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欧文文集:阿兰布拉宫.pdf

华盛顿·欧文文集:阿兰布拉宫.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美国文学之父 美国文学赢得世界声誉第一人 华盛顿•欧文
中文版文集首度面世
翻译名家历时三年精心打造
拭去钻石上的尘埃,再现光芒耀眼的经典

作者简介
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 1783—1859),19世纪美国最著名的作家,美国文学赢得世界声誉的第一人,更被尊为“美国文学之父”。其作品包括短篇小说、游记随笔、历史传奇以及人物传记等,将丰富浪漫的想象与真实的日常生活场景相结合,并以幽默风趣的风格呈现。代表作品有《柑掌录》《旅人述异》《哥伦布的生平与航行》《阿兰布拉宫》《华盛顿传》等。

目录
目录

旅行 /// 001
阿兰布拉宫政府 /// 015
阿兰布拉宫内景 /// 018
科玛莱斯塔 /// 025
关于西班牙穆斯林统治的思考 /// 029
住户 /// 032
逃跑的鸽子 /// 036
作者的房间 /// 039
月光下的阿兰布拉宫 /// 044
阿兰布拉宫的居民 /// 046
阳台 /// 050
石匠的冒险 /// 055
在山坡上漫步 /// 058
狮庭 /// 065
小男孩博阿布迪尔 /// 070
博阿布迪尔的纪念品 /// 073
公主塔 /// 076
带风向标的房子 /// 078
阿拉伯占星术士的传奇 /// 080
三个美丽公主的传说 /// 095
当地的传统 /// 114
摩尔人遗产的传奇 /// 116
阿兰布拉宫的游客 /// 134
艾哈迈德•阿勒卡迈勒王子传奇,或爱的朝圣 /// 139
阿兰布拉宫的玫瑰传奇之侍童与猎鹰 /// 166
老兵 /// 180
总督与公证人 /// 182
曼科总督与士兵 /// 188
两座谨小慎微的雕像的传说 /// 203
马哈巴德• 阿文•阿拉玛阿兰布拉宫的创建者 /// 217
胡塞夫•阿布•哈贾斯 /// 223
阿兰布拉宫的终结者 /// 223

文摘
旅行

一八二九年的春天,本书作者满怀好奇心,来到西班牙,与一个俄国驻马德里大使馆工作的朋友一起从塞维利亚长途跋涉到格拉纳达。我与这位朋友在此地球上相隔遥远,在这里不期而遇,共同的品味让我们一起徜徉于安达卢西亚的浪漫山谷之中。如今,无论使馆职责将他带到何地,不管他是身处华丽的宫殿,还是在沉思冥想大自然的荣耀,如果他能看到这本书,希望这些描述能够让他回忆起我们共同的冒险和我们相互为伴的场景。这些场景中有我们对对方的记忆,无论时间和距离都不能抹去对方在自己心中留下的谦谦君子的风度与形象, 或减轻对方在心中的分量。
在启程之前,我先在这里回顾几则关于西班牙风景和西班牙旅游的评论。很多人都愿意把西班牙想象成一个气候温和的南方地区,散发着意大利丰韵卓姿的魅力。其实正好相反,除了沿海一些省份有一些例外的风景,西班牙大部分地区严肃又忧郁。山上岩石嶙峋,绵延的平原漫长而光秃,没有树木,有的只是一成不变的静寂。那里人迹稀少,一派非洲那种蛮荒孤独的景象。
更加让人感到孤寂的是,这里没有歌唱的小鸟,因为这里的自然之中缺乏树林和灌木丛。秃鹫和鹰在山崖峭壁上盘旋,在平原上翱翔;一群群胆怯的鸨在满是小石头的荒地上高视阔步。那种令其他国家充满生气的众多小鸟,只在西班牙的几个省份可以见到,并且通常要在围绕人类栖息地的果园和花园之中才能见到。
在外省,旅行者时常会穿越那一望无际的、开垦过并种植了谷物的地带。谷物有时随青翠草木泛起波浪,有时显得光秃赤裸,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如果谁要四处张望、寻找在地里劳作的人,通常是徒劳的。不过有的时候还是会看见一些村庄像鸟一样地栖息在陡峭的山头上,或嶙峋的悬崖峭壁上,抑或还会看见摇摇欲坠的城垛、荒废的瞭望塔和要塞。在旧时,要塞的作用是抵御内战和摩尔人的侵略。当时的农民就这样聚居在一起,互相保护以免遭四处游荡的海盗来抢劫。直至今日,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区仍然保留了这一习俗。
虽然西班牙的绝大部分地区缺乏树木和深林的装饰,因而缺乏装饰能够带来的柔美,但此地的景色有一种高贵与崇高的特质,可以弥补自身的不足。这种特质带有一种人的属性,我觉得最好把该属性理解为西班牙人特有的骄傲、顽强、节俭和节制。他们的男人气使得他们蔑视苦难并鄙视放纵,因为那是柔弱的表现。我这样理解他们,是因为我看到他们所居住的国土带有这种特质。
西班牙风景严肃简单的特质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会让人的灵魂油然生出一种崇高的情感。卡斯蒂利亚和拉曼查巨大的平原一望无边,其袒露与宽广让人领悟到一种海洋般的庄严与宏大。在这些无垠的荒野上放眼望去,会不时地见到这样的景象:一个孤独的牧人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照料着他那些零散的牛群;他的标枪又长又细,枪头一方越来越尖,像一支长矛,矛尖直指天空。有时又会见到一长队骡子在荒野上缓慢移动,像沙漠中的一队骆驼;抑或还会看见一个牧人,带着铳和短剑在原野上时隐时现。这样一来,这个国家、人们的习惯和人们的容貌就带有一种阿拉伯的味道。田间的牧民,原野上的牧羊人,都带着火枪和刀。这种普遍佩带武器的习惯表现出这个国家普遍的不安全感。村子里富裕的农民很少有不带手枪、或不带一位肩上挂着火铳的仆人就敢去镇上市场的;本来只是逛一趟的事也弄得如临大敌,准备要上战场一样。
路上的危险也造就了一种旅行模式,这种模式在某种意义上像东方的大篷车马帮。马帮的赶马人或承运人结帮成群,全副武装,在特定的某一天浩浩荡荡地出发。单独的旅行者也寻找旅伴,扩充人数以壮大力量。这个国家的商业贸易就以这样古老原始的方式进行着。马夫是贸易的主要媒介,并且是这片土地上合法的旅行者。他们从比利牛斯山脉和阿斯图里亚斯省出发,横跨西班牙半岛,到阿普哈拉斯、塞拉尼亚德隆达,甚至到直布罗陀的大门。他们的生活非常节俭、艰难:他们的粗布马鞍袋里存放着他们仅有的一点食物;挂在鞍弓上的皮囊里面装了一些红酒或者水,靠着这些酒或水他们要横跨贫瘠的大山和令人口渴的平原;一块毡布铺在地上就是他们就寝的床,驮鞍是他们的枕头。他们那不高的身躯、显眼的四肢和强壮有力的体形代表着力量;他们的肤色黝黑并且被晒伤,眼睛里面透着坚毅,表情却很安静,只是偶尔会被突发的情绪点燃。他们坦率、有男子气、彬彬有礼、风度翩翩,每次路遇他人都会庄重地打招呼——“Dios guarda à usted!” “Vay usted con Dios caballero!” 意思是“愿上帝护佑你!”“愿上帝与你同在,骑士!”
由于这些人的全部身家都在骡子驮负的包袱里,时时危在旦夕,所以他们都将武器斜挎在马鞍旁顺手的地方,以便在危急中能够一把抓起,立即抵抗。 不过他们团结起来形成的数量给他们带来了安全,让他们能够抵抗小股劫匪。 这样一来,孤独的剪径强盗武装到牙齿,骑在安达卢西亚骏马上在他们周围徘徊,像一个海盗,在商业护航队面前踯躅不前一样,不敢发起进攻。
西班牙马夫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歌谣和民谣,用来打发永远走不完的旅途。这些歌谣曲调粗糙简单,鲜有变调,但马夫依然斜骑在骡子上,放开嗓门长声吆吆地大声哼着那些曲儿。骡子似乎无比严肃地听着,并且让自己合上调子的节奏。马夫吟唱的歌谣经常是传统的关于摩尔人的冒险故事、圣人的传说和爱情短诗,唱得最多的几段是有关胆大妄为的走私之徒和冷酷无情的剪径强盗,这是因为在西班牙普通民众的心中,走私者和抢劫者都是诗情画意的英雄。马夫的歌谣通常是即编即唱的,内容都与当地情况有关,也有发生在旅途中的事件。这种即兴创作的才能据说是从摩尔人那里传下来的,在西班牙很常见。在蛮荒孤独的情境中听这些短歌,有一种令人欣喜若狂的感觉,因为马夫叙唱的也是同样蛮荒孤独的情景,有时候还伴有清脆的骡铃声。
在山口遇见马夫也会是一幅如画的风景。首先你会听到领头骡子的铃声,铃声简单的旋律打破了山口风口处的宁静;然后或许你会看到马夫驱赶拖拖拉拉的或四处闲逛的牲口,或者听到他用最大肺活量诵唱传统民谣;最后,你还会看到骡子沿着岩石旁弯弯曲曲的隘路缓慢地移动,有时骡子近乎倒立,小心翼翼地沿陡峭的悬崖往下挪,有时会在你的下方费力地沿着深深的、光秃秃的山口往上爬。当他们走近时,你可以窥视到马夫们一绺绺精纺的流苏和精致的鞍褥。而当他们走过时,挂在包上或者马鞍上那个总是准备好了的手枪提醒你这路上并不安全。
我们即将走近其腹地的这个古老的格拉纳达王国,是西班牙典型的山地地区之一。 莽莽的山脉、连绵的群山、贫瘠的灌木、稀疏的树木以及斑驳陆离的大理石和花岗岩,让那些晒伤的山顶在蓝天的衬托下显得挺拔高耸。然而,山脉崎岖不平的底部有着最葱郁丰腴的山谷。在那里沙漠和花园正在大踏步地试图征服对方,因此那些岩石中就被迫生长出了无花果、柑橘、香橼、紫薇花和玫瑰花。
在荒凉的山口,可见悬崖之上那些修建得像鹰巢一样的集镇和村庄,四周是围墙和和摩尔式的城垛;废弃的瞭望塔像鸟一样地栖息在高耸的山巅上。这个情景将人的思绪带回到基督徒和穆斯林的战争之中,带回到征服格拉纳达那富有浪漫气息的斗争之中。翻越他们那高耸的山岭时,旅行者通常非得先往下走一点,领着他的马在犬牙交错的陡峭山坡上下,就像走楼道上那些坏掉的楼梯一样。山路有时蜿蜒于令人眩晕的峭壁之中,并且路上没有矮护墙来保护,以防人掉下深谷;路面时而突然陡下,变成陡峭、幽暗、危险的斜坡,时而挣扎着穿过凹凸不平的深谷,时而穿过被湍急水流冲刷成的沟壑。这就是走私者所走的似有似无的小路。
而时不时地,会看到那为纪念遭抢劫和谋杀之遇害人而竖起的不祥十字架,就立在路旁某个僻静地方的一堆石头上面,警告行者此时身处土匪强盗出没的地方;也许在那一刻,他就处于潜伏的剪径强盗的注视之下。有时,在蜿蜒穿过狭窄山谷的时候,行人会被嘶哑的吼叫惊起,抬头会看见头顶山上绿色褶皱的地方有一群凶猛的安达卢西亚公牛,它们注定要在竞技场上战斗。凝视这些了不起的动物让人有些害怕,它们力大无比,在自己故乡的牧草地上、在野性十足的荒郊野岭游荡;在这些牛的眼中人的脸会很陌生,它们谁也不认识,只知道那孤独的牧人照料它们,不过甚至连那牧人有时也不敢接近这些公牛。公牛低沉的吼叫声和它们从岩石堆上往下打量时透出的某种威胁,给周遭的蛮荒景象更增添了一份野性。

内容简介
华盛顿•欧文根据在阿兰布拉宫的亲身游历,于1832年撰写了这部作品。既有游记随笔,又有传奇故事。不仅生动介绍了具有传奇色彩的阿兰布拉宫方方面面的景观,也以优美的笔调描绘了深受摩尔人影响的西班牙人民和他们的风俗人情,并娓娓讲述了西班牙民间流传和历史上发生过的摩尔人的神话与传说故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