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眼泪•以爱为名.pdf

天使的眼泪•以爱为名.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5个清新细腻却力透人心的短篇故事,
让你重新思考关于“爱”的生命课题

作者简介
Mia,本名汪连慧,专职作家,已出版长篇小说《完美新娘进化论》《魔幻迷宫恋恋恋》《极品豆花之东方神起》《魔幻师的异世迷情》《零魂》《穿越女杀手》和《梦幻小公主》系列儿童读物。

目录
1  幸福不曾远离
 13  最佳女配角
 27  最爱我的男人
 41  错爱
 51  女人三十
 63  姐妹淘
 73  风停时,云知道
 87  思念如烟,飞舞舌尖
 97  约定
113  当时的誓言
125  礼物
139  以爱为名
151  爱转身后
165  报复与爱
177  逆光之恋

文摘
多年了,她和初恋的男友阿樊分分合合,纠缠不清。
阿樊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被她生生地撞上,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混蛋,如果你不爱我了,就说清楚,我会走开!”她愤愤地给他一巴掌,已经连哭都没了眼泪。
阿樊无赖地跪在她面前,赌咒发誓:“我爱你,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以爱为名,他一次次让她回心转意。
阿樊长得高大帅气,在学校时就有很多女孩追,阿樊单单选了她做正牌女友。她也曾吃惊、意外、自卑、怀疑。
坦白说,她要钱没钱,论漂亮,整条街也排不上她的位置,可阿樊就是喜欢一边死抓她不放,一边死性不改地劈腿。
亲朋好友,包括她的父母都觉得她走了狗屎运,竟然有阿樊这么死心塌地的帅哥男友。
而她,好强,爱面子,心中百般滋味,有口难言。
除了花心,其实凭良心说,阿樊对她是极好的,甚至算是无微不至:只要一个电话,阿樊可以从一个城市坐车到另一个城市,只为给她送一份消夜;她每次有个头疼脑热的,阿樊总是不眠不休地守在身边,就像是诅咒,每次她病好,他必然病倒。
阿樊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所有的第一次都与这个男人有关。
在她心里,如果不是忍无可忍,她会死心塌地跟着这个男人一辈子。
每一次争吵,她都恨他恨得要死,最后,却悲哀地承认,她还不争气地深爱着他。爱情就是这么矛盾的存在,不是吗?
因为那种名为“爱”的束缚,将她滞留在原地。一次次分手,一次次复合,他就像是包装奢华的毒药,她明知该抗拒,却还是忍不住饮鸩止渴。
从小到大,她就像是不懂事的小女孩,任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唯一让人另眼相看的,便是成为阿樊的女友。
除了爱,还有女孩的虚荣心在作祟。
不了解阿樊的人,会竖起大拇指夸她有气质、有魅力;了解阿樊的人,会冷嘲热讽她实在可以和“忍者神龟”的“忍性”媲美。
“做我女朋友吧!那么多女孩喜欢我,可我就是对你情有独钟!”阿樊的热辣表白,最初,让她小鹿乱撞,让她怦然心动,让她……时隔多年,现在回想起那一幕,只觉得当时那个单纯、无知的自己,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们分手吧!”
她找到一份新的工作,租了一间新的房子,决心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于是,郑重其事地最后一次跟他提出分手。
“为什么?”阿樊却表现得像一个无辜的孩子,眨了眨那双迷人的眼睛,瞪大了,盯着她看。
“为什么?呵呵,你说为什么!”她讥讽地瞧着他。看惯了的帅哥,原来也不过如此,她在心里冷笑。
“难道你有别人了?”阿樊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她在心里苦笑,嘴上却大大方方地应道:“是啊,我爱上了别人,请不要再纠缠我了!”
很奇怪,阿樊听完那句话,愣着,久久地注视着她,却不言语。
那天以后,阿樊就彻彻底底地放弃纠缠。而她,就像那个穿着玻璃鞋、坐着南瓜马车的灰姑娘,到了时间,她的盛大舞会戛然而止,她的王子消失无踪。
两个月后,她无意间浏览朋友的网页时,看到了一张阿樊的照片,照片里,阿樊脸色苍白,瘦削许多,穿着病号服,静静地坐在窗前。
心痛的那一刻,她明白心里依然还爱着这个男人。
“嗨,最近好吗?”她假装打给很久不见的老友嘘寒问暖,当然,顺带问起了那张照片里的人和事——“我看你发了一张阿樊的照片,呵呵……”她干笑着,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啊?你不知道?喂,有没有搞错?你是他的正牌女友啊,怎么连男朋友生病住院都不知道?”电话那端的朋友大呼小叫起来,“明明我去看他时,他还说你下班就去陪他的啊。不是我说你,千万不要因为男朋友身患重病,就……”
朋友啰啰唆唆地还说了很多话,但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光是那“身患重病”四个字就足以震得她手脚发麻,心跳停止。
她从朋友那问到了医院的地址,第二天是周末,她一大早就去看他了,还买了他最喜欢送她的蓝色妖姬。然而,到了病房,病床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她吓了一跳,跑去问护士。
“哦,412 病房的病人吗?昨天他家人已经把他转到国外的医院了。”护士说完,转身就走了,她愣在原地,像是被遗弃的孩子。
在那之后,她想尽了一切方法寻找阿樊的下落。可是,阿樊全家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问谁,都问不出阿樊的下落。
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
*  *  *
“我和你爸都这把年纪了,你一直这样子下去,我们死了也不瞑目啊。你那么不会照顾自己,我们走了,谁来心疼你?哎,阿樊那么好的孩子,你怎么就把人家甩了呢?”
年迈的母亲对她的婚姻着急,偶尔也会念起阿樊,数落她不该轻易和阿樊分手。
“妈,您别说了!”她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躺在沙发上,然而,不经意地一抬头,第一次注意到,母亲两鬓的斑白已经那么厉害,“妈,您的头发都白了这么多?”她忍不住坐起身去摸母亲的头发。
母亲一把打开她的手,说:“臭丫头,你都这么大了,我能不老吗?如果你真的孝顺,就早点带个男朋友回来!”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息。
她哑然,心里有一点莫名的酸涩,说不出的滋味。生老病死是那么犀利而直接的结果,任谁也逃脱不掉。眼睁睁地看着至亲老去,是这世界上最无能为力的事情。
这段时间,还真的有个男人在追求她,叫林子。
林子平平的样貌,平平的家境,对她倒是真心实意的好,人也老实,算是公认的好男人。
“对不起,我心里还记着我的初恋男友。这些年,我一直找不到他……如果我答应做你女朋友,我觉得对你不公平。你什么都好,我……”她坦白地告诉林子,她不是不愿意,但她是真的放不下。
“等等!”坐在对面的林子立刻摆手,提高了音量,“千万不要怕拒绝我,如果我喜欢的女人不喜欢我,我再好也是白搭。呵呵,放心吧。我可以等你,如果我实在等不了,我会通知你。”林子给了她一串出人意料的回答。
“孩子,快回来,你爸突然脑溢血……”电话里,母亲慌乱地说着。她吓得魂不附体,因为手机声音很大,刚刚被拒绝的林子,也将她母亲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关键时刻,林子一把拉起呆住的她,万分担忧地催促道:“发什么呆?走,快去医院啊!”
她这才反应过来,踉踉跄跄地跟着他往医院飞奔。
医院里,她和母亲都没了主意,大脑无法思考别的。都是林子一直跑前跑后地帮忙。父亲终于度过了危险期。熬了一夜,清晨,他累极了,坐在长椅上打盹儿。她从病房里出来,正好看到他的脑袋撞上椅背的一幕。
“咚!”后脑砸在椅背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吃了痛,猛地惊醒,揉着干涩的眼睛四下张望,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揉揉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朝着他淡淡一笑,心中满是感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问:“昨晚不是让你先回去吗?你怎么还坐在这里?”
他摆摆手,不介意地回答:“不行,就你和你妈两个人,要是有什么急事,身边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我没事,你看我这么强壮,熬一夜对我来说小意思!”他故意弯起手臂突出肌肉显示自己的强壮。这个小举动,把她逗笑了。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她还是不放心,于是加了一句。
“呵呵,不用了,我今天有个会议,正好早点去公司准备资料。”
他大咧咧地对她微笑,穿上外套,不等她再说什么,就已经匆匆地离开了。
她的心中又是一热,想起昨天白天和他通话时,无意间听到他昨晚是要加班熬通宵的,可却为了她耽误了,不知道会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
那以后,母亲一直嚷着要她把他叫来家里吃饭,她一直犹豫,不想给林子错误的暗示。到时候他空欢喜一场,她会比现在更感到抱歉。
她没有主动邀请,却不料,周末,林子反而自己提着一大堆礼品敲响了她父母家的门,因为和父母不住在一起的关系,所以那天她并不在家,又恰巧被外派出差在国外。
她回家之后,就听见母亲一个劲地唠叨:“我看这个人真不错,人忠厚,又老实。虽然比不上阿樊的样貌和家世,好在对人热情,对你又好……”
她一边笑,一边打趣母亲:“哇,妈,你真是厉害!他来看你们,你也能看出他对我好?”
“去你的,别不当回事!”母亲狠狠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不是看他怎样花心思讨好你,而是看他如何对待你身边的人,对待你爱的人。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能看错?”
她撇了撇嘴说:“也不一定啊,阿樊就……”话没说完,她就察觉出自己又提起了不该提的名字,于是尴尬地住了口,咬着唇,假装在房间里乱晃。
母亲正在洗菜,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反而依着她的话说下去:“你妈我也没看错阿樊啊,是你把人家甩了。你不知道,有天晚上,我跟你爸在夜市逛,扭了脚,你爸找不到你,就给阿樊打电话。结果车开到半路堵车了,阿樊就一路背着我跑了好几条街去看医生。那个富家小子,大概一辈子都没背过人,累得满头是汗……”
她一愣,连忙追问:“什么时候?妈你怎么没告诉我?”
母亲将洗菜的水呼啦一下全倒掉,仰着头,想了一会儿,才说:“哎,那时候你刚甩了他,阿樊说不想你知道,要我们瞒着你。
后来,我也把这事给忘了。”
她站在客厅,呆立在电视机前,听着母亲说的一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已经分手了,可还是为了她父母那么做,她突然间觉得很茫然,就好像是谈了那么多年恋爱,她不曾真的了解过阿樊。
想着想着,她又生起气来。凭什么他可以一味地对她好,但又不停地对不起她?
*  *  *
“很抱歉,打扰你。阿樊去世前让我通知你,你不用继续托人找他了,他会在天国守护你。”
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她得了一个噩耗:阿樊去世了。
电话那头的女人言辞简洁,对于她的一切提问都以“不知道”
来回应,之后,当她再打那个电话时,再也打不通了。
大概是寻找多年,心里早已对阿樊的离去有了一丁点儿心理准备,所以,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她并没有哭得泣不成声,反而异常平静地接受这一切。
心里的荒漠,忽然间风云大作,再后来,所有的沙粒都消失不见,空寂的世界,一眼看不到尽头。
三个月后,林子依然每周一束蓝色妖姬地追她。她笑他傻,随意地问他:“真的不后悔吗?就算我们结婚,生活了一辈子,我的心里还是会有一个位置留给一个人。”他和她都知道,虽然语气随意,却不代表她是在开玩笑。
“呵呵,”他苦笑了一声,声音沙哑,“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曾经对不起一个女孩,我们是彼此的初恋。她死心塌地地爱我,我那时候年少,后来她怀孕了,可我和她都还是学生,我们很害怕,就去了私人的小诊所,她……她……她死在了手术台上。这么多年,那一幕都在我的脑海中不断重现……”
她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林子。林子定定地回望着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她,注意着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良久,她听见他说:“我有一次在朋友的婚礼上见了你,你穿着伴娘服,远远地站着,对人微笑……”
他捂着嘴轻咳了一下,继续说:“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我要重新开始了。我依然会把我的初恋女友放在心上最重要的地方,可是我会找一个女人,一个我想和她共度一生的女人,继续活下去……”
“是啊,这世界,离了谁,我们都还能活,人是最坚强的动物。”
她接过他的话,说出了自己的感悟。
“我们结婚吧!如果有一天你的他回来了,我愿意放手,祝福你们!”他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单膝下跪,掏出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戒指递到她面前。
她彻彻底底地呆住了,事情发展得太快,她根本无暇反应。
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张帅气的脸,笑着望向她,温柔地说:“做我女朋友吧,那么多女孩喜欢我,可我就是对你情有独钟!”
那样的话,那样的人,那样的自己,都不复存在了。
以爱之名,可以相恋,可以彼此折磨,可以相互远离,可以等待半生。旧的爱人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剩下的人,为了活下去,依然要学会彼此相爱。
大概是她真疲惫了,大概是因为知道阿樊去世了,她累了,决定安定下来。
“好,我答应你!”
*  *  *
她结婚了,和林子一起努力经营他们的家庭。一年后,她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女,四口之家,其乐融融。
一次,她带着儿女在他们城市最大的喷泉广场上玩,惊愕地看到一个本该在天堂的人。
“阿樊?”说完她就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立马流了下来。
她看到了阿樊戴着墨镜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她久久凝望着长椅上的他。
“叔叔,可以把皮球踢给我们吗?”小女儿奶声奶气地凑了过去,皮球正好滚到男人的脚下。
阿樊感觉到脚边有东西,俯下身摸索了一下,摸到小皮球,捡了起来,对着某个方向温柔地问:“小妹妹,你在哪边?叔叔眼睛坏了,看不见你哦!”听声音,他依然还是多年前那个乐观阳光的阿樊。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小女儿甜腻腻的声音大喊。
阿樊顺着声音把皮球丢了出去,正好停在小女儿的脚边。
“谢谢你,叔叔!”
小女儿道完谢,兴高采烈地跑开了。
她看到阿樊嘴角的笑容,心里忽然满足了。
她没有上前,也没有再刻意找过他。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他们相恋一年后就得知自己有了什么病,反正,他劈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她曾经千辛万苦地找他,所以故意让人告诉她,说他去世,让她死心。
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听说她嫁了人,还有一双可爱的儿女……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她现在很幸福,所以,也希望他因为知道她幸福,而快乐。
以爱为名,只希望在意的那个人幸福快乐就好。

内容简介
<天使的眼泪>本书是台湾作家Mia的短篇小说集,全书收录15个清新细腻却力透人心的短篇故事。这些故事分别从爱情、亲情或友情方面入手,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而是运用最简单的情节和人物,用最真实质朴的语言,讲述真情来之不易、要学会珍惜和感恩等生活道理,帮助我们在这个浮躁社会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关于“爱”的生命课题,获得爱的感动与力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