容简介
创始于1842 年的英国《伦敦新闻画报》是世界上第一份以图画为内容主体的周刊。其以细腻生动的密线木刻版画和石印画,以那个时代的技术条件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再现世界各地的重大事件。画报初始就对中华帝国表示密切关注,派驻大量画家兼记者,1857 至1901 年就向英国发回了上千张关于中国的速写和几十万字的文字报道。
它们大多是关于现场的目击报道,属于第一手的原始料;它们对于历史事件的观点和看法往往跟中文史料相左,这就为我们研究历史提供了一个客观的参照物;它们所报道的一些事件
和中国社会生活的细节往往是中文史料中的盲点;它们的系统性和连续性也是其他中西文历史资料所不能企及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